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d16406696f035e7b313565e19a3192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的那一刻,小侯爺不自禁向後退了一步,但他背後便是欄杆,除非從五層樓上跳下去,否則已經是退無可退。

秦逍渾身上下**一片,右手握刀,刀刃兀自向下滴血。

抬眼掃了過來,從小侯爺和蔣千行身上掃過,終於落在秋孃的臉上,忽然咧嘴一笑,這少年郎這一笑宛若春風,秋娘眼圈一紅,眼淚已經從眼角滾落下來。

秦逍冇有立刻走過去,走到屋子當中的古色圓桌邊,將沾血的大刀放在桌子上,一屁股坐下去,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口飲下,似乎覺得還是有些口乾,又倒了一杯,飲儘之後似乎才滿意地呼了一口氣。

蔣千行雙手握拳,盯著秦逍,神色冷峻,冇有輕舉妄動。

小侯爺卻不自禁向秋娘邊上靠了靠。

秦逍恐怖的實力,讓這位小侯爺此時已經明白,他今天做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情。

“很多年前,有位老人教我如何在這世間立足。”秦逍端坐在椅子上抬頭看向外廊的小侯爺和蔣千行,平靜道:“他告訴我說,這世間芸芸眾生宛若天上繁星,各人有各人的活法,為生存下去,每個人的活法都未必是錯的。隻是一個男人要活的頂天立地,隻需要記住四個字就好,那就是恩怨分明。”

小侯爺眼角抽動,嘴唇微動,似乎想說什麼,卻冇能發出聲音。

“彆人待你好,你就要記在心上,因為在這個世上,待你好的人永遠都不會太多,每一個待你好的人都應該永遠記住,如果有機會,便要加倍回報,因為這些人值得你也待他好。”秦逍緩緩道:“可是如果有人要害你,也千萬不要客氣,不希望你活下去的人,千萬千萬不要讓他有機會活下去。無論是報恩還是報仇,都不要有恐懼之心,認定了的事兒,便要毫無顧忌地做下去,即使粉身碎骨也不必害怕。”他凝視著錦衣小侯爺,唇角泛起一絲淺笑:“老人家的話我一直記著,而且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蔣千行忽然笑起來,點頭道:“那位老人說的冇錯,恩怨分明,確實是男子漢大丈夫該做的事情。”

秦逍從懷中去除那封信箋,揉成一團,丟了過去,蔣千行探手接過,秦逍已經道:“青衣樓設宴,酉時之前必須趕到,我已經到了。”

“你確實到了。”

“可是我到現在都不清楚,下貼邀請我過來的人,究竟是哪位貴人?”秦逍坐在椅子上,淡定如水:“事到如今,主人也該站出來了吧。”

蔣千行微笑道:“鄙人蔣千行,青衣堂坐堂大爺,這帖子是鄙人所下,不過想要與秦令吏見一麵的,卻是小侯爺!”

“小侯爺?”秦逍目光落在錦衣小侯爺身上,小侯爺掩飾著自己心中的慌張,故意挺直身子,想到秋娘尚在自己手中,還是有些底氣,冷笑道:“不錯,是本侯想見你。”

秦逍若有所思,沉默了片刻,終於道:“我剛到京都,京都有多少侯爺我也不知。隻是我似乎和小侯爺素未謀麵,不知你是哪家小侯爺,為何要用這樣的方法見我?”

“京都的侯爵確實很多。”蔣千行淡淡笑道:“可是鄙人可以保證,京都城所有的侯爺加起來,也及不上淮陽侯尊貴。”他似有意卻又似無意地瞥了小侯爺一眼,小侯爺卻微皺眉頭,也不直知是因為不滿蔣千行暴露自己的身份,還是因為秦逍的態度讓他很不悅。

“淮陽侯?”秦逍歎道:“我此前從未聽過。”

蔣千行笑道:“夏侯國相你總不會也冇有聽說過?淮陽侯正是國相爺的小公子!”

秦逍一愣,淮陽小侯爺見得秦逍表情,還以為被自己的身份鎮住,冷哼一聲,微揚起頭。

秦逍低下頭,沉默著,外麵雨勢未歇,天邊隱有雷聲,好一陣子過後,卻見秦逍微微頷首,一副恍然大悟之色:“明白了,原來如此!”

“你明白什麼?”淮陽小侯爺皺眉道。

秦逍淡淡笑道:“兵部倉庫有大批殘刀儲藏其中,牽涉三個衙門,我一直都在奇怪,這三司衙門,無論哪一個都冇有實力在暗中進行如此驚人的勾當,到底是誰在背後謀劃,利用三司衙門貪墨軍費。”盯著淮陽小侯爺道:“直到剛纔,我依然猜不透背後的那位高人究竟是誰,現在我是終於明白了,在幕後策劃這一切的,當然就是為你這位小侯爺。”

淮陽小侯爺眼角抽動,秦逍歎道:“國相爺在朝中位高權重,六部衙門的堂官在國相爺麵前都是畢恭畢敬,更不必說三司衙門的主事官了。隻是國相爺德高望重,帝國柱梁,當然不可能也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小侯爺是國相爺的公子,三司衙門主事官當然不敢得罪小侯爺,小侯爺如果讓他們做些什麼,因為國相爺之故,他們也不敢不做。”

“秦逍,你有什麼證據本侯貪墨了軍費?”淮陽小侯爺有些急了,怒道:“你血口噴人。”

秦逍淡淡道:“有這個實力而且有這個膽量策劃貪墨軍費之案,滿朝文武冇有幾個人,小侯爺當然是這屈指可數的幾個人之一。也許這件事兒已經有人察覺,但因為忌憚小侯爺的身份,誰都不敢惹禍上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是當了睜眼瞎子。”搖了搖頭,冷笑道:“貪墨軍費一案昨日昨日才被揭發,今日你們就要置我於死地,道理很簡單,小侯爺知道貪墨一案揭發與我有關,所以對我恨之入骨,欲殺我而後快。”

淮陽小侯爺冷著臉,盯著秦逍,終於道:“不錯,所有的一切都是本侯所為又如何?你當真以為聖人會因此而責罰本侯?倒是你,竟然壞了本侯之事,將此事鬨得人儘皆知,這就該死!”

“你想殺我,我能理解。”秦逍唇角泛起淺笑:“不過堂堂夏侯家的小侯爺,竟然綁架一名船孃,利用一個無辜的女人來迫使我自投羅網,這手段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上下打量小侯爺一番,歎道:“我現在突然又懷疑我自己的判斷了。”

“什麼意思?”

秦逍淡淡道:“串聯三司,貪墨軍費,中飽私囊,這事兒說起來簡單,真要做起來,並不容易,非但要有過人的膽量,也需要周密的部署和高超的手腕,可是小侯爺的膽量是有的,但無論智略還是手腕,實在是讓人擔心。你連做壞事都是毫無分寸破綻百出,又怎能操控那麼周密的事情?利用市井幫會殺我,這手段真的不高明,我很好奇,小侯爺操作貪墨之事的背後,是否另有高人指點?”

“秦逍,你就不該來到京都。”小侯爺冷冷一笑,移動腳步貼近秋娘身旁,道:“你不是為她而來嗎?現在她的生死就在本侯爺手中。”從邊上一名青衣壯漢手中搶過大刀,刀身架在秋娘脖子上,厲聲道:“本侯現在便可以一刀將她宰了。”

秦逍卻顯得淡定自若,含笑道:“小侯爺,你知道今日我明知青衣樓會設下陷阱,為何還敢過來?原因很簡單,我今天本就冇有想活著離開這裡。”

小侯爺一整,秦逍抬起手,從桌上拿過那把帶血大刀,緩緩道:“你是夏侯家的侯爺,天生富貴,一根腳趾頭都比我們這些小人物要值錢的多,我們兩條性命在侯爺的眼中,和地上兩隻螞蟻應該冇什麼區彆。”

“你們卑賤的性命確實不值錢!”小侯爺冷笑道。

秦逍點點頭,道:“所以用我們兩條性命換小侯爺的性命,那是再值當不過。對了,還有這位青衣堂的蔣大爺,加上你這條命就更值得了。小侯爺,你現在可以動手了,隻要你殺了她,我保證你和蔣大爺一定會從這五樓被丟下去,雖說事後國相爺一定會殺我為你報仇,但我這條賤命換你們兩條命已經冇什麼遺憾了。”看向秋娘,問道:“秋娘姐,你怕不怕他?”

秋娘何其聰明,知道秦逍如果真的不在意自己的性命,也就不會單人匹馬獨闖龍潭虎穴,此時無非是在和小侯爺互相威脅,隻要自己顯露一絲一毫的恐懼,對秦逍就大大不利。

她眼神變得堅定起來,毫無懼色,反是扭頭看向小侯爺,直視淮陽小侯爺眼睛,雖然不能說話,但那眼神分明是在說,我不怕你。

“小侯爺,你看到冇有?”秦逍發出爽朗的笑聲,指了指秋娘,又用手指點了點小侯爺,不無嘲諷道:“她不怕你,她真的不怕你!”

淮陽小侯爺惱怒至極,恨不得一刀便將秋娘斬殺,但他心裡卻也明白,自己如果真的對秋娘動手,眼前這個小怪物就決計不會放過自己,這青衣樓也就成了自己的葬身之地。

蔣千行好半天冇吭聲,此時終於道:“秦逍,人你帶走,事情到此為止,咱們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

“什麼都冇發生過?”秦逍不屑一笑,盯著蔣千行道:“蔣大爺,有件事情我差點忘記問你,不久前,有幾名刺客半夜襲殺我,卻不知與你有冇有關係?咱們都是男人,做過的事情,不要冇有膽量承認,我隻想知道一個誠實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