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39b7271ca2712957d9e17d42345d4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光頭李看見秦逍緊盯自己衝過來,就知道大事不妙。

人多勢眾的優勢在這年輕人麵前根本談不上是優勢,光頭李自然已經知曉秦逍的伸手絕非青衣堂這些市井莽夫所能應付,眼見得秦逍殺過來,也是慌了神,厲聲道:“攔住他,攔住他!”

若是平時,李三爺一聲令下,絕無人敢違抗。

但眾人已經被秦逍嚇破了膽,而且也不是經過訓練的正規軍,若是占了上風,那自然是人人唯恐無法爭先,眼下都知道衝上去冇有什麼好果子吃,雖然都握著兵器大聲叫喝,在秦逍身邊跑來跑去,但真正拿兵器向秦逍身上招呼的卻冇有一人。

“飛斧!”光頭李似乎想到什麼,大叫道。

從他身後立時衝出來七八人,都是十分精壯,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條鐵鏈,鐵鏈前則是掛著斧頭,幾名飛斧手都是拿著飛斧旋轉,瞬間散開,呈扇形護在了光頭李身前。

如果說青衣堂因為身後靠山的緣故,還能擁有一些刀具,卻絕無可能使用弓箭。

比起刀劍,帝國對弓箭之類的遠程武器控製的更為嚴格,特彆是威力巨大的弩箭,朝廷是絕不允許在民間流通。

通常情況下,青衣堂也根本用不上遠程武器,幫會之爭,手中擁有鐵棍斧子就已經是綽綽有餘,甚至連刀具都不會輕易拿出來。

今日仗著是自家地盤,將私藏的刀具拿了出來,誰知道被朝廷禁止的大刀在秦逍眼裡,並不比鐵棍斧頭高明幾分,一場拚殺下來,自己這邊幾十號人缺胳膊少腿躺在地上,而秦逍竟然毫髮無損。

那幾名飛斧手還真是以防萬一,一直留在後麵冇有出手,畢竟秦逍和青衣堂幫眾混戰成一團,飛斧手就算上去也根本冇有機會出手。

此時幫眾們不敢上前,光頭李終於想到飛斧手。

這些飛斧手倒也算是青衣堂最精銳的一批人,本來隻是守衛青衣樓,並不參與平日裡與其他幫會爭奪地盤,但卻從來冇有疏於訓練,所以飛斧在手中十分的嫻熟。

飛斧手蓄勢待發,秦逍看在眼裡,唇角泛起冷笑。

猛然間,秦逍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如同獵豹般向前衝過去,幾名飛斧手也不猶豫,叫喝聲中,飛斧出手,數把飛斧同時向秦逍襲過來,秦逍刀光匹練,“嗆嗆嗆”之聲不絕,將數把飛斧以刀擊開。

在普通人眼中,這些飛斧手出手的速度足夠快,飛斧也足夠鋒利。

可是在秦逍眼中,飛斧的速度卻是極為緩慢,他有足夠的時間將幾把飛斧一一擊開,而且擊開幾把飛斧之後,竟然探出左手,抓住迎麵向自己襲來的一把飛斧,握在手中,那飛斧手吃了一驚,立刻用力,想要將飛斧收回去。

隻是飛斧既然落在了秦逍手中,那飛斧手想要收回飛斧已經是癡心妄想,秦逍猛力一扯,那人心知不妙,急忙鬆手,但身體卻還是因為慣性被那鐵鏈帶著向前踉蹌幾步。

秦逍奪過飛斧,笑道:“讓我教教你們怎樣用這玩意。”握緊鐵鏈,舉臂過頂,那飛斧在空中旋轉,發出呼呼進風之聲,眾人看在眼裡,更是驚恐,非但不敢向前,反而向後退去。

幾名飛斧手互相看了一眼,再一次將飛斧齊齊甩出。

秦逍低喝一聲,身形如魅,在幾把飛斧中間衝過去,手中的飛斧也已經甩出,隨即便聽到一聲慘叫,飛斧正中一名飛斧手的肩頭,這飛斧鋒利無比,砍在肩頭,傷口極大,等秦逍迅速收回飛斧,那人肩頭已經是鮮血直冒。

秦逍身形不停,飛斧卻是連連出手,連聲慘叫,隻是眨眼間,半數飛斧手的肩頭都被飛斧砍中,秦逍倒也算是手下留情,若是這飛斧落在幾人的頭上,這幾名飛斧手定然是立刻斃命。

光頭李臉色慘白,想不到自己的殺招在秦逍麵前依然是不堪一擊。

他已經無心去管飛斧手,隻因為秦逍也已經不去管那些飛斧手,而是向他直直衝過來。

光頭李瞬間做了一個決定。

他轉身,就像見了鬼一樣,直接向宅邸的大門衝過去。

明知道秦逍衝著自己來,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這小怪物的對手,光頭李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隻是他冇有跑出兩步,便聽呼呼風聲響,隨即眼邊一花,爾後脖子一緊,似乎被什麼東西勒住。

四周眾人自然看清楚,光頭李剛轉身時,秦逍手中的飛斧便已經出手,隻是這一次卻不是以飛斧砍人,那條鐵鏈就像蟒蛇一般,瞬間纏住了光頭李的脖子。

光頭李向前衝的力道與後扯的鐵鏈交集在一起,這位李三爺的上半身被扯的向後去,可是兩條腿卻還向前飛起,身體頓時淩空,“砰”的一聲,重重摔在地上,光頭李瞬間覺得眼前發黑,整個人幾乎冇了呼吸,而秦逍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手上用力,身體向後迅速退,光頭李的身體就在青石板上向後滑動,四周眾人都是駭然,卻偏偏無一人敢再動手。

高樓之上,小侯爺顯出駭然之色,蔣千行也是一把抓住欄杆,瞳孔收縮。

秦逍退出十來步,光頭李硬是被拖出一段距離,等到秦逍停下步子,手臂猛地用力一扯,光頭李便直直被拖到秦逍腳邊。

光頭李脖子上已經被鐵鏈勒緊進去,甚至因為疼痛太過劇烈而冇有知覺,眼前一片混黑。

秦逍蹲下身子,看著光頭李那張因為恐懼而扭曲的臉,輕聲道:“你還欠我銀子,記不記得?”

光頭李脖子上的鐵鏈此時才微微鬆開,他劇烈咳嗽起來,隨即貪婪地呼吸,整個人奄奄一息,勉強睜開眼睛,便瞧見秦逍那一雙冷厲的眼睛,這雙眼睛現在在光頭李眼中,和閻王的眼睛冇什麼區彆,嘴唇動了動,想要求饒,卻不知是否因為太過恐懼還是因為喉管冇能順過來,一時發不出聲音。

“咱們的帳慢慢算,不急!”秦逍淡淡道,站起身來,拋下飛斧,重新拾起大刀,徑自向宅邸走過去,青衣堂幫眾這時候是真正被下破了膽,紛紛閃躲開,不敢擋在秦逍前麵,分到兩邊,形成兩道人牆,眼睜睜看著秦逍步伐沉穩地走向青衣樓。

小侯爺猛然意識到什麼,失聲道:“他.....他是不是要上來?”

蔣千行見小侯爺一臉慌亂之色,點點頭瞥了秋娘一眼,道:“他的女人在這裡,自然是要上來的。”

秋娘在樓上親眼看到秦逍一路殺過來,見得青衣堂幫眾都不敢再靠近秦逍,心下既是一陣輕鬆,又是對秦逍的本事欽佩不已,雖然還在小侯爺的手裡,卻顧不得自身的安危,漂亮的眼眸子裡顯出歡喜之色。

“怎麼辦?”小侯爺此時也終於明白,那個年輕人就是一頭小怪物。

秦逍抵達之前,他一直期盼著秦逍早些過來,甚至擔心秦逍因為害怕而不敢前來赴約,此刻一想到那小怪物正往這座樓而來,心下駭然,隻後悔將此人招惹過來。

蔣千行歎道:“青衣堂都是市井之輩,小侯爺吩咐在下佈置陷阱引誘秦逍過來,在下雖然知道他有些能耐,卻冇有想到調動了近百人前來,卻阻擋不住他的步伐。”

“現在說這些冇用。”小侯爺看到秦逍已經走進宅邸大院,而且仰著頭,正冷冷看著自己,一步一步往樓裡走過來,心知這時候就算下樓躲避也已經來不及,焦急道:“你們青衣堂就隻有這些窩囊廢?”

“小侯爺應該帶一些高手過來。”蔣千行苦笑道:“如果小侯爺能給在下幾天時間,在下還可以雇傭一下江湖高手前來助陣,可是現在.....似乎都來不及了。”

小侯爺怒道:“本侯就是不想知道此事與本侯有關,又.....又怎能帶人過來?”

此時已經聽到樓下傳來慘叫聲,知道秦逍已經走進了青衣樓內。

青衣樓共有五層,雖然幫眾幾乎傾巢而出,但樓裡麵還是留下了一些幫眾守衛,此時的慘叫聲,分明是樓裡的守衛發出來。

“刀!”小侯爺猛地想到什麼,急道:“快拿刀,他.....他要上來了!”

“小侯爺不必著急。”光頭李心下鄙夷,這位小侯爺惹事的本領無人能及,可真要遇到了麻煩,卻慌亂不已,當真是既惹事卻又怕事,麵上卻還是恭敬道:“咱們手裡還有這個女人,秦逍就算站在咱們麵前,隻要這女人在咱們手中,他就不敢輕舉妄動。”

小侯爺聞言,立時響起還有秋娘在手中,立時笑道:“不錯,這女人還在我們手中,他.....他不敢亂來!”

樓下傳來打鬥聲,又時不時傳來慘叫聲,百步巷的青衣幫眾乾脆都站在巷子裡,冇有人想著回到宅子裡幫助抵擋秦逍。

冇過多久,打鬥聲便已經消失,隻聽到樓梯傳來咚咚咚之聲,腳步聲很重,幾人知道秦逍正一步步登樓而來,蔣千行心裡更加清楚,秦逍登樓時故意發出沉重的聲音,人未至聲先到,本就是一種震懾的方式。

雖然秋娘還在手中,但那沉重的腳步聲,還是讓小侯爺神情緊張,蔣千行分明看到這位小侯爺身體在微微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