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ed48d67ed5c680d94d81e25559a6dd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出腳極狠,對方既然下手凶狠,秦逍自然也不會客氣。

梁寬躺在地上,一時起不來,人群中傳來聲色俱厲的嘶吼:“他隻有一個人,不是神仙,砍死他!”

叫喊之人頭上寸草不生,正是曾在洛水河邊被秦逍當眾踩在腳下的光頭李。

光頭李對秦逍的憎恨,比梁寬更深。

堂堂青衣堂的李三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生生被一個年輕人踩在腳下,這樣的恥辱和仇怨,光頭李自然不會忘記,他手中拿著一把快刀,嘶吼之時,向前揮動。

青衣堂這幫亡命之徒自然不缺粗勇的莽漢子。

他們自然知道,坐堂大爺蔣千行如今正在青衣樓上看著,在蔣大爺眼皮底下,奮勇前衝未必會有多大的獎賞,可是若畏縮不前,時候必然冇有好果子吃。

不過這群莽夫也並非蠢笨,蔣大爺擺下今日陣勢,幾乎調動了青衣堂半數能打的力量設下今日之局,亦可見對前麵這位年輕人的重視,如果真的能在蔣大爺的眼皮子底下立下功勞,蔣大爺也絕不會吝嗇賞賜。

隨著光頭李三爺的一聲厲喝,近百名青衣堂幫眾舉起手中的兵器,如潮水般爭先恐後向秦逍殺過來。

如果隻是當初龜城甲字監那名小獄卒,麵對眼前的陣勢,秦逍或許真的會腿軟。

但今日之秦逍,與當初那名小獄卒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他雖然孤身一人,手中隻有一把菜刀,但【太古意氣訣】和山中赤果已經讓他的身體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看似單薄的軀體卻有著極為恐怖的體質。

如果說山中老猿的訓練,已經讓他擁有常人無法相提並論的反應力和出手速度,那麼在血魔老祖鄭千秋的調教下,他的刀法在常人眼中也已經是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藝高人膽大,更何況秋娘就在青衣樓上,此事既然因自己而起,自己就要了結與青衣堂的仇對。

“擋我者死!”

秦逍臉色冷漠,看著衝上來的敵人,隻是說了一句那群人甚至根本聽不清楚的話,然後在一陣驚雷聲中,握緊手中的菜刀,喉嚨裡發出孤狼低嚎,迅疾無比迎向了衝在頭前的敵人。

一把斧頭帶著呼呼風聲照著秦逍直接剁了下來。

秦逍以他閃電般的速度側身閃過,閃躲之際,手中的菜刀已經毫不留情地砍在了那人的胸口,秦逍甚至不等對方感受菜刀的鋒利,砍中之後,順手一拉,菜刀從那人胸前劃過,斜斜地向另一名握著斧子的人砍了過去。

青衣幫眾俱是亡命之徒,被秦逍砍中一名同伴,對他們是在形不成多大的威懾,潮水般的幫眾隻是在眨眼間就將秦逍圍在當中,無論是拿著鐵棍還是斧子,無論是拿著大刀還是鐵錘,都是毫不猶豫地從四麵朝著中間那單薄的身體攻過去。

他們知道秦逍的手段不弱,但此刻才真正知道這年輕人的恐怖。

年輕人就像一條泥鰍,又宛若靈貂,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可以輕易地從狹小的縫隙之中穿過,而且出手極其凶狠,渾然不似一個隻有不到二十歲年輕人的狠辣。

一把本該是居家婦人用來切菜的菜刀,在這年輕人手中竟然成了極其恐怖的利器。

高樓之上,蔣千行神色陰鷙,本來還麵帶笑容的小侯爺神情卻越來越凝重,看著大雨之中秦逍在人群之中揮刀如電,連聲慘叫從人群之中淒厲傳過來,小侯爺搭在欄杆上的兩隻手已經握成了拳頭。

被反綁手臂的秋娘本不敢看下麵,隻是聽到那不絕入耳的慘叫聲傳過來,還是望過去,漂亮的臉蛋早已經是蒼白一片,身體輕輕發抖,一顆心早已經到了嗓子眼,隻盼秦逍能夠轉身突圍出去,不必理會自己。

有人橫飛出去,落地吐血,有人被踢起翻了個跟頭,骨拍噴血墮地,刀破風雨,人影不停橫飛而出,慘嚎恐懼之聲響徹在之前還死一般寂靜的百步巷內。

秦逍一步步向前,每走一步,固然要麵對數人的夾攻,但卻都以有人被砍傷而結束。

秦逍下手毫不留情,甚至是狠辣至極,他雖然冇有割斷任何一人的脖子,但每一次出手,不是斬斷敵人的手臂,就是砍斷對方一條腿。

青衣堂人數雖眾,而且也確實凶悍,但在秦逍眼中,這些人出手的速度實在是慢得可憐,對方出手的時間,足夠讓秦逍想出數種方法去應付,而且有時間考慮應該從哪個人先下手。

所以在樓上蔣大爺的眼中,秦逍揮刀出手都是輕鬆隨意,甚至可以用毫不在意來形容,那動作之果斷,根本不像是在倉促之間的應付,似乎每一招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做出的決定。

蔣千行一隻手也終於握起了拳頭。

“黑羽夜鴉......真的都是如此實力?”蔣千行忍不住看向小侯爺:“小侯爺,我現在終於明白,當年為何黑與將軍能帶著三十名夜鴉就能突襲兀陀汗王大帳,給我三十名這樣的高手,我也能夠活捉兀陀汗王。”

小侯爺瞥了蔣千行一眼,搖頭道:“他不是夜鴉!”

蔣千行一怔,皺眉道:“但坊間傳言,他是黑羽將軍麾下的黑羽夜鴉。”

“看來你還冇有完全查清楚他的底細。”小侯爺道:“他本來隻是龜城的一名小獄卒,後來在龜城犯案,殺死了甄侯府的幕僚,逃脫在外,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投到了宇文家的麾下,而且得到宇文家的重用。黑羽出關之後,收編西陵三騎,姓秦的也就搖身一變,成了黑羽麾下的人,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才擁有了夜鴉之名。”

“原來如此。”蔣千行疑惑道:“如果他隻是一名獄卒,又怎能擁有如此實力?”

小侯爺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扭頭看向蔣千行,有些不悅道:“蔣老大,是他能耐太大,還是你手下這些人不堪一擊?近百人圍攻一人,反倒被他打的狼狽不堪。”

蔣千行眼角抽搐,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卻終究冇說出口。

秦逍在人群中如入無人之境,前後已經有二十來人躺在地上掙紮,大部分都是缺胳膊少腿,雖然尚冇有死一人,但百步巷的青石板已經被血水染紅,雨水一時間也根本沖洗不乾淨。

秦逍的官袍之上,早已經是被敵人的血水浸透,那些人噴出的血水沾滿了秦逍全身上下。

隻不過官袍有些寬大,因為雨水和血水的浸染,變得頗有些沉重,砍了半天的秦逍這才意識到官袍影響了自己的發揮。

如果說一開始青衣堂幫眾還冇有被秦逍震懾住,但此刻二十多名同伴缺胳膊少腿躺在地上掙紮嚎叫,那一聲淒厲的叫聲鑽進耳朵裡,終究讓這些幫眾從頭到腳發寒。

幾乎冇有人想到會是現在這樣的局麵。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憑藉這一把菜刀,竟然砍翻了幾十號青衣幫眾。

要命的是這年輕人毫髮無傷,而且看他樣子,竟似乎是越來越興奮。

嚎叫聲和血淋淋的場麵,終於讓這群人全身上下被恐懼所籠罩。

能在青衣堂辦事,對這些本是京都街頭地痞流氓的亡命之徒來說,絕對是一件很有臉麵的事情,而且青衣堂每個月給這些人發放的工錢不少,甚至比衛戍京都的武衛營兵士還要高出許多。

能夠在青衣堂的名號下耀武揚威,還有不菲的工錢,這些人當然是對蔣千行的吩咐奉若聖旨。

這些年與太平會爭鬥,互相之間經常發生群鬥,甚至多年下來也死了不少人,卻從無出現今日這樣的局麵。

這年輕人確實冇有殺人,但出手便要砍人的手腳。

青石板上不但躺著哀嚎的青衣幫眾,更有零散的殘肢斷臂。

一個人如果冇了手腳,日後想要在青衣堂繼續混下去幾無可能,京都城裡想要加入青衣堂的悍勇之徒不在少數,青衣堂當然不可能留著一群缺胳膊少腿的廢人,一旦被青衣堂逐出門,想要自力更生活下去都十分困難。

在青衣堂可以耀武揚威,一旦被逐出,就像是從天堂墜入地獄。

青衣幫眾在恐懼之中,已經不似方纔那般悍不畏死,甚至冇有人敢再向秦逍靠近過去,隻是將秦逍團團圍在中間。

這群人都清楚,誰敢衝上去,結果就是被這年輕人砍斷手腳,這對秦逍來說隻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對這些幫眾來說,短短一瞬間,就決定了自己後半生的命運。

而且這年輕人似乎砍紅了眼,就像一頭孤狼衝入羊群之中,秦逍目光落在誰的身上,那人就要打一個冷哆嗦。

秦逍這才慢慢將官袍脫了下來,沾滿血水的官袍丟在地上,秦逍覺得渾身一陣輕鬆,活動了一下四肢,抬起手臂看了看菜刀,發現菜刀已經捲了口,這畢竟隻是一把普通的菜刀,砍傷幾十號人,若還能完好無損才見鬼。

“怪不得砍不動。”秦逍嘟囔一聲,瞥見身旁一名青衣幫眾躺在地上哀嚎不止,他腳邊剛好有一把刀,也不客氣,將菜刀放下,拾起大刀,當這把刀握在手中的一刻,秦逍的神色變得更冷厲,掃了一圈,淡淡道:“再來!”這一次卻不等對方衝上來,看見人群中的光頭李,自然記得此人,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握住大刀,隻向那光頭李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