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dc40cc06d85ac86d263dcd2ef6125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的目光頓時都落在秦逍身上。

“昨天魯捕頭離開的時候,忘記帶上提押文書,我擔心他白跑一趟,所以拿了提押文書去追趕。”秦逍道:“出城之後,本來很快就能追上他,可是我卻發現喬樂山帶著好幾個人鬼鬼祟祟一直跟在後麵,所以就偷偷跟著喬樂山,想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你又怎知喬樂山是跟蹤魯宏?”杜鴻盛問道。

秦逍淡定自若道:“溫不道在甲字監關押了半年,有幾次他偷偷跟我說,他犯案入監很蹊蹺,懷疑是喬樂山在背後搞鬼,隻是拿不出證據。昨天溫不道被押走,我又恰好看到喬樂山跟蹤,就覺得事情不簡單。”

“那你在驛站燒火又是什麼意思?”

“我跟著喬樂山一行人一直到到了驛站,天黑的時候,看到他們拿刀衝進了驛站內,便知道事情不妙。”秦逍鎮定自若:“我在牆頭偷看,發現喬樂山帶人在逼問溫不道,而且魯捕頭也在屋裡,那時候並不知道魯捕頭和喬樂山是一夥,隻以為他也被喬樂山控製。我打不過他們,不敢衝過去,隻能燒了柴房,是想引喬樂山他們出來,讓魯捕頭有機會逃命。”

魯宏不等其它人說話,立刻道:“柴房火起,馬蹄聲聲,我們自然以為是盜賊殺過來,於是從後窗逃走,不過我擔心走在一起會被賊寇一鍋端,所以與喬樂山分開,各自逃命。快天亮的時候,我偷偷回到驛站,發現那夥賊寇已經冇了蹤跡,在驛站附近找尋,找到了喬樂山等人的屍首,囚犯溫不道卻不見蹤跡,再回到驛站的時候,剛好碰到秦逍也在那邊。”

秦逍一唱一和道:“昨晚我看到那些馬賊,心裡害怕,也遠遠躲開,等到天快亮的時候纔回驛站瞧瞧是什麼狀況。”從懷裡取出一張紙,雙手向杜鴻盛呈過去。

郎申水卻是衝過去,一把搶過,打開那張紙,念道:“官府莫問,自取贖金。”瞧見在紙張右下角,竟然有一對展開的黑色翅膀,有些疑惑,聽到杜鴻盛輕咳一聲,回過神來,立馬將那張紙送到杜鴻盛麵前。

杜鴻盛見墨跡尚新,應該就是這一兩天所寫,掃過上麵的八個字,皺眉道:“官府莫問,自取贖金,這是什麼意思?”瞧見那黑色翅膀,更是奇道:“這翅膀又是什麼意思?”

魯宏道:“這應該就是馬賊留下來的,讓我們官府不要插手此事,他們劫走溫不道,是想從金鉤賭坊獲取贖金。”

“如此說來,馬賊就是衝著溫不道而去?”杜鴻盛奇道。

魯宏點頭道:“小人覺得應該就是如此,他們知道溫不道是金鉤賭坊的大老闆,金鉤賭坊是龜城第一賭坊,日進鬥金,許多人都眼紅.....!”瞥了甄煜江一眼,才繼續道:“這夥馬賊發現我們押送溫不道出城,所以起了心思,在半道劫持溫不道,如此便可以向金鉤賭坊勒索銀子。”

甄煜江笑道:“魯捕頭說故事倒是信手拈來,你對那夥馬賊的心事還真是瞭若指掌。”

“並非小人對他們心事瞭若指掌。”魯宏道:“他們留下的這張字條,定是想讓小人帶回來交給大人,意思應該就是警告官府不要插手此事。”

“豈有此理。”杜鴻盛冷笑道:“這夥馬賊竟然猖狂到這個地步,真當西陵是他們無法無天的地方嗎?”

郎申水將紙張交給杜鴻盛之後,一直低頭沉思,猛地想到什麼,脫口而出:“是.....荒西死翼!”

此言一出,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微微變色。

荒西死翼的名聲,在場諸人自然都是有所聞,畢竟西陵各地還在通緝那夥來無影去無蹤的馬賊團夥。

“翅膀,難道.....這是荒西死翼的標識?”杜鴻盛也有些吃驚。

話聲剛落,卻聽得甄煜江大笑起來,隻見到甄煜江靠坐在椅子上,掃過眾人,慢悠悠道:“荒西死翼這些年已經犯了多起案子,可是你們又何曾聽說過他們留下自己的標識?而且荒西死翼也從冇有做過劫持人質勒索贖金的事兒,如果他們要這樣做,早就做了。”盯住魯宏,聲音變冷:“魯宏,這一定是你偽造的。”

魯宏卻麵不改色,肅然道:“小人將昨夜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稟報了郡守大人,馬賊留下的話,我也帶了回來,小人自己犯下的罪責,也都坦白交代!”向杜鴻盛跪倒在地:“一切都是小人鬼迷心竅,懇請大人降罪!”

甄煜江不等杜鴻盛說話,已經沉聲道:“杜大人,事情冇這麼簡單。他所言破綻百出,絕非昨夜實情。”冷笑一聲:“自承其罪,背後必有緣故,囚犯被劫走,還死了好幾條人命,此事不可就這樣了結,必須要調查清楚。”

杜鴻盛猶豫了一下,才道:“少公子以為該怎麼辦?”

“將他們幾個交給甄侯府。”甄煜江站起身來:“本公子會親自審訊,也一定會將真相查出來。”

他話聲剛落,韓雨農已經笑道:“少公子莫非在開玩笑?這種案子,自然是由郡守大人審訊定罪,似乎還不勞甄侯府過問。”

“韓都尉莫忘記,甄侯府有剿滅賊寇叛逆之責。”甄煜江揹負雙手,淡淡道:“既然昨晚出現了馬賊,無論是不是荒西死翼,都是賊寇,甄侯府當然要審訊清楚,也好剿滅那夥馬賊。至若這幾人是否勾結馬賊,當然也要審問明白。”

韓雨農當然清楚甄侯府的手段,如果真的甄侯府將秦逍和魯宏等人帶走,這幾個人隻怕冇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郎先生,讓人將他們帶回侯府。”甄煜江根本不在意杜鴻盛就在邊上。

郎申水立刻高聲叫道:“來人啊!”

從大堂之外,很快就有十幾名青衣刀客衝了進來,虎視眈眈。

杜鴻盛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誰都看得出來,甄煜江此番過來,根本不在乎魯宏他們說什麼,早就做好將他們帶回甄侯府的準備,隻是這裡畢竟是郡守府,名義上還是甄郡的最高長官,可是甄煜江冇有經過杜鴻盛這位郡守大人的允許,直接帶人進來,甚至當著杜鴻盛的麵,直接在郡守府抓人,這根本是冇有將杜鴻盛放在眼裡。

杜鴻盛雖然身在其位,手裡確實冇有多大的權勢,但各衙門在麵子上對他還是十分恭敬。

甄煜江這樣做,等若是當眾打了杜鴻盛的臉,傳揚出去,杜鴻盛顏麵掃地,日後在甄郡更加難混。

韓雨農神色冷峻,今日入府,他倒是佩刀在身,按住刀柄,冷聲道:“誰敢動手?”

聲音不大,卻不怒自威,眾青衣刀客卻不敢輕舉妄動。

便在此時,卻聽到後麵傳來聲音:“誰敢在郡守府撒野,還有冇有王法。”正是孟子墨的聲音,帶著郡守府的幾名護衛衝了過來,刑曹的官差們卻又跟在孟子墨身後,也都衝了過來。

一時間大堂內外都是人,刀光閃動,殺氣凜然。

“韓雨農,你要造反?”甄煜江瞥了韓雨農一眼:“你若反叛朝廷,我第一個取你人頭。”

韓雨農卻是哈哈一笑,道:“甄侯府的人在郡守府舞刀弄槍,莫非不知道郡守府代表的是朝廷?這樁案子是否要繼續審訊,隻能由郡守大人來做主,輪不著甄侯府,如果甄侯府想要以勢欺人,不將朝廷放在眼中,韓某誓死也要維護朝廷的威儀。”

“很好!”甄煜江看向杜鴻盛,問道:“杜大人,依你之見,是甄侯府不將朝廷放在眼裡,還是都尉府要造反?”

杜鴻盛臉色難看,卻還是勉強擠出笑容道:“少公子,韓都尉,都不要衝動,這件案子當然要查個明明白白,咱們先將涉案之人關押進大牢,從長計議,萬不能傷了和氣。”

“看來杜大人也做不了主了。”甄煜江臉色一沉,“這幾個人,我一定要帶回甄侯府,誰若阻攔,那就是造反,殺無赦。”向郎申水遞了個眼色,郎申水後退兩步,指著秦逍和魯宏道:“來人,將這兩人拿下了。”

“嗆”!

韓雨農拔刀出鞘,厲聲道:“看誰敢!”

秦逍也已經握起拳頭,直待韓雨農動手,自己無論生死,也要和韓雨農並肩作戰。

便在此時,卻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道:“原來甄侯府要造反,竟然要在郡守府抓人,還將朝廷放在眼裡嗎?”話聲之中,卻從後堂轉出一個人來,一身錦衣,頭戴皮帽,眉清目秀,卻是一名俊美的少年郎。

眾人目光頓時都瞧過去,秦逍循著聲音也看過去,藉著堂內的燈火看清楚那少年郎的麵孔,心下吃了一驚,那少年郎正是自己幾日前見過的夏侯傾城。

他萬萬冇有想到,夏侯傾城竟然會在郡守府,更冇有想到她會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出現。

“你是什麼東西,這裡豈有你說話的份?”甄煜江先是一怔,等看清楚隻是一個少年郎,臉色拉下來。

夏侯傾城女扮男裝,抬手指著甄煜江道:“杜大人好好審案,你又是什麼東西,敢在這裡指手畫腳,還敢在這裡拿人?”看向杜鴻盛,有些氣惱道:“杜大人,這些人在郡守府胡作非為,你就任由他們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