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2d6f9505a974a256f3c1930e46366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古人為區分天空星象,將天星劃分爲三垣星二十八宿。

因為紫薇垣正處中天,古代多認為紫薇垣內是天子居住的地方,所以曆代皇宮通常又被稱為紫薇宮。

京都修建之時,重星氣天象,用天人合一的理念,引洛水貫都,以象天漢,橫橋南渡,以法牽牛,洛水當然就寓意天漢銀河,橫橋指的便是天津橋。

皇城在京都正南方,而紫微宮則位於皇城的正中心。

紫微宮西有禁苑和穀水為屏障,北有曜儀城和圓璧城護衛,南方有太微城作為天然屏障,所以從地理位置來說,紫微宮無論哪個方向都有數道屏障,即使是東邊,也有一直是太子居住的東宮和外郭作為屏障,尋常百姓連皇城都進不去,就更不必說進入紫微宮。

不過皇城的東宮其實一直空缺了很多年。

先帝不到四十歲年紀便即過世,後宮嬪妃也冇有為先帝生出一位皇子,所以先皇德宗一朝,東宮無主,而當今聖人登基之後,東宮更是空蕩。

南方太微城是按照天宮三垣的太微垣命名,星象將天空中央分為太微、紫微和天市三垣,太微垣是三垣之中的上垣,位於紫薇垣之下的東北方,在北鬥之南。

太微城內建築宏偉壯麗,庭院明朗開闊,象征著至高的權勢。

太微城西南門被稱為麗景門,靠近麗景門不遠的城內,有一座宏偉的宮殿,與太微城內其他宮殿金碧輝煌相比,這座宮殿顯得頗有些灰暗,甚至造型也顯得古樸端正,談不上絢麗壯美。

但冇有一個人敢對這座宮殿生出絲毫的不敬之心。

這是禦天台所在,禦天台是專門為聖人觀察天象,禦天台可以根據日月星辰的變幻,推算占卜出氣運,預測人世間的各種事物變化。

從小了說,這裡可以根據天上的星象,來推算一個人的命數起伏,從大了說,則是可以卜算出一個國家的運勢興衰。

如果說人們對街頭那些占卜算卦的算命先生還將信將疑,卻無人敢對禦天台有絲毫的旨意。

民間私下有傳聞,當今聖人本是皇後命數,可是很多年前,當時還是夏侯聖後身邊親信的當今大天師逆天改命,生生將夏侯的命數移至紫微宮,擁有了帝王之命,也因此聖人可以順利地成為天下之主。

此事是真是假,誰也說不清楚,但七年前京都遭逢百年一遇到的旱情,連續三個月冇有降下一滴雨,正是禦天台的大天師親自在引龍台作法求雨,不到三天時間,京都降下甘霖。

如果說紫衣監已經是帝國十分神秘的衙門,但比起紫衣監,禦天台就更加神秘。

大唐三省六部五監九寺各司衙門,全都是在皇城之外辦公,唯獨禦天台設在皇城內的太微城裡,而且擁有一座巨大的宮殿作為禦天台單獨的處所。

冇有天子詔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打擾禦天台。

那位大天師常年深居於禦天台之內,雖然人們對禦天台知之甚少,但能夠讓聖人特旨讓大天師居住於皇城之內,由此可見聖人對這位大天師的信任和重視。

月色幽幽,老天爺至少在這一點上還是公平的,普天下的人們都可以沐浴在月光之下。

隻不過大多數人對於上天這樣的恩賜不以為意。

禦天台宮殿的屋頂,有一處花崗岩石製作的石台,石台上雕刻著日月星辰,這便是引龍台,此時此刻,一名全身素白的男子站在引龍台上,雙手揹負身後,夜風吹過,將他的衣袂吹起,自有一股仙風道骨的氣度。

男子麵相看起來不過五十出頭年紀,而且或許是懂得養生,所以不顯絲毫蒼老,但卻滿頭白髮,與他頗顯年輕的麵孔頗不相符。

他身材修長,極度契合的素白長衫讓他的身材也顯得挺直。

在白髮男子身後兩步之遙,是一名渾身純黑色宮服的男子,比白髮男子看上去大上幾歲,和白髮男子一樣,嘴上冇有一絲鬍鬚,與白髮男子挺直的身體不同,宮服老者身體微躬,看上去對白髮難以有一絲敬意,但卻不又不似宮裡的奴才們見到貴人深躬。

他略微躬身,隻是向白衣男子表示一種敬意,但冇有深躬,至少也在證明,他並非白衣男子的仆從。

白衣男子揹負雙手,望著佈滿星辰的夜空,身體一動不動,而黑衣男子也如同雕像一般,保持著微躬的姿勢。

月光下的禦天台靜怡而肅穆,許久過後,白衣男子終於輕歎了一聲,顯得頗有些惆悵。

“大天師是否看出什麼?”黑衣宮人上前一步,輕聲道:“聖人夜夢烈火熊熊,不知是什麼兆頭?”

“太白入月!”白衣男子大天師平靜道:“太白為兵,月在中天,或許將會有刀兵之亂。”

黑衣宮人眼角微跳:“太白入月?大天師,西陵叛亂,所謂的刀兵之亂,是否就是指此事?”

大天師搖搖頭,依然揹負雙手,轉過身來,看著黑衣宮人道:“魏公公,西陵之亂固然不小,卻並無侵入紫薇中府,對聖人並無太大傷害。此番天象太白入月,是刀兵直接衝著紫薇中府。”

黑衣宮人魏公公微皺眉頭,也是仰望夜空,片刻之後才道:“大天師,紫薇中府光明耀眼,而貪狼、七殺、破軍並無絲毫會照的跡象,這是否代表紫薇中府無虞?”

大天師雖然年過五旬,但樣貌儒雅清俊,不食人間煙火之姿,含笑道:“公公看來對星象命數也是頗有研究。”

“大天師說笑了。”魏公公淺淺一笑:“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些年時常聽大天師教誨,略懂皮毛,讓大天師見笑了。”

大天師微一沉吟,才道:“七殺、貪狼和破軍在命宮的三方四正會照之時,會形成殺破狼命局,此命局一旦成功,難以逆轉,天下必然動盪,霍亂頻出,而且.....紫薇中府必將受到極大的威脅。”微微一笑,道:“公公說的冇錯,目前的星象,殺破狼命局冇有絲毫會照的跡象,此番的太白入月,隻是破軍而起,隻有破軍局,即使會有殺伐,卻難成氣候。”

魏公公似乎微微寬心,道:“如此說來,太白入月的星象,隻是破軍局,對紫薇中府並無威脅,所以紫薇中府耀眼如常。”

“星象之局,如同人的命數。”大天師道:“大多數人的命數早就註定,不會改變,但這世間卻還是有不少人能夠逆天改命,破壞原來的命局,讓自己的命數得到改變,改變命數,是好是壞,冇有任何人能夠判斷。天象命局,同樣如此。公公莫忘記,此番太白入月,雖然並非殺破狼同時入局,卻還是有破軍局在其中,殺破狼命局可以隨時變換,破軍入局,一旦太白入月的命局越來越盛,很可能會鬥轉星移,讓七殺、貪狼入局,若是那樣,殺破狼命局的形成也隻是瞬間之事。”

魏公公眉頭一緊,道:“如此說來,此番太白入月,我們不能小視?”抬頭看了看夜空,問道:“大天師,禍星在何方?”

“東北!”

“東北?”魏公公一怔,隨即雙目生寒:“渤海國?”

大天師平靜道:“太白入月剛剛出現,還不能判斷局勢。要破解太白入月,隻有兩個辦法,一個便是破除破軍局,這自然是要朝廷注意東北方向的動靜,隨時提防東北叛亂,在他們形成氣候之前,必須及早將之撲滅,如此一來,殺破狼命局也就無法形成。”

魏公公微微頷首,問道:“第二種方法是?”

“從根基上破除殺破狼命局。”大天師雲淡風輕道:“殺破狼對紫薇中府來說,是最壞的命局,一旦殺破狼命局形成,後果不堪設想。除了撲滅破軍,還有一途,便是另組命局。古往今來,真正能夠將禍患消於無形者,往往都是使用第二種方法。”

魏公公疑惑道:“大天師,這另組命局又是如何一個說法?”

“殺破狼三星之中,貪狼星與紫薇中府相剋,絕無可能同行,所以不必考慮貪狼星。”大天師解釋道:“可是在殺破狼命局未形成之前,紫薇中府卻可以與破軍和七殺任意一星組合,這兩星與紫薇中府的關係可相剋亦可相合,若是紫薇能搶先在殺破狼命局之前與這兩星任意一星組合,那麼殺破狼命局三星缺一,無論如何都成不了殺破狼命局。”

魏公公恍然大悟,道:“大天師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找尋破軍或者七殺?”

“七殺若能與紫薇中府相合,那便是智勇兼備、勇於任事,是獨當一麵的帥才。”大天師道:“破軍若能進入紫薇中府,便也能夠恩威並施、敢於承擔,可以成為天子臂膀。這兩星任意一星進入紫薇中府,不但可以破解殺破狼命局,而且會成為紫薇中府的保護命局。”微微一笑,道:“方纔觀星良久,破軍星在東北,貪狼星遠在南方,唯有七殺星就在紫薇中府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