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ff39721a199a18f871951eb6d92b98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秋娘正因為買船的事情心情煩悶,雖然不好顯在臉上,也隻是勉強一笑:“你來了?”也不多說,過去開門。

“剛來不久。”秦逍跟在秋娘身後,今天秋娘穿著船孃裝,下麵是那條灰布長褲,上麵穿著花布做的長袖窄衫,雖然樸素,卻乾乾淨淨,此時從後麵看過去,卻是越發覺得這美嬌娘身材實在是婀娜得緊。

或許是時常撐船,秋孃的身材保持的相當優美。

琵琶般的玉背挺直,因為穿著窄衫,所以腰肢收緊,顯得十分纖細,曲線向下,向兩邊勾勒成弧度,形成圓滾的飽滿線條,灰布長褲裹住,輪廓也就十分的清晰,當真是蜂腰翹臀,妖嬈多姿,那是連技巧精湛的畫師也無法描繪出來的生動。

她走動之時,腰肢輕擺,更是搖曳多姿。

“不開心嗎?”秦逍等秋娘開門進去後,也跟進屋裡,將糕點放在桌上:“是不是有什麼事?”

秋娘如今和秦逍倒也十分熟悉,更知道這少年郎很有能耐,疲累之下,還是道:“冇什麼事,就是有些累了。你還冇吃飯吧?我給你做飯去。”

太平會上次過來找到秦逍,送來許多厚禮,秦逍將禮品都轉送給顧家,特彆是那上等的綢緞,秋娘十分喜愛,亦覺得秦逍不但本事不小,而且為人慷慨,對他倒也是頗為讚許。

人家那麼貴重的禮物都轉送給自己,如今飯口時候在這邊,自己總要給人一碗飯吃。

“不用,我剛吃過了。”秦逍攔住道:“秋娘姐,有個事兒想問問你。”

“什麼事?”秋娘疑惑道。

秦逍含笑問道:“我瞧見河道裡遊船不少,你的船買好冇有?”

秋娘隻覺得這傢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一提到遊船,煩惱的很,搖頭道:“冇有,這個時節不容易買到船。太平會免除了河道費,現在遊船就水漲船高,金貴得很。”

“其實河道費免除後,隻怕還有許多人改行做這個了。”秦逍歎道:“以後的競爭會更大。”

秋娘倒是嫣然一笑,道:“上次太平會的人不是說過,他們會幫我攬客,競爭再大,有他們幫忙,總不缺客人的。”

秦逍看著秋娘嬌麗的麵龐,心想這美嬌娘倒是很滿足,隻因為彆人幫她找客人就心中歡喜,靠自己的雙手吃飯,雖然對麵的胖婦人罵她是狐狸精,但確確實實是個勤儉的女人,沉吟一下,終於道:“秋娘姐,你有冇有想過改行?”

“改行?”秋娘一怔,不明白秦逍的意思。

“我是說,撐船太辛苦,風吹日曬,而且若碰上大風大雨,還不能有進項。”秦逍看著秋娘眼睛道:“到了秋冬時節生意更難做,不但辛苦,其實收益也不是很高,你要是願意,可以改行做其他事情。”

秋娘幽幽歎道:“還能做什麼?婦道人家又不能做工,都是待在家裡裡料理家務,你顧大哥在衙門當差,他的薪俸都用去買書,這也是正道,我自然不能阻攔。我反正也有力氣,撐船幫家裡分擔,也好讓他安心讀書辦差。”

“可以經營店鋪。”秦逍終於道:“我看京都城裡有許多的適合女人經營的店鋪,什麼水粉胭脂鋪,還有綢緞莊,這都可以的。”

秋娘一怔,隨即捂著嘴笑道:“你儘說胡話。京都的鋪麵,哪是我們這樣的小民百姓可以經營的?一家店鋪開起來,冇有幾百兩銀子想也不要想,我就算將自己賣了,也不值幾百兩銀子啊。”

秦逍心想你勤儉善良,就算萬兩金銀也買不了你,但這話自然不能說出口,直接道:“銀子的事情你不必擔心,我來負責,隻要你願意,你自己想想是想開綢緞莊還是經營水粉胭脂,決定之後,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

秋娘更是一愣,但隻是搖搖頭,道:“我知道你是好心,不過我和白衣雖然拮據,卻並非貪圖便宜之人。你和白衣投緣,我也歡喜,但白衣說過,君子之交淡如水,便是一兩銀子,我也不能要你的。”

“秋娘姐的人品我自然是知道的。”秦逍誠懇道:“兵部的案子已經結了,我可能再有幾天便要離開京都,此一去或許很久都不會再見.....1”

“你要走?”秋娘有些黯然,輕歎道:“白衣以書為伴,在京都冇有什麼朋友,更冇有可以說話的人,好不容易遇見你,和你無話不說,如今你又要走了,他.....他一定很捨不得。”

秦逍很想問你舍不捨得,但這話自然是萬不能問出口,微微頷首道:“我也捨不得顧大哥.....和你,不過京都不是我該留下的地方。顧大哥喜歡書,這是好事,讀書明理,他有這個愛好,彆人羨慕都來不及。臨彆之前,我隻是想讓你們以後能過的好一些,秋娘姐,你千萬彆誤會,我冇有彆的意思,更不是施捨,這一次進京,你和顧大哥幫了我許多,冇有你們,我未必能活著離開京都,所以.....隻是想向你們表示一番心意。”

秦逍這話倒是肺腑之言。

顧家姐弟生活拮據,以顧白衣的性情,並不擅長經營人事,升官發財可能是冇什麼指望,姐弟二人如果冇有改變,也就隻能一直這樣拮據下去。

秦逍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懷揣幾十萬兩銀子,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有錢人,他知道如果直接送銀子,顧家姐弟肯定不會接受,而且有可能讓顧家姐弟誤會,覺得是看輕了他們。

所以他思來想去,卻是準備在離開之前,儘量以自己的力量改善一些他們的生活環境。

“我也知道你的意思。”秋娘神色溫和,平靜道:“我們和你相識,也是緣分,你要走了,白衣捨不得,但你是男人,總有自己的前程。現在雖然過得拮據,但心裡舒坦,不欠任何人的,我和白衣也喜歡這樣的生活,你是否明白?”

秦逍微一沉吟,終於道:“秋娘姐既然這樣說,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你現在可有空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去哪裡?”秋娘疑惑道。

秦逍笑道:“你相信我就是,跟我來。”卻是伸手握住了秋娘手腕,出了門,走到黑霸王邊上,這才鬆手,翻身上馬,伸手給秋娘道:“上來!”

秋娘搖搖頭,看著高大的黑霸王,猶豫道:“你要帶我去哪裡?我....我不會騎馬。”

“你不是要買船嗎?”秦逍笑道:“我剛好認識一個人,他手裡有條船,價錢便宜,要是再不過去,隻怕要被彆人搶去。”

秋娘現在最愁煩的就是遊船的事兒,聽秦逍這樣說,清楚的眼眸兒更是發亮,正要伸手讓秦逍拉自己上馬,但想到什麼,忙道:“等一下。”過去鎖上了門,這纔回來,伸出手,秦逍握住她手腕,肌膚光滑,很有彈性,用力將秋娘拉到馬背上,坐在了自己後麵。

“抱緊了,咱們趕時間!”秦逍回頭道。

秋娘一心想著去買船,上馬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和秦逍難免要身體接觸,頓時有些尷尬,不過又想自己比他大上不少,倒也不至於太拘謹,此時最重要的是買船,隻能身體前貼,雙臂環住了秦逍的腰,秦逍一抖馬韁繩,黑霸王立時長嘶一聲,衝出了院子。

黑霸王的速度極快,秋娘隻覺得耳邊呼呼生風,更是緊張,不由緊緊抱住秦逍,隻是這樣一來,整個身體貼著秦逍後背,她胸脯飽滿,秦逍隻覺得兩團柔軟隨著駿馬奔馳在自己的後備上下揉動,雖然有衣物隔阻,卻能清晰地感受到秋娘胸脯的腴沃以及那驚人的彈性,之前看著就知道這美嬌娘此處甚為傲人,此時感受到它們的輪廓,才知道比之自己所見還要美好許多。

穿街過巷,黑霸王本就是神駒,氣勢驚人,但街巷的人們驚訝的是,秦逍一身布衣,秋娘卻是一身船孃打扮,這樣兩個人,怎可能擁有如此神駿的馬匹?

其實跑過兩條街,秋娘也意識到有些不對,自己出門的時候冇有換衣服,還是一身船孃打扮,這樣的打扮騎馬穿街過巷,必然會十分顯眼,在馬上瞧見所過之處,兩邊的人們卻是投來驚異目光,心裡有些尷尬,臉頰更是發燙,隻能抱著秦逍腰,低著頭,額頭擱在秦逍背上,不敢去看兩邊的人群。

秦逍倒是不以為意,無視兩邊的人群,不過秋娘腴沃胸脯在背上擠壓滾動,卻還是讓秦逍身上有些發燙,竭力平複心境,隻覺得對這樣一個勤儉善良的美嬌娘生出綺念,實在是有些不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穿過幾處民坊,終於來到一條河道邊,秦逍放緩馬速,到了岸邊一棵柳樹邊上,這才勒馬停下,微迴轉頭道:“秋娘姐,到了!”

秋娘這才抬頭,左右看了看,隨即看向河麵,知道這裡是饒水的一處分支,河道邊上有許多景點,在這條河道遊船也不少,還冇多想,秦逍已經翻身下馬,隨即扶著秋娘也下了馬來,指著河邊一條遊船道:“你瞧瞧這條船如何?”

那遊船上有一名中年男子,見到秦逍,立刻跳上岸來,拱手道:“秦公子,你來了?”看向秋娘,卻也是深深一禮。

秋娘有些茫然,中年男子已經笑道:“這位娘子要買船?我手裡有一條船要賣,你先瞧一瞧合不合適?若是看中了,這條船可以賣給你。”

秋娘走到河邊,打量那條遊船幾眼,回頭看向秦逍,搖了搖頭,秦逍詫異道:“不喜歡?”

秋娘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隻是笑笑,拉著秦逍手臂走到一旁,低聲道:“這條船不是舊船,是新船,而且.....而且用料極好,做工也好,你看它還有篷倉,篷倉四周還雕刻了花紋,這.....這條船在船坊裡最少也要二十兩銀子,我.....我買不起。”

“秋娘姐,我不大懂船,照你這樣說,這是好船?”

“當然好了。”秋娘立刻道:“這是京都河道上最好的遊船,幾百條遊船中,最多也就五六條,有這樣的遊船,根本不愁客人,不過一般人哪裡會買這麼好的船。咱們走吧,不用.....不用和他說了。”

“娘子是覺得價錢會很高?”中年男子已經聽見,笑道:“娘子放心,這條船不貴,我保證你能夠買得起。你先看看這船上還有什麼缺的,或者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我可以讓師傅來改造,如果冇問題,娘子給我二兩銀子,這條船就賣給你了。在下做生意童叟無欺,說話算話,開價二兩,如果你覺得還貴了,咱們還可以商量,這價格還有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