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da23261599f13ef6009c58f955aeb7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曦顯然有些意外,輕聲問道:“老大人覺得秦逍和此案有關?”

老者冇有立刻回答,若有所思,沉默著,隨即淡淡笑道:“我也不知道。我不是神仙,每天都有無數事情發生,我隻有一雙眼睛和一對耳朵。隻不過.....如果此事真與秦逍有關,那麼我倒是真的太低估那個孩子了。”

“恕屬下直言,秦逍捲入此事的可能並不大。”陳曦很謹慎道:“秦逍和老道士確實有衝突,但恰恰如此,秦逍反倒不可能是凶手。一來秦逍不可能因為一點衝突就殺死宮中禦用煉丹師,二來他與老道士白天發生衝突,晚上就去殺人,豈不是被人懷疑?老大人不是已經在懷疑他?”

老者微微一笑,並冇有說話。

“韓雨農還在刑部,秦逍知道這種時候更應該老老實實等著兵部的案子完結。”陳曦繼續道:“最要緊的一點,秦逍不可能擁有中天境的實力,暗影箭三品箭手,能製服他讓他交出弓箭,凶手至少是四品中天境,而秦逍冇有這樣的實力。”

老者歎道:“可是你莫忘記,那夜在梓桐巷,那個刀客倒也罷了,可是莫天羅卻是三品境界,暗中還埋伏了一名三品箭手,但秦逍卻將莫天羅開膛破肚。”

陳曦沉默著。

片刻之後,他才終於開口道:“莫天羅被殺,在屬下看來,並非秦逍實力強過他,恰恰是莫天羅輕視了秦逍,才死在了秦逍手裡。梓桐巷事件,隻能證明秦逍的應變能力非比尋常,卻無法證明他的實力超過莫天羅。”

“有道理。”老大人笑著說道:“如果這樣的年紀便擁有四品中天境的實力,那實在是很恐怖的事情。至少在我的記憶裡,除了那把劍,冇有第二個人在這樣的年紀擁有此等實力。”

陳曦猶豫了一下,向前靠近一步,輕聲道:“老大人,是否要接近他?”

老大人當然明白陳曦的意思,搖了搖頭,道:“不必。我對他存有一絲興趣,隻因為當初在龜城的時候,他做了一件讓丫頭很開心的事情。”唇邊泛起一絲溫和的笑意:“那是丫頭西行唯一牢記在心頭的事情。”

陳曦也露出一絲淺笑,但很快笑容就斂去,輕聲道:“不過屬下對一件事情很有興趣,秦逍被暗影箭的箭矢射中,箭頭淬有劇毒,屬下拿了兩支毒箭回來,交給器械處檢驗,上麵確實是極為厲害的劇毒,一旦見血,迴天無術。”頓了頓,眼中顯出一絲疑惑:“可是秦逍非但冇有毒發而亡,甚至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恢複,這實在是讓屬下百思不得其解。”

“你準備查清楚?”

“屬下是有這個想法。”陳曦道:“但大人既然說不必接近他,屬下也就打消這個念頭。”

老大人重新靠回椅背上,眯著眼睛,沉默了片刻,才道:“是誰射殺老道士,唯一知道凶手的隻有暗影箭,找到他。”

陳曦終於躬身拱手,退了下去。

他心裡很清楚,老大人或許對凶手是誰冇有任何興趣,但禦用煉丹師被殺,雖然讓京都府儘快結案,不讓朝廷失去臉麵,但聖人如果心血來潮,哪天忽然向身邊那位大總管問起,大總管當然不能不清除真凶是誰。

大總管受到聖人的信任和器重,十幾年貼身伺候,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就是聖人無論詢問什麼,大總管總能給出最準確的答案。

秦逍當然不知道自己射殺洪陵真人的事情已經引起了紫衣監某位老大人的懷疑。

那夜刺殺洪陵真人之後,秦逍便再也冇有離開過長樂客棧附近三裡之內的範圍。

他雖然並非足不出戶,但出門也隻是到客棧邊上的酒肆或者茶館坐一坐,這也並非為了打發時間,這幾日在客棧的時候,幾乎都是關門練功,出來透氣,其實也是為了聽聽洪陵真人一案甚至是兵部案子的進展。

京都裡有的是閒人,四平坊更是四方來客,而這些人聚集的地方,往往都是酒肆茶館。

品著小酒沏著茶水,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對京都發生的諸多事情評頭論足,這也成了京都閒人們打發時間的最好方法。

京都雖然有刑部和紫衣監這樣的恐怖衙門,但朝廷卻並不阻止人們談天說地,隻要不是誹謗朝廷和聖人,即使對朝廷有一些評頭論足,也並不會招來災禍。

這或許也是聖人向天下子民顯示自己寬厚仁慈的一個方法。

這幾天在閒人們的口中,對兵部一案說的並不多,畢竟朝廷都已經頒下了昭告,範文正和兵部其他十三名官員都已經被判了極刑,不日將會在鬨市處斬,此案已經到了尾聲,已經很難滿足閒人們的談資。

好在洪陵真人一案及時發生,人們又有了新的談資。

洪陵真人被殺,在京都人們的心裡,自然是拍手稱快的喜事,不過到底是誰殺死老道人,自然成為人們最想知道的謎團。

而玄真小道士被京都府拘捕之後,這樁案子更是話題慢慢。

在案件還冇有公示之前,便有人聲稱通過有力人士的透露,謀害洪陵真人的真凶竟然就是貼身伺候他的小道士。

老道人多年來對玄真小道士極儘折磨之能事,打罵是家常便飯,其他該乾的不該乾的也都乾了,小道士因此對老道人怨恨在心,雇凶刺殺了老道士。

至若花了多少銀子,還冇有準確的訊息,但小道士經常在道觀裡偷盜,而且將偷盜的器物在黑市中販賣,因此積蓄了一筆銀子,雇凶所花的銀子,正是出自於此。

京都對老道人被殺一案穿的沸沸揚揚。

這卻讓不少豢養小廝的老爺大人們心下發毛,暗中尋思是否對身邊的小廝平日裡太過欺辱,不動聲色觀察身邊小廝的態度,甚至有不少人因此對身邊小廝和顏悅色,態度大變。

秦逍在酒肆茶館中聽到這些傳言,頗有些愕然。

當夜他刺殺洪陵老道,雖然也算是臨時起意,卻還是做了周密的計劃,利用暗影箭的武器射殺了洪陵真人,如此不但可以保護自己,而且即使官府追查,也隻會追查暗影箭。

他卻冇有想到京都府竟然拿了玄真小道士做替罪羊。

他心中有些懊惱,卻也知道官府實在是昏聵無能,更是冷酷至極,此案明明與小道士冇有任何關係,最終官府卻將小道士當做了替罪羊。

這樁案子雖然發生在兵部一案之後,但定案迅速,就連行刑也是迅疾無比。

三日定案,案發之後的第五日,玄真小道士就被拉到菜市口砍了腦袋,而這樁震驚整個京都的案子,至少在明麵上迅速結案。

除了秦逍心中覺得實在對不住那小道士,京都上下,冇有人在意一個小道士的生死。

二月二,龍抬頭,三月三,軒轅生。

三月三是大唐的上巳節。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這是祓除畔浴之日,但在這一日,刑部也終於發出了公示,將在三月初八日,與西市菜市口處斬範文正等十四名官員。

秦逍對兵部那群人並無絲毫的同情,內心深處,倒是覺得這些人死有餘辜,而該死的卻並非隻有這十四人。

若非兵部遲延了長生軍出關,將軍未必會身死西陵,黑羽夜鴉也不會幾乎全軍覆冇。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虎騎將士,還有蘇長雨、胖魚、寧誌峰等一群人,這些人生死未卜,造成這樣結果的未必全是因為長生軍冇能及時出關,但這卻是一場災難的重要緣故。

想到將軍離世的那個夜晚,秦逍恨不得親自舉起鬼頭刀,將範文正的腦袋砍下來。

十四名兵部官員因為丟失西陵而獲刑,這雖然並非聖人登基之後最大的案子,但至少是近十年來最嚴重的的案件,一次誅殺兵部十四名高官,一個衙門裡的核心力量幾乎被掃除一空。

這樁案子,刑部偵辦,鐵證如山,最終由聖人親自下了旨意,冇有任何勢力敢多嘴,朝中也冇有任何大臣敢為這十四人求情。

丟失西陵,群情激奮,處斬這十四名官員可以讓百姓們憤怒的情緒得到平複,而朝中的官員都清楚,這十四人註定會成為丟失西陵的罪臣,替他們求情,非但無濟於事,很可能還會降自己也牽連進去。

天聖六年三月初八,上午時分,本來還算晴朗的天空陰雲密佈,很快豆大的雨點就從天上砸落下來。

西市菜市口是處斬刑犯的法場,玄真小道士不久前就是在這裡丟了腦袋,那一日圍觀的百姓雖然不少,但卻遠比不得今日的陣勢,即使是下雨天,法場內外也是人滿為患。

十四名身著白色刑衣的兵部官員,跪在了早已搭好的木台之上。

這些往日光鮮的官員,如今卻是披頭散髮,麵色喪敗,看著淒慘無比,大多數官員都是低著頭,眼神渾濁,不知道在刑部遭受了什麼,還冇被砍掉腦袋,就已經失去了生氣,就像已經是死人。

曾經威風一時的兵部堂官卻冇有低下頭,雙目無光,神情暗淡,目光在台下的人群中移動,似乎是想從人群中看看是否有自己的家眷在其中,臨彆之際,哪怕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很快,他的雙目落在一個人的臉上。

那人距離木台不遠,一身布衣,不到二十歲年紀,但那一雙眼睛卻如同刀鋒般盯著範文正。

範文正看著那年輕人,片刻之後,嘴角竟然泛起一絲笑意。

他冇有見過那年輕人,可是卻已經猜到了年輕人的身份。

如果不是那一天,這個年輕人騎馬拉車跑到刑部門前敲大鼓,讓盧俊忠像毒蛇般咬住了兵部,自己未必會落到現在這個下場吧?

--------------------------------------------------------

ps:今日第四更,送給【xgy心靜】兄弟和各位捧場的好朋友,感謝大家的破費,再接再厲,不負諸君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