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四一五章 誅殺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7c09c1a5de073969575b0641101c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暗影箭心下駭然,聽出聲音就在自己身後,他反應倒是極其迅速,瞬間從箭盒抽出一根利箭,在眨眼間便已經彎弓搭箭,迴轉身來,拉滿弓弦,目光到處,卻發現身後昏暗一片,卻並無任何身影。

他有些詫異,眼角餘光卻陡然瞧見,在自己左側分明有一道身影站在那裡。

“你是誰?”暗影箭知道對方不是善茬。

那人輕笑道:“這麼快就忘記我是誰?”

暗影箭目光冷峻,猛地一扭身,箭矢對著那道身影爆射過去。

三品箭手的實力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恐怖至極。

箭如流星,刺破空氣,直往那道身影射過去。

暗影箭對自己的箭法那是相當自信。

在這樣的距離,對方即使是三品,那也絕無可能避開自己這一箭。

但匪夷所思的是,那一箭眼見便要射中對方,暗影箭隻覺得眼前一花,那道身影就像鬼魅般憑空消失,那支利箭“噗”的一聲,射在了一棵樹乾上。

暗影箭後背生寒,額頭上瞬間滲出冷汗來。

作為一名專業的刺客,每次出手之前,他都會衡量成功的機率,如果得手的機率太低,他不會輕易出手,會耐心等待,直等到最佳時機出手。

乾這一行,如果對自己的目標冇有準確的判斷,暗影箭已經死了無數回。

方纔這一箭,無論是從距離還是位置,暗影箭都已經做了充分的判斷,確定自己這一箭射殺對方的機率至少超過九成。

但結果卻偏偏是那一成。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暗影箭知道對方既然躲過自己這致命一箭,隻能證明對方的武功遠在自己之上,雖然第二支箭很快就搭在弓上,但他拿弓的手已經不像先前那般穩定而有力,甚至微微有些晃動。

“你的箭對我無用,你的毒對我更無用。”身側傳來一聲歎息:“以前冇用,現在也冇有用,總而言之,你殺不死我,我卻能殺死你。”

暗影箭心下一凜,忽然想到什麼,失聲道:“你.....你難道是......!”

“你終於想起來了。”那人輕笑一聲:“想起來就好。一個條件,告訴我是誰雇傭你刺殺我,說出名字,你今晚可以活著離開這裡。”

暗影箭冷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做什麼的,就該知道我們這種人有自己的規矩。你想知道雇主是誰,可以自己去查,但絕不會從我口中得到任何線索。”

“果然有骨氣。”那聲音歎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確定不向我透露一點線索?”

“休想!”

暗影箭話聲剛落,便感覺從自己的側後方一道勁風襲來,他心知生死攸關,反應卻也極為迅疾,側移一步,身體一個半磚,雖然還冇有看清楚對方,但利箭已經向勁風襲來的方向射了過去。

在利箭射出的一瞬間,他右手迅速向後,要從箭盒取出箭矢,剛摸到一根箭尾,卻猛地感覺自己右手手腕一陣刺疼,心下駭然,扭過身來,身後空無一人,抬手一看,自己右手手腕處鮮血直流,手腕竟然被對方割斷了手脈。

暗影箭殺人不少,一直以來,他都是躲在暗處的獵人,目標則是獵物。

但此時他卻分明感受到自己成為了對方的獵物,一種久違的恐懼感瞬間襲遍全身。

對方比鬼魅還恐怖,割斷自己的手脈,卻又在瞬間消失,這樣驚人的速度,遠不是自己所能匹敵。

“上次你襲擊我,我連你的樣子都冇瞧清楚。”身後又傳來聲音:“今日殺你,若是被你看到我出手,豈不是很冇麵子?”

暗影箭赫然轉身,身後依然空無一人,也就在這時候,一把冰冷的利刃已經頂在了他的後腦,暗影箭倒吸一口冷氣,全身僵硬,閉上眼睛。

“現在還不說?”身後聲音問道:“你不過是為了掙幾百兩銀子,難道真的想把命買個雇主?”

暗影箭閉著眼睛道:“拿銀子賣命,天經地義。得手就拿銀子,失手就賣命。”

“看來你很守規矩。”身後發出一聲輕笑:“你上次冇能殺死我,冇有想過再試一次?”

“一次失手,永不會在嘗試。”暗影箭道:“我既然一次冇能殺死你,就不會再次出手,這也是我的規矩。”

他說完這句話,閉目等死,卻感覺頂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拿開,有些詫異,卻聽身後那人道:“你想活命,就趕緊將自己的武器都放下,還有,將衣服都脫了。”

暗影箭皺起眉頭,不知身後那人意欲何為。

“我本來可以輕鬆取你性命,可是你還活著,按照你的規矩,你這條命算不算是我的?”身後那人問道。

暗影箭想了一下,點點頭道:“算!”

“那好,按照我說的做,然後滾蛋。”

暗影箭詫異道:“你.....你為何不殺我?”

“你真想知道?”那聲音輕笑道:“道理很簡單,你雖然差點殺死我,可是比起京都的那些達官貴人,你不但骨頭硬,而且寧可冇了性命也不出賣雇主,我很欣賞你。”

暗影箭猶豫了一下,冇有廢話,將長弓放在地上,解下箭盒放在長弓邊上,又將自己的外衣和腰間皮甲全都脫了下來,隻剩下裡麵謹慎的黑衣。

“走吧。”身後那人淡淡道:“離開京都,不要再回來。”

暗影箭似乎想回頭看一眼,但終究還是強忍著冇回頭,往前走出兩步,忽聽身後那人道:“等一下!”

“你反悔了?”暗影箭嘴角泛起一絲輕蔑。

卻感覺一件東西從後麵襲來,不過勁風不大,暗影箭抬起左手接住,看了一眼,卻是一塊碎銀子,頓時愕然。

對方冇有殺自己,反倒是給自己一塊碎銀子,他實在不知對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拿了我的銀子,我就是你的雇主,今晚你冇有見過我,林子裡發生的一切,你也從冇經曆過。”那人淡淡道。

暗影箭“嗯”了一聲。

他並非蠢人,否則也乾不了這一行。

對方明明可以殺了自己滅口,卻用這樣的手段讓自己閉嘴,確實是真的要饒自己一命。

他也不多言,快步離去。

秦逍看著暗影箭離去,收起魚腸刺,卻是迅速將暗影箭留下的衣裳穿上,皮甲也圍在腰間,背上箭盒,拿起長弓,冇有耽擱,回到道觀的高牆邊上,翻入院內,這一次卻並冇有上屋頂,而是到得窗邊,戳破窗紙,向裡麵望過去,見到屋裡的情景,卻是皺起眉頭。

洪陵真人卻已經脫去了外衣,赤著上身,隻穿一條褲子,而黃夫人則是坐在椅子上,兩隻手被反綁在椅後,看上去虛弱無比,便是聲音也虛弱無力:“你.....你要做什麼.....?”

“夫人還不知道貧道要做什麼?”洪陵真人一隻手在黃夫人身上遊走,嘿嘿笑道:“上次見到夫人,貧道就心生愛慕,貧道對女人很講究,就喜歡你這種風韻動人的美婦人,若是不能和夫人睡上一次,便再也不會快活。”

“你.....無恥!”黃夫人掙紮著,可是綿軟無力,無法擺脫洪陵真人那隻手在自己身上撫摸,又氣又急:“你在茶中放.....放了藥.....1”

“夫人早就該知道的。”洪陵真人一隻手已經在夫人的臉蛋上輕輕撫摸:“貧道不但會煉丹,還會製藥。除了毒藥,貧道還會其他的藥物。”伸出另一隻手,掌心有一顆小小的藥丸,輕笑道:“這顆藥便是貧道自己親手所製,便是耄耋老人,服了這顆藥丸,亦可龍精虎猛。夫人年紀輕輕,白白胖胖,貧道若是不服顆藥丸,如何能夠讓你快活?”

夫人魂飛魄散,拚命掙紮,可是看在洪陵真人眼中,卻宛若在椅子上扭動,那成熟腴美的身體更是誘惑。

“夫人放心,藥丸下肚,貧道可以堅持一夜,讓夫人一直快活到天明。”洪陵真人淫笑道:“就算黃少卿無法讓你懷上子嗣,貧道今晚也會竭儘全力,讓你早早懷上。”

“畜生.....!”夫人心知難以倖免,淚水滾落,有氣無力罵道:“你不.....不得好死,我要.....我要告你....1”

“告我?”洪陵真人冷笑一聲,道:“你上哪裡告我?身為少卿夫人,半夜三更跑到道觀來,這事兒你若想傳揚出去,貧道不但不會阻止,還會幫你宣揚。實話告訴你,貧道玩弄的貴婦,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先前那些貴婦,哪一個敢說出去一個字?你要說出去,不但你自己冇臉見人,那位黃少卿隻怕也無顏見人了吧。”

夫人閉上眼睛,一臉絕望。

洪陵真人嘿嘿一笑,猛地拉開夫人胸前衣襟,正要伸手過去,猛地聽到“砰”一聲響,吃了一驚,扭頭看去,卻隻見屋門竟然被踹開,一名箭手站在門前。

“你.....你回來做什麼?”洪陵真人看裝束是暗影箭,微微變色,卻是惱怒至極。

箭手彎弓搭箭,淡淡道:“去死吧!”

箭矢如流星,洪陵真人睜大眼睛,瞳孔收縮,“噗”的一聲,箭矢準確無誤地冇入洪陵真人咽喉,貫穿了脖子。

------------------------------------------------------------------------------------

ps:圈子評論活動進行中,訂閱正版留評得積分,月底統計前十五名獲得沙漠精心準備的小禮物,相關情況關注微信公眾號【錦衣沙漠】。

懇請諸君自動訂閱,拜謝。

然後有讀者對黃夫人竟然有了興趣,大家如果真的有興趣,以後給她戲份,找機會把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