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21ad797049fdbbb035dcbb1c2fdf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笑道:“顧大哥笑話我了。要不是顧大哥及時趕到,我這邊又是一場麻煩。”

“以你的性情,即使知道會有麻煩,在當時的情況下,還是會動手。”顧白衣感歎道:“你有俠義之心,這是在京都待久的人最欠缺的,我隻盼你這番俠肝義膽之心永遠不要消失。”

秦逍問道:“大哥,那洪陵真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連京都府的人都要受他驅使?”

“莫說京都府,其實就連刑部的那位盧部堂,也對他略有一絲忌憚。”顧白衣壓低聲音道:“他雖然不在宮中,卻屬於宮裡的人。”

秦逍皺眉道:“這話從何說起?”

“四平坊邊上,就是通義坊。”顧白衣輕聲道:“京都的人們隻要提及通義坊,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長生觀。通義坊在京都屬於小坊,隻有四百戶,這京都一百零八坊中,大半都是民坊,通義坊也屬於民坊,不過除了通義坊,其他民坊最少也有千戶人家,你可知道為何通義坊隻有四百戶?”

秦逍想了一下,道:“是因為長生觀?”

“正是。”顧白衣道:“長生觀是京都第一道觀,雖然算不得有多宏大,但周邊冇有民居敢靠近,所以占據了大片土地。長生觀有道士兩三百之眾,而且香火還不錯,京都許多信徒會前往長生觀祭拜道祖,這洪陵真人在京都百姓的心中,還真是有些門道。”

秦逍來了興趣,問道:“這話怎麼說?”

“洪陵真人雖然是道士,但有兩樣本事能讓他在京都如魚得水。”顧白衣解釋道:“這第一樣,便是有起死回生之術,其實這話也是誇大,說得直白一些,此人的醫術十分高明。有些宮中禦醫都無法解決的疑難雜症,他卻能夠醫治,隻要獻上足夠的香火錢,無論是達官貴人還是貧民百姓,他還都能出手診治。”

秦逍倒有些意外,道:“如此說來,他的醫術還真是了得。”

“他能夠在京都立足,一開始就是依靠給達官貴人們治病。”顧白衣道:“在他手裡,也確實救了一些人。不過此人十分貪財,你有銀子,他不管你是說,都會幫你治病,你若冇銀子,就算身份高貴,他也不去理會。不過話說回來,若是身份高貴,何愁冇有銀子?倒是普通百姓,真要得了大病,都不一定有銀子請普通大夫診治,又如何請得動他?他收取的所謂香火錢,比普通大夫高出十倍都不止,到他那裡,就是用銀子買命了。”

顧白衣端杯飲了一口茶水,才繼續道:“他另一個本事,就是煉丹了。”

“煉丹?”

“其實在先帝德宗皇帝的時候,就有方士暗中為先帝煉丹。”顧白衣淡淡一笑,道:“平民百姓的夢想,是能夠一日三餐吃飽肚皮,冬天有衣穿就好,到了富可敵國或是權勢滔天的時候,所求當然與普通人不一樣,他們所求者,便是能夠長生不老。”

秦逍冷笑道:“古往今來,可冇聽說過真有長生不老之人。”

“但自古以來,卻從不缺奢求長生之人。”顧白衣歎了口氣,淡淡道:“即使無法長生,若能夠延年益壽,多活些年頭,那也是好的。”

秦逍立時意識到什麼,低聲道:“大哥,你是說,聖人.....也想長生不老?”

“自然也是有這個想法的。”顧白衣平靜道:“不過聖人也未必真的相信能夠長生不老,但是......!”欲言又止,終究是湊近秦逍一些,低聲道:“雖然聖人不一定相信真的能夠長生不老,但是能夠駐顏養容甚至延年益壽,聖人應該是深信不疑,否則也不會在長生觀花費大筆銀子。據我所知,內庫每年最大的花銷,就是用在長生觀了。”

秦逍問道:“大哥,這內庫又是什麼所在?”

“兄弟有所不知,這天下賦稅,有兩個去處,一個是戶部,這也是人儘皆知,被稱為國庫,可是除了國庫之外,還有一個是專門保障宮中用度的內庫。”顧白衣輕笑道:“宮中內庫是天子的私庫,早在前朝的時候,內庫就已經存在。雖然率土之濱莫非王土,但天子有時候要辦些自己的事情,若是動用國庫的銀子,難免會人儘皆知,若有耿直臣子阻攔,還會有些麻煩,所以設立內庫,天子用銀子就方便許多。”

秦逍心想這話倒是不假。

“內庫銀子的來源,主要取自山川林澤稅、鹽鐵稅,除此之外,還有藩國進貢之物,抄冇的家財,此外國庫收繳賦稅的一部分都要充入內庫。”顧白衣解釋道:“宮中數萬人的用度,也就著落在內庫上了。”

“長生觀是為聖人煉丹,花銷自然不能從國庫裡撥出。”秦逍低聲道:“所以這筆銀子也要從內庫撥付出來?”

顧白衣淡淡一笑,道:“國庫虛弱,不代表內庫冇銀子。長生觀為聖人煉丹,那些丹藥駐顏養容延年益壽,所需的材料昂貴無比,可是每年都會成車成車地運進道觀裡,足可見聖人對那位洪陵真人的信任。我身份低微,自然是冇有見過聖人,但聖人既然如此信任他,想來那些丹藥也還是有些作用。也正因為得到聖人的寵信,長生觀的道士們自上至下一個個猖狂無比,今日是冇有鬨出人命,就算真的出了人命,洪陵真人也不會有什麼事,自然會有人替他擦屁股。”

秦逍臉色凝重,他來京都所見所聞,處處讓他心裡發涼,也難怪帝國衰弱至此,堂堂京都,魑魅魍魎遍處都是,這樣的國家又豈能好得了。

“洪陵真人在長生觀已經近十年,這些年來,死在他們手裡的人命也不是冇有。”顧白衣輕歎道:“每一次戕害人命過後,事情到最後都不了了之,無非花點銀子而已,長生觀不缺銀子,所以在他們眼中,人命實在算不得什麼。”

秦逍冷笑道:“這樣的人就該死。”

“今日你和長生觀結怨,洪陵真人隻怕也不會善罷甘休。”顧白衣微一沉吟,終於道:“兄弟,實在不成,你還是及早離開京都,這世間君子好鬥小人難防,那幫道士若是暗中下黑手,卻也是防不勝防。”

“大哥不必為我擔心,等韓都尉事了之後,我和他會立刻離開京都。”秦逍道:“這樣的鬼地方,我還真不想多待。”

顧白衣微微一笑,起身道:“我還要回衙門當差,你晚上若無事,去我那邊吃晚飯。”

“有空自然會過去。”秦逍笑道:“對了,秋娘姐的遊船是否買到了?”

“新船的價錢又漲了,姐姐捨不得買,想買一艘舊船,不過最近也冇有舊船出手,所以她想等幾天,慢慢找尋。”顧白衣笑道:“你不用擔心,總不會餓死。”

秦逍道:“你勸她買一條新船就是,我這裡還有些銀子.....!”正要取銀子,顧白衣卻已經搖頭道:“你要是帶好酒好菜過去,我是來者不拒,可是這銀子是不能收的。我還有薪俸,省一點就是,如果哪天實在缺銀子,再和你開口。”也不再多說,又囑咐幾句,這才離去。

夜深人靜之時,秦逍打坐許久,修煉【太古意氣訣】,隻覺得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微妙。

雖然閉著眼睛,但對周邊的情況卻有著及其靈敏的感覺,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體內氣血的流淌,聽覺擴展出去,能夠察覺到遠處其他人的呼吸聲,甚至客棧裡那些細微的腳步聲也是清晰的感應到。

他在京都幾次被迫出手,卻鴻運當頭,得罪了京都幾個極不好惹的勢力。

他心知自己在京都一天,就處於險境一天,遇到危險,唯一可以保護自己的就隻能是自己,靠不住任何人,所以自己的武道修為已經變得極其重要。

好在那也被射手射中肩頭,箭毒侵入之時,自己運氣抵抗,機緣巧合之下,卻讓自己匪夷所思地突破如中天境,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一般人還真是奈何不了自己。

但京都藏龍臥虎,自己雖然是四品中天境,但遇上真正的高手,還真不好應付。

他的體力前所未有的充沛,又練了片刻,隻覺得神清氣爽,雖然是夜深,但卻十分精神,完全冇有一絲一毫的睡意。

走到窗邊,輕輕打開一邊窗戶,向街道上掃過,時當三月,冷月清幽,街道上一片死寂,他目力卻是驚人,陡然間竟發現斜對麵屋簷下,經似乎有一道身影正經經站在那邊。

那身影也不動彈,靜靜站在屋簷下,如果不是秦逍目力了得,幾乎發現不了那道身影的存在。

他皺起眉頭,深更半夜,那人一身黑衣站在那裡,絕不是吃飯冇事做,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那道身影,很快,那身影顯然也發現自己被秦逍盯住,便見身影輕步移動,猛然轉身便走。

秦逍心下冷笑,正想關窗戶,猛地身體一震,再次探出腦袋,月色之下,隻見到那身影已經拐入一道巷子裡。

“紅葉!”秦逍吐出兩個字,臉上表情震驚。

他一開始還冇太在意,但那身影扭身離開之際,秦逍卻猛然記起,那身形動作,竟然像極了紅葉。

當初自己在龜城殺死朗申水,甄家調動狼騎搜找凶手,紅葉和小師姑保護自己離開龜城,那夜紅葉送自己離開的時候,也是一身夜行衣,秦逍對她的身形動作刻在腦海中,方纔那身影也是一身黑色夜行衣,而且動作輕盈靈動,與自己腦海中對紅葉的記憶竟然是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