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df2d54b1e43de9b1d0becfc6f610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杜鴻盛伸手要拿酒壺,秦逍已經率先搶過,起身給杜鴻盛倒上了酒。

“你有所不知,當年南疆軍與朝廷議和,達成了協議,朝廷賜封慕容長都為鎮南王,世襲罔替,而慕容家則要向朝廷稱臣,遣送人質。”杜鴻盛淡淡笑道:“人質嘛,隻要是慕容家的族人就可以,不必是鎮南王的子嗣,所以這隻是表麵文章。除此之外,朝廷可以向南疆委派官員,據我所知,當時慕容長都專門令人寫了二十個縣的名字,意思是朝廷可以向這二十個縣派出官員,當時也是為了給朝廷臉麵,讓和談能夠及早達成。”

秦逍淡淡笑道:“朝廷可以往南疆派遣官員,也就可以對天下人說南疆依然屬於大唐,這自欺欺人的本事倒也不差。”

“不過區區二十個縣的縣令,自然還無法滿足朝廷的臉麵。而且這些縣都是南疆最貧瘠的窮縣,都是深山老林。”杜鴻盛歎道:“南疆許多地方都是由部族土司控製,其中以南疆六部為首,這些土司的勢力在南疆根深蒂固,即使是慕容家,對六部土司也是拉攏安撫為主。這二十個縣,幾乎都是遍佈在六部土司的地盤上,慕容家派去的官員都冇有什麼實權,朝廷派去的官員,更是個擺設。”

秦逍端杯敬了杜鴻盛一杯,又給他斟上酒,才問道:“那象郡是否也受六部土司控製?”

“大唐立國之初,象郡有李伽羅寧聯合地方部族建立的地方割據政權,自稱為大寧國。”杜鴻盛解釋道:“大唐當年征討南疆所向披靡,唯有大寧國仗著地利,頑抗到底,帝國也是花了數年時間才剿滅寧國。不過李伽羅寧雖然被殺,但殘黨卻冇有被完全清除,受到那些土著部族的庇護,而帝國也不能將南疆土著全都殺死,主要以安撫為主,在南疆設立了南疆都護府,而且冊封了六大土著部族的首領爵位,實際上也是拉攏六部為朝廷所用,協助都護府控製整個南疆。”

秦逍對南疆所知並不多,對這些往事更是知之甚少,此時聽得杜鴻盛解釋,才知道南疆比之自己以前所想還要複雜許多。

“明宗皇帝的時候,南疆都護府都護段桂芳自立為王,起兵造反。”杜鴻盛撫須道:“段桂芳起兵之前,在南疆都護的位置上待了二十多年,他卻有才乾,撫境安民,發展生產,而且積極貿易,與六部土司的關係也是十分的融洽,在他的治下,南疆一度富庶得很,百姓也是安居樂業。而且此人善於鑽營,在朝中賄賂許多官員,如此一來,朝中許多官員為他說話,明宗皇帝也覺得此人才乾出眾,能夠安撫一方,所以段桂芳在南疆都護的位置上穩如泰山。”

秦逍已經明白過來,輕聲道:“段桂芳野心勃勃,他在南疆收買人心積蓄實力,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自立為王。”

“正是如此。”杜鴻盛歎道:“所以杜桂芳起兵造反後,朝廷又花了三年的時間纔將之平定。收複南疆後,撤銷了南疆都護府,將南疆劃分爲交州和柳州,而且各設一名刺史,三年一換。”

“既然如此,慕容長都又如何做大?”

“實際上一直也冇什麼太大問題。”杜鴻盛輕聲道:“不過先帝登基的時候,交州地方土司又發起了叛亂,交州刺史無能,叛軍一起,竟然棄城而逃,被叛軍直接占了交州明城。朝廷正要發兵平亂,不想交州蒼梧郡守慕容素德召集了幾百名兵士,又彙集了效忠朝廷的幾部土司,迅速奪回明城,而且將叛軍頭領的首級直接派人快馬送到了京都,先帝龍心大悅,欽點慕容素德為交州刺史,而且因為那一戰,慕容家的名聲威震南疆,各部土司對慕容家是敬畏無比。”

秦逍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慕容素德的名號,輕聲問道:“那慕容素德和慕容長都是什麼關係?父子嗎?”

“正是。”杜鴻盛道:“先帝最大的失誤,就是相信了慕容家。先帝覺得南疆土司對慕容家如此敬畏,為避免那幫剽悍的地方土司再行作亂,便讓慕容家一直坐鎮在交州,慕容素德在世的時候,倒也算是對朝廷頗為忠誠,不過也因為他的經營,慕容家在交州的勢力已經是根深蒂固,甚至觸角已經伸到了柳州那邊。慕容速度因病去世,朝中有官員上奏,覺得正是另派官員取代慕容家的時候,可就在慕容素德去世不到半個月,交州又有叛亂髮生,朝廷隻得讓慕容素德之子......也就是如今的鎮南王慕容長都接替其父的位置,平定叛亂,而慕容長都也隻花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讓交州恢複了平靜。”

秦逍冷笑道:“慕容素德過世,立刻有人叛亂,剛好慕容長都接著叛亂接替了其父的位置,讓慕容家依然紮根在南疆,這叛亂還真是幫了慕容家大忙。”

杜鴻盛淡淡一笑,兩人心知肚明,也不說破,杜鴻盛繼續道:“南疆二州,比起交州,柳州無論人口還是地域都遠及不上,更加上柳州依然是三年一換刺史,慕容家在柳州的影響,比之六州刺史還要大的多。而且因為商貿的緣故,慕容家的勢力早就滲透到柳州,所以聖人登基,慕容長都起兵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攻入柳州,而且不費吹灰之力就控製了整個南疆,至今為止,南疆二州都是在慕容家的控製下,大小官員也全都是慕容家的人,除了那二十個慕容家列出來的窮縣,另外就隻有象郡郡守的位置還可以由朝廷派人擔任。”

“象郡在柳州?”

“是。”杜鴻盛點點頭:“而且是柳州最貧瘠的一郡,到處都是土著部族,慕容家其實也不能完全控製象郡,朝廷要臉麵,慕容家就正好將象郡郡守的位置丟給朝廷,不過無論是誰到了象郡,隻能是個擺設,政令出不了郡守府。”

“原來如此。”秦逍恍然大悟,皺眉道:“司徒部堂派大人您去象郡,豈不.....?”想到隔牆有耳,聲音雖低,卻還是冇有說下去。

杜鴻盛卻是淡定異常,端杯飲酒,笑道:“當年吏部將我派往西陵甄郡,一呆就是八年,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註定冇什麼前途。這次甄郡落入叛軍之手,雖然朝廷拉出範文正頂罪,但我這個甄郡郡守也是難辭其咎,冇有殺我,隻是將我派到南疆,已經算是法外開恩了。我在甄郡本就是個擺設,如今去象郡,隻是換個地方,並無什麼大不了。”

他雖然帶著淺笑,但語氣卻分明早已經看開。

“我今次離開,要和你道彆,隻因為我很清楚,今次一彆,也許咱們再也不能相見。”杜鴻盛輕歎道:“西陵雖然風沙大,但好歹還能扛得過去。可是南疆濕氣重,而且瘴氣鼠蟲也毒,我從西部突然被調往南方,肯定是不適應那邊的氣候,說不定用不了一年半載,就會死在那裡。就算適應過去,朝廷十年八年也不會再想起我這個象郡郡守,不出意外的話,象郡應該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了。”

“大人,凡事冇有絕對。”秦逍知道杜鴻盛這是肺腑之言,臨彆之際,對自己真誠相待,心情頗有些沉重,輕聲道:“也許突然有什麼轉變,你能夠及早離開南疆。”

杜鴻盛身體微微前傾,壓低聲音笑道:“你是說朝廷發兵攻打南疆?嘿嘿,真要如此,慕容長都第一個就要用我的腦袋祭旗。”搖頭歎道:“其實這些年,我還真希望朝廷能早日征討南疆,如此西陵纔會收複有望。不過我現在去了南疆,朝廷若要攻打南疆,我第一個就冇了性命,秦逍,你說我該是希望朝廷出兵,還是希望永不出兵?現在連我自己都有些糊塗了。”

秦逍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忽聽得門外傳來敲門聲,又聽有人道:“杜大人,若無要事,咱們還是及早出發,調令讓咱們今日便要出城,待會兒若是耽誤出城,咱們都冇法向上麵交代。”自然是護送杜鴻盛前去赴任的官差催促。

杜鴻盛答應了一聲,拿起酒壺,給自己斟了一杯,端杯在手,卻冇有飲下去,看著杯中酒,若有所思。

秦逍站起身,然後背對杜鴻盛,從懷裡取了銀票出來,抽出兩千兩銀票,兩千兩對一般人來說,當然是一筆钜款,可是對擁有幾十萬兩銀子的秦逍來說,不算什麼大事。

他將其他銀票收起,拿了兩千兩銀票過去,塞到杜鴻盛手中,杜鴻盛看了一眼,有些詫異:“你.....你這是.....?”

“大人,此行南疆,舟車勞頓自不必說,我知道你從西陵回京的時候,什麼都冇能帶出來。”秦逍低聲道:“這些銀子,你在途中也好當作盤纏。到了南疆,有這點銀子在手中,許多事情應該也能好辦一些。”

杜鴻盛苦笑道:“多謝你為我擔心,不過我不能收.....!”便要推回去,秦逍按住他手臂,道:“咱們也算是一起患難過,就不必分得這麼清楚,你拿著,如果以後真有機會,我去南疆看你。”

“好。”杜鴻盛露出笑容,眼圈竟然有些泛紅,輕拍秦逍肩頭:“我在南疆等你去,聽說那裡也有好酒,我等你去喝酒。”不再堅持,知道此行南疆,諸事艱難,手頭上有了這點銀子,許多事情辦起來確實會順利得多,收進懷中,臉上顯出感激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