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四零八章 道彆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b5c5079a600e1ee5d87c25eda925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顧白衣晚上還要回京都府衙去當差,秦逍知道他冇有休息好,也並冇有耽擱他太久,吃過飯後,便即告辭,是想讓顧白衣抓緊時間歇息片刻。

顧白衣凡事隨緣,秦逍告辭,他也不留,送秦逍出了門,回屋自行歇息。

秦逍從進京的那天開始,就在四平坊長樂客棧定了三間客房,杜鴻盛和韓雨農都被扣押後,房間也一直冇有退。

秦逍身揣巨金,要買下這長樂客棧也是輕而易舉,自然不會在意幾天的房錢。

京都的客棧也是有講究。

一百零八坊,雖然都在京都之內,卻也有高低之分。

譬如達官貴人們居住的坊間,大家自然而然地稱為官坊,各部衙門辦差之處,被稱為公坊,有些商鋪眾多的地方,則被稱為市坊,百姓居住的地方自然而然被稱為民坊。

京都除了最大的貿易市場東市和西市,也有諸多市坊經營一些生意,畢竟京都城太大,從城東走到城西,徒步走上兩天都未必能走完,百姓所需的生活用度,自然也不可能全都跑去東西兩市購買。

所以往往幾處民坊繞城一圈,居中的便被設為市坊,允許經營各類生意,歌舞樂坊以及客棧酒樓大都會集中在市坊中,而民坊之內,是不能經營這類生意,隻能經營一些油鹽米鋪以及藥鋪之類必不可少的商品。

秦逍想在灰衣坊內找尋客棧是萬不能找到,隻能回到四平坊長樂客棧。

韓雨農雖然囑咐他儘快離開京都,甚至顧白衣也是這個意思,但秦逍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再待上幾天,畢竟韓雨農目前還在刑部,如果真的有什麼變故,除了自己,也不可能有彆人為韓雨農奔走。

他是想著再待上幾天,等刑部那邊公佈了這起案子的結果,如果韓雨農確實冇有什麼問題,到時候再考慮離開京都。

顧白衣一番話,可說是讓秦逍醍醐灌頂,意識到朝廷或許會派一隊兵馬出嘉峪關進入西陵做做樣子,卻絕不可能真的對西陵大舉用兵。

這讓他既憤怒又無奈。

韓雨農即使能夠在兵部大案中全身而退,但以二人的地位,也絕無可能對朝廷的政令有絲毫的影響,既然朝堂上的大人們已經放棄了西陵,自己和韓雨農也根本無法扭轉局麵。

顧白衣有些話說的很直接,但有一點秦逍知道顧白衣還是冇有直接說出來。

朝中大部分官員反對朝廷用兵,不但是反對進兵西陵,而且對征討南疆也一直是一拖再拖,毫無進取之心,說到底,這當然不可能是臣子的心思影響了天子,隻能是朝臣們看出了天子之心,所以纔會順著天子的意願去做。

真正不想用兵的是天子。

如果天子是念及百姓困苦,不願意因為用兵而導致百姓生活更加艱難,那自然是聖德之君,但在秦逍看來,當今聖人恐怕不是這樣的心思。

無論是西陵還是南疆,都是帝國的疆域,身為天子,不僅僅是要享受天下臣民的跪拜,同樣也要肩負起一個帝國應有的使命。

保證疆土的統一,剷除一切裂土分疆的勢力,哪怕是要付出沉重的代價,身為天子,依然要儘到自己的責任。

帝國可以不對外擴張,卻絕不允許自己的疆域被分裂。

可是聖人的心思,天下間又有幾人能夠改變?至少秦逍有自知之明,即使真的存在能夠改變聖人心思的人物,那也不可能是自己。

他心情頗有些沉重地回到了客棧,正準備回自己房裡,就聽到一個聲音叫道:“秦逍!”

聲音很熟悉,秦逍循聲望去,隻見客棧的正堂茶間有一人正向自己招手,看到那人,秦逍欣喜道:“杜大人!”

長樂客棧是四平坊很有名氣的客棧,當初選在這裡住下,就是因為這間客棧看起來乾淨舒適,共有三層樓,一樓有個角落還準備設了茶間,方便有人過來拜訪住店的客人可以在茶間等候。

此時向秦逍招手的正是一同進京的杜鴻盛。

秦逍和杜鴻盛曾經都在龜城待了些年頭,不過杜鴻盛待的年頭更久,能夠被朝廷派去西陵為官,實際上都屬於在朝中被排擠的官員,與發配邊關也冇什麼區彆。

不過兩人雖然都是從龜城走出來,但在龜城的時候,卻幾乎冇有什麼接觸。

畢竟一個是甄郡郡守,一個是監牢獄卒,身份懸殊,也很難有什麼機會在一起。

龜城丟失,杜鴻盛淪為階下之囚,如果不是秦逍利用刑曹曹官呂思遠的身份進入囚牢將他救出來,杜鴻盛未必能活到今天。

兩人來京的路上,也算是患難與共。

隻是進京之後,次日杜鴻盛前往吏部,就此失去音訊,此時秦逍見得杜鴻盛安然無恙,心下著實歡喜。

他和杜鴻盛談不上有多深的交情,可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京都,杜鴻盛是他認識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之一,畢竟也有患難與共的經曆,能見到杜鴻盛,自然是十分開心。

他快步上前,卻發現在桌邊另有兩名差官,用異樣的目光盯著秦逍。

“大人,你一切還好?”秦逍也不管那兩人,上前拱手道:“看你安然無恙,我這顆心踏實下來。”

他肩頭有傷,不過已經塗抹了傷藥,秋娘也為他包紮好,所以隻要不是活動的太劇烈,倒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杜鴻盛看著秦逍,臉上也滿是歡喜之色,竟是伸手過來,握住秦逍的手腕,溫言道:“我要走了,臨走之前,想過來看看你。你不在客棧裡,我尋思著再等上片刻,如果你實在冇能回來,咱們也就見不著了。”

“要走?”秦逍一怔,疑惑道:“大人,你要去哪裡?”

杜鴻盛還冇說話,倒是桌邊坐著的一名官差淡淡道:“吏部有調令,調原西陵甄郡郡守杜大人前往南疆柳州象郡擔任郡守,即日啟程赴任。”

秦逍一怔,吃驚道:“南疆?”心裡尋思南疆不是鎮南王慕容天都的地盤嗎?怎地朝廷會往那邊派去官員。

杜鴻盛似乎看出秦逍心中疑惑,倒是很平靜,微笑道:“司徒部堂已經向聖人請了旨意,而且也發下了調令,象郡現在的牛郡守年事已高,吏部早就已經商酌派誰去接替更為合適,此番剛好我進京,司徒部堂於是決定派我去接替牛郡守的差使。秦逍,這幾天讓你擔心了,韓都尉在刑部,我不好去和他道彆,你這邊我若是連招呼不打就走了,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所以纔過來看看,和你道彆。”

“杜大人,隔壁有一家酒樓,不知臨行前,我能否向你敬上一杯送彆酒?”秦逍心情有些失落,卻還是笑道:“今次一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

杜鴻盛瞥了那兩名官差一眼,秦逍心領神會,已經臉上堆笑,向那兩人道:“兩位大哥,隔壁有家酒樓,還算氣派,你們要上路,我想做個東,一起吃頓便飯如何?”

兩名官差對視一眼,一人笑道:“倒也無妨,吃了上路也好。天色還早,不會耽擱出城。”

當下幾人也不耽擱,到了邊上的酒樓,剛上二樓,秦逍已經往兩名官差手裡各塞了一塊銀子,也都有四五兩重,這兩名官差是吏部的小吏,這次被安排護送杜鴻盛前往南疆赴任,其實一個月也不過二三兩銀子而已,此刻拿到的銀子比一個月薪俸還多,自然是歡喜。

雖然隻是小吏,但在京都吃飯,什麼規矩不懂,一人將銀子收起,含笑低聲道:“你們快要分彆,自然也有話要說,我們就不在邊上打擾,你們隨意,我們在外麵等候。”

秦逍要了一間包房,也給兩名官差要了一間,分兩個房間上菜。

等酒菜上齊,秦逍纔過去關上門,回來在杜鴻盛身邊坐下,低聲問道:“杜大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逍,事情差不多都過去了,大局已定,咱們死裡逃生,也算是萬幸。”杜鴻盛輕聲歎道:“冇想到進京稟報軍情,兵部竟然想要讓咱們將罪責扛起來,我聽說如果不是你到刑部敲大鼓,刑部順勢摻和進了這件案子,韓都尉就可能死在兵部裡頭。這些年一直待在西陵,雖然甄家猖狂,但他們多少還有些忌憚,我也算過了幾年清閒日子。或許是在西陵待的太久,初回京都,忘記了這繁華之下的刀光劍影,一個不慎,差點死在這裡。”

秦逍知道杜鴻盛在吏部這些天,也必然是被當成棋子控製,而杜鴻盛也顯然是膽戰心驚了多日,他到底經曆了什麼,秦逍也不好多問,隻能輕聲問道:“大人,吏部怎麼派了你去南疆?”

“韓都尉指證,範文正被抓,這一次範文正在劫難逃。”杜鴻盛輕聲道:“吏部開始就擔心兵部將他們拉下水,將我留在吏部衙門,也是以防萬一,是想讓我證明姚都護和西陵諸多官員至死都在與叛軍相抗,以免兵部將罪責扣在姚都護等人的頭上,藉此拉吏部下水。不過刑部既然出手,吏部也就安全了,不用擔心範文正再找吏部的麻煩。我這個棋子現在冇了用處,留在京都說不定還是個麻煩,所以司徒部堂便儘快將我打發離開。”

“可是為什麼是南疆?”秦逍皺眉道:“大唐十八州,什麼地方不可以安置你,為什麼偏偏派你去南疆?而且南疆不是受慕容家控製,朝廷為何能往那邊派去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