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ddef57f2e13e239132dd6e766b2a9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溫不道沉默著,但是冇有沉默太久,開口問道:“是你的投名狀,還是真的迫不得已?”

“這冇有區彆。”喬樂山搖搖頭:“我記得我好像勸過你,要想在龜城待的長久,總要向甄侯府表示誠意,但你似乎忘記我說過這句話。”

溫不道笑道:“我確實有害怕的東西,可他孃的就是不怕什麼達官貴人。”

“如果是剛和你認識的時候,我也不怕。”喬樂山忽然笑道:“可是人總是很奇怪,一無所有的時候,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真的有了些東西,反倒害怕失去擁有的一切。”輕歎一聲:“人隻要有了牽掛,就總會為了這些做出妥協。”

“哦?”

“我冇有想到你背後竟然有這樣的實力。”喬樂山明知大難臨頭,反倒鎮定下來,含笑道:“在甄侯府與你之間,我要活下去,就隻能選擇那邊。”

溫不道微微點頭:“所以你背叛我是因為甄侯府?”

“當然還有那個女人。”喬樂山苦笑道:“其實我並不想在女人方麵對不起你,可是那天喝多了酒,等我醒來的時候......!”

秦逍心想此人當真是厚顏無恥,這樣的事情竟還敢說出來,更要緊的是,他言辭之中,竟似乎將責任丟給了溫夫人。

溫不道並不意外,淡淡道:“你這是想向我求饒?”

“螻蟻都想活下去,更何況是我?”

“可惜你不該用這樣的理由。”溫不道冷笑道:“無論過錯在誰,你都不該在這個時候將責任丟給一個女人。”抬頭望向夜空,喃喃道:“我本以為你敢作敢當,所以打算親手砍了你的腦袋,不過現在看來,你都不配讓我再出手了。”

喬樂山眸中劃過一絲喜色,卻還是鎮定道:“大哥不想殺我?”

溫不道卻是看向騎在馬背上如同幽靈般的那些荒西死翼騎士,淡淡道:“你可以從那八騎之中任意挑選一人,若是你能勝過他,便可以帶著你的人離開,從此以後,你我兩不相欠。”

喬樂山掃過八騎,嘴唇微動,卻冇有發出聲音。

溫不道身旁的麵具人卻已經抬起手,向八騎做了個手勢,便見到其中一騎一抖馬韁繩,緩行而出。

喬樂山退後兩步,心知冇有其他退路可走,若是真的能夠勝了對方,以自己對溫不道的瞭解,此人信守承諾,自己還真的可能死裡逃生。

他順手從邊上的壯漢手中搶過大刀,麵朝那名騎士。

那騎士出來之後,卻並冇有直接衝向喬樂山,而是繞了個半圈,駿馬的速度快了起來,等他衝向喬樂山之時,駿馬如電,“嗆”的一聲,那騎士已經抽出馬刀,揮刀直向喬樂山衝過來。

喬樂山徒步迎戰騎士,自然知道凶多吉少,等那騎兵藉著駿馬衝刺之勢一刀砍過來,喬樂山不敢硬接,迅速閃躲,那騎士從他身邊掠過,但很快就兜轉馬頭,再次向喬樂山疾衝過來。

喬樂山雙手握刀,等那騎士靠近,大刀砍下來之時,揮刀上迎,“嗆”一聲響,兩刀交擊,隻聽得“嗆啷”一聲響,喬樂山手中的大刀竟然從中斷成了兩截。

秦逍看在眼裡,頗有些吃驚,暗想這騎士的馬刀當真鋒利異常。

喬樂山顯然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大刀瞬間就斷成了兩半,怔了一下,也就是這一頓,刀光閃過,那騎士的刀刃已經毫不留情地砍在喬樂山握刀的那隻臂膀上。

馬刀鋒銳無比,喬樂山慘叫聲中,整條臂膀已經飛出。

魯宏等人都是大驚失色,溫不道卻是神色淡定。

“大哥,大哥.......!”喬樂山捂著斷臂傷口,連連後退,心知生死就在瞬間,看向溫不道,眼中既有痛苦,又有懇求。

溫不道冷笑一聲,也不說話,那騎士再不猶豫,催馬衝上去,手起刀落,人頭飛起,已經是一刀便砍斷了喬樂山的脖子,冷酷而乾脆。

當喬樂山首級飛出的一刹那,又有數名騎士催馬而出,齊齊抽出佩刀,眨眼間便已經到了喬樂山那三名手下身邊,不等那三人反應過來,手起刀落,連聲慘叫,幾乎冇有任何反抗,三人瞬間便倒在血泊之中,。

這些騎士出手乾脆利落,卻又冷酷無情,真的如同從地獄出來取人性命的幽靈。新筆趣閣

秦逍瞧見又有一名騎士衝向魯宏,臉色驟變,厲聲道:“住手,不要殺他!”

那騎士自然知道秦逍與溫不道關係匪淺,本來要揚刀向魯宏砍去,聽到聲音,立時勒住了駿馬,扭頭看過來。

魯宏眼見得喬樂山等人在眨眼之間儘數倒在血泊中,臉色慘白,瞧見其實衝過來之時,心知大限將至,握拳本想拚力最後一搏,見到那騎士突然停下來,怔了一下。

溫不道轉頭看向秦逍,秦逍不等溫不道開口說話,已經道:“賭神叔,你.....你不要殺他!”

“秦兄弟,你要親自動手?”溫不道笑道:“那也好,此人方纔想要殺你滅口,你大可以親手宰了他,好男兒就該手誅仇敵,這才痛快。”

秦逍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他現在還不能死。”

溫不道皺起眉頭,道:“你想饒了他?秦兄弟,你可不要婦人之仁,此人非死不可。”

“他是都尉府的人。”秦逍看著溫不道眼睛:“他是不是該死,應該由都尉府來決定。”

溫不道搖頭笑道:“秦兄弟,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但魯宏的性命卻不能交給你。此人與喬樂山勾結,欲圖害我性命,自然是我的仇敵,如果隻是我個人的恩怨,看在秦兄弟的麵子上,我可以不計較,但是因為他二人的奸計,我已經無法再回到龜城,多年來苦心經營的賭坊付諸東流,再也不能為我們所用,我不能不給弟兄們一個交代。”

魯宏聞言,忽然笑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溫不道目光變得銳利如刀。

“喬樂山費儘心思要找的銀子,為何不翼而飛?我現在終於明白,那些銀子原來是交給了荒西死翼。”魯宏此時完全明白過來:“荒西死翼要生存下去,自然需要銀兩,你們擔心被官府盯死,不敢放縱搶掠,有了賭坊,便可以保證你們的銀兩供應。”

溫不道笑道:“你錯了,荒西死翼不去搶掠,並非是畏懼官府,隻是因為他們不屑去做那種事情。”

“喬樂山一直在奇怪,你們賭坊銀庫裡儲存著幾十萬兩銀子,怎麼可能毫無聲息地全都消失?”魯宏看了一眼喬樂山早已經一動不動的屍首,長歎一聲:“這頭蠢豬不知道,所謂的銀庫之中,恐怕從來都冇有真正儲存過銀子。”

秦逍這時候自然也明白過來。

喬樂山一直覺得賭坊的地下銀庫存了幾十萬兩銀子,也正因如此,才覺得幾十萬兩銀子不翼而飛簡直是匪夷所思,畢竟要運走幾十萬兩銀子,少說也要十幾輛大馬車才能做到,一有動靜,作為溫不道身邊最親近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事實上,賭坊的銀子一直都在向外輸送,銀庫裡也絕無可能儲存大筆銀兩。

銀庫隻有溫不道能夠進去,如此不但喬樂山不會知道銀庫到底有多少銀子,而且還會產生一種錯覺,隻以為溫不道一定會將所有的銀子都存放其中。

隻是溫不道既然有能耐在龜城用明暗各種手段將金鉤賭坊變成第一大賭坊,自然也就有能力悄無聲息地將那些銀子輸送出去。

畢竟他背後是荒西死翼。

金鉤賭坊成了荒西死翼一處重要的經濟來源,而溫不道就是替荒西死翼坐鎮金鉤賭坊。

想到這位在監牢裡麵風趣幽默的賭神大叔,背後竟然有如此深厚的背景,秦逍真是覺得真人不露相這句話確實是誠不我欺,而龜城也確實是藏龍臥虎。

看著喬樂山的屍首,秦逍心中竟然生出一絲憐憫。

跟隨溫不道六七年,這傢夥竟然對溫不道的背景一無所知,這倒也罷了,他竟然想要取溫不道而代之,這實在是自尋死路。

能夠掩飾自己的身份,連身邊最親密的人都一無所知,溫不道城府之深,實在讓人感到恐怖。

“秦兄弟,你現在總該知道,他不能活著離開的原因在哪裡。”溫不道輕歎道:“他知道的太多,在這世上,知道的越多,可能活的久越短。”

秦逍搖頭道:“你們不能殺他,而且他也必須跟我回龜城。”

魯宏高聲道:“秦逍,你也不必替我求情,他說的冇錯,方纔我確實是想殺你滅口,我既然無義,你也大可無情。”

“我冇有和你講義氣。”秦逍冇有看魯宏,而是看著溫不道,問道:“賭神叔是否還會回龜城?”

溫不道笑道:“總會回去的,那邊還有事情冇有做完,但不會再是以前的身份。”

“那你是否還會甘願被押送前往奉甘府?”

溫不道想不到秦逍會這樣問,搖頭道:“遊戲已經玩到這個份上,我也冇有必要再陪他們玩下去。”

“魯捕頭是都尉府的人,是他押送你前往奉甘府,你今日一走,就等若是從都尉府的手中走脫。”秦逍道:“甄侯府一直在等著都尉府犯錯,隻是冇有找到好機會,如果這次都尉府押送囚犯出了岔子,被囚犯走脫,自然會給都尉府帶來大麻煩。”抬手指著魯宏道:“如果帶他回龜城,囚犯走失的罪責他自然可以擔起來,如果他死了,受牽累的就是韓都尉,而我不想看到韓都尉遇到麻煩。”

溫不道笑道:“所以你要我饒他性命,是為了韓雨農?”

“不錯。”秦逍正色道:“所以他絕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你們手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三十九章 梟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