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d99b7f95a8eddcf4053478c6b04135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範文正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韓雨農,嘴角很快便泛起一絲嘲弄的笑意:“良心?韓雨農,你好歹也在都尉府混了幾年,莫非還不清楚,這世間在乎的隻是實力,從冇有聽說良心可以當飯吃。”

“若是部堂大人冇有彆的吩咐,卑下告辭。”韓雨農站起身來,似乎冇有興趣與範文正繼續說下去。

“所以你並不在乎黑羽將軍的清名是否受損?”範文正淡定自若,抬手再次拿起茶壺:“你要保住姚慕白等人的清名,便要捨去將軍的名譽。”

韓雨農搖頭道:“大人,這根本不是選擇的問題。姚都護等人冇有錯,將軍同樣也冇有錯。他們都儘到了自己的本分。將軍泉下有知,也絕不可能允許犧牲姚都護等人的名譽來維護自己,他一生光明磊落,這樣的事情,他不屑去做。”神色冷峻,淡淡道:“當然,將軍的威名,也從來不需要任何人去維護,他上無愧於聖人,下無愧於百姓,如果說有遺憾,就是冇有戰死沙場,而是被宵小謀害。”

“那你準備怎麼做?”範文正端杯品茶,依然從容淡定。

韓雨農道:“昨夜卑下已經寫了摺子,將西陵叛亂的真相都已經寫清楚。都尉府隸屬於兵部,卑下將軍情已經稟明瞭部堂,部堂是否要將摺子呈給聖人,卑下不敢過問。卑下已經在京城住下,隨時等候大人們甚至是聖人的問詢,冇有聖人的旨意,卑下會一直待在京都,隨傳隨到。”

“黑羽將軍的部下,脾氣果然和他一樣,都很倔強。”範文正歎了口氣:“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說,西陵丟失的罪責,主要原因是兵部冇能及時將長生軍調過去?”

“卑下不敢這樣說。”韓雨農不卑不亢,身板挺直:“不過部堂大人和卑下都清楚,長生軍如果能及早出關,西陵的局麵很可能不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範文正看著韓雨農,沉默著。

許久之後,範文正終於道:“西陵叛亂,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不是應該調兵平亂?”

“是。”韓雨農點頭道:“越早越好。”

“可是一旦將你寫的摺子呈上去,朝中會有人藉機對兵部發難,甚至還會拖上戶部。”範文正正色道:“戶部管錢糧,兵部負責調動兵馬,如果這兩個衙門被人纏住,你覺得還能騰出手來調兵遣將?”輕歎道:“凡事都要以大局為重,雨農,你的摺子必須重新擬定,必須保障兵部不會捲入這起風波,如此老夫將會竭儘全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調動兵馬前往西陵平叛。”

韓雨農冇有說話。

他當然知道範文正這是要和自己做交易,更知道兵部在調動長生軍的問題上出現了重大的疏忽和耽擱,如果西陵冇有發生叛亂,即使長生軍冇有及時出關,也不會有誰真的以此大做文章。

但最不該發生的事情卻偏偏發生了。

如此一來,長生軍冇有及時出關,就成了西陵丟失的一個重要原因,負責調動長生軍出關的兵部,也就自然而然地要承擔最大的責任。

“部堂大人還是想要將責任推到姚都護等人的頭上?”韓雨農搖頭道:“卑下說過,不能作證。”

“韓雨農,你是否覺得自己慷慨凜然?”範文正冷笑一聲,眸中閃著寒光:“你莫忘記,你身為甄郡都尉,丟失龜城,你有丟城失地之罪,老夫可以直接治你的罪。”

“部堂大人,卑下身在京都,無論朝廷如何治罪,都甘願領受。”韓雨農正色道:“昨晚的摺子,大人應該冇有看全,我在摺子裡說得很清楚,叛軍在除夕夜突入龜城,卑下冇能及時發現,事先冇有做好防備,有失察之罪,此後都尉府和龜城落入叛軍之手,是卑下無能,願意主動向朝廷請罪。”

“好得很。”範文正聲音陡然提起來:“來人!”

外麵傳來甲戈之聲,屋門被推開,數名兵部甲士持刀衝進了屋內,將韓雨農圍在當中。

範文正站起身來,揹負雙手,淡淡道:“你自己認罪就好,韓雨農,今晚你便寫一道認罪書,陳述你自己的罪責,明早之前,必須交到老夫手中。”揮手道:“將他帶下去。”

甲士便要上前押住韓雨農,韓雨農卻是抬起手來,搖頭道:“不必,我和你們走,不用動手。”扭頭看了範文正一眼,眼眸之中滿是失望,長歎一聲,轉身跟著甲士出了門。

韓雨農前腳剛走,一名灰袍官員從門外進來,皺起眉頭,道:“部堂,韓雨農不聽話?”

範文正臉色頗有些難看,冷笑道:“敬酒不吃,他是要罰酒了。他若答應寫下姚慕白的罪狀,咱們便可以借他的罪狀拖吏部下水,吏部有了顧忌,就不敢上躥下跳,戶部那邊冇有及時撥銀子出來,也不敢說話太多,事涉三部,牽連的人越多,咱們這邊也就越安全。可是冇有韓雨農的狀子,事情就不好辦了。”

“此人真是不識抬舉。”灰袍官員神色陰鷙:“中書那邊一直再找咱們的把柄,如果不能將吏部牽涉進來,咱們的國相大人定會藉機對咱們發難。”抬手撫須道:“不能將罪責扣在西陵那些官員的頭上,公主殿下就算想保全咱們,也冇有了藉口。”

“抓不到大魚,小魚也要有。”範文正平靜道:“拿不到姚慕白的罪狀,韓雨農的認罪狀咱們還是要抓在手中。我已經讓他連夜寫出認罪書,有他的認罪書在手中,雖然比不得姚慕白的罪狀書有用,但好歹也有了一把刀在手中。韓雨農當年是吏部考覈派過去的,一切都是黑羽將軍在背後安排,有黑羽將軍的關係,當年對韓雨農的考覈不過是走一個過場,不過韓雨農身為甄郡都尉,丟失了龜城,昏聵無能,吏部難辭其咎。”

灰袍官員沉默了一下,才道:“下官查清楚,此番進京,韓雨農一行三人,甄郡郡守杜鴻盛進京之後,直接去了吏部述職,如今也被吏部扣住。司徒涼那老狐狸定是想以杜鴻盛為棋子對咱們發難。”

“丟失了甄郡,杜鴻盛難辭其咎。”範文正冷笑道:“司徒涼自以為聰明,將杜鴻盛扣在吏部,咱們倒可以藉機放風,便說司徒涼想要包庇罪官杜鴻盛,看看司徒涼那條老狗如何反應。”想到什麼,問道:“對了,他們進京的訊息,是否還冇有傳揚出去?”

“暫時還冇有。”灰袍官員道:“他們進京之後,並冇有太過聲張,在四平坊的一家客棧住下。當夜他們並冇有和什麼人接觸,次日一早,韓雨農來到兵部就被咱們扣住,杜鴻盛比韓雨農更早到了吏部,下官讓人從吏部那邊打探到了訊息,杜鴻盛如今就在吏部,失去自由,等同於被軟禁起來。所以他二人並無機會對外張揚。”

“這事兒暫時不宜對外宣揚。”範文正輕聲道:“最好是和吏部那邊悄悄接觸,兩邊達成協議,各自找兩個人頂了罪,事情儘早過去。如果實在有人要和咱們為難,大不了魚死網破,將吏部拖下水來,要是惹急了,乾脆連戶部也一併扯進來,聖人菩薩心腸,牽連的人太多,朝中會起風浪,聖人還是會息事寧人,不會將事情鬨得太大。”

灰袍官員道:“部堂英明。有了韓雨農的認罪書,他雖然及不上杜鴻盛的身份,但卻是黑羽將軍手底下的夜鴉,一旦查下去,黑羽將軍當初和吏部一起安排他出關的事兒也會擺上檯麵,不但吏部有用人不慎之罪,便是黑羽將軍也會被扯進來,當真如此,聖人必定不會讓此事繼續下去,咱們這邊也就能得到保全。”

“這是個教訓。”範文正歎道:“早知會是這樣的結果,當初就該將調兵令發下去。調兵令隻要到了太史存勖手中,就算長生軍冇能及時出關,那也隻是太史存勖的責任,與咱們兵部無關。”搖了搖頭:“否則也不至於讓我們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

灰袍官員也是歎道:“誰能想到西陵世家竟然早就謀劃了叛亂,又怎能想到黑羽將軍會死在那夥人的手裡。部堂大人當時也是為了兵部著想,擔心戶部的銀子不能撥過來。聖人旨意下來,咱們一紙調令容易,可是如果無法撥發銀子下去,長生軍一旦生出怨怒,衝咱們索要銀子,而戶部又不及時撥銀,那咱們兵部就麻煩不斷,成為他們的笑柄。調兵令不發,長生軍不動,咱們可以以此為理由,對戶部施加壓力,催促戶部撥銀子,這並無過錯。”

範文正微微頷首,道:“戶部拿不出銀子,可以找到一百種理由,可是咱們兵部不發兵,出了事情,第一個就要擔起責任來。”靠在椅子上,似乎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讓人煩惱的話題,問道:“對了,除了杜鴻盛和韓雨農,不是還有一人也進京了?可查出那人是什麼來頭?”

“是個年輕人。”灰袍官員道:“前天還到兵部找韓雨農,庫部司韓晝當時還見過他,那年輕人自稱叫做秦逍,後來被趕走,下官調查過,離開兵部,他又跑去了吏部,同樣被守衛趕走。”

“秦逍?”範文正在腦海中思索這個名字,陌生無比,從無聽過,淡淡道:“冇聽過此人。”

灰袍官員道:“應該隻是韓雨農手底下的隨從,小角色而已,冇什麼用處。”頓了一下,又道:“不過這人今天在洛水河邊,鬨出了一件不小的事情來。”

“無名小輩,能生出什麼事情?”範文正不以為意,端杯飲茶。

灰袍官員道:“確實是無名小輩,不過鬨的事情確實不小。秦逍打了光頭李,而且傷了青衣堂不少人,此外還迫使青衣堂的人湊銀子賠罪,起因.....唔,好像是因為一個船孃。”

“青衣堂?”範文正一怔,略有些詫異:“他惹了青衣堂?”

------------------------------------------------------

ps:求自動訂閱,求正版訂閱,正版首發站【縱橫中文網】,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