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三五三章 協議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199714cff6ef75f5fd836dead757f3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夜色之中,天邊隱隱有雷鳴之聲。

這裡是極為偏僻的亂石崗,亂石崗不遠處,有一片樹林,在夜色之中,林中漆黑,即使膽子再大的獵人,也不敢在深更半夜走進這片樹林。

秦逍在林中。

除了秦逍,還有宇文承朝和三名突圍出來的夜鴉。

那夜幾人護著將軍的遺體衝到城門邊,雖然城門有數十名衛兵,但秦逍連殺數人之後,嚇破了其他人的膽,硬是被幾人打開城門,突圍而出。

廝殺的血跡還在身上,幾人臉上的汙血早就已經凝結。

將軍的遺體用黑布蓋著,幾人圍在將軍身邊,良久冇有聲音。

除夕夜之戰,可說是慘烈至極。

將軍被害,許多官員和夜鴉也都倒在血泊中。

而蘇長雨和胖魚等人在侯府血戰,生死如何,幾人一無所知。

他們整整跑了一天一夜,隻選擇荒僻之路,好在黃昏的時候又下了一場雪,倒是將幾人的馬蹄印掩蓋,並不擔心死翼騎兵循著馬蹄印追來。

而且溫不道當時既然冇有阻攔,至少短時間內,也不會派出死翼騎兵追殺。

幾人的情緒都是低落到極點,誰也不曾想到,在唐人最重要的除夕夜,竟然會發生此等事情。

五人都是靠在樹乾上,那晚血戰,耗費極大的體力,又連續騎馬跑了一天一夜,即使是秦逍,體內也已經到了極限。

“就葬在這裡吧。”許久之後,秦逍終於道。

一名夜鴉立刻反對:“不行,我們必須帶著將軍回關內。將軍被害,此等大事,必須要向朝廷稟明,而且朝廷需要給將軍隆重的葬禮。”

“現在葬禮隆不隆重,又有什麼意義?”秦逍淡淡道:“將軍畢生的夙願,就是保護西陵一方平安,如今他雖然走了,但我相信他還是希望自己留在西陵。”

夜鴉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終究冇有說出話來。

“等到西陵重歸大唐,我們會遷走將軍的遺體。”秦逍道:“可是現在我們隻能讓將軍在這裡安息。”看向宇文承朝,問道:“大公子,你是什麼意見?”

宇文承朝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頹廢。

他從前即使在最凶險的時候,也都保持著不屈的鬥誌,但此刻看上去卻是意誌消沉,眼中冇有任何光彩。

“你們決定。”宇文承朝終於道:“葬在這裡也好將軍即使離開,依然守衛著西陵的疆土。”撐著站起來,道:“將軍的遺體安全了,我也該走了,秦逍,這裡交給你了。”

“你要去哪裡?”

“回黑陽城。”宇文承朝眼中終於現出殺意:“樊子期還冇死,白靜齋還冇死,還有胡駝,還有大鵬,這些人都要死。”

秦逍冷笑道:“大公子是想一個人回去報仇?你能夠活到現在,已經是萬幸,你覺得你一個人能殺回黑陽城?”

“萬幸?”宇文承朝眼中顯出憤怒之色:“是我害死了將軍,我生不如死,你覺得我活下來很幸運?”

秦逍也站起身,看著宇文承朝道:“所以你想回黑陽城去送死?”抬手道:“大公子,你既然這麼想死,那就一路走好,樊子期應該正等著你往他的網裡鑽,你自投羅網,自然是死無葬身之地。”

宇文承朝聽得秦逍語氣之中帶著嘲諷,猛地衝上前,揪住秦逍衣領,怒道:“你說什麼?”

秦逍麵不改色,淡然道:“我讓你趕緊去送死,你聽不明白?”

宇文承朝目齜懼裂,卻終是鬆開手,轉身要走,聽得秦逍在身後道:“你要走可以,將軍送給你的虎翼刀,難道你也要拿去送給樊子期?”

宇文承朝身體一震。

“將軍命令過,無論在何種情況下,你都不得自儘,你現在去送死,與自儘有何區彆?”秦逍盯著宇文承朝寬闊的後背:“將軍送你虎翼刀,是希望你有朝一日能讓西陵重歸大唐,虎翼刀伴隨他半生,最終交給你,可見對你寄予厚望,他還囑咐過你,等西陵迴歸大唐之後,你這把刀還要還給他老人家。”聲音陡然變的冷厲起來:“你將將軍的話當作放屁嗎?”

宇文承朝身體晃了晃,拔出腰間虎翼刀,身體微顫,終是頹然地坐倒在地上。

“宇文家已經不複存在。”宇文承朝有氣無力道:“虎騎也定然被樊子期他們控製,我們要人無人,要錢無錢,如何收複西陵?”

秦逍走到宇文承朝身後,輕拍了一下他的肩頭,在他身邊坐下,輕聲道:“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可是我心中的大公子,從來不會因為任何挫折而意誌消沉。大公子,隻要我們還活著,就還有希望,不將西陵收回,不殺儘那幫人,我們都冇有資格死。”

宇文承朝扭過頭來,秦逍微微點頭,道:“還有長生軍,還有朝廷,還有......澹台懸夜,將軍被害,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你覺得朝廷會發兵西陵?”

“我不知道。”秦逍冷笑道:“可是大唐帝國的將軍被謀害,我們的皇帝陛下如果無動於衷,如何向大唐軍民交代?我聽說澹台懸夜深得皇帝器重,他與將軍是結拜兄弟,如今將軍被害,澹台懸夜難道無動於衷?隻要他能夠說服皇帝,調兵出關,我們就可以與樊子期一決雌雄,如果那時候戰死沙場,即使冇能殺死那夥人為將軍報仇,也不會太窩囊。”

宇文承朝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朝廷不會無動於衷。”握起拳頭,冷笑道:“將軍麾下的長生軍驍勇善戰,他們一定會請命出關,隻要朝廷調動長生軍,樊子期他們也就活不長了。”

秦逍臉色卻變得凝重起來,搖頭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你這是什麼意思?”宇文承朝疑惑道。

一名夜鴉也忍不住道:“隻要朝廷準許長生軍出關,定能為將軍報仇。”

“你們有所不知,崑崙關外,此時已經集結了數千精銳。”秦逍道:“他們是兀陀八部挑選出來的精銳,如今就駐紮在駐馬湖一帶,距離崑崙關不過三天路途。而且崑崙關的守軍已經叛國,他們封鎖關隘,並不讓兀陀騎兵集結的訊息傳入關內。”

宇文承朝和三名夜鴉都是臉色大變。

“兀陀人要攻打西陵?”宇文承朝下意識道:“他們真這麼快的動作?”

秦逍搖頭道:“區區幾千人就想攻打西陵,兀陀人還冇有那麼愚蠢。崑崙關守將叫做殷不破,大公子可認識?”

宇文承朝點頭道:“認識,他本就是西陵人,駐守崑崙關的幾百人,幾乎都是西陵人。”

“我從他口中知道,那批兀陀人並非意圖進犯西陵,而是受人雇傭。”秦逍眸中閃著寒光:“當時我並不知道是什麼人雇傭了他們,雖然知道西陵可能有什麼變故要發生,卻冇有想到會是樊子期那夥人作亂。現在看來,那支兀陀騎兵,應該就是樊子期這夥人所雇傭。”

宇文承朝隻覺得匪夷所思:“你是說,樊子期他們雇傭了兀陀騎兵?”

“如果我冇有猜錯,樊子期他們敢作亂,底氣就是來自兀陀。”秦逍緩緩道:“若非如此,他們又怎敢謀害將軍,讓西陵處於兩麵受敵的狀況?這夥人已經與兀陀有勾結。”

宇文承朝倒吸一口寒氣,握拳道:“他們瘋了,竟然要將西陵拱手送給兀陀人......!”

“不是。”秦逍搖頭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樊子期也未必真的是要將西陵拱手相讓。”

宇文承朝狐疑地看著秦逍,秦逍道:“如果樊子期真的投靠兀陀,任務是謀害將軍,得手後將西陵交給將軍,那麼在關外就不會隻有幾千兀陀騎兵。西陵三郡,土地遼闊,隻派出幾千人,根本不足以鎮守西陵。如果我是納律生哥,至少也會調動一兩萬人作為先鋒,隻等著將軍被害後,立刻入關,迅速控製西陵的局勢,此時宜早不宜遲,可是納律生哥並冇有這樣做,而且殷不破聲稱那些兀陀騎兵是被雇傭而來,甚至是八部騎兵,我相信殷不破所言恐怕不假,那些騎兵確實是被雇傭。”

“如果真的將西陵拱手相讓,也就不存在所謂的雇傭。”旁邊一名夜鴉皺眉道。

秦逍微微頷首,道:“所以我懷疑他們之間應該達成了某種協議,協議的具體內容,卻難以知曉。”

“他們雇傭兀陀騎兵的目的是什麼?”夜鴉問道:“他們騙將軍入城,趁機控製了都護軍,城中都是他們埋伏的人,人多勢眾,根本用不上兀陀人。而且兀陀人也確實冇有出現。”

“長生軍!”秦逍很肯定道:“我現在終於想明白,關外集結的兀陀騎兵,並非是為了對付將軍,而是為了對付長生軍。兀陀騎兵出現在關外,無人知曉,將軍遇害之後,一旦長生軍出關平亂,那支兀陀騎兵必然悄無聲息地進入西陵,爾後埋伏在西陵,以逸待勞,朝廷和長生軍並不知道兀陀騎兵已經進入西陵,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打長生軍一個措手不及。”

宇文承朝悚然道:“原來如此,那夥人不但要害死將軍,竟然還要伏擊長生軍,藉助兀陀人的力量將長生軍一網打儘,真是歹毒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