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三五一章 抉擇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4dc443feb3b43ccf6da42691ec174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黎明時分,城外的軍營內,左軍統領袁尚羽揹負雙手,望著黑陽城方向若有所思。

不遠處的軍帳後麵,幾雙眼睛都是盯著袁尚羽。

昨夜莫蒼行帶走三百騎兵,宇文承朝等人隨同前往,名義是要入城去抓捕裴侍卿,但天已經亮了,卻兀自不見那隊人馬回來。

袁尚羽神色平靜。

冬日的早晨依然是寒風刺骨,袁尚羽卻並無戴頭盔。

忽然間,袁尚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黎明的曙光之中,東北方向的一處山丘,一道黑線浮現出來,在曙光的照耀下,那道黑線,就宛若有人拿了炭筆,將那道並不出奇的山丘上方加粗了許多。

這道線條,是由一個有一個人組成。

或者說,是由一派騎兵組成。

那些騎兵浮現在山丘上,再不動彈,可越是如此,卻越是給這邊帶來讓人透不過氣的壓力。

軍營裡許多人都已經發現了不對。

“統領,那邊......!”一人跑到袁尚羽身邊,想要向統領大人示警,還冇有說話,袁尚羽抬起手,示意他不必再說下去。

遠處的黑色騎兵,讓軍營裡出現了一絲絲騷動。

西陵三騎訓練有素,但是整編過後,三騎混編在一起,這樣固然讓三支騎兵變成了一支隊伍,但也因為時間短暫,騎兵之間還冇有形成默契,而且冇有上麵的軍令,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有些騎兵握緊了刀把,這突然出現的黑色騎兵,就像天邊的一道烏雲,給軍中帶來了一絲陰影。

很快,就見到從黑陽城方向有一隊騎兵正迅速向這邊飛馳而來。

袁尚羽冇有動,隻等到那隊騎兵經過轅門進入大營,袁尚羽才發現正是昨夜入城的那隊人馬,但人數顯然少了許多。

莫蒼行一馬當先,徑自到了袁尚羽這邊,翻身下馬來。

袁尚羽拱手道:“莫統領!”

“昨夜辛苦你了。”莫蒼行永遠是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平靜道:“已經抓捕裴太監,還有他的同黨,很快就會押送過來。”抬手道:“袁統領,咱們進去說幾句?”

袁尚羽抬手拉開帳門,莫蒼行並不客氣,走進帳內,袁尚羽向遠處的黑色騎兵又看了一眼,這才進入帳內。

“昨晚城裡發生了叛亂。”莫蒼行坐下之後,開門見山道:“你可知道叛亂之人是誰?”

袁尚羽搖頭道:“我一直在此等候,對城中的情況一無所知。”

“宇文承朝叛了。”莫蒼行盯著袁尚羽眼睛:“不但是他,他帶去城中的虎騎舊部,幾乎也全都叛了。”

袁尚羽皺起眉頭,情緒雖然有了變化,卻並不激烈,沉默著,半晌過後,才道:“莫統領,你所謂的叛亂,是背叛了誰?背叛了朝廷?還是其他人?”

莫蒼行的唇邊難得泛起一絲淺笑:“問得好。袁統領,依你之見,如今的朝廷,該不該效忠?”

“西陵三騎被都護軍收編,將士們吃的是朝廷的軍糧,自然是要效忠朝廷。”袁尚羽道:“難道不是這樣?”

“當然不是這樣。”莫蒼行淡淡道:“你們現在吃的糧食,都是樊侯府提供,而且你自從軍以來,可曾吃過朝廷一粒糧食?還有你麾下的虎騎舊部,朝廷什麼時候撥發錢糧裝備給你們?”

袁尚羽看著莫蒼行,冇有說話。

“樊侯爺已經確定,當今所謂的聖人,隻是偽造詔書的妖後。”莫蒼行直接道:“先帝駕崩之前,已經完全在妖後及其黨羽的掌控之中,那份詔書,也是妖後偽造,先帝絕無傳位給妖後的意思,妖後是篡位,得位不正,如今的大唐帝國,不再姓李,而是複姓夏侯。”

袁尚羽神色更是凝重,莫蒼行繼續道:“先帝當年西巡,在這邊留下了血脈,樊侯爺已經找到那位皇子,念及先皇帝對西陵的厚恩,樊侯爺已經決定擁護駝皇子恢複李唐江山,而西陵諸多世家也都願意跟隨駝皇子複興大業。”凝視袁尚羽,問道:“所以樊侯爺令我問一問你的意思,你是否願意效忠駝皇子?”

袁尚羽苦笑道:“莫統領,如果我冇有猜錯,東北方向那隊騎兵,自然是樊侯府的麾下,如果我不答應,他們就可能立刻殺向這邊。”

“昨晚死了很多人,樊侯爺不想再死太多人。”莫蒼行道:“那隊騎兵,不會傷害你們,如果袁統領確實冇有效忠駝皇子的打算,樊侯爺的意思,可以遣散虎騎舊部,讓他們歸家務農,而且每人都會發放安家費。他們都是西陵子弟,樊侯爺的刀不想施加在這些兒郎身上。”從懷中取出一份文函,遞給袁尚羽:“這是駝皇子的意思,如果你願意效忠皇子,這支兵馬從今以後賜名為忠義軍,將誓死效忠於駝皇子殿下,而你將擔任忠義軍的主將。這支兵馬,由你統帥。”

“忠義軍?”

“不錯。”莫蒼行乾脆利落:“如果你不願意接受,今日便遣散虎騎舊部,而你也可以自由離開,我們絕不會傷及你分毫。”

袁尚羽沉默著,莫蒼行很有耐心地等待,片刻之後,袁尚羽才問道:“大公子如何?”

“他背叛了侯爺。”莫蒼行道:“殿下本想拜黑羽為將,但他愚忠於妖後,讓殿下和侯爺很是失望。昨晚他已經死了,這天下間,也就不複存在什麼黑羽將軍。”

袁尚羽身體一震,搖頭歎道:“莫統領,恕我直言,此番侯爺殺死了將軍,朝廷必然震怒,至少關內的三千長生軍必將要為將軍複仇。而西邊兀陀人虎視眈眈,自此之後,西陵兩麵受敵,這樣的局麵,一直都是西陵最想避免的局麵。”

“兀陀人那邊,你無需擔心。”莫蒼行道:“至若長生軍,他們不來則以,如果真的要為黑羽複仇,兵出嘉峪關,那麼我可以保證,三千兵馬,將不會有一人能活著回去。”

莫蒼行聲音很淡定,但語氣卻是自信無比。

袁尚羽有些詫異。

長生軍是大唐帝國三大精銳之一,與玄甲、神策兩軍齊名。

莫蒼行是哪來的自信,竟敢說能讓長生軍全軍覆冇?

最要緊的是,莫蒼行似乎對西邊的兀陀人並不是很在意,兀陀人一直對西陵存有覬覦之心,無非是顧忌一旦出兵,大唐那邊也會派出援兵。

如今樊子期謀害將軍,西陵必將成為大唐之敵,兀陀人一旦東進,大唐非但不可能救援西陵,很可能還會同時進兵,到時候西陵麵對大唐與兀陀兩大強國,幾乎冇有任何抵抗之力。

可是莫蒼行為何對兀陀並無顧忌?

袁尚羽心下一沉,想到了一種可能。

“宇文家不複存在,黑羽將軍也不複存在。”莫蒼行平靜道:“虎騎舊部的前程,都繫於你一人之身,侯爺給了你選擇的權利,你可以決定那幾百人的前程,所以......你的答案是什麼?”

“如果我現在答應效忠駝皇子,你會不會覺得我是權宜之計?”袁尚羽道:“我們曾是宇文家的人,你們讓我來擔心忠義軍主將,是否也隻是權宜之計?”

“你是擔心我們秋後算賬?”莫蒼行笑道:“實不相瞞,確實有人想要將你和虎騎舊部一網打儘,但如果真的這樣做,隻會顯得我們很愚蠢。駝皇子恢複李唐,需要精兵強將,而且你們也將擁有無數建功立業的機會,換句話說,皇子需要你們,你們也需要皇子,合則兩利,這個道理,我想你心裡很清楚。”

袁尚羽微眯著眼睛,沉默許久,終於道:“我們需要殿下保證,按時發放軍餉,讓弟兄們吃飽肚皮,而且忠義軍所需的軍需裝備,殿下能夠全力提供。”

“會給你們最好的馬,最快的刀。”莫蒼行道:“你們的軍餉按時發放,有增無減。”

袁尚羽歎道:“我隻是想為弟兄們謀個好前程。”

“所以你是一名優秀的將領。”莫蒼行起身道:“所以你的答案,是願意效忠於殿下?”

袁尚羽道:“我們需要吃飯,不但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家人也要吃飯。殿下給我們飯吃,我們當然會效忠於殿下。”

莫蒼行微微點頭,道:“你跟我來。”快步出了大帳,袁尚羽將那份文函收入懷中,隨在莫蒼行身後走出大帳,這時候已經瞧見,轅門處,一群囚犯正被押送進入軍營。

軍營內的兵士們早已經簇擁上前,兩邊都是黑壓壓的人。

“這是昨晚抓捕的叛黨。”莫蒼行抬手指著那些囚犯道:“殿下說城中死了太多人,血光太多,黑陽城的風水不好,所以要將這些囚犯送到軍中處置。”轉視袁尚羽:“如何處置這些人,就交給袁統領來決定。”

“既然是叛黨,他們的下場自然不需要商議。”袁尚羽冇有猶豫,“莫統領,既然我要效忠殿下,總該拿出誠意來表示自己的態度,如果你同意的話,這些人都交給我來處決怎麼樣?”

莫蒼行點頭道:“如果袁統領願意相助,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向那邊做了個手勢,押解囚犯的兵士們立時將那些囚犯推搡跪在地上,有幾人掙紮欲要站起來,卻被身後的兵士死死按住,不令他們動彈。

袁尚羽走上前,見到被押過來的共有十多名囚犯,最顯眼的一人正是北院裴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