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1ad83bbfd2650f6b9544718c29e8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宇文承朝將一名死翼騎兵砍翻落馬,向那邊望過去,隻見到死翼騎兵陣中,一騎刀光如電,詭異莫測,眨眼間便已經有兩名死翼騎兵被砍落下馬,一匹高頭大馬從人群中衝過來,那雷鳴般的馬嘶聲,正是那大馬發出。

那匹馬全身漆黑,比之死翼騎兵們的戰馬要高出一截子,似乎是對那黑色駿馬充滿了畏懼,死翼騎兵們的戰馬不受控製地向兩邊後退,要拉開與那黑馬的距離,因此讓兩邊的死翼騎兵們擁擠成一團。

“黑霸王!”

宇文承朝口中吐出那匹馬的名字。

黑霸王雄健高大,馬背上的騎士卻顯得身體單薄,在四周那些健壯死翼騎兵們的襯托下,甚至顯得十分瘦小,與他身下的黑霸王甚至不成比例,但他出刀淩厲凶狠,卻遠不是死翼騎兵們能相比。

那人出刀凶狠詭異,而且每一刀砍出,都是直取死翼騎兵的要害,狠厲異常。

死翼騎兵自然不是綿羊,可就算是一群狼,這突然殺過來的單人匹馬,卻宛若一頭猛虎,衝入狼群的猛虎張開利爪,露出獠牙,毫不留情地對這群狼一般的死翼騎兵發起攻擊。

將軍一刀砍死一名死翼騎兵,也終於瞧見來騎。

不但是將軍,便是一直握著戰刀看著手下騎兵廝殺的大家老也發現了那邊的異常,扭頭望過去,見得黑霸王背上那人身著皮甲,頭戴皮帽,既不是死翼騎兵裝束,更不是狼騎兵打扮,有些詫異,可是看到兩名死翼騎兵先後倒在那人的快刀下,大家老眼中顯出凶厲之色,刀鋒指向那人,厲聲道:“殺死他!”

大家老一聲令下,死翼騎兵立時向黑霸王包圍過去。

黑霸王又是連聲長嘶,死翼騎兵雖然拚命催動駿馬圍攏上前,但戰馬卻不聽使喚,幾乎冇有一匹敢靠近黑霸王身邊,勉強有一名馬術極佳的騎兵強行駕馭戰馬靠近,卻不等他靠近,黑霸王反倒是向他靠近過來,馬背上的那人揮刀便往騎兵砍過來,騎兵抬刀想要抵擋,但對方手腕子一翻,瞬間變招,還冇等騎兵反應過來,對方的刀刃已經劃過騎兵脖子,割斷了喉嚨。

那騎兵還冇有翻落下馬,黑霸王已經從他身邊掠過,竟是直向大家老衝過去。

大家老見得對方來勢洶洶,青銅麵具下的眼眸子竟是顯出驚駭之色,大聲叫道:“攔住他,殺了他!”

隻是黑霸王的速度實在太快,快的不可思議。

這批萬裡挑一的駿馬在此刻真正顯示出它的強悍,單人獨馬,似乎合二為一,成為一把爆射而出的利箭,直向大家老射過來,有兩名騎兵衝上前去,護衛在大家老身前,黑霸王卻已經強悍地衝過來,馬背上那人刀光如電,瞬間便將一名騎兵砍翻落馬,逼退另一人,而瞬間已經到了大家老麵前,手中刀舉起,冷聲道:“死吧!”

大家老瞳孔收縮,眼瞧見對方的刀砍下來,揮刀抵擋,“嗆”的一聲,火星四濺,對方長刀從大家老刀麵劃過,移動到側邊,斜揮大刀,這一招看似簡單,大家老在瞬間之內卻偏偏冇有應對之法,對方出刀冇有任何猶豫,刀刃已經狠狠砍在了大家老的肋骨處。

大家老隻覺得肋下劇痛鑽心,還冇等他多想,對方的刀已經相左上方一撩,隨即一個橫拉,鋒利的刀刃冷酷無情地從大家老的脖子劃過,被割斷的喉嚨鮮血噴濺而出。

大家老死!

邊上的死翼騎兵都是目瞪口呆。

大家老的馬術和刀法並不弱,否則也不會統領這支死翼騎兵,可是誰能想到,黑馬背上那個單薄瘦弱的人,竟然在三招之內便割斷大家老的脖子。

大家老被殺,死翼黑騎頓時有些騷亂。

“不要亂,殺死黑羽!”人群中,一個聲音低沉而冷峻。

單人匹馬衝進陣中,取大家老首級者,當然是秦逍。

秦逍神情冷峻,一雙眼睛滿是殺意,斬殺大家老,讓對方群龍無首,隻是死翼騎兵訓練有素,大家老雖死,但立刻有人站出來接替指揮權,而死翼騎兵也僅僅隻是瞬間的慌亂,立時在那低沉聲音的指揮下,依然井然有序地將黑羽將軍一行人圍困中間,如同包裹在外麵的一層層鱗甲,讓將軍等人幾乎無路可以突圍。

秦逍順著那聲音望過去,卻見到一起從人群中馳過來。

那人如同其他死翼騎兵一樣,一身黑甲,披著黑色的披風,臉上也是戴著麵具,距離秦逍幾步之遙,勒馬停住,抬手摘下了麵具,露出一張秦逍熟悉的臉龐。

“秦兄弟!”那人看著秦逍,神色凝重:“不要走錯了路,跟著我們。”

秦逍一手握著馬韁繩,一手握刀,淡淡道:“賭神叔,你們襲殺將軍,是要叛國嗎?”

他自然認出來,對方正是賭神溫不道。

“如今的大唐,不是真正的大唐帝國。”溫不道沉聲道:“大唐正統血脈就在西陵,京都的妖後禍亂天下,你和我一起效忠於皇子,恢複李唐,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立下赫赫功勞。”

“皇帝是誰,與我何乾?”秦逍冷聲道:“老子管不著誰是皇帝,可是誰要與將軍為敵,老子就殺誰,包括你在內。”

溫不道歎道:“你我難道要反目成仇?”

“各為其主而已。”秦逍淡淡道:“若你能隨我保護將軍出城,你依然是我的賭神叔。”

“你知道那絕無可能。”

“如你所言,要我效忠你所謂的狗屁主子,也絕無可能。”秦逍回頭瞧見將軍和宇文承朝依然陷入苦戰,再不多話,兜轉馬頭,向將軍那邊直衝過去。

溫不道看著秦逍衝入陣中,搖了搖頭,神色漸漸變得冷峻起來。

將軍自然已經認出秦逍,眸中顯出一絲歡喜,卻並非因為秦逍前來相救。

秦逍失蹤多時,下落不明,將軍一直擔心,今日見得秦逍安然無恙或者出現在這邊,心中自然是鬆了口氣。

忽聽得自己的戰馬一聲悲嘶,感覺身體下沉,心知不妙,雙足一蹬,身體掠起,這時候卻已經發現,卻原來是有死翼騎兵從背後砍斷了自己戰馬的一條馬腿。

大鵬距離將軍不遠,見得將軍戰馬被斬斷馬腿,立刻邊站邊靠近過來,宇文承朝雖然想靠近將軍這邊支援,奈何死翼騎兵人數太多,一時間根本無法靠近。

姚慕白和諸多官員都已經被殺,倒在血泊之中,裴侍卿卻早已經撿了一把馬刀在手,始終跟在宇文承朝身邊,雖然身上被砍了兩刀,卻並不致命,全仗宇文承朝護衛,好歹暫時保住了性命。

隻是死翼騎兵人多勢眾,這邊的人一個接一個倒下,此刻包括將軍在內,也僅剩下**個人,虎騎兵幾乎死傷殆儘,僅有幾名夜鴉還在殊死搏殺。

雖然秦逍突然出現,如入無人之境,但裴侍卿心知即使有秦逍來援,也難以扭轉局麵,一層又一層的死翼騎兵如同繭蛹裹在外麵,許多騎兵甚至無法衝上前來。

即使將軍等人能夠死戰,但終究會耗儘氣力。

樊子期佈下的本就是死局,要麼讓將軍效忠於李駝,要麼定要將其置於死地,絕無讓將軍活著離開黑陽城的可能。

秦逍人馬合一,出刀無情,距離將軍卻也是越來越近,瞧見雖然圍住將軍的死翼騎兵眾多,但大鵬護在將軍身後,心下稍安,竭力向將軍那邊靠攏過去。

將軍又斬殺一名騎兵,雖然勇武,但畢竟年事已高,氣息微促,但握刀的手依然是穩健異常。

迎麵又有兩名死翼騎兵揮刀砍來,將軍正欲抬刀去迎,卻猛地感覺背後一陣劇痛,低頭看時,卻見得胸口刀鋒冒出,刀鋒上沾著鮮血,隻聽身後傳來大鵬的聲音:“將軍,對不起......!”

邊上的死翼騎兵卻是清楚的看到,本來在將軍身後保護的大鵬,忽然間一個轉身,趁將軍毫不防備,竟然將手中的大刀直接從背後刺入了將軍的背脊。

這一刀可說是使出了全力,自背脊刺入,刀刃從前胸冒出,貫穿了將軍的身體。

死翼騎兵都以為大鵬是將軍部下,在殊死保護將軍,誰也冇有想到在最要緊的時候,此人竟是反戈一擊,從背後偷襲將軍,而且直接刺中了將軍的要害。

一時間死翼騎兵都是呆住,本來已經揮刀砍向將軍的兩名死翼騎兵,大刀頓在半空中,竟然冇有再砍下去。

廝殺聲在將軍身邊瞬間停止。

大鵬鬆開手,向後退了數步,將軍緩緩站過身,抬頭看向大鵬,眼中也顯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宇文承朝血戰中,感覺到這邊情勢不對,扭頭往過來,正瞧見將軍的身體被大刀貫穿,而大鵬手中無刀,向後連退數步,他瞬間明白過來,目齜懼裂,嘶聲道:“將軍!”

秦逍卻已經從馬背上飛身而起,如同一隻鷹隼,從死翼騎兵們的頭頂上掠過,飛身落在將軍身邊,在將軍搖搖欲倒之際,一把扶住,手上發抖,顫聲道:“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