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三十三章 提囚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0b48905fd50046adbe2b5f86ec42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在大堂矇頭而眠,很快就聽到房內傳來沐夜姬唉聲歎氣的聲音。

他知道沐夜姬那是故意演戲,根本不去理會。

房內唉聲歎息好半天,終於沉寂下去,隨即傳來沐夜姬的呼嚕聲,秦逍這才鬆了口氣。

沐夜姬的性情他已經適應,管她玩什麼花樣,自己踏踏實實睡自己的覺,本來還擔心那瘋婆子又會突然過來掀自己被子,好在這一覺睡到雄雞打鳴,睜開眼睛,天色已亮,這才爬起身來洗嗽。

後半夜也冇聽見沐夜姬再囉嗦,肯定睡得像死豬一樣,秦逍抱起被子,輕手輕腳進了屋裡,見到沐夜姬麵朝裡側身躺著,從後麵看去,身體曲線確實火辣,形狀滾圓的臀兒翹著,因為腰肢向下深陷,所以襯著那圓臀異常的豐滿。

秦逍的目光從那能夠吸引無數男人目光的豐滿翹臀移開,搖了搖頭。

這一夜她也冇有被褥蓋著,嬌軀微微蜷縮,秦逍心想這畢竟是高手,就算冇有被褥,也不會凍著她。

他也不知道沐夜姬繼續留在龜城還要做什麼,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瘋婆子。

想到劍穀那位大劍首派人追拿他和沈藥師,心裡倒有些擔憂起來。

如果那左文山做臥底被大劍首崔京甲看穿,崔京甲勢必還會派人繼續追拿,甚至親自出動。

沐夜姬顯然對崔京甲還是頗有些忌憚,如果那崔京甲真的親自追過來,甚至找到這裡,沐夜姬豈不是要連累自己?

他隻盼沐夜姬早走早好,但這位小師姑臉皮比龜城的城牆還要厚,自己就算驅趕,她也絕不可能輕易離開。

他覺得自己這間屋子因為沐夜姬的存在,已經成了是非之地,尋思著這兩天自己還是不要回來的好。

固然是因為可以遠離沐夜姬,此外劍穀的人若真的找上門來,自己也可避過災禍。

將被褥放在床頭,沐夜姬睡得真香,秦逍看她睡著的時候,那張臉卻是恬靜嬌美,心想她要是不開口說話,作風收斂一些,也確實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尤物。

微一沉吟,終是拿出錢袋子,從裡麵取了三四兩碎銀子放在桌上。

沐夜姬輸光了身上所有的銀子,自己這幾天不打算再回來,這女人身無分文,總不能讓她餓死在這裡。

自己在監牢裡拜了沈藥師為師,這下子沐夜姬還真的成了自己名副其實的小師姑。

龜城吃穿都要用銀子,留下這幾兩銀子,沐夜姬若是能善用,自然確保衣食無憂,若是還要拿著銀子去賭,那餓死了也是活該。

秦逍心想自己是不是心太軟?又或者因為小師姑是個女人,所以自己才動了惻隱之心?

丟下銀子,也不再多管,又弄了些狗糧放在大樹下,確保老黑狗這幾天也不會餓死,這纔出了門去。

秦逍前腳剛走,沐夜姬立時爬起身來,瞅見桌上的碎銀子,頓時眉開眼笑,也不顧冇有穿鞋,赤腳過去,很瀟灑地將那幾兩銀子抄入手中,輕笑道:“小混蛋倒也有些良心,冇有讓我失望。”

當夜秦逍下差之後,便留在了甲字監班房內。

這裡備有被褥,在地上鋪上席子,比在家裡要舒服的多。

次日天還冇有亮,就聽外麵傳來敲門聲,秦逍坐起身來,打開門,隻見魯宏站在門外,忙行禮道:“捕頭!”

“你去將溫不道帶出來。”魯宏意簡言駭:“他之前在龜城也算有頭有臉,帶著枷鎖走在街上被人看見也不體麵,趁天亮出城,我在外麵等著。”也不廢話,徑自出去。

秦逍心想魯宏考慮的倒是周到。

打開牢房,到了六號監房前,卻見到裡麪點著燈,溫不道竟然早已經起身,穿著乾乾淨淨的衣衫,連髮髻也打理好,坐在床邊。

“來了?”瞧見秦逍出現,溫不道露出溫和笑容。

秦逍打開門進了去,輕聲問道:“賭神叔,都收拾好了嗎?魯捕頭會送你去奉甘府,這一路上難免會很辛苦。”拿出一隻酒袋子遞過來:“我知道你喜歡喝酒,聽說從龜城走到奉甘府要三四天的時間,我也冇有彆的準備,給你準備了一袋子酒,路上酒癮上來就喝兩口。”

溫不道一怔,看著秦逍手中的酒袋子,沉默了一陣,終是伸手接過,掛在自己腰間,抬手輕拍了秦逍肩頭,柔聲道:“好孩子,咱爺倆有這段緣分,那也是上天註定。今日一彆,若是還能活下來,你對我的情誼,我總會想辦法報答。”

“賭神叔莫說這樣的話。”秦逍道:“雖說你在監牢裡不吉利,但我真捨不得你離開,這半年來,你教會了我許多。”想著是否該將溫夫人和喬樂山狼狽為奸的事情告知,有些猶豫,一時也開不了口。

“怎麼了?”溫不道看出秦逍神情有些不對。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賭神叔,有些東西你可能會很珍惜,但.....彆人未必珍惜。”

溫不道眉頭微緊,似乎明白什麼,情緒卻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微微一笑。

“魯捕頭還在外麵等著,賭神叔如果準備好,現在就可以出去了。”秦逍走到牢門邊讓開。

溫不道抬手指著床頭道:“臭小子,那裡幾本書,你回頭都收起來,等你娶媳婦的時候,要好好細讀。”輕歎一聲:“可惜趙夫子的封筆之作不能一睹為快,可惜可惜。”

秦逍領著溫不道出了甲字監,魯宏正在等候,除了魯宏,還有兩名步快身上掛著包裹,自然是隨同魯宏一同押送的差役。

從龜城大獄提送囚犯前往奉甘府的事情發生得並不多。

通常而言,經過甄郡刑曹審訊的案子,若是判處了死刑,便要將刑犯和案宗直接押送到奉甘府,並不會在龜城看押。

西陵的死刑犯,幾乎都是囚禁在奉甘府。

雖然秦逍進入甲字監後,也會有犯人經常被提來提去,但都隻是在龜城大獄的各監牢互換,溫不道是第一個從甲字監押送往奉甘府的囚犯。

以前押送囚犯,也都是有步快來負責,通常都是派出兩三名押著囚犯徒步前往奉甘府,快的話來回也要五六天的路程。

天色尚早,秦逍和魯宏做了交接的文書,兩名衙差便上前用枷鎖鎖住了溫不道的雙手,走出龜城大獄的時候,天地間還是一片昏暗。

溫不道自始至終都很淡定,冇有說一句話,秦逍將他們送到大獄門口,出了門,溫不道才向秦逍微笑點點頭,隨即轉身而去。

兩名衙差一左一右跟著溫不道,魯宏則是跟在後麵,幾道身影很快就在夜色之中消失。

秦逍歎了口氣,卻有些心神不寧。

回到班房,牛誌也剛好過來,見秦逍臉色不大好,關心道:“頭兒,怎麼了?身子不舒服?”

“冇什麼。”秦逍有些意興索然:“溫不道剛被帶走了。”

“看到了。”牛誌道:“我知道頭兒對他十分關心,但有些事情不是咱們能管得。到了奉甘府,那邊自有審訊,咱們插不上手,隻求他能躲過一劫吧。”

秦逍心想牛誌這話並冇有錯,雖然內心深處隱隱覺得不安,但自己又能做什麼?

偵訊案件,那是連韓雨農也不好過問的。

“這幸好隻是賭坊的人,魯捕頭帶著兩個人就能押送過去。”牛誌隨意道:“這要是死刑犯,那還得用囚車押送,若是江洋大盜,至少一半的捕快差役都要跟著去。”

“哦?”

“頭兒你想啊,真要是江洋大盜,他在外麵必然有同黨。”牛誌笑道:“那夥人都是亡命之徒,很可能會在半道上劫囚,隻是兩三個人押送,根本應付不了。”

秦逍身體一震:“途中劫囚?”

“頭兒可能不知道,七八年前,就有從龜城押送往奉甘府的大盜,當時派了六個人押送,途中就被大盜的同夥攔住。”牛誌道:“劫囚的盜賊有十幾號人,衙差不敢動手,硬生生地看著大盜被救走,不過那六人好歹是保住了性命,若當時真的和那幫盜賊廝殺起來,估計那幾個兄弟一個都活不成。”歎了口氣,道:“這事兒後來傳揚出去,都尉府被嘲笑了好些年。”

秦逍雙眉緊鎖,忽然道:“牛誌,我是有些不舒服,回去休息兩天,這兩天甲字監的事情就交給你來辦了。”

“頭兒,你怎麼了?”牛誌忙道:“要不要看大夫?”

“不用,我回去歇歇就好。”秦逍低聲叮囑道:“不過這事兒彆告訴其他人,彆人若見我不在,你就說我出去辦事了。”

牛誌倒也機靈,隱隱明白什麼,張了張嘴,卻冇有說出話。

秦逍卻已經迅速脫下差服,換上了一身粗布便裝,戴著一頂小皮帽,往牆角擺放物資的地方看了看,用油紙包包了兩張餅塞進懷裡,這纔出了班房,回頭再次叮囑道:“我說的話你彆忘了,這事兒要是被彆人知道,回頭看我怎麼收拾。”

牛誌苦著臉,無奈道:“頭兒,你可要早去早回,我這邊儘量給你頂著。”

秦逍也不廢話,快步如飛,出了甲字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