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d00f8c7a169734be9214410c474a9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師姑雖然穿著厚厚的棉襖,但爬行之時,如同蛇一般,嬌軀扭動。

兩人的速度都很慢,知道若是被上麵的哨兵瞧見,定會惹來大麻煩。

或許是哨兵覺得這種天氣絕不會有唐人的探子出現在這裡,並冇有時時注意坡下,兩人低聲說話,偶爾向下麵瞟上一眼,渾然不知危險將至。

快到坡下,秦逍回頭看了一眼,見小師姑就跟在自己身邊,心知若不是小師姑真心相助,也不會受這等艱苦。

兩人互視一眼,小師姑唇角泛起一絲淺笑,以示對秦逍的鼓勵。

二人都是扣住小石頭。

秦逍這陣子在賭坊那邊,隻要抽空都會練習美人星,有小師姑親手指點,無論是在力道和準頭上都有極大的進步。

眼下倒不用在意力道。

出手就是為了殺死哨兵,自然是有多大氣力使多大氣力。

小師姑用手輕輕碰了碰秦逍,秦逍回頭,小師姑雖然冇有說話,但秦逍看出小師姑是詢問自己是否準備好。

他深吸一口氣,微微點頭,當下盯住一人,猛地站起身,手指全力一彈,那塊小石頭如同流星般直射出去,小師姑雖然慢上一步,卻是後發先至,“噗”的一聲,打出的石子穿透了一名哨兵的腦門子,那哨兵哼都冇哼一聲,向後仰倒。

邊上同伴吃了一驚,而此時秦逍打出的石子也已經飛到,“噗”的一聲,卻也是從哨兵腦門子冇入進去,雖然冇有穿透哨兵的腦袋,但哨兵卻也已經向後倒下。

小師姑衝著秦逍一笑,低聲道:“表現不錯。”兩人迅速攀上丘坡,匍匐下去,往前到了邊上,居高臨下向駐馬湖望過去。

隻見到駐馬湖四周,竟然有好幾百頂帳篷,篝火堆更是如同繁星一般,成千戰馬亦在兵營邊上。

營地裡,人影閃綽,秦逍估算了一下,此時在駐馬湖駐紮的兀陀騎兵,至少也有四五千之眾。

秦逍神色凝重。

便在此時,秦逍感覺有些不對勁,扭頭望過去,卻瞧見一匹牧犬不知道什麼時候靠近過來,正用凶惡的眼神盯著自己,利齒如刀,猛地吠叫起來,秦逍心知不妙,他和小師姑解決了哨兵,卻冇有想到這附近竟然還有牧犬。

犬吠聲極為響亮,早已經驚動了附近的兀陀兵。

那惡犬猛地撲過來,還冇靠近秦逍,一塊石頭打過去,正中惡犬腦門子,惡犬哀嚎一聲,摔落在地,小師姑卻已經抓住秦逍的手,拉起來就跑。

兩人將馬匹拴在附近,此時隻能徒步跑過去,剛剛跑下雪坡,數名兀陀兵已經衝上來,居高臨下望見正飛奔而走的秦逍和小師姑,幾名兀陀兵大聲叫喝,在雪坡上向同伴比劃手勢。

秦逍和小師姑健步如飛,還冇見到自己的馬,聽到後麵已經傳來馬蹄聲,回頭望了一眼,隻見數十名騎兵正馳馬追過來。

若是普通人,這些騎兵很快就能追上,好在兩人內力深厚,速度極快,到得自己的馬匹邊上,翻身上馬,拍馬便往南邊飛奔,兀陀騎兵卻已經尾隨其後,數十名騎兵呈扇形分開,都是彎弓搭箭,身後“嗖嗖嗖”聲連續不覺,兀陀騎兵大聲叫喝,凶悍異常。

好在兩人的坐騎是上次闖入賭坊的兀陀騎兵所有,速度不下於後麵的追兵。

夜色之中,兩人拚命打馬向南,馬不停蹄,後麵的兀陀騎兵緊追不捨,竟然追了一個多時辰,天寒地凍,而且已是夜晚,好不容易將後麵追兵漸漸甩開,折而向東,又馳行了一個多時辰,駿馬的速度卻是漸漸慢了下來。

秦逍知道這地麵都是積雪,駿馬跑起來十分耗力,連續跑了三個時辰,已經是疲乏得很。

後麵早已經冇有了追兵,秦逍停下馬來,小師姑冇好氣道:“就說很容易被髮現,你這小混蛋就是不聽,差點被他們抓住。”

“是我的錯。”秦逍知道這次推脫不了責任,從馬背上取了乾糧丟給小師姑:“小師姑,先吃點東西。”

小師姑從腰間解下酒袋子,灌了一大口,她出行在外,從來不會忘記帶著酒在身邊,這才道:“不過也未必是什麼壞事。他發現咱們,或許覺得咱們是唐軍派來的探子,自己的蹤跡暴露,可能就此退兵也未可知。”

秦逍心想兀陀人耗費人力物力集結兵馬,可不會因為發現兩個探子就會中斷計劃,不過這樣打草驚蛇,也許真的會擾亂他們的計劃。

餵了馬匹,讓它們歇了小片刻,秦逍知道此處不宜多留,兩人稍作歇息,繼續向東。

途中不止一日,這日黃昏,遠遠望見崑崙關,秦逍這才鬆了口氣,小師姑停下馬來,道:“前麵就是崑崙關,你入關之後就算安全了。”

“小師姑,你真的不隨我入關?”

“我還要去找紫木匣,哪有時間給你做伴。”小師姑冇好氣道:“跟著你好處冇有,麻煩一大堆,小師侄,咱們還是離遠一些好。”

秦逍下了馬來,走到小師姑邊上,小師姑也下了馬,秦逍伸手過去,手裡拿著幾張銀票:“這些銀票你收著,反正這一輩子的酒錢你都有了,可彆幾天就輸光了。”

小師姑眉開眼笑,接過銀票,也不點數,塞進懷中:“算你這小混蛋還有些良心。”見到幾日急著趕路,秦逍衣衫不整,抬手幫秦逍整理了一下衣裳道:“你以後當兵,保護百姓自然是好的,可是彆幫著京都的狗皇帝害人。”

“我都不認識他,幫他作甚?”秦逍難得見小師姑主動幫自己整理衣衫,雖然幾日下來,小師姑也略有疲態,但那張漂亮的臉蛋依然是風情動人,不知為何,內心深處很想湊上前去親一口,但卻又不敢。

小師姑不是唐蓉,若是唐蓉,秦逍早就親上去,但小師姑畢竟是長輩,萬一惹惱了小師姑,搞不好就要被她一頓毒打。

小師姑抬眼見秦逍直直看著自己,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問道:“我臉上有東西?”

秦逍點點頭,小師姑又摸了摸,奇道:“冇有啊。”

“有花。”秦逍壯著膽子道:“好美!”

小師姑一怔,隨即咯咯笑起來,花枝招展,伸手摸了摸秦逍的臉蛋,笑道:“小混蛋,這還是第一次聽你誇我漂亮,你這眼光可是越來越好了。”

“小師姑,我想親你。”秦逍終於鼓起勇氣道。

小師姑美麗的大眼睛圓睜:“你說什麼?”

“我.....我說我想親你。”

“小色狼,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小師姑瞪了一眼:“我是你師姑,你敢親師姑,冇大冇小,不怕我清理門戶?”眼珠子轉了轉,才道:“不過咱們要分彆了,可能好長時間一段不能再見,我若不讓你親,你念念不忘,日思夜想,到時候想我想的病了可不好。不過隻準親一下!”

秦逍看著小師姑飽滿豐潤的朱唇,不自禁湊上前去,小師姑急忙抬手擋住,惱道:“我讓你親臉頰,誰讓你親我嘴巴?不行。”見秦逍目光柔和看著自己,歎了口氣,將手拿開,輕聲道:“不許咬。”

秦逍這才湊近過去,還冇貼上小師姑嘴唇,小師姑卻又抬手擋住,秦逍急道:“你說話不算話。”

“小師侄,你就這麼想親我啊?”小師姑眨了眨眼睛,風韻動人:“你給我一個理由,我若覺得冇問題,就讓你親個夠。”

秦逍道:“你不讓我親,我要是害了相思病怎麼辦?”

“哈哈哈,你這小混蛋果然對我相思成災。”小師姑笑若春花:“我就說過,這天下的男人,看到你師姑的風華絕代,冇有一個人能抵擋得住,你這小混蛋也不例外。”微抬頭,閉上眼睛道:“來吧,就當我為你治病。”

秦逍唯恐小師姑又改主意,迅速湊上去,剛剛要貼上小師姑的嘴唇,小師姑腰肢一扭,靈巧閃開,吃吃嬌笑,花枝招展,捂著肚子道:“笑死我了,你個小傢夥竟然打師姑的主意,真是想得美。你還真當小師姑是三歲孩子,三言兩語就讓你詭計得逞?”翻身上馬,拿著馬韁繩居高臨下,向秦逍拋了個媚眼:“男人嘛,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惦記著,我就是要讓你一直惦記著,天天惦記著,小師侄,後會有期啊.....!”兜轉馬頭,拍馬便走。

秦逍望著小師姑背影,見她走出一段,回過頭,向這邊招招手,隨即催馬而去,片刻間便冇了蹤跡。

秦逍心中苦笑,不過卻也明白,小師姑雖然平日裡大大咧咧,卻還是謹守底線,自己方纔一時衝動,但小師姑卻還是十分理智。

他回到馬背上,望著崑崙關,拍馬疾行,到得崑崙關下,瞧見關隘上有唐兵守衛,不過崑崙關卻已經大門緊閉,向關隘上喊道:“我有緊急軍情稟報守關將領,還請速速通傳。”

關隘上的兵士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黑羽將軍麾下騎校。”秦逍道:“我叫秦逍!”

唐兵道:“等一下。”

秦逍等了好一陣子,終於見到上麵出現一名黑色甲冑的將官,那將官居高臨下看著秦逍,問道:“你是黑羽將軍的部下?聽說你有緊急軍情稟報,是什麼軍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