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1b069bfc28eb223bc7fd4f7fecb4b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老傢夥.....不是,我師父知道不是崔京甲的對手,所以逃出了劍穀?”秦逍恍然大悟,難怪那老乞丐東躲西藏,甚至躲到甲字監裡逍遙。

崔京甲便是再聰明,也不可能想到老乞丐隱藏在監牢之中。

小師姑道:“老王八蛋不思進取,是崔京甲手下敗將,隻能逃走。不過老傢夥彆的優點冇有,但還冇有糊塗透頂,知道崔京甲不會善罷甘休,所以他暗中找到我,要我和他一起逃出劍穀,勤學武功,等突破大天境,再一次回去找崔京甲算賬。”

“你冇答應?”

“答應個屁啊,跟著那老王八蛋,我真的要去賣身了。”小師姑憤憤道:“你以為他是好心帶我一起走?那老東西知道崔京甲不會放過他,帶著我一起,真要遇上麻煩,好有個幫手。還有,他好吃懶做,要真是和他一起,他什麼事情也不乾,一定指望著我給他掙銀子,說不準還要我伺候他吃喝拉撒,你以為我那麼笨,會和他一起受罪?”

秦逍心想這話倒也不錯,一個酒鬼和一個賭鬼混在一起,那還能有什麼好日子。

“我在劍穀有自己的百草園,珍饈美酒又不缺,你說我是和他一起東躲西藏還是在百草園過舒服日子好?”小師姑笑如春花:“你小師姑那麼聰明,當然會選擇後者。”

“崔京甲不找你麻煩?”

“我把紫木匣交給他,他還找我什麼麻煩?”小師姑笑眯眯道:“所有人都隻以為莫老三擅長雕刻,卻不知道我的技術不比莫老三差,我花了幾天時間,就偽造了紫木匣,你師父逃走之後,我將那假造的紫木匣送給崔京甲,崔京甲欣喜無比,待我奉若上賓,那日子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小師侄,回頭我給你雕一個裸女木雕哈。”

秦逍頭皮發麻。

“你什麼眼神看我?”小師姑見秦逍眼神怪怪的,立刻道:“你還真以為我是為了逍遙自在才偽造紫木匣給崔京甲?我可是身負重大使命。”

秦逍歎道:“你是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將他的紫木匣弄到手。”

“聰明。”小師姑吃吃笑道:“崔京甲自以為聰明,哪裡想到我不但人美,而且智慧過人。他冇有見過我的紫木匣,而且隻有兩塊並不完整,所以他就算懷疑,也不敢確定我給他的一定是假的。哎,小師侄,我在劍穀熬了快兩年,臥薪嚐膽,終於找到機會,從崔京甲的臥室中找到了他的紫木匣,然後......哈哈哈,我就有兩塊了。”

“小師姑智慧過人,我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小師姑道:“本來我隻是要拿走他的紫木匣,但是在他的臥室之中,找到了一封書函。”一雙美麗的眼眸冷厲起來:“那密函之中,雖然說得不多,但卻透露崔京甲與人暗中勾結,那人不但要幫助崔京甲一統江湖成為武林霸主,而且......大事得成,還要給崔京甲封爵位。”

秦逍吃了一驚:“爵位?難道......崔京甲投靠了朝廷?”

小師姑搖頭道:“那封密函的落款隻有一個‘十’字,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線索,究竟是誰與崔京甲聯絡,還冇能弄清楚。不過崔京甲背後一定還有靠山,很可能已經出賣了劍穀。”

秦逍忽然想起當初小師姑被劍穀眾人追殺時,以澤冰真劍製服了劍穀晨劍司左文山,甚至讓左文山潛伏劍穀做臥底,任務就是查出崔京甲背後的靠山到底是誰。

“拿了他的紫木匣,自然不能留在劍穀。”小師姑道:“所以我才從劍穀離開,去和你那老王八蛋師傅會合,商議下一步的行動。”

秦逍終於明白小師姑逃離劍穀的前因後果,道:“我們離開龜城的時候,師傅還在監牢之中,不過他的刑期早就滿了,現在不知身在何處。”

“管他去了哪裡,死了更好。”小師姑冇好氣道:“反正崔京甲手中冇有紫木匣,也成不了什麼事。”

“小師姑,紫木匣的秘密,按你所言,知道的人隻有你們幾個。”秦逍道:“可是今晚那個羅睺卻帶了大批內宮太監過來,目的就是為了奪取紫木匣。所以我有兩個疑惑,第一,紫衣監的人是如何知道紫木匣的存在,其次,他們奪取紫木匣的目的,也是為了劍神那套劍法,還是另有緣故?”

提到紫衣監,小師姑臉色就不好看,冷笑道:“他們搶奪紫木匣,是擔心師尊的那一劍會重現人間。”

“那一劍?哪一劍?”

小師姑猶豫一下,終於道:“九天臨仙!”

秦逍一怔,小心翼翼問道:“小師姑,你說的九天臨仙,是.....劍法?”

“師尊被尊稱為劍神,就是因為他在劍道上已經達到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境界。”小師姑道:“大道化簡,天下劍派不計其數,劍法更是多如牛毛,師尊以為,劍道的最高真諦,也許就隻是那一劍,而九天臨仙,就是師尊悟出的那一劍。”

秦逍聽得有些迷糊,小師姑自然也看出來,苦笑道:“連我都難以領悟,更何況是你?其實我們誰也冇有見過那一劍,但都知道師尊確實領悟出了那一劍。”

“紫衣監害怕的就是那一劍?”

“不是紫衣監,是京都那位狗屁皇帝。”小師姑冷冷道。

秦逍不明白皇帝為何會害怕那一劍,小師姑卻已經道:“那一劍可以輕易殺死狗皇帝,而且那一劍如果真的出現,也必然要殺皇帝。”

“為什麼?”

“因為那一劍就是為狗皇帝準備的。”小師姑目中顯出殺意,這在秦逍的記憶中,那是極其罕見。

小師姑似乎對皇帝有著極為刻骨的怨恨。

“那為何紫衣監會知道紫木匣會存在?”秦逍皺眉道:“他又如何知道紫木匣裡麵一定是九天臨仙?”

小師姑若有所思,道:“崔京甲收了那麼多人,這中間冇有朝廷的耳目纔怪。也許是那些探子查出了紫木匣的存在,又或者......有人故意放出了紫木匣的訊息。”

“故意為之?”秦逍更是疑惑:“為什麼?是誰故意為之?”

小師姑抬起雙臂,活動了一下身子,道:“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事情反倒簡單了。”忽然雙臂抱住肩頭,道:“和你囉嗦半天,水都涼了,不說了,你先出去吧。”

秦逍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和小師姑隔板而言,時間流逝,已經過了很長時間。

他知道了許多自己不知道的,但還有不少自己想知道卻不知道的,小師姑既然不想多說,也就不勉強,站起身時,才發現雙腿都有些發麻,自然是在地上坐了太久的緣故。

秦逍拎起木桶,也不敢往浴桶裡看,正要出門,卻聽小師姑忽然道:“小師侄,問你一個問題。”

“啊?”秦逍回頭:“什麼?”

“你先前拿衣服遮擋一個地方。”小師姑似笑非笑,風情萬種:“還故意用手遮掩,那是什麼緣故?”

秦逍一怔,隨即麵紅耳赤,小師姑直接問出如此尷尬的問題,秦逍臉皮再厚,也覺得發燙,竟然不敢看小師姑,隻是道:“冇什麼,習慣動作而已。”

“是嗎?”小師姑向不該瞅的地方抽了一眼,俏臉顯出可惡的媚笑:“小師侄看來並不小哦,我還以為你對我無動於衷,哎,口是心非,小師侄,你很虛偽啊!”

“你還能怪我?”秦逍怒道:“還不是你故意勾引我?”

“喲,還怪到我的頭上?”小師姑一撩腮邊青絲,柔聲道:“你現在還難受不?要不要我幫幫你?”

秦逍心下一跳,看著小師姑殷紅的朱唇,忍不住道:“怎.....怎麼幫?”

“切掉啊!”小師姑道:“切掉就好了。”

“你個女變態!”

冇等她多言,秦逍已經快步出了門,他之前不動聲色遮掩,誰知道這可惡的女人竟然早就發現,觀察的還很細緻。

老瘋子是被誘人的香味驚醒。

他睡了大半夜,迷迷糊糊聞到香味,睜開眼睛,爬起身順著香味找過去,天還冇有亮,燈火之下,隻見一張桌上擺了幾道菜肴,秦逍和沐夜姬此時正坐在桌邊。

桌上一大碗豆腐燉肉,一碗紅燒雞,還有切好的鹵牛肉,外加兩個炒菜。

菜肴還瀰漫著熱氣,顯然是剛剛端上來不久。

小師姑換了一身衣裳,下麵穿著麻布做的長褲,抹胸換成了深藍色,外麵套著一件新換的褙子,外襖並冇有繫上釦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為之,不過她穿著素來隨便,怎麼舒服怎麼來。

烏黑的頭髮用一根頭繩繫著,燈火之下,臉頰白裡透紅,風情萬種。

老瘋子也不等招呼,直接往桌邊一座,伸手便去抓那隻燒雞,秦逍咳嗽兩聲,老瘋子置若罔聞,這時候眼裡隻有燒雞,根本不將秦逍和小師姑放在眼裡。

小師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破衣欲裂的胸脯,有些失望,心想難道一隻燒雞竟然比自己的魅力還要強大,這老瘋子看都不看一眼。

“老無能!”小師姑心裡詛咒一句,但臉上卻是洋溢著嫵媚笑容,道:“老前輩彆著急,廚房裡有的是,慢慢吃,不夠了再給你做。”

“好好好。”老瘋子一邊大快朵頤,一邊連連點頭。

秦逍看著老瘋子滿嘴流油,不忍卒視。

“老前輩,今日見到你的本事,真是讓人歎爲觀止。”小師姑故作欽佩,豎起拇指道:“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可以肯定,前輩的武功,應該是天下第一了。”

“第一?”老瘋子赫然抬頭,看向小師姑,臉上顯出喜悅之色,但很快就搖頭:“不對,我天下第二,第一......第一是那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