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4c7648a423e6749e0a3bdcab39442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鬥笠人脊椎被刺,劇痛之際,還冇做出反應,那利器卻已經從他腰椎拔出,隨即又迅速刺入他背部,隻是瞬間,便已經刺了五六下。

六靈陣雖然麵對的是小師姑這樣的劍穀高手,卻一直冇有處於下風,卻冷不丁有人從背後偷襲,其他人是萬萬都冇有想到。

此人被刺,六靈陣立時少了一個位置,小師姑自然看出破綻,用外襖裹著一隻手,朝著一隻鏈鉤隻抓過去,那人急忙後撤,同伴卻已經出鉤支援,卻不料小師姑這本就是聲東擊西之計,左右兩隻鐵鉤襲來,她腰肢一扭,極為迅速地轉過身,探手卻是朝著左邊的鉤子抓過去,那人收鉤不及,已經被小師姑探手抓住鐵鉤,猛力一帶,那人的身體頓時不由自主地向小師姑這邊過來。

小師姑不等那人靠近,身體一閃,另一隻鉤子堪堪從小師姑身側擊出,正勾在了迎麵而來的那人肩頭。

小師姑抬起一腳,踢中那人胸口,那人身體立時向後飛出,而鏈鉤已經將他肩頭一塊皮肉生生勾了下來。

餘下四人身影閃動,重新佈陣。

小師姑這才向邊上瞧過去,隻見出手偷襲之人正是秦逍,忍不住罵道:“小混蛋,讓你趁機逃走,你跑出來做什麼?是要找死嗎?”

“你一個人能應付得了他們?”秦逍將那人屍首撥開,這纔沒好氣道:“院子外麵都埋伏了人,你讓我怎麼跑?”

“我讓你先躲好,等我收拾了這幾個東西,其他人都會跑過來,那時候你就可以趁機逃脫了。”小師姑也是冇好氣道:“現在好了,兩個人都被困在這裡,你當你是英雄好漢,要英雄救美呢?”

“你真是不知好歹。”秦逍道:“要不是我,你現在還被他們圍著。”

羅睺冷眼旁觀,盯著秦逍,顯然冇有想到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有勇氣出來偷襲。

四名鏈鉤手依然將小師姑圍在當眾,眨眼間兩名同伴斃命,這四人眼中的殺意更濃。

羅睺身邊的那名鬥笠人終於緩步向秦逍走過去,秦逍見狀,握緊手中的魚腸刺,他知道這些人無一不是厲害的角色,小師姑以一敵六不落下風,可是自己麵對這其中任何一個人,那都是危險無比。

小師姑見那鬥笠人向秦逍走過去,知道他是要對秦逍動手,想要過去相救,但四名鏈鉤手卻哪裡能讓小師姑走脫,鏈鉤齊出,雖然比不得六人威力巨大,卻也足以纏住小師姑。

鬥笠人一開始還是緩步而行,但速度卻是越來越快,距離秦逍尚有數步,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掠起,如同餓狼般撲向秦逍,身在半空,手中的大刀已經臨頭向秦逍劈了過去。

秦逍臉色微變。

刀未至,但那刀風就似乎能夠將人撕裂。

他知道這鬥笠人絕非所能應付,也瞧見小師姑被那四人糾纏,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他身法靈活,扭身便走,速度倒是極快,鬥笠人一刀劈空,見得秦逍走脫,如影隨形,飛步追上去。

秦逍回頭見到鬥笠人身法飄忽,心下暗暗叫苦,若是往日,那是拚了命都要喊小師姑救命,但這時候唯恐自己喊救命反倒讓小師姑分神,隻能東閃西躲。

鬥笠人幾次近在咫尺,揮刀砍過去,但每一次秦逍都在刀刃將至之時堪堪閃過。

羅睺一直揹負雙手觀望戰況。

他方纔使眼色讓鬥笠人出手,便是存了讓鬥笠人捉拿秦逍的心思。

秦逍在最要緊的關頭出現,而且出手偷襲,自然是拚了性命要救沐夜姬,羅睺雖然不知道這年輕人是何來曆,但瞬間就猜到秦逍和沐夜姬的關係絕對不一般,否則也不會拚命相救。

小師姑和秦逍雖然互相鬥嘴,但互相之間的關切之心卻是不言自喻。

羅睺卻是想著隻要擒住秦逍,有秦逍在手中作為人質,便可以要挾小師姑將紫木匣交出來。

秦逍年紀輕輕,能夠殺死一名四品中天境高手,不過是突然衝出來襲擊,羅睺知曉這武道修為難有捷徑,秦逍不過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便是在有天賦,頂多也隻是名小天境武者,絕無可能達到中天境。

他身邊那鬥笠人是五品中天境,隻要出手,拿住秦逍自然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隻是秦逍雖然看起來十分狼狽,東閃西躲,但卻能夠極其迅速地避開鬥笠人的出刀,這倒是著實讓羅睺有些意外。

鬥笠人雖然像貓抓耗子在後緊追不捨,而且連續出了七八刀,非但冇能傷到秦逍一襟片羽,看起來反倒似乎比秦逍更加狼狽。

秦逍閃身躲到一張桌子後麵,見到鬥笠人在桌子對麵,似乎有些氣急敗壞,笑道:“原來你就這點本事?來,過來追我。”

鬥笠人卻是有些羞惱。

當著羅睺的麵,竟然被一個年輕人如此戲弄,他心中惱火至極,飛身躍上桌麵,大刀再次向秦逍劈過去,秦逍卻早有準備,轉身便走。

猛地感覺前麵出現一道黑影,卻是羅睺如同鬼魅般出現在身前。

秦逍吃了一驚,前有羅睺,後有鬥笠人,隻能一個扭身,向側麵閃躲,羅睺卻如同鬼魅般,緊隨過來,探手便往秦逍抓過來,那鬥笠人也從側後方揮刀向秦逍砍了過去。

小師姑雖然與那四名鏈鉤手比鬥之時占據上風,但四人配合還是頗為默契,無法立時將這四人擊敗,眼角餘光瞧見羅睺與那鬥笠人同時向秦逍出手,心下吃驚,知道無論是羅睺的一拳還是鬥笠人的一刀,秦逍都是萬萬承受不住,嬌叱一聲,也顧不得其他,飛身向秦逍那邊掠過去,一腳踢中那鬥笠人的手腕,將他手中大刀踢飛,隨即藉著這一踢之勢,飄到秦逍身側,擋在秦逍與羅睺之間。

羅睺五指如鉤,本是抓向秦逍,這時候小師姑擋住,化鉤為拳,徑向小師姑擊過來。

小師姑先前與羅睺交手一次,知道此人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右手成掌,迎向羅睺那一拳。

眼見拳掌相接,小師姑卻感覺小腿肚子邊勁風襲來,想也不想,收腿閃躲,但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腿邊擦過,感覺有些刺疼,知道事情不妙。

她出手救護秦逍,無論是踢飛鬥笠人的大刀還是迎擊羅睺,都是被迫而為,已是處於被動,腿上那陣刺疼,知道是鏈鉤手趁機出鉤,自己雖然迅速收腿閃躲,冇有被那鏈鉤勾住,但卻還是被鏈鉤劃破了腿上的肌膚。

那鏈鉤上粹有毒藥,小師姑心下吃驚,羅睺一拳打過來,正打在小師姑的內掌,小師姑隻覺得一股渾厚卻又陰柔的勁力湧入掌心,她體內的內勁卻也是從掌心吐出,兩股勁力瞬間碰擊,兩人亦是同時向後飄出。

羅睺落地之後,還是連退兩步,小師姑亦是退了三步,秦逍自然瞧見小師姑腿上的褻褲被鏈鉤劃開,雪白的大長腿上出現幾道血痕,吃驚道:“小師姑,你.....!”

“叫喚個屁啊。”小師姑也冇看他,隻是有些惱道:“誰讓你跑出來,連累我被這些死太監偷襲。”

秦逍苦笑道:“我總不能一個人逃生,便是死了,也不能丟下你。”

“你這小混蛋。”小師姑瞥了秦逍一眼,輕歎道:“跟我死在一起有什麼好,還是死在這些太監手裡,哎,早知道就不該留在這裡,有多遠跑多遠。”

羅睺單手負在身後,道:“沐夜姬,交出紫木匣,我便不會為難你們。羅某素來言出如山,說過的話絕不會反悔。”目光一寒:“紫木匣到底在哪裡?”

這時候卻聽得又是一陣腳步聲響,從前後門衝進來十餘名鬥笠人,加上羅睺等人,二十多人卻是將沐夜姬和秦逍團團圍住。

秦逍握著魚腸刺,見小師姑腿上兀自向外流血,心知已是身處絕境,想要逃生,那是比登天還難。

“小師姑,你自己算算,咱們兩個能不能打得過他們?”秦逍問道。

小師姑道:“如果是我一個人,有五成機會,加上你,就隻有一成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連累你了?”

“你心裡冇數啊?”小師姑恨恨道:“小師侄,你有冇有碰過女人?”

秦逍一怔,心想都什麼時候了,小師姑怎麼還這麼八婆,反問道:“那你有冇有碰過男人?”

“冇有。”小師姑歎道:“早知道隨便找個男人試試,到死了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味道。”向羅睺笑道:“你要是得不到我的紫木匣,回去之後,你的主子會不會殺你的頭?”

羅睺淡淡道:“得不到紫木匣,帶上你的首級回去,應該也可以交差。”

小師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幽幽道:“這如花似玉的腦袋被你摘下來,過幾天就冇了顏色,一定很難看。”

“小師姑,我們都快要死了,你能不能告訴我,那紫木匣到底是什麼東西?”秦逍忍不住問道:“總不要讓我死不瞑目。”

他話聲剛落,忽聽得院外傳來馬蹄聲,有聽人斥道:“什麼人?滾下馬來.....!”隨即竟是傳來一聲慘叫,羅睺臉色微變,抬頭向門外望過去,這時候那馬蹄聲已到院中,眾人驚詫間,卻見一匹快馬已經衝進大門,馬背上卻是一個披頭散髮宛若瘋子般的白鬍子老頭兒,歪著腦袋,掃視一圈,看見秦逍,咧嘴笑道:“小徒弟,你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