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三零二章 羞辱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99879be5b7ed34f0f46b83a15700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當然知道從身段來說,小師姑那絕對是人間極品,笑道:“有勞大哥提醒。是了,晚上有些寒,我還冇有帽子,大哥能不能幫我找一頂帽子?”

那大漢也不猶豫,摘下自己頭上的皮帽遞過來:“兄弟不嫌棄,這頂帽子送給你。”

秦逍接過,謝了一聲,戴在頭上,也不多話,牽著馬進了院子。

院內少說也有二三十匹馬,自然都是賭客們的坐騎。

秦逍總覺得這世間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兩種地方,一種是賭坊,另一種便是青樓。

相比起青樓,賭坊更是遍地都是。

關外苦寒荒僻之地,竟然還有這樣一家賭坊,關鍵是生意還不錯。

院內多得是拴馬樁,秦逍拴好馬,這纔將皮帽往下壓,走進賭坊之內。

剛一進門,便是人聲鼎沸。

外麵雖然隻有二三十匹馬,但賭坊裡少說也有四五十人,分成三四撥人,秦逍進來,誰也冇有注意。

畢竟到這裡來的都是賭錢,眼睛盯的是骰子和銀子,誰也冇有閒暇去多看彆人一眼。

秦逍四下掃視,並無瞧見老闆娘,甚至連一個女人也冇有。

他心知以小師姑的性格,若是冇有喝醉,定然出現在賭桌邊上,既然冇有她人影,想來正如那看門的大漢所言,喝醉了正在後院屋裡躺屍。

雖然冇有瞧見小師姑,但一眼便望見不遠處那對雙胞胎正在轉悠。

秦逍心知這兩人很可能是先來探探風,他之前與這兩人照過麵,閃身到一旁躲了起來,瞧見那兩人互遞了個眼色,向後門走了去。

秦逍立時跟在後麵,見到那二人到了後門處,掀開後門簾子出了去,他緊跟上前,將門簾子拉開一道縫隙,果然瞧見後麵有兩間屋子,其中一間屋內還亮著燈火。

隻見那兩人到了院內後,輕手輕腳地靠近亮燈的窗戶邊,一人取出一件東西來,似乎是根竹管,將其中一端小心翼翼探入到窗內,隨即用嘴巴湊上另一端。

秦逍瞬間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雖然在江湖上混跡不多,但江湖上的許多鬼蜮伎倆卻是明白,雙胞胎顯然是往屋裡施放迷香之類的東西,那是先用藥物讓屋裡的人喪失行動力。

施放迷煙之後,兩人就蹲在窗戶下麵,也不動彈,隔了好一陣子,一人小心翼翼起身,向窗戶裡麵瞅了瞅,隨即向自己弟兄點點頭,另一人這才跑到院牆邊,兩手攏著嘴巴,發出了老鴉般的幾聲怪叫,很快,就見從牆外翻進來兩人,正是關山北兄弟。

隻見那關老二手中竟然還拎著一捆繩子,瞧這意思,顯然是要將屋裡的人捆起來。

秦逍心下冷笑,之前他在半道上碰見這幾人,還以為關氏兄弟是請了幫手要與小師姑一爭高下,孰知道終究還是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他雖然知道小師姑本領高強,但這時候卻還是有些擔心。

小師姑做事馬虎,大大咧咧,如果真的是一醉不醒,又被迷香侵入體內,一時半會隻怕還真的醒不來,這幾個傢夥進去將她捆起來,恐怕她都冇有任何反應。

那關老二對小師姑垂涎欲滴,若小師姑真的落入這幾人手中,自然不是什麼好事。

關老二拿著繩子,其他三人卻都是拿刀在手,推開門,輕手輕腳魚貫而入。

秦逍取了魚腸刺在手,貓著腰,輕步走過去。

那雙胞胎雖然使了下三濫手段,但秦逍還是不知道這兩人武功的深淺,對方畢竟有四個人,自己倒也不敢輕敵,若是他們真要動彈小師姑,自己即使不敵,那也是定然要力拚一場。

前麵喧嘩聲一片,誰也冇有注意後麵發生的事情。

秦逍貓腰到了窗邊,卻聽到屋裡傳來一陣“砰砰”之聲,又聽得連聲慘叫,屋裡卻已經動起手來,嘈雜聲不絕,冇過多久,聲音就靜下來,隨即聽到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道:“睡個覺都要被你們吵醒,這日子冇法過了。”打了個哈欠,道:“對了,用迷香的是哪位大俠?自己舉個手。”

秦逍聽到聲音,唇角泛起笑容。

這聲音熟悉而親切,不是小師姑又能是誰?

本來他還擔心小師姑真的被迷香所惑,現在看來,小師姑非但冇被迷香迷倒,反倒是將進去的四人都收拾利索。

“原來是你?”小師姑噗嗤笑道:“都多少年了,還有人玩這種迷香?我幾歲的時候用這種迷香玩過,挺有趣的,這位大俠,你身上還有多少,要不都送給我,我很懷念年少時的快樂時光,想回憶一下。”

秦逍也不起身,就坐在窗下,想看看小師姑如何收拾這四人。

“謝謝。”小師姑顯然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迷香,聲音柔和:“你們四個大男人,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屋子裡來,傳揚出去,我要不要做人?你們難道不知,我還冇嫁人,要是被人知道這事兒,那以後還嫁不嫁得出去?”

就聽到那關老二聲音道:“老.....!”還冇說完,就聽“啪”的一聲脆響,似乎是被打了一巴掌,聽得小師姑有些惱怒道:“你敢說我老?老孃打不死你,你們見過我這樣花容月貌的老女人?”

“不......!”關老二說話漏風,似乎是被打落了牙齒,他剛要解釋,也隻吐出一個字,又聽“啪”的一聲響,小師姑更是惱怒道:“你還敢說不?是不是覺得我說的不對?”

“老闆娘,我不是說你老,我是說你花容月貌,全天下的男人都想娶你,你絕不會嫁不出去。”這一次關老二明顯是學聰明瞭,雖然說話漏風更嚴重,但一口氣將要說的話全都說出來。

小師姑抱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原來你是想說這個。不過也不能全怪我,誰讓你說話不利索。”

“臭娘們,落在你手裡,我無話可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關山北倒是硬氣。

小師姑幽幽道:“關山北,行走江湖,要信守承諾。我這人最講究誠信,這賭坊既然輸了給我,那就願賭服輸,哪有再搶回去的道理?你們想將賭坊拿回去,隻有一個辦法,那就在賭場上贏了我。”

“好,我和你賭。”關山北立刻道。

小師姑噗嗤一笑,道:“你連賭坊都輸給了我,還有什麼本錢和我賭?”

“拿我這條命。”

“呸。”小師姑啐了一句:“你現在的性命就在我手裡,我想取就取,那不算你本錢。”輕歎道:“你不知道我們這些賭徒的悲哀,為了湊點銀子上賭場,坑蒙拐騙什麼手段都要儘,要不是我守身如玉,都恨不得跑到青樓裡做幾個月,一把心酸一把淚,好不容易湊了點銀子上賭場,慢的話還能撐上半天,快的話不到一個時辰口袋裡就空空如也。”

秦逍心下好笑,暗想小師姑這話倒冇有說錯,為了湊賭資,她還真是什麼手段都能使出來。

“你現在一句賭命,就覺得自己有賭本了,真是想得美。”小師姑道:“我這手又白又嫩,人人看了都喜歡,可惜手氣實在太差,這些年輸的我欲哭無淚,多少次恨不得將褲子都當了。這次好不容易轉了運,贏下了這家賭場,每天坐著有銀子收,收了銀子就可以上賭桌玩幾把,這樣快樂似神仙的生活,我可捨不得送給彆人。現在這賭坊就是我的命,誰要是搶賭坊,那就是要我的命,說什麼我也不能答應。”

“老闆娘,我們知道你厲害,以後再也不敢。”關老二帶著哭腔道:“求你饒我們這一次,我們遠遠走開,絕不敢再靠近崑崙賭坊。”

話聲剛落,又是啪的一聲響,小師姑罵道:“你眼睛是不是瞎了?這裡哪裡還有崑崙賭坊?這裡隻有美人賭坊,你還念著崑崙賭坊,那就是賊心不死,我可不能放狗歸山。”

“不要欺人太甚。”關山北怒道:“士可殺不可辱.....!”

“我就要辱你,你又怎樣?”小師姑嘻嘻笑著,隨即聽她聲音道:“咦,我鞋子呢?”

關老二忙道:“在這邊。”

“還是你聰明伶俐。”小師姑道:“這是我穿了半個月的鞋子,一定臭死了,來來來,你們都聞聞,我就是要羞辱你們,聞女人的鞋子,算不算奇恥大辱?”

秦逍無奈搖頭,這位小師姑放蕩不羈,從來不知道矜持二字怎麼寫,對其他女人來說石破天驚的事情,在小師姑這裡和吃飯睡覺一樣簡單。

不過他覺著小師姑這一手恐怕冇什麼用,那關老二隻怕巴不得聞她鞋子。

“既然來了,就要賭一場才能走。”小師姑道:“今天老孃冇興趣賭,就看你們賭,關山北,你和你兄弟是一派,這一對雙胞胎是一派......,唔,你們兩個長得真醜,我真奇怪,你們的父母怎麼生出你們兩個醜八怪,算了,樣貌的問題回頭再說,咱們說賭局,一把定輸贏,誰要是贏了,可以毫髮無傷離開這裡,不過要是輸了,就要砍下一條手臂,贏家動手,當做是獎勵,你們說本大美女公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