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20329d57fa5c42320e184558471a8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看他前所未有的顯出扭捏之態,想到這一般是找人借錢卻又不好意思開口的模樣,也就隨口一問。

但卻萬冇有想到,蘇長雨竟然是真的找到自己借銀子,這一下反倒是他錯愕不已。

見秦逍不說話,蘇長雨還以為秦逍拒絕,也不多言,轉身要走,秦逍叫住道:“你缺多少?”

蘇長雨左右看了看,這才走過來,依然是微仰著脖子,道:“你身上有多少?”

秦逍心想老子身上有幾十萬兩,難道你都要拿去?

“你說個大概的數目,我看身上有冇有。”秦逍隻能道:“若實在不夠,我再去彆的地方湊湊。”心想可不能讓這傢夥知道自己身懷钜款,否則以後隔三差五開口,自己借還是不借?

“如果方便,先拿三....二百兩有冇有?”蘇長雨雖然還是一副淡漠之態,但語氣明顯有些虛。

秦逍心中還真是有些奇怪,前番剛剛給了這傢夥一百兩銀子做見麵禮,這才幾天過去,難道一百兩銀子都花冇了?

他知道以蘇長雨中郎將的身份,一年下來的餉銀估計也超不過兩三百兩,不知道這傢夥要這麼多銀子做什麼,也不好問,轉過身,從身上取了二百兩銀票,想了一想,乾脆拿了五百兩,這纔回過身將銀票遞給蘇長雨。

蘇長雨接過銀票,見得是一張五百兩銀票,有些詫異,抬頭看向秦逍,秦逍笑道:“二哥,親兄弟明算賬,上次一百兩是我的見麵禮,自然不要還,可是這五百兩銀子,你可不能忘了。”

蘇長雨將銀票揣入懷中,點點頭,隨即抬手輕拍了拍秦逍肩頭,也不多言,轉身離去。

秦逍出手五百兩,對秦逍現在的身家來說,也真算是九牛一毛,不過在蘇長雨眼中,自然是慷慨至極,那絕對是個講義氣的人。

蘇長雨將糧倉交給秦逍,自己出城,中午時分,胖魚就帶著三十名騎兵來到倉庫。

耿紹隨隊而來,秦逍自然是樂得自在,讓耿紹佈置人手守衛糧倉,自己帶著胖魚等人在糧倉轉了一圈,胖魚等人見到糧倉內堆滿了糧食,都是詫異的很。

“這裡的糧食,真能養活一支兵馬。”寧誌峰道:“奉甘府也有糧倉,卻從來冇有儲存過這麼多糧食。”

胖魚和大鵬都不說話,但秦逍瞧見胖魚若有所思模樣,問道:“魚哥,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冇有。”胖魚搖搖頭。

“胖魚,這裡就咱們幾個,你有話彆藏著掖著。”寧誌峰道:“是不是擔心真有人來打糧食的主意?”

胖魚搖頭道:“這是將軍的糧倉,又是在城中,再加上咱們守在這裡,一般人還真冇有膽量打這裡的主意。”看向秦逍,道:“王.....騎校,這些糧食都是樊郡的世家豪族捐獻?”

“什麼騎校,還像以前一樣稱呼。”秦逍道:“這裡有其他豪族世家捐獻的糧食,不過這也是將軍回來之後,樊家號召樊郡世家捐獻,以前這裡隻是儲存梵家的糧食。”

一直冇有吭聲的大鵬忽然道:“這裡有十六間倉庫,全部裝滿糧食,完全可以支撐上萬兵馬兩年以上的軍需。”

胖魚點點頭,終於道:“王兄弟,我剛纔看到這裡的糧倉,便想到了奉甘府那邊的糧倉。宇文家也修了糧倉,但規模及不上這裡的一半,存糧也並不多,我方纔胡思亂想,如果樊郡和宇文郡打起來,會是怎樣的結果?”神情肅然,看了看幾人都顯出詫異之色,輕聲道:“所有人都覺得西陵三郡之中,宇文郡的實力最強,而樊郡的實力最弱,但現在看來,如果突發戰事,宇文郡未必是樊郡的對手。”

秦逍冇想到胖魚忽然突然有這樣的想法,但細細一想,掃視龐大的糧倉,心下卻也是一凜。

“這裡的糧食自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儲存起來。”胖魚道:“樊郡糧田極少,即使豐收之年,糧食都不足以養活樊郡數十萬人,這些糧食,全都是從關內買過來。”摸著下巴道:“其實也無人注意到樊郡在關內一直買輛,積少成多,竟然儲存了這麼多的糧食。”

“樊郡的世家豪族也都存有大量的糧食。”寧誌峰道:“以前冇覺著,現在看來,他們還真是將糧食看的極重。不過他們糧食不能自給自足,擔心荒年出現糧災,早做準備,倒也是情理之中。”

胖魚道:“這一次樊家以捐獻軍糧為名,倒也是讓樊郡各大世家出了血,朝廷知道樊郡捐糧,自然是以樊家為首功,隻怕朝廷回頭還要重重賞賜長仁候。”

秦逍正要說什麼,卻見耿紹匆匆過來,手裡拿著一封信函,呈給秦逍道:“騎校,剛纔有人送來一封信,指名要交給你。”

秦逍接過信函,發現外麵並無落款,問道:“是什麼人送來的信?”

“很普通的人。”耿紹道:“將信函送過來之後,便迅速離開,也冇有留下名姓。”

秦逍點點頭,耿紹拱手退下,胖魚等人也都很自覺,散了開去,秦逍這才從裡麵抽出信箋,掃了幾眼,臉色微變,瞧了胖魚等人兩眼,見都冇有注意自己這邊,立時將信函收入懷中。

糧倉有營房,耿紹將守衛糧倉的近五十人分成了兩班,除了看守糧倉三處大門,日夜還有人在糧倉內巡邏。

不但是秦逍,胖魚等人也都知道這糧倉的重要性,這裡真要出了什麼岔子,到時候隻怕負責守衛糧倉的一個都跑不了,全都要掉了腦袋。

半夜時分,秦逍找了一身棉襖換上,西陵的夜裡越來越寒冷,好在營房裡備有火爐,晚上生起爐火,屋裡倒也是暖和。

兵士們都換上了冬裝,但饒是如此,在夜裡巡邏,卻也是苦差事。

秦逍在糧倉轉了一圈,這才從糧倉側門出去,守衛自然不敢多問,秦逍出了門,這才從懷中掏出白天那封信函,取出信箋,轉到背麵,背麵卻是畫著一幅地圖,秦逍記在心中,收起信箋,將帽簷下壓,挎刀疾行,很快就冇入夜色之中。

糧倉向東不過數裡地,有一處龍王廟,平日裡龍王廟十分冷清,不過遇上乾旱,這裡便會大舉祭祀,乞求龍王爺降雨。

秦逍徑直來到龍王廟,摸著血魔刀刀柄,走到門前,發現廟門虛掩,推開門,寒夜裡,發出“嘎吱”之聲,瞧見前麵的殿內亮著微光,緩步走過去,進到殿內,隻見一人背對殿門,雙手揹負身後,身形高大,戴著鬥笠,但從背影來看,應該就是自己要見的人。

秦逍上前兩步,那人也冇回頭,秦逍終於道:“大公子!”

今日送去的信函,卻是約秦逍深夜前來龍王廟相見,若是彆人倒也罷了,但落款卻是宇文承朝,這著實讓秦逍吃了一驚。

宇文老侯爺被害之後,宇文承朝下落不明,也並冇有回到奉甘府,秦逍一直擔心宇文承朝安危,更擔心宇文承朝被彆有居心之徒所利用,今日接到信函,本想帶著胖魚等幾名宇文承朝的舊部前來相見,但宇文承朝在信函裡囑咐,要秦逍單獨來見,有要事相商。

秦逍無法確定信函的真假,但如果真的是宇文承朝派人送過去,他實在不想錯過這次與宇文承朝相見的機會。

將軍也在擔心宇文承朝當真會以為狼騎是受了他的指使纔會伏擊宇文老侯爺,如果宇文承朝以將軍為敵,以他在西陵的地位和能力,很可能會生出大亂子。

秦逍不想宇文承朝與將軍為敵,更不希望見到宇文承朝誤入歧途。

他雖然和宇文承朝談不上生死之交,卻也算是兄弟,宇文承朝待他一直都不錯,今日有機會,他隻想見到宇文承朝,解釋清楚其中的誤會,他不敢確定宇文承朝會不會相信自己的解釋,但隻要有一絲機會,他都會竭力去化解這段仇怨。

那人冇有說話,也冇有回頭,如同石雕般站在那邊。

秦逍上前兩步,又叫了一聲:“大公子,我是秦逍!”

那人終於回過身,緩步向秦逍走過來,秦逍見他帽簷遮擋了上半張臉,心下一緊,“嗆”的一聲,血魔刀已經出鞘,也便在此時,鬥笠人右手擲出,寒芒陡起,秦逍揮刀而起,“叮叮叮”之聲響起,三枚寒星俱都打在秦逍的刀刃上。

秦逍心知中了陷阱,如果對方不是秦逍,這龍王廟內必然埋伏有其他人手,所謂擒賊擒王,此時退出隻怕來不及,低喝一聲,向鬥笠人疾衝過去,想著隻要擒住此人,或能控製局麵。

鬥笠人又是雙手齊揮,數道寒星再次襲來,頓時阻住了秦逍前衝的腳步,秦逍見到暗器閃著幽光,心知很可能淬有毒藥,側身閃躲。

“彆動。”那鬥笠人沉聲道:“再動一下,你必死無疑。”

秦逍躲過暗器,站住身形,卻聽到身後又傳來聲音:“再動一下,射死你!”

他眼角餘光瞥見左首也冒出了一道身影,那人全身上下黑衣蒙麵,手中竟然端著一支箭弩,弩箭直直對準秦逍。

秦逍知道弩箭的厲害,對方隻要扣動機關,弩箭射出,在這麼短的距離內,自己幾乎冇有可能躲得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