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d50337233209739db12151fc60dfdd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對寶豐隆當然很熟悉。

天下錢莊其實不在少數,但是能夠在大唐各州郡都有分號,那卻隻有寶豐隆一家。

大多數的錢莊,分號可能遍佈在一州之地,出了此州,錢莊的票號可能就不靈光。

寶豐隆實力雄厚,一天十二個時辰,隻有有需求,隨時可以前往寶豐隆存兌銀子。

寶豐隆的實力自然是人儘皆知,知道一點內幕的,曉得寶豐隆的東家是揚州蔡氏,不知道詳情的,隻知道寶豐隆的後台一定很硬,但普天下知道寶豐隆是皇家內庫的來源,卻是鳳毛麟角。

秦逍聽得白掌櫃所言,還真是大感意外。

“紫衣監為皇帝斂財,監察百官,無論是京官還是外官,在紫衣監那邊都有檔案存在。”白掌櫃目光深邃:“一些重要的官員,其祖宗八代的平生都會被記入檔案,這些官員的人脈喜好,紫衣監也幾乎是瞭若指掌。”

秦逍從白掌櫃的語氣之中,也能知道白掌櫃對紫衣監很是忌憚,甚至有那麼一絲畏懼。

“掌櫃的,那剛纔說紫衣監的夜梟,那又是些什麼人?”秦逍問道。

白掌櫃沉吟了一下,才道:“我不瞞你,我對紫衣監所知,比常人要清楚不少,但即使到了今日,紫衣監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謎,他們許多的秘密我都不知道。夜梟是紫衣監麾下的刺客,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被他們盯上的目標,下場都會很淒慘。”

秦逍皺眉道:“那紫衣監是由誰來統管?”

他本以為白掌櫃知道這麼多秘密,自然對紫衣監的首領也是十分清楚,卻不料白掌櫃搖頭道:“我也不知。據說紫衣監總管是今上身邊的太監,但到底是何人,我也冇有弄清楚,但傳說此人應該是大天境高手,而且一直在聖人身邊服侍,既然紫衣監是聖人手中的利刃,那麼統領紫衣監的總管自然也是聖人身邊的人。”頓了頓,才道:“不過這位總管麾下,有三名內宮高手,被人稱為紫衣三犬,都是紫衣監的督公。”

秦逍微微頷首,若不是白掌櫃知道這些宮廷內幕,他還真對北院和紫衣監一無所知。

“我說過,大先生和紫衣監一樣,可能是一個人,也可能使一個組織。”白掌櫃道:“有時候提及紫衣監,指的並不是這個衙門,就是指宮內那位大天境太監總管。”

“掌櫃的意思是,大先生也是一個厲害的組織?”

“也許。”白掌櫃皺眉道:“比起紫衣監,我對大先生所知更是少得可憐。當年雖然在兀陀抓住了大先生那名暗樁,但從他口中知道的線索也並不是太多。”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我記得那天夜裡,掌櫃的提到了千夜曼羅,而且很肯定千夜曼羅如今隻有大先生可以掌握,這......!”

“這恰恰是從那名暗樁身上知道。”白掌櫃道:“那天晚上我說的關於千夜曼羅的源來,確有此事。我在一本西域古書中知道了千夜曼羅的存在,而且知道它最早確實是產自大雪山。書中對千夜曼羅的毒性和症狀其實有比較相信的說明,那名暗樁也是被種了千夜曼羅之毒,與古書上所寫的症狀一模一樣,他供認是大先生在他體內下毒。千夜曼羅近百年不曾出現,我認識一名用毒高手,據他所言,千夜曼羅恐怕早就已經絕跡,如果果真存在世間,持有千夜曼羅的人也一定將之當作至寶,培育的方法也絕不可能告訴第二人。”

秦逍想到自己體內的千夜曼羅之毒,倒是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道:“蓉姐姐十幾年前就跟著掌櫃的,那時候她自然已經被中了毒。”

“其實她一直很小心,唯恐體內被中毒的真相為我所知。”白掌櫃歎道:“她一直與人暗中接觸,就是為了取得解藥。但千夜曼羅之毒不但與它本身的毒性有關,而且還與中毒之人的體質有關,體質一旦虛弱,毒性就會提前發作。有兩次取解藥的時間冇到,她體內毒性提前發作,雖然她躲避遮掩,但還是被我發現,隻是她卻不自知。後來從那暗樁口中得到口供,也看到那暗樁毒性發作是的模樣,我便確認她與那暗樁出自一路,應該都是大先生的人。不過大先生是什麼人,而唐蓉是否真的隻是大先生手裡的一枚棋子,那卻尚未可知。”

“這次掌櫃派出的人都被殺,利用蓉姐姐找到大先生的線索自然也就斷了。”秦逍道。

白掌櫃道:“這些時日,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哦?”

“如果唐蓉靠近我,是為了得到我收買的兀陀官員名單,又或者說是想從我手中獲取在兀陀的貿易,她得到這些,又有什麼用處?”白掌櫃道:“她掌握那些名單,利用名單能威脅兀陀官員為她做什麼?如果我真的將楓葉樓交給她,她當然不會是為了掌控西陵世家與兀陀人的貿易,其目的自然是為了得到我花費多年心血在兀陀佈下的情報網,她需要這些做什麼?”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掌櫃的之前說過,大先生在兀陀也佈下了耳目?”

“是。”白掌櫃道:“實際上大先生在兀陀埋下的釘子也都很深。”

“掌櫃的發現了大先生在兀陀的探子,大先生自然也能察覺掌櫃的在兀陀佈局。”秦逍道:“我聽說過一句話,叫做一山不容二虎。”

白掌櫃閉上眼睛,忽然笑起來,道:“我真是糊塗,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秦逍道:“掌櫃的知道什麼?”

“大先生利用唐蓉想要得到我收買兀陀官員的名單,還想著讓唐蓉有機會掌控我在兀陀的情報網,其目的,當然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利用兀陀人為他做事。”白掌櫃眉頭舒展開:“他要利用兀陀人做什麼,我還無法確定,但他顯然知道隻要我的人佈局在兀陀,就會是他的障礙,其實大先生早就將我當做了敵手,或者說,我的情報網是他的勁敵。”

秦逍點頭道:“不錯。大先生想要在兀陀建立情報網,但掌櫃的在兀陀的力量卻強過他,他不想讓掌櫃的發現他的存在,可是如果他要在兀陀發展耳目,遲早都逃不過掌櫃的眼睛,如此一來,掌櫃的就成了他在兀陀發展情報網的絆腳石。”

“所以利用唐蓉掌控我在兀陀的情報網,就可以清楚我在兀陀埋下的那些釘子。”白掌櫃道:“如果我的人能為他們所用,那自然更好,如果不能為他們所用,他們清楚了名單,自然可以一一剪除,將我在兀陀的力量徹底清除,如此一來,他便可以肆無忌憚地將自己的人安插在兀陀。”撫須笑道:“大先生果然好手腕,他很有耐心,為了達到目的,竟然讓唐蓉潛入在我身邊十幾年。”

秦逍看著白掌櫃,忽然問道:“掌櫃的,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

“你說。”

“掌櫃的此前一直效力於宇文家,卻為何要花費那麼大的心血,在兀陀佈下那麼大一張情報網,連大先生都很是忌憚。”秦逍問出心中的疑惑:“如果隻是為了提防兀陀人東進,並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安插很少一部分人在木刺拉城,注意那邊的情況,納律生哥若要東進,必有動靜,你的人也很快就能得到訊息。”頓了頓,才道:“這就像要殺一隻雞,掌櫃的卻拿來十八般兵器,我確實有些不明白。”

白掌櫃看著秦逍,似笑非笑,淡淡道:“自然是為了大唐帝國!”

“十幾年前蓉姐姐纔到你身邊,也就是說,早在她靠近你之前,你在兀陀就有了很大的一張網。”秦逍道:“難道那時候你就已經投靠了朝廷?”

白掌櫃沉默了一下,才道:“自始至終,我都是心向帝國。兀陀之亂前,我就開始幫著宇文家在兀陀經營貿易,那時候就看到兀陀的國力日盛,他們對西陵甚至是大唐存有覬覦之心,我知道兀陀汗國定是大唐的勁敵,所以就開始在兀陀佈局。兀陀之亂後,西陵世家掌控西陵,背棄朝廷,我藉助宇文家的力量,繼續在兀陀佈局,就是希望等到有朝一日兀陀人捲土重來的時候,兀陀的情報網可以助大唐一臂之力。”

“掌櫃的精忠報國,讓人感動。”秦逍道:“那麼大先生在兀陀建立情報網,又是為了誰?大先生是不是朝廷的人?如果大先生是朝廷的人,掌櫃的也是朝廷的人,你們都是在為國效命,大先生應該協助掌櫃的,又怎會想著將掌櫃的在兀陀的力量一網打儘?”直視白掌櫃眼睛:“大先生既然視掌櫃的為敵,要麼是他覺得掌櫃的不是為朝廷效命,要麼.....大先生不是朝廷的人!”

“我說過,朝廷在兀陀也有耳目,但力量很弱,因為朝廷並冇有將精力放在這邊。”白掌櫃道:“朝廷有紫衣監,無論在什麼地方建立情報網,自然都有紫衣監去做。白狼城的寶豐隆,就是紫衣監的一處據點,有紫衣監出現在兀陀,朝廷當然不會再派其他的衙門在兀陀蒐集情報,實際上除了紫衣監,朝廷也冇有第二個情報衙門,如果大先生是朝廷的人,我也不會對他一無所知,最要緊的是,紫衣監從來不用女人,所以唐蓉不會是紫衣監的人,而大先生更不可能是紫衣監的人。”

“所以......大先生並不是朝廷的人。”秦逍道:“如果他不是朝廷的人,又會是誰的人?這天下間,又有誰會對兀陀人如此感興趣,甚至將觸手都伸到了兀陀汗王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