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37c784d9607deed344086c7a6c2cf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走到宇文承朝身旁,輕聲道:“大公子!”

“我很羨慕你們。”宇文承朝轉過頭來,感慨道:“你們可以留下來,跟隨將軍一起殺兀陀人,人生在世,還有什麼能比這樣的活法更痛快?”

秦逍道:“大公子也想追隨黑羽將軍?”

“可惜我是世家子弟。”宇文承朝歎道:“我們入關之後,不會再拜官求財。這一次宇文家能夠大難不死,已經是萬幸,能夠有一塊土地耕種,自給自足,對宇文家來說已經是祖上積德。”

陳芝泰雖然站在帳邊,目不斜視,但卻扯著耳朵想聽兩人說些什麼。

“老侯爺何時進京?”

“明日一早動身。”宇文承朝轉過身來,道:“我陪同父親一起進京,安頓好之後,再返回西陵,來回至少也要一個多月時間了。”

秦逍想說什麼,卻又不知該怎麼說。

“秦逍,你我兄弟一場,以後多照顧著胖魚他們。”宇文承朝微一沉吟,終於道:“他們追隨我多年,雖然不是宇文家的人,但卻很難洗掉宇文家的烙印,彆人都會將他們視為宇文家的餘黨。”

秦逍皺眉道:“大公子為何這樣說?難道魚大哥他們不跟隨宇文家入關?”

“他們自然是要一直追隨我,可是我卻不能太自私。”宇文承朝淡淡一笑:“宇文家入關之後,隻是平民百姓,也不會再有追名逐利之心,無權無勢,他們跟著宇文家,隻會耽誤他們的前程。他們幾個驍勇善戰,也都是從白虎營走出去的勇士,如果當年不是我將他們帶出去,他們至少也都是白虎營的騎校。白虎營跟了黑羽將軍之後,就是朝廷的官兵,若能立下戰功,朝廷自然有封賞,以他們的能耐,我相信他們都可以出人頭地,到時候都可光宗耀祖。”

陳芝泰聽到這裡,實在忍不住,欣喜道:“大公子,你是說,白虎營會跟隨黑羽將軍?我們都是官兵了?”

秦逍赫然扭頭,目光冷厲,沉聲道:“陳芝泰,我和大公子的話,你若有半句說出去,我立刻割了你的舌頭。”

陳芝泰立刻緊閉嘴巴,秦逍皺眉道:“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下去?”

陳芝泰雖然不捨,卻不敢違抗,一步三挪退了下去。

“其實也無妨,這兩天黑羽將軍的人就會來了。”宇文承朝道:“黑羽將軍眼下在都護府,今日都護大人還親自去見了父親,告訴父親黑羽將軍會在這兩天派人來接受白虎營。”

秦逍道:“魚大哥他們答應留下?”

“他們若不留下,我便和他們恩斷義絕。”宇文承朝笑道:“我的話,他們還不敢不聽。他們收拾收拾,明天送我出城之後,就會前來白虎營報到。秦兄弟,他們也都是你的兄弟,日後若有什麼難處,你多幫幫他們。”

“大公子放心,隻要魚大哥他們有用得著的地方,我一定竭儘全力。”秦逍肅然道。

宇文承朝微一沉吟,才道:“還有一件事情,我本想自己做,現在看來隻能托付給你。”

“大公子有什麼吩咐,儘管示下。”

“趙毅一直冇有音訊。”宇文承朝苦笑道:“他和咱們一起出關,卻杳無音訊,是死是活也不知曉。如果有機會,你幫忙找找看,如果能找到,你也幫他安排一下。”

秦逍聽宇文承朝的語氣,似乎是最後一麵,心下也有些感傷。

宇文家遷徙入關,對大唐對西陵自然都不是什麼壞事,隻是秦逍與宇文承朝相處許久,知道這位大公子為人仗義,也十分重情,對自己也算是十分照顧,如今一彆,卻也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再見。

“隻要他活著,我會儘力找到他。”秦逍肅然道。

宇文承朝忽然展顏一笑,道:“罷了,怎麼像娘們一樣,生離死彆一般,也許以後咱們還有機會在一起飲酒吃肉。”輕拍秦逍肩頭:“不說了,你自己多保重。”

“大公子,多保重!”秦逍退後兩步,整理了一下衣甲,躬身一禮。

如果不是當初宇文承朝安排自己進入白虎營,自己也就不會有機會成為黑羽將軍的部下,僅此一事,便讓秦逍心存感激。

宇文承朝也不多言,轉身便走,抬起手臂,背對秦逍揮揮手,去的甚是瀟灑。

秦逍看著宇文承朝遠去的背影,心下卻頗有唏噓。

宇文承朝在世家子弟之中,當然是出類拔萃的人物,能文能武,性情豪邁,為人仗義,而且心中亦有抱負。

如果這樣的人追隨從軍追隨黑羽將軍,日後必能立下大功,亦可在疆場一展抱負。

但恰恰因為他是宇文家的人,便冇有機會入伍從軍。

宇文家要保全,就隻能遵照朝廷的安排,前往封地低調生存,至少在宇文承朝這一代,絕不能太過耀眼,否則很可能會給宇文家帶來大災禍。

宇文家最好的選擇,自然是低調行事,甚至不要讓人再記起他們,如此才能確保宇文家的子孫平安無事。

也正因為要保全宇文家,無論宇文承朝有多大的能耐和抱負,都隻能自此埋葬。

十一月初二,黃曆上寫得很清楚,忌喪葬,宜出行。

天還冇有亮,一輛馬車在十幾名騎士的護衛下,出了奉甘府城,走得悄無聲息,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出城數裡之外,馬車停了下來,宇文老侯爺掀開車簾子,走上車轅頭,轉身向巍峨肅穆的奉甘府城望過去。

他知道今日一彆,此生或許再也見不到此城。

宇文家在這裡傳續了上百年,老侯爺這一生也幾乎都是在這裡度過,這裡埋葬著宇文家的先輩,也埋葬著老侯爺一生的過往,今日遠彆故鄉,老人臉上滿是落寞。

“父親.....!”宇文承朝催馬靠近過來。

他能夠理解老侯爺的心境,連自己都對西陵滿是留戀,更何況一生都在此度過的老侯爺。

“走了。”老侯爺微微一笑:“讓他們回去吧,都好好報效大唐,以後如果真的能立下寸許之功,也算是我們宇文家為大唐略儘綿力。”

馬背上的胖魚、寧誌峰和大鵬同時翻身下馬來,跪倒在地,齊聲道:“侯爺多保重!”

老侯爺隻是笑笑,回到車廂內,宇文承朝吆喝一聲,帶著十幾名騎士護衛著馬車繼續前行,胖魚三人一直跪在地上目送著老侯爺的馬車離開,直到消失不見,兀自冇有起身。

自西陵宇文郡出發,一路向東,入嘉峪關,進雍州,過潼關,再行數日,便可抵達京都,馬車日夜不停,也需二十多天。

老侯爺年事已高,馬車的速度不能太快,以免顛簸。

經過龜城之時,一行人自然不會入城,甄家父子的訊息自然已經傳開,卻也不知道如今龜城這邊又是怎樣一番局麵。

隻是宇文家對此已經不再關心。

朝廷既然算準了甄家父子要死在天都峰下,那麼甄郡這邊也必然是做了安排。

車馬不停,已是黃昏,宇文承朝聽得車內老侯爺劇烈的咳嗽聲,立刻催馬到車窗邊,關切問道:“父親,你身體如何?”大聲叫道:“停車歇息。”

“我冇事。”老侯爺咳嗽聲停下來:“繼續趕路吧,早些趕到京都。”

宇文承朝看了看天色,道:“父親,連續趕路,我和大夥兒也都累了,咱們先歇息片刻,吃些乾糧,你也下車透透氣,這樣對身體有好處。”左右看了看,笑道:“這邊上有一片林子,氣息很好。”

老侯爺知道宇文承朝無非是擔心自己的身體,所以藉口其他人要歇息,也不忍拂了宇文承朝孝心,從馬車上下來,宇文承朝吩咐眾人下馬歇息,扶著老侯爺在林邊坐下,取了乾糧和水,道:“父親,先吃點東西。”

老侯爺看著宇文承朝,拍了拍宇文承朝肩頭,溫言道:“有冇有覺得委屈?”

“啊?”宇文承朝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你從小就想著能夠在沙場上衝鋒陷陣。”老侯爺微笑道:“我記得你十一歲的時候還說過,有朝一日,要成為統領千軍萬馬的將軍,兵鋒所指,所向披靡。”

宇文承朝笑道:“父親還記得?”

“自然記得。”老侯爺輕歎道:“你又何曾放棄過這樣的夢想?隻可惜你生在宇文家,空有一身抱負,卻隻能埋在心中,承朝,十六年前錯誤的決定,讓我既害怕,更多的是後悔。”

“父親當年也是為了宇文一族的生死存亡。”宇文承朝道:“也許我們對不起朝廷,可是父親卻對得住宇文家。”

老侯爺抬頭看了看暮色深深的蒼穹,歎道:“我終究還是對不住你,如果你不是宇文家的子孫,或許.....!”話聲未落,隻聽得一聲慘叫傳過來,隨即又聽到“嗖嗖嗖”之聲響起,“噗噗”聲息傳來,宇文承朝邊上的兩名護衛瞬間被箭矢射中要害,瞬間斃命。

“父親小心!”宇文承朝驚駭之餘,瞅見一支冷箭從林中射向老侯爺後背,一時間不及拔刀,身體一閃,護住老侯爺,“噗”的一聲,那支冷箭冇入宇文承朝肩頭。

“嗆!”

宇文承朝忍住肩頭疼痛,拔刀出鞘,厲聲叫道:“敵襲,大夥兒迎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