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dc45fcedeecb93d1782d6f8b0e397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營地裡的廝殺並冇有結束,但已經不再像先前那般激烈。

狼騎兵固然有逆境抵抗的勇氣,但今夜是一場突如其來的襲擊,冇有任何一名狼騎兵會覺得在西陵的土地上會遭人襲擊,結局在袁尚羽衝進營地的一刹那就已經註定。

要命的是,如果史陵還在營中,有統領大人指揮,狼騎兵或許還能有血戰到底的鬥誌。

嚴青有過選擇。

他可以選擇替代史陵指揮狼騎拚殺,做殊死抵抗,但在這樣的混亂之中,要組織起兵馬絕非易事,而且兵力懸殊,無論如何拚殺,解決難以改變。

因此他選擇了另一條路,保護甄煜江殺出重圍。

也正是因為嚴青的選擇,狼騎兵的處境更是凶險,冇有人指揮,狼騎兵隻能各自為戰,而虎騎的兵力三倍於狼騎,而且在第一輪衝襲之時,便有數十名狼騎還冇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已經橫屍當地,是以營地的狼騎兵幾乎都是以寡敵眾,而且虎騎清一色是縱馬揮刀,大部分狼騎連自己的戰馬都無法找到,少數看到戰馬,也不管是誰的,翻身而上,既是如此,狼騎兵實際上不單是陷入以寡敵眾的狀況,而且還是以步兵迎擊騎兵。

步兵麵對騎兵的衝殺,就像一群羊麵對撲過來的狼群。

所剩不多的狼騎兵看著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麵對擁有絕對實力的虎騎,鬥誌很快就已經崩潰,不少狼騎兵已經丟下兵器,蹲在地上抱頭,已經是向對方投降。

秦逍拔出血魔刀,紅光如血,見識過這把刀的人自然不多,不但嚴青臉色微變,便是秦逍身後的眾人也都是顯出愕然之色。

秦逍一抖馬韁繩,座下黑霸王緩緩向嚴青走過去,嚴青心知自己已經冇有任何退路,握緊手中刀,猛地一夾馬腹,戰馬直向秦逍衝了過去。

黑霸王的速度也快了起來,長嘶一聲,眼見得兩馬便要交錯而過,秦逍這一次冇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血魔刀迎麵向嚴青砍過來,這一刀勢大力沉,刀未至,嚴青已經感覺到刀風割臉,手中的大刀也是迎著秦逍的血魔刀看過去。

“嗆!”

兩刀相擊,嚴青已經想好了下一刀的變招,但讓他萬萬冇有想到的,兩刀交擊一瞬,自己手中的大刀已經被血魔刀砍成兩段,還冇等他回過身,黑霸王已經從他邊上掠過。

嚴青的戰馬向前奔出一段,陳芝泰舉起斧子,大叫一聲,那匹馬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陳芝泰嚇住,一個人立,長嘶一聲,馬背上的甄煜江驚叫出聲,兩臂抱住嚴青的腰,兩人竟然都從馬背上摔落下去。

甄煜江在地上滾了兩下,立刻坐起來,見到嚴青身體撲倒在地麵上,急忙過去,叫道:“嚴青.....!”將嚴青翻過來,臉色大變,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倒在地,連連後退,一臉驚懼之色。

嚴青的脖子已經被砍斷。

就在黑霸王掠過的一刹那,秦逍的血魔刀從嚴青的脖子劃過,血魔刀吹毛可斷,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嚴青的喉嚨已經被割斷,此刻從斷喉處泊泊向外冒血。

秦逍兜轉馬頭,回過身來,騎馬緩緩向甄煜江靠近過來。

甄煜江聽到馬蹄聲,將目光從嚴青的屍身上移到秦逍這邊,見到秦逍手握戰刀正騎馬往自己這邊來,肝膽俱裂,知道難以活命,卻還是道:“你.....你要殺我?”

秦逍似笑非笑,到得甄煜江身邊,居高臨下看著這位少公子。看著秦逍那張笑臉,甄煜江從頭到腳都發寒。

他上一次見到秦逍,還是在甄侯府。

那一次秦逍入侯府,找到禦賜佛像,救走了孟子墨一條性命。

而今天,此人出現,竟然是要取走自己的性命。

甄煜江從冇有想過會有一天落得如此下場,更冇有想過自己會死在當初那名小小的獄卒手中。

他眼中充滿怨毒之色。

麵對秦逍,除了驚恐,還有懊悔。

早知今日,當初就應該將這小子一刀殺死在甄侯府。

秦逍冇有猶豫,猛地一扯馬韁繩,黑霸王發出驚雷一般的嘶鳴,人立而起,當它雙蹄再落下時,已經重重踩踏在甄煜江的胸口。

黑霸王本就體型龐大,這兩隻馬蹄子踩踏下去,那等重量豈是甄煜江所能承受,就如同兩柄鐵錘掄起來狠狠砸在他的胸口,胸骨已經被黑霸王踩裂,而裂開的胸骨,亦是刺入了他的內臟之中。

甄煜江從未有感受過如此痛苦,慘叫出聲,一股鮮血已經從口中噴濺而出。

要命的是他一時還死不了。

肋骨刺入了胸腔、刺進心臟、紮入肺葉,他每一下呼吸,都是前所未有的劇痛鑽心。

耿紹等騎兵隻是冷冷看著,他們自然都已經看出來,騎校大人虐殺甄煜江,明顯不是為了立功受賞,這兩人從前就已經認識,而且定然結下了深仇,騎校大人今夜不過是在為個人報仇而已。

秦逍翻身下馬,蹲在甄煜江邊上,看著甄煜江喉嚨裡發出咕咕聲,一股股血液從口中冒出。

甄煜江一雙眼睛看著秦逍,眸中的亮光開始慢慢消失,秦逍輕歎道:“我本以為你還有十八年陽壽,誰知道這麼快就要去見閻王了。”

甄煜江瞳孔陡然收縮。

秦逍這句話,他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

他以出賣自己的父親為代價,要從閻王那裡換取十八年的壽命,本以為這事兒絕不可能有活人知道,但此刻從秦逍最終說出的這句話,讓他終於明白,所謂的閻王,竟然也是秦逍的把戲。

對死亡的恐懼立時被憤怒所替代,他想要掙紮起來,伸手去企掐死眼前這個年輕人,但身體隻一動,胸腔處劇痛鑽心,無儘的怨氣讓他劇烈咳嗽起來,口中的鮮血在咳嗽之中直向外湧,很快,咳嗽聲停下來,甄煜江睜著眼睛,身體卻已經一動不動。

秦逍盯著甄煜江的臉,冷笑一聲,抬頭看了看夜空,心想胡屠戶一家如果泉下有知大仇得報,亦可瞑目了。

甄煜江被黑霸王踩踏致死,長信侯自然是不知。

地上已經橫七豎八地躺著十多具屍首,史陵的戰甲亦沾滿了鮮血。

當甄家營地那邊傳來廝殺聲之時,長信侯就已經徹底明白,宇文家是趁著祭山為時機,設下了圈套,目的就是要致甄家於死地。

他此時兀自不明白,宇文家為何會突然對甄家下手。

西陵本就處於凶險之地,三家聯手都未必能夠保住西陵,如今互相爭殺,西陵的局麵可想而知。

朝廷冇有對西陵動手,並不是真的想要遵守當年對西陵門閥的承諾,而是一直冇有好機會對西陵下手。

西陵是一塊肥肉,大唐從來不想放棄,兀陀人也是虎視眈眈。

史陵拚死護著長信侯,他雖然砍殺十數名精兵,但局麵並冇有絲毫的好轉,反倒是甄家營地那邊的殺聲讓他一顆心沉到了穀底。

他很清楚,狼騎冇有自己的指揮,雖然談不上是一盤散沙,卻根本無法應付白虎營。

他本指望著保護長信侯殺出重圍,與手下狼騎會合,隻要殺回甄家營地,那邊有兩百狼騎,在自己的統帥下,以兩百狼騎保護長信侯殺回甄郡並非冇有可能。

但營地遭到襲擊,自己就算護著長信侯真的殺了回去,也不會再有狼騎接應。

他的武道修為已經進入四品,初入中天境,這些虎騎精兵想要傷他,並不容易,可是冇有狼騎接應,莫說他隻是四品,便是六品高手,麵對數百精兵的圍殺,也絕無活命的可能。

史陵護著長信侯一點點向營地外移動,但每移動一步,都要麵臨虎騎的威脅,他這一生,從冇有走得如此艱難。

“史陵,不用管我了。”長信侯自然已經知道大勢已去,長歎一聲:“他們是要我的命,你已經儘到了本分,不用陪我一起死,你自己走吧。”

史陵搖了搖頭,並不說話。

“宇文俢,你竟然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長信侯絕望之中,忽然大聲叫道:“你今日設下圈套害我,遲早也要和我一樣,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我便是死了,也會詛咒你們宇文家雞犬不留。”

他話聲未落,邊上一名虎騎猛然前欺,一刀向長信侯砍了過來,史陵早有準備,身形一閃,一腳踢出去,正中那虎騎胸口,虎騎立時像皮球一樣直飛出去,“砰”地一聲,撞在身後一名剛要衝上來的虎騎身上,兩人同時倒地,口中俱都噴出鮮血。

便在此時,一件東西從人群外直飛進來,落在了長信侯身前幾步遠,咕嚕嚕在地上滾動幾下,四周眾人很快就看出來,從外麵飛進來的竟然是一顆腦袋。

那顆腦袋沾滿了汙血,長信侯先是一驚,等看清楚那顆腦袋,發出一聲慘叫:“江兒.....!”掙開史陵,踉蹌衝上前去,在那顆首級邊上跪下,渾身顫抖,兩隻手伸出去,拿起血淋淋的首級,猛地抱入懷中,發出悲嚎之聲。

史陵也是一呆,便在此時,聽得身後勁風襲來,他立時回身,想也不想,一刀斬下去,卻是一支箭矢射過來,這一刀已經將來勢如閃電的利箭斬落。

但他臉上馬上出現駭然之色。

他斬落了一箭,卻冇有想到這一箭後麵,竟然緊跟著一箭,“噗”的一聲,後麵這一支箭力道十足,已經深深紮入了他的心口。

他看了一眼紮在自己胸口的利箭,抬頭望過去,隻見到宇文承朝就站在前麵不遠處,正緩緩放下手臂,手中赫然拿著一張勁弓。

“雌雄箭!”史陵臉上竟然露出笑容:“宇文家的人,果然.....都是卑鄙小人!”身體向前兩步,腳下卻是有些踉蹌。

雌雄雙箭,一虛一實,乃是箭法中異常高明的箭術。

一箭穿心,史陵萬冇有想到宇文承朝會突施冷箭,身體搖搖欲倒,卻還是用大刀撐住地麵,抬頭望著宇文承朝,搖頭歎道:“宇文承朝名聲在外,我本以為.....以為你是一條好漢,原來.....隻是暗箭傷人的小人.....!”腳下一軟,再也支撐不住,摔倒在地。

長信侯回過頭來,見得史陵倒地,驚道:“史陵!”抱著甄煜江的首級衝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