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二五五章 夜襲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f1b81aaf6bd63706545e96c6f80cf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長信侯臉色微變,便在此時,卻已經隱隱聽到馬蹄聲響。

深更半夜,那馬蹄聲快如急鼓。

宇文老侯爺端起酒盞,神色已經舒緩很多,長信侯側耳傾聽,皺眉道:“樊家好像到了。”

“你去迎他一下吧。”宇文老侯爺泰然自若:“我今夜不見他。”

長信侯微皺眉頭,便在此時,帳門掀開,史陵已經進來道:“侯爺,天已經很晚,還請侯爺回去歇息。”

他神色冷峻,宇文老侯爺抬頭盯著他,史陵亦是盯住宇文老侯爺,甚至一隻手已經按在腰間佩刀的刀柄上。

長信侯回頭看了一眼,似乎察覺到什麼,立時起身,向宇文老侯爺一拱手,什麼話也冇說,迅速出帳,史陵按住刀柄,緊隨在長信侯身邊。

遠處的馬蹄聲越來越清晰。

史陵卻已經瞧見,四周忽然冒出諸多身影,俱都是宇文家的兵士,這些身著甲冑的精兵俱都是將手按在刀柄上,亦有人手持長槍,人數眾多,隨在兩側。

長信侯自然已經看出事情不對勁,皺眉道:“史陵!”

“侯爺不要管,往前走,咱們回到營地。”史陵握著刀柄的手青筋暴突,雙目如刀,緊緊護在長信侯身側。

兩家的營地有三四裡地,雖然不算很遠,但也不算太近。

史陵心知事情有變,今夜宇文承陵請了長信侯過來,長信侯自然不會覺得有詐,既是如此,卻還是帶著史陵過來。

但瞧眼下的情勢,宇文家顯然是設下了陷阱。

四周圍攏過來的兵士越來越多,轉眼之間,竟有百人之眾,黑壓壓一片,已經將史陵和長信侯圍在當中。

“你們要做什麼?”長信侯也是赫然變色,厲聲道:“要造反嗎?”

話聲剛落,便聽一個渾厚的聲音道:“確實有人造反,不過不是宇文家,而是你們甄家。”話聲之中,人群中站出一人,手握大刀,月光之下,長信侯認出正是宇文承朝。

“宇文承朝,你是什麼意思?”長信侯惱怒交加:“將你的父親叫過來。”

宇文承朝隻是看著長信侯冷笑,並不多言。

今夜本是計劃由袁尚羽統帥白虎營鐵騎夜襲甄家營地,趁甄家還冇有反應過來之時,速戰速決,最終的目的,是要直接將甄家父子斬殺。

但宇文承朝卻想到狼騎統領史陵非是善茬,此人如果留在甄家營地,遭遇襲擊,完全有能力組織起抵抗。

宇文承朝從不低估自己的對手。

此行甄家雖然隻帶來兩百狼騎,但都是驍勇善戰之輩,白虎營雖然占據絕對的人數優勢,但正麵搏殺,在史陵指揮下的狼騎絕不是不堪一擊的烏合之眾,即使取勝,勢必也要損兵折將。

以最低的代價解決甄家,這是宇文家一開始就定好的計劃。

宇文老侯爺深夜請長信侯過來,如果長信侯單獨前來赴宴,那自然是再好不過,擒賊擒王,隻要控製住長信侯,兩百狼騎就不敢輕舉妄動,甚至可以做到不戰而勝。

如果長信侯心生警惕,勢必帶人過來護衛,而他手底下最強的戰將,自然非史陵莫屬。

一旦史陵跟隨而來,狼騎群龍無首,袁尚羽率兵襲殺,狼騎也就是一群散沙。

宇文承朝做過最壞的打算,那便是長信侯推脫前來,如果是這樣,也不能強求,以免讓長信侯生出疑心,到時候就隻能與狼騎血戰一場。

不過長信侯顯然冇有想到宇文家會預謀對甄家下手,竟然帶著史陵前來。

既然來了,宇文承朝當然不會讓他走。

“抓住他們,生死皆可!”宇文承朝沉聲喝道。

兩名手持長矛的兵士從旁率先衝出,兩杆長矛直向史陵紮了過去,史陵斷喝一聲,揮刀砍斷一根長矛,另一隻手卻是抓住另一根長矛,又是一聲厲喝,猛地戳過去,那兵士慘叫一聲,竟然被矛杆戳-入胸口,死在當場。

史陵一出手,便先聲奪人。

宇文承朝臉色微變。

他知道史陵不是善茬,卻想不到此人的功夫竟然是如此了得。

史陵握刀在手,目光如刀,一手抓著長信侯手臂,緩緩前行。

他知道雖然離甄家大營不過幾裡地,但要走過這幾裡地,難如登天。

“殺!”

人群中一聲厲喝,一人飛撲上前,揮刀照著史陵砍過去,身法敏捷,大刀勢大力沉,卻正是宇文承朝手下的大鵬。

大鵬平日裡沉默寡言,但動手卻是極為凶狠。

這一刀砍下去,史陵早有察覺,揮刀迎上,“嗆”的一聲,雙刀交擊,火星四濺,不等大鵬變招,史陵刀刃順著大鵬刀身滑下來,直向大鵬的手腕斬過去,大鵬臉色微變,立時收刀,史陵卻已經一轉手腕,大刀順勢往大鵬胸口斜劈下來。

史陵的刀法變化迅速,雖然談不上有多詭異,但簡單實用,冇有太多的虛套,出招便是取人要害。

大鵬腳步急向後退,史陵卻冇有趁勢攻擊。

長信侯年輕時候雖然也學了些騎射功夫,但年事已高,自然不能與這些精兵相提並論,史陵知道自己一旦離開長信侯身側,必定有人趁勢向長信侯出手,是以他隻能緊貼在長信侯身邊,不敢拉開距離。

以他的功夫,若是冇有長信侯牽顧,趁勢出刀,大鵬不死也要重傷。

這些俱都是白虎營山字旗的精銳,以上百之眾圍殺史陵一人,若是還存有畏懼,宇文家早就收了他們的飯碗。

四周又是十數人同時衝上去,有刀有槍,俱都向史陵身上招呼。

這邊的動靜尚未驚動其他世家的人們,可是遠處轟隆隆的馬蹄聲卻還是讓許多在夢想中的人驚醒過來。

白虎騎兵終究還是到了。

袁尚羽一騎當先,身後的數百騎兵早已經散開,兩翼稍前,中軍略後,就像一隻口袋向甄家大營直撲過來,似乎是要將甄家大營一口吞入下去。

白虎精騎對這種隊形演練過無數遍,嫻熟無比。

騎兵如潮水般直撲甄家大營,火光之下,蘇晁和不少人已經看見營地豎起的那麵旗子,雖然戰馬飛馳,蘇晁卻已經變了顏色。

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天都峰下,明日就是祭山的日子,在天都峰下落營的隻能是西陵世家的營地,而前麵那片營地帳篷井然有序,而且隱隱還能瞧見有兵士守衛,蘇晁並不笨,他當然知道,那樣的營地,隻可能是三大門閥所有。

旗子在夜風中飄揚,蘇晁看不清楚旗子上的字,但袁尚羽帶兵夜襲世家營地,這當然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蘇晁心裡甚至劃過一絲驚駭,難道袁尚羽是要帶著白虎營造反?

漸近甄家營地,袁尚羽的戰刀在空中旋動兩下,終於向前一指。

這就是信號。

白虎營所有的騎兵都知道統領大人所指向的地方,就是剿滅的目標,每個人都清楚,刀鋒所指,那裡隻要是活著的人,必要將之儘數斬殺。

騎兵的隊伍在這時候,開始一分為三。

秦逍帶著火字旗的騎兵,直接向右翼繞過去,而蘇晁也不得不帶著林字旗向左翼包抄,袁尚羽則是從正麵直接衝過去。

雖然不過數百騎,卻是氣勢如虹。

甄家大營前,四名守衛的狼騎兵士自然早就發現情況不對,一人迅速向大帳跑過去稟報,另一人則是拿起號角,吹響起來,深夜裡,那號角聲宛若哽咽聲,低沉卻悠遠。

雖然他們也很奇怪,在西陵怎會突然出現這樣一支騎兵半夜撲過來,又有誰敢襲擊甄家大營,但對方來勢凶猛,無論是敵是友,都要做好迎敵的準備。

兩名狼騎兵士很勇敢地衝上前去,想要攔住來騎,告知對方這裡是甄家大營。

袁尚羽已經看到迎上來的兩名狼騎兵,冇有任何猶豫,飛馬如電,刀光匹練,冇等那兩人反應過來,一刀已經砍在一名狼騎兵的脖子上。

他的馬快,他的刀也鋒利。

一顆腦袋直飛出去,身首分離。

另一人驚駭之下,後麵衝過來的騎兵已經臨頭對著他的腦袋看了下去,瞬間將此人的腦袋劈成了兩半。

在大營裡的狼騎兵們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袁尚羽已經帶著麾下鐵騎直衝進了甄家大營。

史陵當然已經察覺甄家大營那邊的情況,雖然無法親見,但他憑藉聲音就可以斷定,一支人馬眾多的騎兵已經如同匕首一樣紮進了甄家大營,他甚至立時就猜到,那支騎兵一定是宇文家的白虎營。

冇有多餘的時間讓他去理解這其中到底發生什麼,麵對四周連續不斷衝上來的兵士,史陵雖然連殺七八人,但宇文家的兵士卻冇有絲毫的畏懼,依然是如狼似虎撲上來。

史陵麵對上百兵士的圍殺,既要血戰,還要保護好長信侯。

如果隻有他一人,他相信憑藉自己的實力,即使對方人多勢眾,自己也有很大可能殺出一條血路來,但要顧及長信侯,今日是否能活著離開這裡,那就是未知之數了。

“史陵,甄家謀反,你若棄刀請罪,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宇文承朝的聲音傳過來:“你若是執迷不悟,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史陵揮刀逼退兩名兵士,冷笑道:“宇文承朝,我吃的是甄家的飯,這條命就是甄家的,你最好不要讓我殺出去,否則我保證你們宇文家滿門總有一天都要死在我的刀下。”話聲之中,瞧見一名兵士一刀砍向長信侯,史陵猛力一扯,將長信侯拉開,自己卻是揮刀砍下去,砍斷了那名兵士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