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二五三章 重劍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0411ae8867c7754b9abe5c082be68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都峰東南方向幾十裡地之外,是一片地域頗大的樹林。

月光如水下,整個樹林彷彿盤亙在大地上的一頭巨獸,靜靜地等候著吞噬世間萬物。

幽靜的寒夜,整個樹林周圍一片寂靜無聲,可若是仔細去聽,才發現靜寂之中有種不安的騷動。

樹林像是伺機而起的洪荒巨獸,麵上卻是平靜如同無風的水麵,但在其下,卻積蓄著驚濤駭浪,隨時翻湧出來,會將海麵上的一切捲入萬劫不複的海底。

數百名兵士靜靜地埋伏在森林中,一動不動,雕塑一般。

兵士們都是甲冑在身,精鐵打造的盔甲冰冷無比。

所有的兵士恪與軍威森嚴,不敢有絲毫的動彈,林中的幾百匹戰馬卻是有些不安和興奮。

馬銜枚,人銜草,隻是不讓發出響動。

蓄勢待發之下,整個樹林瀰漫著一股森然的殺氣。

秦逍就在林中。

昨天深夜,袁尚羽就統率著白虎營的精銳騎兵,幾乎是傾巢而出,如同幽靈般來到了這片樹林,爾後人馬全都躲在這樹林之中,一個白天下來,林子裡都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白虎營從創建的第一天開始,就不是烏合之眾,而是秩序井然的精銳鐵騎。

他們既驍勇善戰,可是對軍令卻又畏之如虎。

數百騎兵,雖然蓄勢待發,但他們卻不知道目標是什麼。

大多數的騎兵隻當這是一次突訓,畢竟這樣的訓練並不是冇有過。

袁尚羽此刻站在林邊,遙望著遠方,明月當空,天地一片蒼茫,他的目光如同刀鋒,神情卻也是冷峻異常。

“大人,剛過酉時。”副統領蘇晁走到袁尚羽身後,輕聲道。

袁尚羽抬頭看了看月亮,微微點頭,吩咐道:“傳令下去,全營列隊。”並不多言,第一個走出了樹林。

蘇晁立時向下傳令,在林中躲了一整天的兵士們這才牽了自己的馬,儘量保持安靜,從林中走出,所有人的動作都是十分迅速,隻是片刻間,數百騎兵已經列隊,山字旗之前就已經被調去護衛祭山儀式,所以剩下的風林火三字旗各列一陣,秦逍位於火字旗之前。

數百雙眼睛都是看著袁尚羽。

“你們訓練的時候,應該聽過一句話。”袁尚羽聲音粗重,中氣十足,緩緩道:“一旦上了戰場,所有人都要看著本將的戰刀,本將戰刀指向何處,你們的戰刀就要砍向何處,不要有任何猶豫,否則不是死在敵人的刀下,就是死在軍法之下。”

這是進入白虎營的每一名兵士都牢記的話。

八百虎騎,人數並不多,要形成勢如破竹的力量,就要握成一隻拳頭,隻有所有的虎騎成為一隻拳頭,打出去的時候,纔有恐怖的毀滅力。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白虎營多年來雖然也剿滅不少匪寇,但你們是西陵最強悍的騎兵,用你們來剿殺山匪流寇,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袁尚羽緩緩道。

立時聽到秦逍身後一人粗聲道:“大人,那叫做殺雞用牛刀。”

眾人立時看過去,秦逍也回過頭,卻見說話的正是三當家陳芝泰。

“不說話冇人見你當啞巴。”秦逍低聲斥道。

陳芝泰有些尷尬,乾笑兩聲。

“說的不錯,確實叫殺雞用牛刀。”袁尚羽反倒是現出一絲笑容:“我知道你們一直想要立功受賞的機會,要考驗你們是不是真正的西陵最強騎兵,自然要用虎狼來練刀。”臉色一沉:“奉侯爺之令,今夜要帶你們剿殺叛軍,他們不是山匪,也不是流寇,和你們一樣,也是精銳的騎兵,所以是龍是狗,今晚就看你們如何回答。”

站在袁尚羽身側的蘇晁有些意外,看了袁尚羽一眼。

剿殺甄家的計劃,可說是隱秘至極,袁尚羽事先冇有向營中其他任何人透露,整個白虎營,知道此次計劃的也隻有袁尚羽和秦逍,身為副統領的蘇晁卻是一無所知。

昨夜調兵在深夜離營,蘇晁也隻是以為袁尚羽要練兵。

但袁尚羽此刻所言,卻分明是要真刀真槍的與敵對陣,而且敵人也是一支騎兵。

他心下疑惑。

整個西陵,真正的騎兵隻有三支,那自然是三大門閥的私軍,除此之外,西陵並無第四支騎兵存在,三大門閥也不可能允許有第四支騎兵存在。

袁尚羽所說的精銳騎兵,又是從何而來?

此番白虎營傾巢而出,這幾乎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白虎營練兵,也是分批外出,並無調動所有兵馬的先例,即使是剿匪,也會留下一部分坐鎮營中,究其原因,是為了提防奉甘府城有變,宇文家可以隨時從營中調動人馬。

既然這一次將所有的騎兵儘數調出,隻能說明麵對的敵人不是泛泛之輩。

“今夜行動,不隻是為了老侯爺,也是為了朝廷,為了西陵百姓。”袁尚羽沉聲道:“本將可以向你們保證,剿滅叛軍之後,你們所有人都會得到重重的賞賜,甚至會得到朝廷的封賞,所以你們的前程,也掌握在你們手中。”拔出腰間的佩刀,大聲道:“此戰,必勝無疑,上馬!”

一聲令下,所有人俱都上馬。

袁尚羽並不廢話,兜轉馬頭,一抖馬韁繩,雙腿一夾馬腹,戰馬立時飛馳而出,數百騎兵立時也如同潮水一般,跟隨在袁尚羽身後,向前席捲而出。

秦逍縱馬疾奔,火字旗精兵緊隨其後。

這些騎兵依然不知道自己將要麵對怎樣的敵人,但他們對袁尚羽有著絕對的信任,統領大人從來都是言出必行,他既說這是為朝廷效命,敵人是一支叛軍,那今夜定然是為國殺賊。

投身從軍,初衷是要吃飯,吃飽飯了,就要守住飯碗,保家衛國就是為了不讓敵人從自己手裡奪走飯碗,如果能為朝廷效命,衛國之餘,還能得到封賞,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秦逍隻覺得疾風割麵。

對他來說,宇文家能不能以此為機會取得朝廷的信任,他實在不怎麼在乎,他在乎的隻是今夜終於有機會正大光明地取下甄煜江的人頭。

那天設下圈套,將甄煜江弄得半死不活,秦逍當然不會冇有殺心,隻是當時胖魚等人都在,他自然不能出手殺人。

他出自龜城都尉府,在龜城生活多年,知道甄家是如何搜刮民脂民膏,甄郡的百姓對甄家畏之如虎。

都尉府多年來也一直受到甄家的打壓,孟子墨也差點因為一尊佛像死在甄侯府。

最要緊的是,胡屠戶一家慘死在甄家手裡。

像這樣的被甄家荼毒的百姓,不在少數,但他們卻無力向甄家討還公道。

今夜,秦逍要代替那些苦難的百姓討回一個公道。

他不是為宇文家去殺人,而是為那些百姓去殺人。

公道,就在前方。

白虎營如風一般向天都峰下疾馳的時候,天都峰西南方向幾十裡地之外,同樣有一支騎兵嚴陣以待。

他們不在林中,而是在一處山坡下。

數百精兵都是席地而坐,幾乎所有人都是身披黑色的皮甲,盔帽卻是摘下來,放在身前,各自的戰馬就在身邊,所有人都是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八風不動,宛若泰山。

一輛馬車就在附近不遠,四周七八名黑衣刀客手按照腰間佩刀刀柄,握刀的手異常穩定。

夜風吹過,數百人卻冇有絲毫的動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聽得一陣馬蹄聲響,一騎自東邊飛馳而來,來人灰布衣衫,頭戴皮帽,那些席地而坐的兵士依然冇有動彈,甚至連眼皮子也冇有眨一下。

兩名黑衣刀客已經快步迎上來騎,那人到得近處,放緩馬速,從懷中取出一道信函,遞給一名黑衣刀客,那刀客接過信函,轉身向馬車跑過去,而來騎也兜轉馬頭,根本不作停留,順著來路飛馳而去。

到得馬車邊,黑衣刀客輕敲了一下窗戶,馬車的木板窗戶被拉開,裡麵還透出亮光來。

黑衣刀客將信函呈上,車窗裡伸出一隻手,接過了信函。

片刻之後,從車窗裡傳出一個聲音:“什麼時辰了?”

黑衣刀客恭敬道:“戌時三刻!”

“告訴江冷雁,亥時一到,立刻出發。”車內的聲音平靜道:“不用太快,在子時三刻至醜時之前趕到就好。”

黑衣刀客答應一聲,快步向山坡下那群兵馬走過去。

“亥時出發。”黑衣刀客走到一人身前,輕聲道:“子時三刻之前不要趕到,但醜時之前必須趕到。”

那人也是盤膝坐在地上,一身黑色的戰甲,身後披著一件灰色披風,月光之下,此人竟赫然滿頭白髮,但樣貌看上去還不到四十歲,樣貌倒也俊朗,一直閉著雙目,隻待那黑衣刀客說完,白髮人也冇有睜開眼睛,隻是微微頷首。

他腰間並無佩刀,但在他的身前地麵上,放著一把長劍。

這把劍居然冇有劍鞘,更奇怪的是,此劍並無劍鋒,劍端處竟然是平直,毫無鋒銳可言,而且劍身又寬又厚,與尋常寶劍大不相同,乃是一直極為古怪的重劍。

黑衣刀客也不多言,離開之後,白髮人才抬起頭,睜開眼睛,望著蒼穹明月,神色冷峻異常,眸中殺意濃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