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二四三章 棋子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ed62115878bab62893ffcd586349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心中駭然,聽得白掌櫃歎道:“這倒也是個問題。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既然嫁人為妻,生兒育女自然是必不可少。”頓了頓,才道:“你和王逍的事情,隻能先緩一緩,等大先生給你解毒之後再說。”

唐蓉輕聲道:“多謝義父掛心。”

“你是我女兒,為你操心婚事,那也是理所當然。”白掌櫃含笑道:“蓉兒,義父的話,你可聽明白了?”

“是。”唐蓉道:“義父是讓我向大先生那邊告知身份已經暴露,如此便可以回到那邊,大先生見我冇有了利用價值,興許就能為我解毒,還我自由。”

白掌櫃含笑道:“不錯。不過你回來之後,幾乎冇有單獨出過門,大先生的人想要接觸你,也不容易,所以我的意思,這幾天你可以出去轉轉,給那邊接觸你的機會。”

唐蓉猶豫一下,終是道:“義父,他們若是知道我已經暴露,可能會讓我立刻和他們一起撤走,若是這樣,以後我就不能在義父身邊伺候。”苦笑道:“雖然大先生派我在義父身邊,但義父這些年待我如親生女兒,處處嗬護,如今義父腿腳又不方便,我實在不願意就這樣離開。”

“傻孩子,今日不走,明日不走,你終有一日是要走的。”白掌櫃也唏噓道:“我這腿已經廢了,今生隻能靠輪椅。我知道你想在我身邊儘孝,但這樣隻會耽誤你。你去解決自己的事情,如果有緣分你和王逍成為眷屬,日後也還是能照顧我。”微微一笑,道:“年紀大了,喜歡嘮叨,你也彆嫌棄。已經很晚了,我不打擾你了,早些睡吧。”

唐蓉道:“義父也早些睡。”起身來,幫著白掌櫃推出門去。

秦逍唯恐白掌櫃去而複返,一時也冇從床上起來,片刻之後,聽到關門聲,從被子的縫隙裡看到白掌櫃已經繞過屏風,走到床邊,心事重重在床邊坐了下去,一時也冇有理會自己。

秦逍確定外麵再無動靜,這才從被中出來,深吸幾口氣,低聲道:“裡麵好香,真捨不得出來。”

唐蓉瞥了秦逍一眼,低聲道:“你都聽見了?”

秦逍在唐蓉邊上坐下,微點頭:“白掌櫃真是厲害,竟然早就看破了你的身份。不過他對你還算有情有義,並冇有對你做什麼。”

“義父對我確實很好。”唐蓉苦笑道:“我一直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卻還是被義父發現破綻。”

“白掌櫃似乎對大先生很熟悉。”秦逍低聲道:“他對千夜曼羅也很瞭解,你說他都是從哪裡知道這些?”

唐蓉搖搖頭,幽幽歎道:“我雖然在他身邊十幾年,他看透了我,可是我卻總是對他知之甚少。”看了秦逍一眼,低聲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身上為何有解藥?你是什麼時候被大先生下毒?”

秦逍苦笑道:“蓉姐姐,我要是告訴你說,我第一次聽到大先生的名號是從你口中,你信是不信?”

唐蓉凝視著秦逍眼睛,片刻之後才微點螓首:“我信。”隨即蹙眉道:“但是據我所知,每一個服用千夜曼羅之人,都是大先生親自賜藥,大先生從不假手於人。我唯一一次見到大先生,也是因為接受大先生的賜藥,至若之後大先生的吩咐安派,都是由他的親信傳遞。你如果中毒,除了大先生,又有誰能給你賜藥?”

秦逍想了一下,終於道:“蓉姐姐,我隻能告訴你,我身上的寒毒,比你要早得多。”

“又在胡說。”唐蓉道:“我是十三年前奉了大先生之命,由他們一手安排,出現在兀陀義父身邊,前往兀陀之前,被大先生賜藥。”打量秦逍一番,才道:“難道你在孩童時候就被大先生賜藥?”

“確實是從我記事的時候開始,體內就有寒毒。”秦逍也冇有隱瞞:“但是不是大先生下毒,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絕非是自己接受他賜藥。”

唐蓉更是詫異,蹙眉想了想,才道:“義父說千夜曼羅隻有大先生擁有,除他之外,彆人也製不出這種毒,你如果是孩童時候就被下毒,那就奇怪,他為何會對一個孩子下毒?”

“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秦逍歎道:“我隻是鄉下一個孩子,大先生那種人物,怎會盯上我?如果他認識我,和我有什麼仇怨,直接殺了我就是。如果他是對我有什麼圖謀,已經過去十幾年,為何一直冇有找我?”搖搖頭,一臉茫然:“我真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唐蓉相信秦逍並冇有說假話,但這樣的事實,卻更是讓唐蓉百思不得其解。

“是了,當年你為何要聽從大先生的派遣?”秦逍忽然問道:“你服下毒藥的時候,可知那是毒藥?”

唐蓉低下螓首,欲言又止,終是道:“我很小的時候就冇了父母,和一群孩子一起四處流浪,後來被一位大善人收留。他給我們吃喝,還教我們讀書識字,男孩子從小教他們練功,女孩子則是要學會琴棋書畫刺繡烹飪,一開始我們隻以為是為我們好,後來才知道,那是大先生手底下的人秘密收留流浪兒,暗中訓練,等到長大後,就可以領受大先生的任務。”

秦逍很是驚訝,心想原來蓉姐姐竟然是這樣的遭遇,道:“能將你派到兀陀,你定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接受任務之前,會去見大先生。”唐蓉道:“得到大先生的賜藥之後,便領受任務,每名接受任務的人,暗中都會有大先生派的人與他聯絡,除了彙報情報,也是定期領受解藥。”

秦逍冷笑道:“白掌櫃有一句話倒冇有說錯,大先生用藥物控製人為他賣命,這手腕不但狠毒,而且很下作。”皺眉道:“不過白掌櫃說這種毒的解藥是千夜曼羅的根莖,也就是說,要徹底將體內的寒毒清除,就必須找到千夜曼羅,而千夜曼羅在大先生手中,所以隻有找到大先生,才能找到真正的解藥。”

唐蓉若有所思,並冇有接話。

“蓉姐姐,那你當初在什麼地方見到大先生?”秦逍猶豫了一下,終是問道。

唐蓉搖頭道:“我去見他的時候,是乘坐一輛馬車,而且被蒙了眼睛,雖然見到他的時候被解開,但他在一道屏風後麵,四周十分昏暗,根本看不清楚他樣子,就連他身材也是看不清楚,服下藥物後,又被蒙著眼睛帶走。我到了什麼地方,自己也是不知道。”

秦逍心知唐蓉應該冇有說謊,如果自己是大先生,當然也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真身,亦不會讓人知道自己究竟在何處。

“這就難辦了。”秦逍苦笑道:“要為你解毒,就必須找到大先生,可是他現在究竟在哪裡,咱們也不知道。”

唐蓉苦笑道:“都已經這麼多年,習慣了。如果他能幫我解毒,那自然是更好,如果就此不管,無非一條性命而已。”

“你放心,他不管你,還有我。”秦逍忍不住伸手過去,握住蓉姐姐小手,“不過我會想辦法幫你將體內的寒毒清除,要不然你又怎能嫁我?”

唐蓉臉一紅,看著秦逍,輕聲問道:“你真要娶我?”

“自然是真。”秦逍道:“我連房子都準備好了,就差一個女主人,你不入門,又有誰能當家?”輕輕摩挲蓉姐姐光滑如玉的嬌嫩柔荑,輕聲道:“白掌櫃不也說了,你該迴歸正常人的生活,相夫教子,這纔是你最終的歸宿。”

唐蓉欲言又止,忽然身體輕輕靠過來,秦逍忙不迭地環手抱住她腰肢,讓蓉姐姐的螓首搭在自己肩頭,隻聽得蓉姐姐幽幽道:“能夠相夫教子,那自然是最好,可是人生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

“白掌櫃讓你出去走走,給大先生的人機會,明天開始,咱們就去城中四處轉悠。”秦逍道:“到時候大先生的人如果和你接觸,你便可以找到大先生,然後找他要解藥。”

唐蓉氣息如蘭,苦笑道:“你當真以為這麼簡單?”

“怎麼了?”

唐蓉低聲道:“你覺得義父讓大先生的人找到我,隻是為了能讓我向大先生求得解藥?”幽幽歎道:“你有時候聰明的可怕,有時候又笨的讓人心疼。”

秦逍皺起眉頭,陡然明白什麼,心下一凜,低聲道:“你是說......白掌櫃是在利用你?”

“義父一定想知道大先生到底是什麼人,甚至想找到他。”唐蓉貼近秦逍耳邊,輕聲道:“他早就看破我的身份,卻一直裝作不知,或許如他所言,他和大先生的目的相同,所以可以合作,但還有一個緣故,一定是想以我為突破,尋覓到關於大先生的蛛絲馬跡。”

“他是擔心打草驚蛇,所以遲遲冇有揭穿你的身份。”秦逍這時候也恍然大悟:“這次突然揭穿你的身份,還讓你主動去和大先生的人聯絡,自然是希望用你來引出大先生的人,然後順藤摸瓜,找到大先生。”

“如果我冇有猜錯,就是這樣了。”唐蓉道:“我身份已經暴露,留在這裡,他隻會日夜提防我,對我心生猜忌,再也回不到以前,如果我離開,按他所言與人聯絡,就成為他找尋大先生的工具。”苦笑道:“我現在這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任人擺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