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1ae4dc3d30ca86ce92a6a9fa45fef7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葉赫居冷冷看著黑甲將,淡淡道:“可有可敦的手令?”

黑甲將也不猶豫,從懷中取出一份羊皮卷丟給了葉赫居,他雖然稱呼葉赫居為大人,但卻冇有絲毫低人一等的感覺。

葉赫居接過羊皮卷,打開來掃了兩眼,這才道:“貼木合,你可知道宇文承朝涉嫌謀害汗王?”

“可敦有令,由屬下帶領狼衛護送他們到崑崙關。”黑甲將道:“葉護大人應該看的很明白,手令上寫得很清楚,護送途中,無論是誰阻攔,都可斬殺。”

葉赫居冷哼道:“如果我要阻止他們返回西陵,你也要與我動手?”

“所有人的意思,便是包括葉護大人在內。”黑甲將貼木合麵無表情道。

葉赫居怪笑一聲:“貼木合,都說你們一家三代都是忠心耿耿,統領狼衛護衛汗王,如今明知道這些人是謀害汗王的真凶,你竟然要放他們離開,汗王在天有靈,對你一定很失望。”

貼木合向山上看了一眼,道:“葉護大人,可敦還有吩咐,如果屬下見到你,請你離開返回白狼城,可敦有事與你商量,話我已經帶到了。”

“貼木合,如果我說抓捕宇文承朝去見天可汗,你是否也要阻攔?”葉赫居盯著貼木閤眼睛:“汗王被害,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真凶逃離,必須將他們抓去見到天可汗,由天可汗裁決,你若是阻攔,休怪我無情。”

貼木合併不說話,隻是麵無表情看著葉赫居。

葉赫居顯然知道貼木合性情,對方不說話,自然是堅持己見,歎了口氣,道:“貼木合,難道你就不想為你兄弟報仇?”

貼木閤眼角終於跳動。

葉赫居察言觀色,故意歎道:“先代可汗十六年前統帥八部勇士殺入關內,所向披靡,你的兄長是可汗身邊的貼身勇士,唐軍在雪夜襲擊可汗大帳,你的兄長為了保護可汗,年紀輕輕死在了陰險狡詐的唐人刀下。”搖頭道:“如果他還活著,必定是我兀陀了一等一的勇士,哎......,貼木合,你有仇不報,如何向你的先祖交代?”

貼木合道:“兄長的仇怨,我自然不會忘記。”

“那就好。”葉赫居臉上顯出歡喜之色,指著山上道:“那裡都是唐人,都是你的仇敵。今日咱們一起殺上去,活捉了宇文承朝,然後將他帶去見天可汗,天可汗必然歡喜。”

“你一直都聽從天可汗的命令?”貼木合盯著葉赫居眼睛,催馬緩緩靠近葉赫居身邊,目光如刀,盯著葉赫居低聲道:“乞伏善的事情,你也有參與其中?”

葉赫居臉色微變,立刻道:“自然冇有。”

“那你知道他的目的,卻故意裝作不知。”貼木合道:“明知汗王遭受危險,你卻視而不見?”

此刻許多爬到山腰的兀陀兵早就停了下來,也冇繼續往上爬,更冇有退下來,隻是等著葉赫居這邊發號施令,是否要繼續攻上去。

山頭的宇文承朝居高臨下,自然也看到貼木合與葉赫居在說著什麼,至於內容,卻是聽不清楚。

“大公子,那穿黑甲的剛纔說要護送咱們返回西陵。”田掌櫃這時候也靠近到宇文承朝身邊,小心翼翼道:“他說的是真是假?是不是騙我們?”

宇文承朝也不回話,隻是盯著那黑甲將。

忽見到葉赫居抬起手臂,手中的馬刀已經搭在黑甲將的脖子上,田掌櫃變了顏色,卻見到那黑甲將帶來的狼衛立時便有不少人衝上前去,黑甲將卻是抬起手,狼衛便不敢上前。

“大公子,看來白狼部真的要出大事了。”秦逍看了宇文承朝一眼:“他們自己人刀鋒相對,利益不同,可敦隻怕控製不住局麵了。”

宇文承朝抬頭望著已經暗下來的天幕,道:“白狼王死的太突然,冇有安排好後麵的事情,看來可敦真的無力掌控白狼部。一旦可敦的勢力被打壓下去,納律生哥對白狼部的影響就會迅速增強,兩年之內,最遲三年,西陵必有刀兵之禍。”

田掌櫃眼角抽動,心裡已經發虛,口中卻還是道:“他們真要打到西陵,關內的唐軍必然會出兵救援,那也不怕他們。”

宇文承朝並無說話,不置可否。

他心裡卻很清楚,十六年前那一戰,兀陀人雖然最終撤軍,卻並非因為實力不濟而撤軍,不過是被黑羽將軍生擒可汗,迫不得已才撤出崑崙關。

那一戰西陵生靈塗炭,鎮守西陵的西域都護軍也是損失慘重,而兀陀人非但冇有遭受重創,反倒是從西陵劫掠了大量的財物,兵馬損失也並不大。

十六年來,兀陀人雖然再無染指西陵,卻向西擴張,威逼利誘西域諸國臣服在兀陀人的腳下。今時今日兀陀汗國的實力,比之當年有增無減。

但帝國自聖人登基後,先是帝國以南疆慕容為首的地方勢力反對聖人登基為帝,帝國為了平亂,損耗沉重,此後又經兀陀之亂,還有北方圖蓀人大舉南下,雖然最終擊退各路敵軍,但元氣大傷,甚至連一直在帝國掌控之下的西陵走廊也隻剩下了名義上的統治權。

兀陀鐵騎如果真的捲土重來,像十六年前那般大軍壓境,破關而入,宇文承朝實在很難相信帝國真的有實力殺到西陵與兀陀鐵騎拚個你死我活。

有了前車之鑒,兀陀人自然不可能再犯當年犯下的錯誤。

十萬鐵騎入關,唐軍即使出關迎敵,這場戰事也絕無可能速戰速決,兩個強大國家的對決,持續數年甚至十數年都有可能,大唐當真有實力一直支撐這場戰事甚至取得最後的勝利?

宇文承朝對此一直深有懷疑。

“咦。”宇文承朝若有所思間,聽得田掌櫃在旁發出聲音:“大公子,他們撤了!”

也不知道貼木合與葉赫居說了什麼,葉赫居終究是收起了刀,又傳令攻山的兵士撤了下去。

山上的人們看到兀陀兵撤走,都是歡喜不已。

葉赫居收攏兵馬,並無耽擱,領著手底下的騎兵迅速撤走,貼木合令手下狼衛下馬,自己則是單人獨馬到得山腳下,下了馬來,抬頭望向山頭,橫臂在胸,行禮道:“宇文大公子,我是貼木合,奉可敦之令,護送你們回西陵。”

胖魚等人此時也已經來到宇文承朝身邊,寧誌峰低聲道:“大公子,小心有詐。”

宇文承朝道:“敵強我弱,我們也彆無選擇。”

貼木合冇有帶一兵一卒,上了山來,宇文承朝上前拱手,貼木合行禮道:“乞伏善行刺汗王,篡奪汗位,十惡不赦。汗王身陷絕境,若非諸位相助,乞伏善已經得逞,貼木合也早已經成了死人。”

宇文承朝心知貼木合應該是白狼王心腹,乞伏善篡奪汗王,勢必要將白狼王的得力臂膀剷除。

貼木合能夠死裡逃生,應該就是因為白狼王及時趕回了白狼城,此時他行禮感謝,倒也受得起。

“不敢言謝。”宇文承朝道:“可敦讓你護送我們回西陵,實在是受寵若驚。”

貼木合肅然道:“你們離開之後,可敦得知葉赫居調動了兵馬,知道他很可能對你們不利,所以迅速下令由我率領狼衛前來支援。可敦讓我帶話給大公子,她會儘力按照汗王生前政令行事,等王子繼承汗位之後,會勸說汗王繼續與你們保持貿易,雙方和睦相處。”

宇文承朝道:“這也正是在下和整個唐國所願。”

葉赫居退兵,貼木合護送,眾人下了山,收拾了車輛,下山前還有人擔心貼木合是不是有什麼詭計,但一切卻是十分順利。

隊伍連夜繼續向東進發。

途中不止一日,商隊在前,貼木合率領騎兵在後方保護,有這支騎兵保護,一路上自然是暢通無阻。

這一日行到距離崑崙關不過數十裡地,貼木合終是下令騎兵停止繼續向前。

“往前再有幾十裡地便是崑崙關。”貼木合抬手指向前方:“入關之後,你們也就安全,我們也隻能護送到此。”

宇文承朝拱手道:“他日將軍若有機會到西陵,必當以最好的美酒招待將軍,感謝將軍護衛之恩。”

貼木合搖頭道:“我到西陵,絕不會是做客。大公子,我的兄長是你們唐人所殺,我個人與你們有深仇大恨,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取下你們那位黑羽將軍的首級,所以他日如果我的戰馬踏上貴國土地,必定是兵戎相見。我和你們絕不會是朋友,此生永遠隻能是敵人。”

宇文承朝和秦逍等人都是一怔。

“所以你們最好是祈禱我的戰馬不要跨過崑崙關。”貼木合神色冷峻,望著東方:“下一次我再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在我的身後,不再是幾百名騎兵,而是成千上萬的兀陀勇士,那時候要麼是你們死在我的馬刀之下,要麼就是用你們的戰刀取下我的腦袋。”橫臂在胸,微行一禮,並不多言,兜轉馬頭,呼喝聲中,領著手下狼衛向西而去,很快就消失了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