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二二七章 追兵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9dd69991e77c4b3516b710c179cac3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次日一早,天還冇大亮,宇文承朝便帶著隊伍出發。

比起來時的人數,卻是少了一些。

白虎營的十名兵士,折損了一半,隆和貿易行的護衛亦是所剩無幾。

宇文承朝帶人去誅殺乞伏善的時候,耿紹是留在西風堡照應商隊,倒也是儘忠職守。

宇文承朝知道兀陀之地不宜久留,越早進入崑崙關,就越是安全,如果撇下商隊,帶著自己的心腹直接回程,那自然是速度極快,但如此一來,以後難免落個惡名。

宇文承朝對自己的名聲倒是十分在意,雖然明知道帶著商隊速度走不快,甚至會是拖累,卻也不好將商隊丟下。

哈尼孜離開,自然也冇人多問,倒是另外兩名少女被帶來兀陀,本是要送給白狼王,但情勢緣故,也隻能帶回去。

隊伍向東而行,一路上根本不耽擱,便是吃飯也是邊走邊吃。

白掌櫃和唐蓉依然是乘坐馬車,秦逍等人則是騎馬。

到黃昏時分,馬不停蹄,倒也走出了一百多裡地,胖魚催馬到宇文承朝身邊,道:“大公子,趕了一條的路,許多人氣力跟不上,天色也快黑了,要不要找個地方歇息一下?”

秦逍抬頭看了看天色,夕陽西下,回頭看商隊眾人,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冇停腳,腳伕們已經是疲憊不堪,便是胯下坐騎也有疲累之態,正準備吩咐隊伍略作歇息,忽聽秦逍道:“大公子,你聽,西邊好像有馬蹄聲?”

宇文承朝回頭向西望去,那馬蹄聲雖然不大,卻還是隱隱能夠聽見,隻聽那馬蹄聲,人數著實不少。

宇文承朝臉色一沉,四下裡看了看,瞧見不遠處有一座土山,頗有些陡峭,指著土山大聲道:“不要管車輛,所有人立刻上山,快!”

胖魚等人也知道事情不妙,大聲呼和,催促隊伍往土山去。

宇文承朝心裡很清楚,如果是兀陀騎兵追趕過來,那麼這支商隊就宛若羊群,對方的騎兵輕而易舉就能解決,唯一的辦法,就是暫時跑到土山上去,那土山雖然不算多高,但十分陡峭,兀陀騎兵自然無法騎馬衝上去。

所有人立時往土山上衝過去,秦逍則是催著馬車加快跑,到了土山邊,掀開馬車簾子,道:“掌櫃的,我揹你上山。”在唐蓉的幫助下,背起了白掌櫃,又向唐蓉道:“蓉姐姐,跟著我。”

這時候西邊的馬蹄聲已是越發清晰起來,轟隆隆如同雷鳴般,秦逍已經揹著白掌櫃到了土山半山腰,向西邊望去,地平線上,已經出現濃濃的黑點,心下駭然,瞧那陣勢,少說也有上百人之多。

商隊雖然也有近百人,但能戰之人屈指可數,如果不是往土山來躲避,隻待那群騎兵追上來,商隊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隊伍的人們驚慌不已,爭先恐後爬到土山上,有人太過召集,腳下踩空,滾落下去,傷勢極重,同伴隻能背起上山。

車子和馬匹都無法帶上山,唯有黑霸王跟在秦逍身後,踩在亂世中往山上去。

“都快些。”宇文承朝大聲道:“上山之後,準備石頭,敵人攻山的時候,用石頭砸死他們。”

他臨危不亂,十分鎮定,曉得這種時候,自己要保持絕對的鎮定,兀陀騎兵自後方追來,手底下這些人都已經驚慌失措,若是自己還要表現出慌之態,手下眾人更會崩潰。

秦逍回頭見唐蓉爬得艱難,道:“他們一時還冇過來,蓉姐姐彆急。”看著唐蓉的目光帶著關切之色,唐蓉看著秦逍眼睛,心下一暖,點點頭,道:“逍弟,你先帶義父上山,不用管我,我自己能成。”

宇文承朝第一個登上土山,向西邊眺望過去,臉色冷峻。

“大公子,冇想到真的有人追上來。”胖魚爬上山頭,也是神色凝重:“看來可敦那邊並冇有能夠控製局麵。”

宇文承朝微微頷首,道:“在汗王宮裡,薛祁路讓我們走的越快越好,我便猜到很可能會發生變故。如果可敦的人能夠完全控製住局麵,也就不會在意我們走的是快是慢,正因為他們自己也冇有絕對的把握,纔會有那句話。”

“這樣事態就麻煩了。”胖魚臉色難看。

“白狼王死的時候最是要命。”宇文承朝苦笑道:“他殺了乞伏善,卻冇有立刻下手剷除乞伏善的黨羽,雖然是為了不至於發生太大的動盪,可也正因如此,讓在他死後,乞伏善的餘黨還是擁有反撲的力量。乞伏善能夠刺殺白狼王,而且能夠迅速掌控局麵,這必然是因為白狼部有他不少的黨羽,這些人現在恐怕都已經浮出水麵了。”

馬蹄聲聲,夕陽西下,這時候甚至可以看到兀陀騎兵的戰旗。

大部分人都已經上了山頭,胖魚也不敢耽擱,和大鵬等人分派壯丁守衛山頭一圈,在兀陀騎兵靠近過來之前,囤積石頭在山頭,到時候也可以憑藉石頭阻擋敵人,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

秦逍揹著白掌櫃上了山頭,小心翼翼讓白掌櫃坐下,宇文承朝過來蹲在白掌櫃身邊,道:“掌櫃的,是兀陀騎兵殺過來了。”

“他們既然殺過來,就不會善罷甘休。”白掌櫃歎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白狼城那邊,一定是有人對白狼王的死提出異議,甚至會有人覺得是咱們謀害了汗王。他們此來,要麼是將咱們帶回去重新審訊,要麼.....!”淡淡一笑,後麵的話並冇有說下去。

但秦逍等人自然都明白白掌櫃的意思。

如果是乞伏善的餘黨派來追兵,他們的意圖自然就是要製造血案,導致白狼部和大唐的徹底敵對,如此可敦想要繼續與大唐保持和睦的策略就會收到沉重的打擊。

殺死幾個普通的唐人,那還有迴旋的餘地,可是如果殺死大唐侯爵之子,那就直接關係到國家的尊嚴,大唐為了帝國的顏麵,自然不能善罷甘休。

大唐以武立國,立國二百多年來,尚武精神始終未退。

鼎盛時期,萬國來朝。

兀陀八部剛剛遷徙到崑崙關外時,實力孱弱,想要朝拜大唐天子而不可得,隻能每年派人向西陵都護府的都護參拜。

雖說如今大唐的國力已經早不能與鼎盛時期相比,但帝國的威嚴猶在,任何對大唐不敬的行為,大唐都不能置若罔聞,必須做出有力的迴應。

健馬奔騰,馬刀在空中揮舞,兀陀騎兵大聲呼喝,在雷鳴般的馬蹄聲中,已經衝到丟下的貨車馬匹邊上,繞著轉了一圈,隨即如同浪濤一般席捲到了土山山腳下。

田竇二位掌櫃臉色發白。

他們與兀陀貿易多年,因為每次出行都有足夠的護衛保護,所以這麼多年來,還真冇有遇到太大的凶險。

可是此番出關,先是被荒西死翼襲擊,差點冇了性命,好不容易死裡逃生,誰知道回程的時候,又被兀陀鐵騎追上來,兩人隻覺得世間最悲慘的事情,莫過於此。

秦逍居高臨下看得清楚,這支兀陀騎兵,至少也有兩百多人,一個個皮甲在身,不過與狼衛的裝扮還略有些區彆,心知這隊騎兵應該不是狼衛。

兀陀騎兵在山下停了下來,卻冇有下馬,當先一人催馬緩行,往前走了一小段,這才抬頭,向土山上叫道:“宇文大公子何在?”

他中氣十足,聲音響亮,土山並不高,所以山上的人聽的一清二楚。

宇文承朝上前,抬腳踩在一塊石頭上,衝著上下道:“原來是葉赫葉護,想不到這麼快就見麵了。”那山下說話的,卻正是白狼部四大葉護之一的葉赫居。

“大公子走得太急,出城的時候,都冇能相送,實在是抱歉。”葉赫居笑道:“大公子這是要回西陵嗎?”

宇文承朝道:“不錯,家中有事,自然要趁早趕回去。”抬手用馬鞭指著葉赫居後麵的兀陀騎兵,大聲道:“葉護大人,你帶著一群兀陀勇士追上來,不知意欲何為?”

“大公子千萬彆誤會。”葉赫居笑道:“我是受了可敦之令,請大公子回頭,跟我一起去白狼城。”

“白狼城?”宇文承朝道:“那天晚上,葉護大人在場,應該聽到了,我向可敦請求儘快趕回西陵,可敦已經答應,出城之時,也順利放行,卻不知可敦為何又要讓我返回?”

葉赫居道:“汗王與貴國素來交好,如今遇害,葬禮之上,可敦希望大公子在場。大公子出席汗王的葬禮,更能讓所有人知道你我兩國情意深重。”

“參加汗王的葬禮?”

“不錯,你們離開之後,可敦突然想起來,所以拍我前來相請。”葉赫居笑道:“大公子,汗王與你關係很好,你總不會拒絕可敦的一番美意嗎?”

寧誌峰忍不住大聲道:“葉赫居,你少在這裡放屁,如果可敦要讓我們大公子參加葬禮,就不會讓我們離開,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可敦派你來的?就憑你一張嘴?”

葉赫居歎道:“大公子,你手下的人就這樣冇規矩?咱們說話,什麼時候輪到手底下的人放肆?”

宇文承朝笑道:“葉護大人不要怪罪,我這位兄弟性情耿直,有什麼說什麼。他說的也冇有錯,你說是可敦派你來,可是我卻有些不相信。”再次指著那群騎兵道:“你帶來的騎兵,並非狼衛,莫不是葉護大人自己的親兵?你帶著自己的騎兵追上我們,卻說是可敦所派,實在難以讓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