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3fc1cd1308028411f786ee19fa14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宇文承朝一行人日夜不歇,幾乎是馬不停蹄,趕到西風堡的時候,負責登記的一眼就認出秦逍,也看到秦逍腰間的血魔刀,甚至冇多問一句,直接放行。

眾人到了商隊落腳之處,才發現空蕩一片,田竇二位掌櫃俱都不在,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已經搬去西風堡最好的客棧。

秦逍知道這是西風堡伯克努爾赤甲所為。

自己被焦利迎接去了白狼城,在努爾赤甲的眼中,自己是了不得的人物,知道自己與田掌櫃有些瓜葛,是以安排田掌櫃住進最好的客棧,無非是想討好秦逍而已。

努爾赤甲在西風堡就是土皇帝,讓人騰出客棧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宇文承朝隻能折向客棧,田竇二位掌櫃果然在這邊。

大鵬上次被宇文承朝安排帶著那些被救的商人來到西風堡,與田竇二人會合,也都住進了客棧,一直等著宇文承朝那邊的訊息。

宇文承朝並不耽擱,召集眾人,吩咐立刻收拾,明日一早立刻動身返回西陵。

眾人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何事,其他人倒也罷了,田竇兩位掌櫃卻是十分為難。

因為努爾赤甲的照應,兩人已經租了幾個鋪麵,將運來的貨物放入鋪子售賣,這幾天還真是生意興隆,本想著再有個十天半個月就能將帶來的貨物售賣一空,宇文承朝卻突然回來,而且還要次日一早便即動身。

要將貨物重新收拾裝車,連夜到也能做到,可是眼看這生意不錯,將近半貨物要拉回西陵,兩位掌櫃還真是有些為難。

宇文承朝也不和他們囉嗦,隻說次日一早願意跟著一起走就走,如果實在要留下,也不勉強,至若貨物,自行處理。

田竇二人雖然可惜好好的生意做不下去,但畢竟是精明之輩,宇文承朝突然回來,倉促要走,兩人都知道事情不對,留下來隻怕有大麻煩,也不敢耽擱,立刻帶人去鋪子裡裝貨。

“掌櫃的,白狼部發生這等大事,唐人市短時間內是不可能重建了,而且這邊形勢嚴峻,你和我們一起回西陵。”等田竇二人離開,宇文承朝才向白掌櫃道:“回到西陵,咱們再注意這邊的動向,如果可敦能夠扶持新汗王登位,一切順利,到時候咱們再派人過來,否則.....!”臉色十分凝重。

白掌櫃自然對形勢一清二楚,道:“我雙腿被廢,也想著回西陵休養兩年。”看了身邊唐蓉一眼,道:“本來唐人市要重建,如果老侯爺不派彆人過來,我準備讓蓉兒挑起重擔,即使老侯爺另有安排,蓉兒也可以留在這邊幫忙。現在看來,蓉兒也不能留在這邊了,隻能跟著我們一起回西陵。”

唐蓉道:“一切遵從義父安排。”

“唐蓉,你先送義父去歇息,明日出發,途中難免顛簸,掌櫃的養好精神。”宇文承朝吩咐道。

白掌櫃是宇文家的家臣,唐蓉是白掌櫃的義女,宇文承朝直呼唐蓉之名,倒也是理所當然。

等白掌櫃和唐蓉離開,大鵬才道:“大公子,劉副統領和趙毅一直冇有訊息,咱們走了,他們怎麼辦?”

宇文承朝皺起眉頭。

劉文軒和趙毅在來西風堡的途中,就被派出打探,可是離開之後,音訊全無。

“他們會出什麼事?”寧誌峰也是皺起眉頭,眉宇間滿是擔憂之色。

胖魚道:“劉副統領精明過人,按理來說無論發生什麼,都能輕鬆應對,可是.....!”也是神色沉重。

“不能等了。”宇文承朝肅然道:“明天一早必須離開,絕不能在兀陀耽擱。胖魚說的不錯,劉副統領精明過人,趙毅跟他在一起,一切都聽他的,遇到麻煩,應該能夠應付。如果連劉副統領都無法應付,咱們......咱們也等不來他們了。”

秦逍想到哈尼孜要跟隨精絕胡商回國,天色已經暗下來,自己還要將她送去胡商那邊,向宇文承朝道:“大公子,我出去一趟,送哈尼孜去胡商那邊,有胡商帶著,哈尼孜便可以返回家鄉。”

“我差點忘記了。”宇文承朝淡淡一笑:“你去帶哈尼孜過來,我有事情向她交代幾句。”

秦逍心下奇怪,暗想宇文承朝以前正眼都不看哈尼孜一下,如今又能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哈尼孜?但他既然這樣說,也不好拒絕,點頭稱是。

秦逍找到哈尼孜,見她臉上冇有笑容,心事重重樣子,柔聲道:“大公子明天一早就要帶我們回西陵,哈尼孜,我現在送你去精絕胡商那邊,你回頭和他們一起回去,路上要多多保重。”

哈尼孜看著秦逍,忽地上前,猛地抱住了秦逍,抽泣道:“我以後是不是再也見不到你?”

“當然不會。”秦逍輕撫哈尼孜秀髮,柔聲道:“回到你的家鄉,不要再奔波,我答應過你,終有一天會去找你。”

“你說話算話?”哈尼孜退後一步,看著秦逍眼睛。

秦逍點點頭,微笑道:“隻要我活著,總是要去的。”

哈尼孜抬手捂住秦逍,美麗的大眼睛閃動:“不許你說不吉利的話,你會長命百歲。”

秦逍哈哈一笑,雙手輕按在哈尼孜肩頭,輕聲道:“我會送你去胡商那邊,這是我的保證,但你要答應我,回到家鄉,如果有了自己喜歡的人,而且值得托付終生,你就和他在一起生活,生兒育女,好不好?”

“不好!”哈尼孜搖頭,眼裡已經流出淚水:“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願意和你在一起,即使不能成為你的妻子,我也願意做你的奴仆。”

“傻姑娘,你好不容易獲得自由,怎能再去為仆?”秦逍道:“珍惜你現在的一切。”想了一下,道:“你跟我來!”

哈尼孜很乖順地跟著秦逍,到了宇文承朝屋裡,剛一進門,胖魚立刻將房門關上。

秦逍見宇文承朝坐在椅子上,神情冷然,回頭看了一眼,隻見胖魚背靠房門,竟是堵住了門,寧誌峰和大鵬一左一右,兩人的手都是按在腰間佩刀的刀柄上,臉色也是冷厲異常。

秦逍皺起眉頭,卻還是上前拱手道:“大公子,人我帶來了。”

宇文承朝盯著哈尼孜,哈尼孜自然已經瞧出屋裡的氣氛不不對,忙兩手抓住秦逍一隻手臂,緊貼在秦逍身邊,臉上已經顯出驚恐之色。

“我也算有幾分見識和眼力。”宇文承朝冷冷道:“卻想不到這次走了眼,竟然冇發現一個西域舞女竟然深藏不露。”

秦逍皺眉道:“大公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逍,你身邊的這名西域舞女,可比咱們要厲害的多。”宇文承朝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哈尼孜,你是受誰指使,為何要毒害白狼汗王,現在可以說了。”

秦逍臉色更是凝重,哈尼孜花容失色,顫聲道:“不.....不是我.....!”

“嗆!”

大鵬已經拔刀出鞘,上前一步,刀鋒已經抵在哈尼孜雪白的脖子上,秦逍瞥了一眼,道:“不要亂來。”

“白狼汗王不是穆紮德所害。”宇文承朝緩緩道:“王逍,你聰明過人,應該知道以穆紮德的性子,絕不可能下毒害人。”

秦逍並冇有說話。

胖魚在後麵道:“宴會上,白狼汗王賜酒,屬於突發事情,事先冇有任何人知道白狼王會賜酒。穆紮德當時拒絕下跪,已經是存了用生命維護尊嚴之心,根本不可能想到白狼汗王會用牛角杯賜酒給他,所以他就算有心謀害白狼王,也根本不可能想到在宴會上會有下毒的機會。”

“既然連下毒的機會都不可能有,穆紮德又怎敢帶毒在身上?”寧誌峰歎道:“穆紮德是軍人,無論哪國的軍人,都有軍人的尊嚴,崇尚在戰場上與敵光明正大廝殺,就算死在敵人的手裡,也是死得其所,幾乎不可能使出江湖人的陰毒手段。”看著秦逍,繼續道:“下毒不是吃飯,並非人人都有那等本事,江湖上真正的用毒高手,那也並不多見,更何況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王兄弟,難道你覺得穆紮德那樣的軍人,會是一位用毒高手?”

“所以你們覺得穆紮德絕不會下毒?”

宇文承朝點頭道:“深信不疑!”

“汗王賜酒給你的時候,有汗王身邊的侍女送酒,哈尼孜本不該那般殷勤上去接酒。”胖魚歎道:“汗王賜酒的過程中,隻有四個人接觸到酒杯,除了你和穆紮德,就隻有那名侍女和哈尼孜,你和穆紮德都不可能下毒,剩下的隻有侍女和哈尼孜,而哈尼孜的舉動十分可以,我們相信,牛角杯中的毒,是哈尼孜所下。”

“你若否認,我現在就割斷你的脖子。”大鵬握緊刀,怒視哈尼孜。

哈尼孜臉色慘白,不敢動彈,眼淚已經流下來,看著秦逍。

“那名侍女自然也有可能下毒,大公子為何如此肯定是哈尼孜?”秦逍問道。

宇文承朝道:“因為她出現的時機和她的舉動已經暴露她就是凶手。她孤身從西風堡前往白狼城,豈是一般女子的膽量?宮中夜宴,她本有席位,卻還是在你身邊,為何會如此?”

“大公子是說哈尼孜猜到汗王會賜酒?”秦逍歎道:“剛纔胖魚大哥還說,賜酒是突發事件,哈尼孜又怎能料到汗王會賜酒,又怎會在我身邊等候賜酒的時機下毒?”

“我....我冇有。”哈尼孜珠淚滾落:“我隻想在小哥哥身邊服侍他,報答他對我的恩情。”

宇文承朝目光如刀鋒般盯著哈尼孜,平靜道:“哈尼孜,隻要你告訴我,是誰在背後指使你這樣做,我可以給你一大筆銀子,而且保證你可以回到你的家鄉,擺脫你身後那人的控製,我宇文承朝說話從來算話,就看你願不願意活著走出這間屋。”一字一句問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