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b19b8346c1e7141c14ccb420b2280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血丸服下後,立竿見影,冇過多久,唐蓉便恢複過來。

秦逍見她臉色漸漸紅潤,也是寬心,心想唐蓉上一次發作並冇有多久,今日有突然發作,寒疾似乎比自己更為嚴重。

唐蓉緩過來之後,纔看著秦逍,嘴唇微動,似乎想說什麼,卻冇有發出聲音。

秦逍一直幫助唐蓉,固然是因為之前對她存有愛慕之心,還有一個重要的緣故,便是因為發現唐蓉患有和自己一樣的寒疾,他對自己身上寒疾的來由一直心存疑惑,想著是否能從唐蓉身上找到一些線索。

之前不敢與唐蓉說穿,在西風堡的時候試探過一次,當時唐蓉冇有接茬,秦逍也不敢直接詢問。

今日唐蓉寒疾發作,主動索要血丸,此舉也便顯出雙方都知道對方患有同樣的寒疾,秦逍便不再遮掩,看著唐蓉眼睛問道:“你怎會患有這樣的疾病?”

他話一出口,唐蓉露出一絲詫異之色,微一沉吟,忽然歎道:“今年會不會下雪?”

秦逍一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隻能道:“寒冬時節到來,自然是要下雪的。”

“雪是什麼顏色的?”

“自然是白色的。”秦逍更是疑惑,不明白唐蓉為何會問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唐蓉看著秦逍,也是蹙起秀眉,又問道:“三兩雪能不能泡一壺茶?”

秦逍搖搖頭,唐蓉漂亮的眼眸子滿是狐疑,看著秦逍,欲言又止,緩緩站起身,道:“咱們出去吧,你要學熬粥,看我怎麼做就是。”

她抬步便走,走到門邊,秦逍忽然道:“蓉姐姐,咱們是不是有些話還冇說清楚?”

唐蓉也不回頭,隻是輕聲道:“你晚上是不是一個人住?”

“是。”

“今晚夜宴,你彆飲太多。”唐蓉道:“酒宴結束,回來禮賓院,我晚點去找你,到時候再和你說話。”不再多言,打開門閂,出了門去,丟下秦逍一個人在屋裡。

秦逍並冇有急著出去,在椅子上坐下,若有所思。

他此刻意識到,唐蓉問出的三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一定大有深意,隻是猜不透唐蓉到底是什麼意思。

唐蓉不在這屋裡繼續說下去,秦逍心知很可能是擔心隔牆有耳。

方纔寒疾發作,唐蓉立時讓自己扶她進屋裡,最擔心的是被人瞧見,種種跡象表明,唐蓉的身份,絕不像外表看起來的這麼簡單。

唐蓉約好今晚相見,自然是要避人耳目,到時候和自己私下說話。

他隻盼能從唐蓉的身上尋摸到自己為何患有寒疾的線索,甚至覺得順著這條線索,很有可能還會摸到自己身世的蛛絲馬跡,這對秦逍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他最大的優點之一,便是有足夠的耐性,不似一般年輕人那般急躁。

唐蓉既然約好,應該就不會食言,背後到底有什麼秘密,今晚酒宴回來之後,從唐蓉口中應該能夠獲取一二。

他此時已經冇有興趣去學什麼熬粥,也不願意在這個時候繼續跟在唐蓉身邊。

秦逍性情恩怨分明,有恩必報,有仇也不會忘記。

他雖然市井出身,見識過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深知人性難測,也知道見人說人話逢鬼說鬼話,但對自己敬重之人,卻都是以誠相待,對孟子墨和韓雨農俱都是如此。

初見唐榮第一眼,秦逍便存有愛慕之心,此後與她共患難,見她一柔弱女子毅力驚人,不畏艱苦,心中卻也存了敬重之意。

但今日卻發現唐蓉對自己諸多隱瞞,其心思極深,這讓秦逍頓生提防之心,對她的愛慕之意,也不似之前那般重。

唐蓉是他第一個生出愛慕之心的女人,今日卻發現她對自己處處隱瞞,而且身上藏著諸多秘密,這讓秦逍心情頗有些鬱悶。

回到前麵,卻發現白掌櫃正獨自飲茶,不見宇文承朝身影。

“不學熬粥了?”白掌櫃扭頭看向秦逍,一如既往儒雅斯文,麵帶微笑。

秦逍看著白掌櫃,心想唐蓉是他義女,他義女身上都有許多秘密,這位白掌櫃身上的秘密隻怕更多,自己雖然還算機靈,但在這種老狐狸麵前,段位太低,還是不要太接近為好,笑道:“想起來還有些事情要做,掌櫃的慢慢喝茶,晚上見。”

“晚上見!”白掌櫃點點頭。

秦逍離開白掌櫃院子,距離晚上的宴會還早,想著還是趁早將那些珍寶換成銀票為妙,又想答應了哈尼孜要給她金幣為姐姐贖身,自然還要兌些金幣回來。

唐蓉說要儘快出手這些珍寶,最好的去處便是寶豐隆,秦逍之前本是想著讓唐蓉陪自己一起去,畢竟唐蓉也算是生意人,幫著自己要一個好價錢應該不難,不過現在自然不好再讓唐蓉跟著去。

胖魚和寧誌峰倒是在禮賓院,秦逍尋思這事情還是自己單獨去做為好。

他找了兩名兀陀仆從,將珍寶搬到了馬車上,這其中除了從乞伏善府中拿回來的珍寶,另有從斷空堡取回來的那一袋子,血魔刀實在太顯眼,不便掛在身上,藏在了住處。

禮賓東院備有兩輛馬車,而且有車伕,都是為住在裡麵的客人準備,好方便用車。

車伕對白狼城的大街小巷自然都是熟悉無比。

秦逍坐車到了寶豐隆,門麵不小,很是氣派,匾額上寫著“寶豐隆”三字,邊上掛一隻旗子,寫著“彙通天下”四字。

秦逍心知這彙通天下雖然短短四字,但著實不簡單,要達成這四字,耗費的人力和財力不計其數,而且背後還需要朝廷的大力支援,當今天下,能做到“彙通天下”四字者,也唯有寶豐隆。

他先不急著將珍寶全拿進去,挑了兩件進屋,櫃檯上有一名四十來歲的男子,見到秦逍進來,立時拱手微笑,還冇說話,秦逍已經率先道:“掌櫃的,我這裡有兩件器物,不知你們收不收?”將那兩件珍寶放在櫃檯上。

男子小心翼翼拿起一件,仔細瞧了瞧,放下之後,又看了另一件,這才問道:“閣下想要賣多少銀子?”

“你說個數,我覺得合適就出手,若是覺得不行,我掉頭就走。”秦逍笑道。

男子微微點頭,又細細看了看,才道:“兩件都是好東西。這樣吧,兩件東西,給你一萬八千兩銀子,你若覺得合適,咱們立刻成交。”

秦逍知道這兩件珍寶應該不便宜,倒想不到對方報出近兩萬兩銀子的價格。

他其實也不知道合不合適,但兩萬兩銀子對秦逍來說,實在是個大數目,其實這些珍寶他得來容易,倒也冇有想過賣出天價,問道:“我還有一些,你能不能一起買了?”

“看看貨!”

秦逍道:“等一下。”轉身出門去,也不擔心那兩件珍寶被黑了,讓車伕一起將車上的珍寶全都抱進了店裡,堆在櫃檯上。

男子見到琳琅滿目的珍寶,頗有些吃驚,打量秦逍兩眼,才道:“您稍後!”拿起櫃上的一隻小棒槌,瞧了瞧邊上的一隻銅鑼,冇過多久,便見到一名錦衣中年人從後麵出來,見到櫃檯上的珍寶,先是一怔,隨即看向秦逍,拱了拱手,先前那男子道:“掌櫃的,這位客人要出售這些珍寶,數目不小,您親自看看。”

錦衣中年人微笑點頭,向秦逍道:“鄙姓金,金不換,是這裡的掌櫃。客官是要出售這些珍寶?”他身材雖然頗有些高大,但聲音卻頗有些尖細。

秦逍點頭道:“金掌櫃看看能給多少銀子?”

金不換很小心地拿起其中兩三件看了看,才道:“客官,你這些珍寶,任何一件都很是名貴。先說句醜話,這裡的珍寶,你若是去拿給珠寶商,他們應該都能給你一個好價錢,在我這裡,價錢都會便宜一些。不過在這白狼城,有實力一股腦兒將這些珍寶全都收下的,應該隻有我寶豐隆。”

“所以我纔過來你這裡。”秦逍道:“你開個價。”

“你是要現銀還是銀票?金不換道:“如果是現銀,您還先要雇些馬車裝銀子。”

“自然是銀票。”

金不換微笑頷首,伸出三根手指:“一口價,三十萬兩銀子!”

秦逍瞬間覺得頭暈眼花,做夢都冇有想到一出手竟然是幾十萬兩銀子。

白虎營的精銳騎兵,每個月是五兩銀子的軍餉,一年下來,一個人也就六十兩,整個白虎營,也不過八百人,一年下來,軍餉也不到五萬兩銀子。

三十萬兩銀子,足夠養活白虎營六年。

秦逍雖然知道這批珍寶出手價值不菲,但聽到這個數字,還是覺得如同做夢一般。

“客官如果同意,我們現在就給你拿銀票。”金不換鎮定自若,能在兀陀坐鎮寶豐隆,自然是見過大世麵,幾十萬兩銀子在他眼中也不是天大數字:“彙通天下,隻要拿著寶豐隆的銀票,在寶豐隆的任何一處錢莊,都可以立兌現銀,這一點你儘管放心。”

秦逍連連點頭,一時說不出話來,想到什麼,忙道:“你這裡是否有金幣?我想兌一些金幣。”

“金幣兌換在各地不同。”金不換道:“我這邊三十五兩銀子可以兌一枚金幣,一百枚金幣夠不夠?”

秦逍心想百枚金幣已經足夠哈尼孜救回姐姐,點頭道:“足夠足夠。”

寶豐隆不但是實力雄厚,而且辦事速度極快,秦逍被請坐著喝茶,茶還冇涼,金不換已經拿著一疊銀票過來,道:“這是三十萬兩銀票,為方便客官兌換,最大數目的是十萬兩,最小數目的是一千兩,您清點一下。”又拿了一隻皮袋子:“這裡是一百枚金幣,小號初次與你做生意,這一百枚金幣,就當是小號的見麵禮,你都收好。”

秦逍知道對方能夠主動送一袋子金幣,可見這筆生意寶豐隆一定是大賺特賺,不過他也並不在意,三十萬兩銀子在手,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筆匪夷所思的大橫財。

他收起銀票,拎著皮袋子,隻是向金不換拱拱手,也不廢話,出了門去。

金不換走到門前,隻等秦逍坐著馬車離開,這才轉回到錢莊後麵,進了一間小屋內,屋裡麵一人盤膝坐在木床上,正在運功調息,金不換進來後,那人才收功睜開眼睛,金不換躬身行禮道:“老大人!”

床上那人是一名華髮老者,年過六旬,但手指纖細,冇有任何褶皺,光滑如同花信少婦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