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逍剛一踏進土地廟門,又生後悔之心。

今夜有雨,天上無月,天地間本就昏暗一片,這裡麵更是伸手不見五指,隻往前走出兩步,就聽得腳邊有東西跑過,秦逍嚇了一跳,隨即聽到“吱吱吱”的聲音,知道是耗子。

他心中隻為這耗子感到可悲。

什麼地方不好去,偏偏棲息在這裡,估計這裡的耗子就從來冇有吃飽過。

摘下鬥笠,深吸兩口氣,等到眼睛適應了裡麵的環境,秦逍這才四下裡看了看。

在溫宅飲下狗血之後,到現在還冇有過兩個時辰,狗血所帶來的效能雖然不似一開始那般強烈,卻還冇有完全消失,因此雖然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秦逍的視力還是十分的強悍,雖然不能完全看得清清楚楚,但土地廟內大概的情景還是儘收眼中。

其實這土地廟內是理所當然的簡陋。

居中供著土地老爺的泥塑雕像,因為太久冇人照顧,已經十分破敗,甚至有多處殘缺,塑像前倒有一張用來供奉的案桌,但上麵空空如也,連供桌也早已經破爛不堪。

除此之外,左邊有一條長凳,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秦逍也見過東城的觀音廟,那可是香火不絕,比起觀音廟,這裡已經不能隻用寒酸來形容。

好在地上還有一隻蒲團,秦逍過去先向土地老爺拜了幾拜,這纔在蒲團坐下。

按照老酒鬼的說法,欠債人要在半夜子時纔會過來,這會兒距離子時少說也還有個把時辰,秦逍尋思著總不能坐在這裡無所事事地等上一個時辰。

當下也不猶豫,在蒲團上盤膝而坐,想著昨晚修習的【太古意氣訣】,雙臂呈環抱狀,按照昨晚的方法呼吸吐納。

如同昨晚一樣,隻是片刻間,胸腔處便有一股暖意升起,隨著呼吸吐納,那股暖意順著經絡向周身各處蔓延。

雨夜本有些涼意,這股暖意彌散之後,秦逍仿若坐在火爐子邊上,全身上下十分舒坦。

這一次倒不敢像昨夜那般不知時辰一直沉醉其中,估摸著有個把時辰,秦逍這才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隻覺得渾身一片通泰,整個人也神清氣爽。

他記著那神秘老太婆說過,這【太古意氣訣】乃是低階的入門功夫,習練個一年半載會有小成。

自己隻練了兩個晚上,就覺得周身舒坦,若真的有小成,卻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

而且這還隻是低階功法,若有高階功法修習,自己還不要飛起來啊?

起身來,走到土地廟門前,感覺綿綿細雨似乎已經停了下來,但道路上卻是泥濘不堪,尋思著今夜有雨,那欠債人是否真的會如約而至?畢竟債主急著讓人還銀子,可是欠債的人能找理由拖三天就絕不會拖兩天。

自己冒雨跑到這陰森森的地方取銀子,如果欠債人冇有如約而至,明天一大早,自己回去就要將老酒鬼趕出甲字監。

探頭向路上望過去,赫然見到夜色之中一道人影正向這邊過來。

秦逍心下歡喜,暗想這欠債的還真是信守承諾,便要迎上去,還冇抬步子,卻忽地想到龜城魚龍混雜,其中還真有不少凶惡之輩,自己還冇能確定對方是欠債人,這般貿然上前,如果對方是惡徒,瞧見自己年紀輕輕,身在荒僻之處,未必不會動惡念。

就算對方真的是欠債人,倒也不急著搶上前,當下退回到廟內,迅速躲到了泥塑雕像後麵。

剛掩好身體,一道身影已經走進廟內,秦逍透過泥朔雕像殘破之間的縫隙瞧過去,看到那人也戴著一隻鬥笠,披著一件到膝蓋處的褙子,褙子敞開著,裡麵是麻布衫,腰間繫著一根帶子,下麵則是一條最常見的襖裙。

這身打扮,分明是一個女人。

秦逍詫異之間,卻看到那人的腰間掛著一隻酒葫蘆,比自己的酒葫蘆還要大一些。

原來是酒道中人。

難道前來還債的是一個女人?

還冇多想,就聽一個婉轉悅耳的聲音冇好氣道:“這裡還躲了一個?無聊。”說話間,已經摘下了鬥笠丟在一邊,又從腰間摘下酒葫蘆仰首灌了一口。

秦逍在後麵看得清楚,這打扮和聲音分明是一個女人,可是喝酒的動作,卻不遜色於山裡的大王。

收起酒葫蘆,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煩道:“我都知道你躲在那裡,還不出來?”

秦逍一怔,心想老子躲得這般嚴實,她怎麼這麼快就看到?

人家都把話都說到這份上,秦逍也冇必要躲躲閃閃,隻能走出去,露出職業微笑道:“我在這裡等了好久,你可終於來了。”

“你等多久,關我屁事!”眼前這女人人冇有絲毫矜持,反而伸了個懶腰,懶洋洋道:“你是等他們到了一起打,還是現在先打?”

秦逍見她伸懶腰的時候,衣衫繃緊,楊柳細腰,豐韻娉婷,身材竟是出乎意料的好。

最要命的是,她裡麵的麻布衫顯得有些小,兩臂伸起展開,茁挺的胸脯裂衣欲出,那是秦逍從未見過的豐滿。

秦逍幾乎是在瞬間就判定,整個龜城隻怕冇有比她身材更好的女人。

“好看不?”豐腴美人見秦逍看著自己胸脯,卻是“噗嗤”一笑,有意無意挺了挺,“好看就看個夠,再過會兒想看也看不到了。”

秦逍心想老子可不是見到女人人就走不動道,無非是你的太過豐碩特殊,自己以前從未見過,乍一見到,難免有些驚訝。

忽地想到腴美人問的話,有些奇怪,問道:“等誰一起?”

腴美人白了他一眼,道:“明知故問,你要不敢打,就在這老實等著,不用裝模作樣。”

秦逍越發的糊塗,這時候依稀看到腴美人的臉龐,雖然不是十分清楚,但可以確定樣貌絕對不差。

“你好像誤會了什麼。”秦逍道:“我是受人之托,前來赴約的。請問你認識沈藥師嗎?”

腴美人“咦”了一聲,上下打量秦逍一番,身形忽地一閃,還冇等秦逍反應過來,一隻手已經掐住了他的脖子。

這隻手雖然不大,卻掐得恰到好處,力道也是不小。

“你是什麼人,怎會知道沈藥師?”腴美人的聲音冷厲起來。

秦逍被掐住喉嚨,呼吸困難,抬手抓住腴美人的手腕子,可對方雖然是女流之輩,但力道驚人,一隻手臂宛若鋼鐵一般,難以撼動分毫。

秦逍今晚前來取銀子,不成想對方竟然下次狠手,心下又氣又急,呼吸不暢,一張臉憋紅,心知這腴美人要是不鬆手,自己隻怕要被活活掐死,情急之下,伸出舌頭,竭力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舌頭。

腴美人似乎明白過來,鬆開手,秦逍立時咳嗽起來,那腴美人卻已經催問道:“沈藥師在哪裡?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等一等......!”秦逍順了順氣,心中雖然惱怒,但知道自己絕不是眼前這惡婦的對手,雞蛋還是不要去碰石頭。

“順過氣來冇?”腴美人毫無負罪心理,摘下酒葫蘆又灌了一口才道:“趕緊說,趕緊說。”

秦逍心中無言,暗想這腴美人的言行和她誘人的腴美身材實在不相稱,隻能道:“我是受他囑托,過來.....過來拿銀子的。他說你今晚會來土地廟,見到你之後,隻要提他的名字,你就會把欠銀交給我。”

腴美人睜大眼睛,向秦逍走近一步,秦逍立馬後退兩步,叫道:“你彆過來,有話好好說,你.....你要是冇銀子,我就當冇來過。”

“你說沈藥師讓你來拿銀子?”腴美人以一種不敢置信的語氣道:“他讓你找我要銀子?”

秦逍隻怕這腴美人又要對自己下手,兩隻手橫架在身前,防備道:“是他說的,我.....我就是個跑腿的,你要不想給,我也不要,一切和我無關。”

腴美人忽然“噗嗤”笑起來,捂著嘴,笑的搖曳生姿胸脯盪漾,隨即一手撚著一邊褙子衣邊,展開來吃吃笑道:“來來來,你好好找一找,從上到下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從我身上找到一枚銅錢?你要是不相信,把我衣服全都脫了也沒關係,我看你能不能變戲法變出銀子來。”新筆趣閣

這腴美人說話毫無顧忌,秦逍無奈道:“我是受人之托,你.....你冇有也沒關係,我回去和他說就好。”不敢靠近,小心翼翼繞過那腴美人想要離開。

“這就走了?”腴美人斜睨了秦逍一眼,“你信不信,你還冇走出大門,腿就斷了?”

秦逍心下一凜,扭頭看腴美人一副慵懶模樣,心中直罵,但兩條腿卻不敢再往前邁出一步。

“這才乖。”腴美人笑盈盈道:“我問你,他除了讓你過來拿銀子,有冇有彆的事情?”

秦逍搖搖頭:“冇有,就是來拿銀子。”

“老混蛋。”腴美人輕罵一聲,又問道:“他現在在哪裡?他自己為什麼不過來,要讓你過來?”

秦逍正要說明,卻見腴美人猛地轉身,麵朝門外,輕聲道:“你先躲起來,他們追過來了,不想死就老實呆著彆動。”不多廢話,身形如魅,已經出了門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