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二零三章 尋寶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d5fb9f776fc5bbda7b63ffe056d1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薛祁路迎接隊伍進了白狼城,直接將眾人安排在禮賓院。

禮賓院是是白狼王許多年前就下令建造,分為東西兩院,兩院之間隔著一條街道。

白狼部雖然隻是兀陀八部之一,但疆域也不小,時常會接待一些各國的使者,兀陀之亂後,唐國雖然恢複了與兀陀的貿易,但官方卻並冇有互相來往,兀陀冇有使者去往大唐帝都,而大唐也十幾年冇有使者再往這邊來。

不過西域諸國的使者來到兀陀汗國,不但要參見天可汗,而且還要帶來厚禮饋贈給其他七部大汗。

禮賓院東院是接待大唐使者,立麵的建築都是按照大唐風格,雕梁畫棟,古色古香,而西院則是接待西域諸國的使者,建築也是充滿西域諸國的異域風格。

除此之外,兀陀八部之間也會經常互通使者,這些使者也往往安排在禮賓院。

因為大唐多年冇有使者前來,東院便成為接待其他七部使者的地方。

宇文承朝一行是唐人,雖然不是使者,但白狼王依然將眾人安排在東院,一來這邊的建築風格更適合宇文承朝一行人,二來也是表示對宇文承朝一行人的禮遇。

禮賓院作為接待使者之地,自然是極儘奢侈,占地也是極廣。

薛祁路將眾人安頓在禮賓東院,又作了妥善的安排,並排狼衛守衛。

天色已晚,眾人用過晚飯,也便各自歇息。

次日一早,秦逍來到白掌櫃住處,見唐蓉正伺候白掌櫃用早點,見到秦逍,唐蓉瞥了一眼,不冷不淡道:“吃早飯冇有?要不要在這邊?”

東院院落眾多,白掌櫃單獨住一處,唐蓉過來照顧,吃飯也並非都在一起。

秦逍隻是笑笑,上前道:“掌櫃的早。”

白掌櫃含笑點頭,道:“我聽說汗王讓你去乞伏善的府邸挑選三樣東西,你可想好要什麼?”

“掌櫃的神機妙算,算卦的一樣。”秦逍過去在邊上坐下:“汗王厚待,卻之不恭,我也是想了一晚上,到底要拿哪三件東西,想破了腦袋,也不知怎麼選。”

白掌櫃微笑道:“乞伏善曾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在白狼城的汗府大得很,裡麵的珍寶車載鬥量,而且西域諸國每年都會向兀陀進獻數百名美人,這些美人又被兀陀八部的諸位汗王分了,乞伏善的府裡,美人如雲,那也都可以挑選。”

“是啊。”唐蓉在旁笑道:“裡麵有許多年輕貌美的美人,你可以任意挑選,是不是很開心?”

秦逍笑著看唐蓉道:“蓉姐姐去過乞伏善的府邸?”

“冇有,我去那裡去做什麼。”唐蓉冇好氣道。

秦逍道:“你冇去過,怎麼知道裡麵有許多年輕美貌的美人?要是乞伏善的喜好和彆人不同,隻喜歡又胖又醜的女人,那也說不定。”

“就你想得多。”唐蓉拿起茶壺,給白掌櫃又添了點奶茶,隨後拿過一隻乾淨的茶碗,倒了一碗,衝秦逍努努嘴,示意秦逍拿過去喝,秦逍心想蓉姐姐雖然表麵不大友善,但心裡還是想著自己,嘿嘿一笑,伸手過去,端起茶碗,仰首一飲而儘。抹了抹嘴,道:“真好喝。”

唐蓉不動聲色,白掌櫃卻笑道:“機會難得,乞伏善的府邸珍寶諸多,你要是自己覺得到時候難以取捨,就帶著蓉兒過去。蓉兒這些年也見了不少奇珍異寶,鑒寶的能耐還是有的,能幫你挑選幾件奇珍異寶。”

“義父.....!”

不等唐蓉說話,秦逍已經拍手道:“掌櫃的,你真是神仙,我過來,就是想讓蓉姐姐陪我一起去。我自己真的看不懂寶貝,到時候說不定將他府裡的大石頭堪稱奇珍異寶,那就鬨笑話了。”向唐蓉拱手道:“蓉姐姐,這次你可真的要出手相助,多謝多謝。”

唐蓉無奈道:“你真是鑽進了錢眼裡。”並無拒絕,那意思是答應。

秦逍和白掌櫃聊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就見薛祁路往這邊過來,秦逍起身來,薛祁路已經含笑行禮道:“諸位早,不知昨夜睡得可好?”

白掌櫃微笑點頭道:“俟斤大人早,多謝大人照顧。”

白掌櫃儒雅非常,臉上自始至終都含著笑,修養極高。

“王逍,不知現在是否可以動身?”薛祁路向秦逍微躬身:“馬車已經備好,現在就可以出發前去乞伏善的府邸。按照汗王的吩咐,乞伏善府裡所有的東西都不曾動彈,十四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女人,全都留在府裡,並無關押。”

秦逍見唐蓉不動聲色輕瞟自己一眼,臉上有些發燙,道:“留下她們作甚?”

“汗王有令,府邸的珍寶美人,都可以任由你隨意挑選。”薛祁路道:“所以年輕以及美貌的女人,全都留下來。”

“不用不用。”秦逍忙道:“俟斤大人,我不要人,汗王盛情難卻,我進去看看有什麼珍寶,拿幾件就好。”說完,忍不住向唐蓉看了一眼,唐蓉卻是淡定自若,也冇看自己這邊。

薛祁路見多識廣,見到秦逍神態,似乎明白什麼,笑道:“那咱們現在動身,我下令讓人將那些女人帶走就好。”

秦逍領著唐蓉出了禮賓院,隨著薛祁路徑自到了乞伏善府中。

畢竟是一人之下的乞伏善汗,府邸實在不小,府門前後都已經被嚴密把手,

進了府裡,那些女人正被兵士驅趕著往後院離開,秦逍見到裡麵還真是有不少絕色佳麗,年輕貌美,心想這乞伏善還真是會享受,這麼大的府邸,美女如雲,這日子過得真是逍遙自在。

這般奢貴的生活,那是天下間許多人夢寐以求,如果老實跟著白狼王,這樣奢貴的日子享受一輩子,偏偏要篡奪汗位,彆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享受不到,連性命也丟了。

他看著那些被驅趕的美人心有沉思,唐蓉見狀,似笑非笑,低聲道:“要不要我幫你挑幾個?”

秦逍頓時回過神來,扭頭看向蓉姐姐,見她正用一種奇怪的笑容看著自己,看著唐蓉那充滿嫵媚風韻的麵容,頓時便覺得那些美人黯然失色,輕笑道:“蓉姐姐是不是吃醋了?”

蓉姐姐立時沉下臉,道:“你再胡說,我可要走了。”

“我錯了。”秦逍忙賠禮。

“王逍,這府邸所有的地方你都可以走走看看。”薛祁路麵帶微笑,低聲道:“汗王雖然口裡說是隻能取三件東西,但他素來慷慨,而且你保護汗王有天大的功勞,真要是拿上幾十上百件,汗王也不會問的。你看中什麼,隻要指一指,我這邊派人給你記下,到時候給你裝上車。”回頭道:“納洛,你給王逍記著。”

後麵上來一名官吏,左手拿冊,右手執筆,向秦逍躬身道:“您喜歡什麼,指一下,我給你記上。”

秦逍心想這樣安排倒是妥善。

薛祁路的話,秦逍自然知道不假,自己幫助白狼王扭轉乾坤,重新登上汗王,白狼王自然不會吝嗇一些財物,自己真要挑選幾十上百件珍寶,白狼王自然是眼也不眨。

薛祁路顯然就是奉令帶人來查抄乞伏善的府邸,他是查抄官員,既然放了話,秦逍無論挑選多少東西,他自然都會幫助妥善處理。

秦逍雖然愛銀子,卻也不是貪得無厭之人,心想三件東西確實太少,挑上十件八件好東西還是可以的。

乞伏善的府中,多得是珠寶珍玩,書記官納洛一直恭敬地跟在秦逍後麵,時不時地指點府邸的路徑。

秦逍在龜城的時候,也進過甄侯府,不過唐人終究內斂,即使甄侯府,也不會將珠寶珍玩放在明處,乞伏善顯然更張揚,秦逍目光到處,不但多的是唐國的古董字畫,還有無數西域過來的奇珍異寶。

“乞伏善還真是煞有心機。”唐蓉看在眼裡,輕聲道:“故意如此張揚,無非是向白狼汗王表明自己貪圖財物,這樣的人,反倒會讓白狼汗王更放心。”

秦逍心想唐蓉這話倒是不錯,如果乞伏善清心寡慾,不貪圖錢財和美色,那反倒會讓白狼汗王提防。

這時候忽然明白,為何方纔可以看到那麼多美人,眼下所見,府裡到處都是奇珍異寶,這些本就是給白狼王看。

他時不時地拿起幾件珍寶賞玩,瞧瞧這件挺好玩,但發現那件似乎更名貴,不知道拿哪一件更好,一時也不急著決定,覺著這些擺在明麵的雖然也算珍貴,但絕對不是府裡最好的寶物,乞伏善隻怕藏了更名貴的珍寶。

納洛見到秦逍每拿起一件東西,正要記錄,發現秦逍放下,似乎冇興趣,便隻能停筆。

“蓉姐姐,請你來,是讓你幫我選寶貝。”秦逍道:“你怎麼一直不說話?”

唐蓉道:“這些普通的珍寶,你若是能選中,也隻能證明你眼光普通。乞伏善曾經大權在握,手裡的好東西現在隻怕還瞧不見。”

秦逍心想看來唐蓉和自己的想法一眼,回頭看向納洛,問道:“這位大哥,你說這府邸真正的珍寶,應該藏在什麼地方?你也幫忙指點一下,待會兒我也分你幾件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