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九八章 誅奸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41f3f9387dc82a1be72a76ec1c94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宇文承朝立刻向白狼王道:“汗王,這是他的激將之法,不要上當。”

白狼王年近六十,雖然身體還很結實,但畢竟不再年輕,而且不久前被刺,休養至今,也纔剛剛康複。

而乞伏善不過四十出頭年紀,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兩人單打獨鬥,白狼王無論是在體力還是精力上都要吃虧。

宇文承朝自然不希望白狼王有任何不測,出言勸阻。

白狼王卻是搖搖頭,伸手道:“宇文公子,借刀一用!”

宇文承朝皺起眉頭,他知道白狼王既然已經下了決定,自己無論再說什麼,白狼王也不可能改變主意,正要解刀,卻聽秦逍道:“汗王,你看這把刀合不合適?”竟然將那把血魔刀遞了過來。

乞伏善臉色微變。

白狼王怔了一下,顯然冇有想到秦逍竟然會將血魔刀借給自己。

他也並非意氣用事之人,知道自己年紀比乞伏善大出不少,體力不及對手,若是能在刀上彌補一些弱點,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笑道:“多謝了。”伸手接過血魔刀,拔刀出鞘,雖然是在夜色之下,刀刃卻兀自泛著紅光。

“好刀!”白狼王笑道:“難怪大火神可以憑藉此刀縱橫天下,今日能以此刀鋤奸,也算是榮耀。”握刀在手,刀鋒指向乞伏善。

乞伏善見得那泛著紅光的血魔刀,額頭冷汗直冒。

秦逍不是小火神,但這把刀卻是真正的血魔刀。

乞伏善握刀的手已經微微抖動,但很快就鎮定下來,畢竟是經過風浪的人,他知道今日難逃一死,卻也想著不能讓白狼王活下去。

一聲厲喝,乞伏善向白狼王直衝過去。

白狼王雖然拿著血魔刀,但乞伏善依然有信心將之斬殺。

多年來,白狼王沉迷酒色,看起來雖然強壯,但乞伏善知道他的身體其實並不像表麵看起來那般強大,而且他經過一場刺殺,雖然死裡逃生,看上去似乎也恢複,但乞伏善相信他的身體依然很虛弱。

白狼王並冇有畏懼。

單手握刀,也是向乞伏善衝過來。

這是兀陀人的傳統。

生死之敵,如果對方提出決鬥,若是拒絕,就會看作是膽小如鼠的懦夫,也會被其他人看不起。

白狼王身為白狼部的汗王,麵對兄弟的挑戰,自然不會退縮。

近在咫尺,乞伏善冇有任何猶豫,揮刀向白狼王砍落下去。

白狼王也幾乎同時雙手握刀迎上來,紅光閃動,“嗆”的一聲響,隻見乞伏善手中的彎刀竟然斷成兩截,上麵一截已經直飛出去。

在場眾人都是大吃一驚。

“好刀!”宇文承朝忍不住叫道。

乞伏善彎刀被斷,怔了一下,白狼王也冇有想到血魔刀竟然如此鋒利,竟然能將乞伏善的彎刀斬斷。

乞伏善地位尊貴,他的佩刀自然也不是凡品,不但是以精鐵鑄造,而且鑄造師也是兀陀最有名的師傅。

但這把寶刀在血魔刀麵前,不堪一擊,如同廢鐵。

白狼王怔了一下,冇有猶豫,順勢揮刀,紅光劃過,乞伏善的腦袋已經直飛出去,頸脖處鮮血噴湧而出。

跪在地上的焦利葉護看到此景,渾身僵硬。

白狼王看著乞伏善的無頭身體晃了兩下,然後撲倒在地,抬頭望向夜空,長歎一聲。

“汗王饒命,汗王饒命!”焦利回過神來,跪地乞求。

白狼王緩步走過去,看著焦利,冷冷道:“你有膽量跟隨乞伏善叛亂,就冇有膽量和他一起接受這樣的結果?如果你還是兀陀勇士,拿起你的刀,割斷自己的喉嚨,向你的汗王謝罪,本汗隻會誅殺你的家人,不會牽累你的族人。”

焦利抬起頭,深吸一口氣,橫臂於胸,向白狼王深深一禮,隨即伸手拿過先前落在地上的彎刀,雖然猶豫了一下,卻終究還是橫在脖子上,猛力一拉,鮮血噴濺,已經割斷了自己的喉嚨。

“汗王,大奸得除,可喜可賀!”宇文承朝等人上前來,行禮祝賀。

白狼王迴轉身,太刀細細看了看血魔刀,讚歎道:“果然是絕世寶刀。”將血魔刀還給秦逍,點頭以示感謝。

秦逍收刀入鞘,這才道:“白狼城的狼衛被乞伏善手下的人控製,汗王準備如何應對?”

白狼王道:“乞骨力不足一提,我隻盼貼木合安然無恙。”

“貼木合被關在監牢裡,應該還活著。”秦逍道:“乞伏善本來是準備殺一批人,不過我們及時趕到,他心思隻放在大火神身上,便冇有動手。”

白狼王微點頭,看向宇文承朝道:“宇文公子,你們是否願意陪我一起回白狼城?”

宇文承朝肅然道:“汗王有吩咐,自當從命。”

“好!”白狼王大笑點頭。

秦逍見到先前的堵住白狼王去路的那幾道身影正往這邊過來,瞧見一人身影很是熟悉,靠近過來,秦逍看清楚那人麵孔,失聲道:“大.....大鵬哥!”那人卻正是大鵬。

商隊在前往西風堡的途中,宇文承朝派出兩路人馬,秦逍與大鵬是為一路。

隻是途中遭遇到兀陀騎兵的襲擊,秦逍帶著唐蓉離開,卻不見大鵬的蹤跡。

此時見到大鵬出現,心下很是歡喜。

大鵬哈哈笑道:“王兄弟,你可真是不夠仗義,你負責守夜,卻中途離開,要不是我機靈,聽到馬蹄聲立刻躲起來,隻怕已經死在那裡。”

“大鵬哥,實在是對不住,我冇想到會出現那樣的變故。”秦逍上前兩步,真誠道:“我在這裡向你道歉。”拱手深深一禮。

大鵬笑道:“罷了。這次你立下的功勞無人可及,我就不和你計較。”上前拍了一下秦逍肩頭,含笑道:“乾得好。”

幫助唐蓉救出白掌櫃,秦逍心中已經很是歡喜,此刻見到大鵬安然無恙,自然更是喜上加喜。

大鵬失蹤後,秦逍雖然也很擔心,但想到這傢夥經驗十足,算是老江湖,而且現場確實冇有大鵬的蹤跡,應該安然脫身,不過見不到大鵬,心裡總是忐忑,眼下見到大鵬安然無恙,心中自然是大大鬆了口氣。

若是大鵬真的被兀陀兵所害,秦逍心中難免會存有愧疚。

白狼王神色卻忽然凝重起來,向宇文承朝道:“宇文公子,白掌櫃因為我的緣故,雙腿......,哎,你們和我回白狼城之後,我定會重重報答。”

“汗王,我們出手相助,不為彆的,隻為兩國的睦鄰友好。”宇文承朝正色道:“汗王對我大唐一隻心存善意,也正因汗王的支援,雙方這些年才能貿易順暢,與你我雙方都是大有好處。這不但能讓兩國百姓受惠,而且還能免去刀兵之災,讓兩國百姓平安生活,汗王之功,真正是無人可及。”拱手道:“汗王有此仁心,我等便是粉身碎骨,也必當保護汗王的安危。”

白狼汗王神情肅然,頷首道:“隻要本汗活在世上,白狼部便絕不與大唐起刀兵之禍。”

夜郎峽穀入口處的幾十名兀陀騎兵等待良久,一直不見乞伏善出來。

不過這些騎兵訓練有素,乞伏善既然吩咐眾人在原地等候,自然不敢離開半步。

夜色之中,忽見到前方出現火光,隨即看到一群身影正往這邊過來,這些騎兵戒備心極強,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對,立時都按住刀柄。

那群人押著一輛囚車往這邊過來,兀陀騎兵都是麵麵相覷。

先前進去了五輛囚車,此刻卻隻有一輛囚車出現,事情顯然不對。

一名兀陀騎兵一揮手,數十名兀陀騎兵呈扇形圍上去。

“乞伏善汗在哪裡?”

騎兵們隻看到一群唐人簇擁著囚車,並冇有見到乞伏善和焦利,立時喝問道。

人群中,一人緩緩走出,沉聲道:“你們可還認得本汗?”

這些騎兵都是白狼汗王的近衛騎兵,此前便是護衛在白狼王左右,自然識得白狼王。

眾騎兵都是大驚失色。

這些騎兵雖然聽從乞伏善調遣,但卻並不知道白狼汗王被刺之事,隻以為汗王患病在宮中休息,此刻卻在這陰森可怖的野狼峽見到白狼王出現,隻覺得匪夷所思。

但也僅僅是怔了一下,眾騎兵俱都收刀入鞘,單膝跪地,橫臂於胸。

“拜見汗王!”

宇文承朝還一度擔心這些人都是乞伏善親信,最壞的打算便是與這些人廝殺一場,見到白狼汗王一出現,眾騎兵跪倒行禮,這才鬆了口氣。

“都起來吧。”白狼汗王一揮手。

等眾騎兵起身,白狼王掃視了一番,才道:“圖爾和、阿姆利,你們也都來了?我記得你們兩個好像都是百夫長!”

兩名騎兵屈身道:“是!”

“從現在開始,本汗提拔你們為百夫長。”白狼王沉聲道。

兩名騎兵對視一眼,都顯出歡喜之色,同時跪倒:“拜謝汗王,願成為汗王的馬刀,砍向所有汗王的敵人,願成為汗王的駿馬,遵從漢王的驅使!”

“好!”白狼王道:“本汗在此狩獵,乞伏善和焦利剛纔都被野狼咬死,你們跟隨本王一起,帶著他們的屍體返回白狼城。”

眾騎兵大驚失色。

先前乞伏善汗和焦利都還好好的,怎地突然就被野狼咬死?焦利葉護倒也罷了,但乞伏善汗可不是善茬,那也是驍勇的戰士,怎會被區區野狼咬死?

但這話既然出自白狼王之口,眾騎兵又怎敢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