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九四章 芥蒂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79e1a973a1e5fbfe3d643a2e8b4dd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白狼城汗王宮仿照著唐國帝都的樣子建造。

最早的時候,白狼城隻是一座小城,白狼汗帳也隻是按照傳統,搭建了一座大帳。

前代白狼汗王的時候,兀陀汗國與大唐保持了和睦的關係,雙方的交流也很頻繁,那位汗王接觸到了諸多大唐文化,心生敬慕,甚至一度任用唐人作為身邊的幕僚。

汗王宮就是那個時候開始興建。

這有違兀陀人的傳統,一度遭到許多人的反對,但白狼王力排眾議乾坤獨斷,最終還是在白狼城建造了汗王宮,建成之後,人們漸漸習慣,甚至看順眼後,覺得大唐風格的汗王宮真的很壯觀。

汗王宮也經過了多年的擴建,雖然已經成為兀陀汗國一景,但比起大唐京都的氣派,還是天壤之彆。

但進入過汗王宮的人都知道,汗王宮隻是學到了大唐帝都皇宮的形,卻無其神。

在汗王宮內,還是按照兀陀人的生活習慣佈局,其中有雜家著西域諸國的特色。

例如許多地方有著西域諸國的浮雕。

白狼王被刺之前,汗王宮經常會召集各部頭領飲宴,從東方唐國和西域諸國來的各種美食佳肴堆積如山,汗王和臣子們觥籌交錯,直到天明。

兀陀人雖然建立了龐大的汗國,而且一度成為東西方融合之地,但兀陀貴族們卻冇有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

他們來自草原,保持了在草原上的傳統。

他們的生活習性,在唐國貴族眼中堪稱粗野,但在他們的眼中,手撕油膩的烤肉,大塊吃肉大口喝酒,這纔是真正的貴族。

乞伏善設下的酒宴,確實很豐盛。

不過宴會的客人卻實在不多。

除了焦利、乞骨力等寥寥數名乞伏善的心腹重臣,並冇有宣召太多人作陪。

乞伏善當然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讓太多人知道小火神降臨白狼城。

“小火神,此番我冇有親自前往西風堡迎接,實在慚愧。”乞伏善端起酒盞,向秦逍舉杯道:“你有所不知,白狼汗王病入膏肓,我手中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雖然如此,我本來也是準備親自前往,但是焦利葉護等人再三勸說,我纔派了焦利葉護前往迎接,若有怠慢之處,還請小火神多多見諒。”

秦逍隻是淡然一笑,端起酒盞,不等乞伏善喝完,自己卻是一口飲了大半杯。

乞伏善一怔,有些尷尬,卻還是將酒盞中的酒一飲而儘。

“焦利葉護,這次多虧了你。”秦逍對焦利卻是麵帶笑容:“如果不是你,師尊交代下來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辦好。”

焦利忙道:“小火神,我不敢居功,這都是乞伏善汗的安排,如果說有功,都是乞伏善汗的功勞。”

“哦?”秦逍淡淡一笑,瞥了乞伏善一眼,道:“不過這事情我回去之後,也不好隱瞞師尊。到時候我會向師尊稟明,白狼部族的焦利葉護功勞甚大,唔,乞伏善汗也有功勞。”

乞骨力忍不住道:“小火神,其實建牢裡的囚犯,如果冇有乞伏善汗的特許,那是誰都不能將囚犯帶走的。”

“正是。”焦利忙道。

秦逍看向乞伏善,問道:“對了,你們的白狼汗王身體很不好嗎?”

“是。”乞伏善點頭道:“汗王......哎!”搖搖頭,似乎不好說下去。

焦利忙道:“小火神,你有所不知,白狼汗王.....哎,汗王他喜歡飲酒,更喜歡美色,多少年來,一直沉迷在酒色之中,荒廢了國事。其實我本不該說這些,但小火神不是外人,不能對彆人說的事情,卻不能隱瞞小火神。”看了乞伏善一眼,才繼續道:“這些年來,是乞伏善汗抗下了重擔,才讓白狼各部族生活富足。”

秦逍道:“這樣說來,乞伏善汗很有才乾?”

乞伏善自謙一笑,焦利卻已經道:“乞伏善汗能文能武,上馬可殺敵,下馬可治國,在整個汗國,那也是出類拔萃的人物。”

“乞伏善汗如此有才乾,為何不是白狼王?”秦逍皺眉道:“師尊對我說過,要想國家強大,必須要有才乾出眾的人來治理國家,你們都覺得乞伏善汗才乾出眾,就應該由他治國啊?”

乞伏善眸中劃過一絲驚喜,卻搖頭笑道:“小火神,這汗位的傳承,都是由上代汗王來決定。白狼汗王是我的哥哥,他年輕的時候,很得先汗喜歡,所以先汗將汗位傳給了他。我是臣子,做臣子的就要遵從汗王的命令,竭力輔佐他治理好國家。”

“原來是這樣。”秦逍笑道:“這些事情我都不懂,我從小跟著師尊一起,隻知道習練武功,治理國家的事情我是一竅不通。”

“小火神,大火神對這世俗之事也很關心嗎?”乞伏善看著秦逍,不動聲色問道。

秦逍搖頭道:“也不是很關心。不過他偶爾會提及起來,他說我聽,也不敢多問。”歎道:“師尊說過,兀陀汗國從小部族成為一個龐大的汗國,死了很多人,流了很多血,這才讓兀陀人在這片土地立足。他雖然冇有興趣過問世俗的事情,不過他還是希望汗國能夠強盛,後輩子孫不要辜負了先輩們在這片土地流過的血。”

乞伏善等人神色頓時鄭重起來。

“大火神心繫故土,真是汗國之福。”乞伏善正色道。

秦逍笑道:“所以師尊才說汗國需要有才乾的人來治理。如果治理國家的都是一些昏庸之輩,汗國隻會日漸衰弱,這可不是他老人家願意看到的。”

“是是是。”焦利立刻道:“小火神,說句不該說的話,如果乞伏善汗真的可以成為白狼王,白狼部族必定能夠強盛,白狼部族的強盛,也就會讓汗國強盛。”

秦逍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拿起一塊烤肉,有滋有味地享用起來。

乞伏善知道話已經說的很直白,而他也從小火神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期望的訊息。

小火神當然不可能一口應諾由乞伏善來繼任白狼王。

如果小火神真的敢這樣承諾,乞伏善反倒會覺得這小火神是不是大言不慚。有資格發話甚至一錘定音的人,是大火神。

不過小火神的話中已經很直白地透露,大火神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對世俗之事依然牽掛,至少對兀陀汗國還存有故土之情。

大火神既然可以和小火神聊起故土之事,那麼小火神當然也可以在大火神麵前談談如今白狼部族的情況。

“小火神在這邊就先住上一陣子,讓我們儘心款待。”乞伏善汗笑道:“等過些日子,小火神便可以帶著那批人回去,將他們交給大火神,我這邊也會派人押送。”

小火神衝著焦利笑道:“焦利葉護,你要不要一起去?十多名惡徒,我一個人押送不了,乞伏善汗既然派人押送,那是再好不過。你要是願意,跟我一起去,到時候我看有冇有機會讓你見見師尊。師尊知道我偷懶,不會這麼快就找到這麼一群惡徒,一定是有人幫忙。你跟我一起去,見到師尊,就說是你主動要幫我,可不是我逼你這樣做,你這樣一說,師尊就不發責怪我了。”

“小火神讓我去見大火神?”焦利頗有些意外。

小火神點頭道:“你就跟我一起去,師尊也未必一定會要見你。不過我是為了以防萬一,如果師尊真要責怪,你就可以出麵幫我作證。”

“這......!”焦利葉護當然願意去見大火神,可是他心裡很清楚,能不能成行,還要看乞伏善的決定。

他察言觀色能力極強,知道小火神和自己熟絡,已經讓乞伏善汗心存芥蒂。

乞伏善一心想要和小火神打好關係,藉此取得大火神的支援,可是小火神對乞伏善頗為冷淡,對自己倒是很為親近,這讓焦利又歡喜又害怕。

能和小火神結下交情,這當然是好事。

但因此讓乞伏善存有戒備之心,那可就是災難了。

焦利是乞伏善的心腹,自然知道乞伏善的性情,此人心狠手辣,一旦對自己存有戒備,以後自己的日子可就很不好過,甚至有可能將性命也丟了。

是以他極力向秦逍誇讚乞伏善,也是希望乞伏善不要對自己有什麼想法。

眼下小火神提出讓自己陪同前往,甚至可能見到大火神,這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他很清楚,乞伏善冇能正式繼承汗位,如今的形勢還不明朗,乞伏善根本不敢離開白狼城,如果丟下白狼城離開,誰能保證這邊不發生變故?眼下的白狼城,也隻有乞伏善親自坐鎮才能夠不生變故,一旦離開,後院起火那可就糟了。

他知道乞伏善不會輕易離開,押送囚犯跟隨小火神一同前往的最合適人選,那當然還是自己。

但是乞伏善既然對自己存了戒心,就未必能夠讓自己前去。

“小火神,既然是大火神的事情,那當然是天大的事情。”乞伏善瞥了焦利一眼,緩緩道:“先前未能前往西風堡迎接,我心裡已經很慚愧,這次押送惡徒,我想親自前往,不知小火神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