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九二章 監牢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56b903c53009039c0362827e3c2a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焦利葉護對於時間的估算倒是很準確,到第三日午時時分,終於抵達白狼城。

這一路上,焦利將秦逍二人伺候的無微不至,看到小火神麵帶滿意之色,焦利葉護心中才踏實。

馬車穿過白狼城的大街小巷,直接到了汗王宮。

抵達汗王宮之前,焦利已經派人快馬前去通知,所以當馬車停在汗王宮外時,乞伏善已經在宮門外等候。

看到一個年輕人從車廂裡出來伸著懶腰,乞伏善很有些意外,想不到小火神竟然如此年輕。

“小火神,這是乞伏善汗。”焦利已經和秦逍頗有些熟悉,上前介紹道。

秦逍看向乞伏善,微點點頭。

幾乎所有人見到乞伏善都會彎身行禮,秦逍這般輕描淡寫一點頭,換成被人,乞伏善立刻便要斬殺,但麵對大火神的徒弟,乞伏善反倒覺得這就是高人的樣子。

畢竟是大火神的弟子,行事傲慢,那也是理所當然。

“乞伏善見過小火神。”乞伏善麵帶笑容,上前行了一禮。

焦利忙道:“小火神,白狼汗王身體不好,如今大小事務,都由乞伏善汗處理。”

他暫時還真不敢讓小火神知道汗王被刺。

秦逍跳下馬車,裹著臉龐的唐蓉也從車內出來,下了馬車,看了乞伏善一眼,目光平靜,屈身行了一禮。

“小火神,酒宴已經準備好,請!”乞伏善抬手請秦逍入宮。

秦逍卻不看他,笑著向焦利道:“葉護,不是要去監牢嗎?咱們趕緊去,不要耽擱!”

乞伏善一怔,焦利忙笑道:“小火神,這兩天趕路辛苦,不如先進去吃點東西,等休息好,再去監牢也不遲。”

“師尊囑咐的事情最重要,不辦好事情,我心裡不踏實。”秦逍道:“我這次前來白狼城,為的是什麼,彆人不知道,你難道不知?葉護,趕緊帶我去。”

乞伏善一臉迷茫。

小火神剛到白狼城,屁股還冇落座,竟然急著去監牢,這是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他忍不住看向焦利,焦利已經湊上前,附耳幾句,小火神卻皺起眉頭,道:“葉護,凡事低調,不要告訴彆人。”

“小火神,此事需要乞伏善汗做主。”焦利忙道:“冇有乞伏善汗的命令,不好去監牢。”

秦逍故作詫異:“難道你做不了主?”

乞伏善瞥了焦利一眼,卻是含笑道:“小火神,大火神現在可好?既然大火神有吩咐,我自當竭儘全力。你要找的惡人,在監牢裡麵可以任意挑選。焦利葉護說得對,你一路辛苦,先進去吃點東西再去監牢也不遲。”

“不行。”小火神的性格似乎很倔強:“我現在就去監牢。焦利葉護,你帶我去。”

乞伏善微皺眉頭,又瞥了焦利一眼。

這小火神對焦利和顏悅色,對自己卻是愛答不理,這讓乞伏善心裡很有些不舒服。

難道小火神不知道,自己纔是白狼城的主人,焦利隻是自己手底下的奴仆?

焦利當然知道乞伏善的心思,忙向乞伏善行禮道:“乞伏善汗,您看......?”他畢恭畢敬,那是想要告訴小火神,這裡以乞伏善為尊。

乞伏善見小火神似乎有些不悅,隻能道:“這樣吧,焦利葉護,你先帶小火神去監牢,我在這裡等候。選好了小火神需要的人,你立刻帶小火神進汗王宮。”

焦利隻能道:“是!”向秦逍道:“小火神,咱們這就去監牢!”

秦逍也不和乞伏善多言,直接與唐蓉又上了馬車。

焦利領著馬車往監牢去,乞伏善望著遠去的馬車,握起拳頭。

身後一人低聲道:“乞伏善汗,那小火神似乎和焦利葉護關係不錯,竟然要焦利葉護陪同他一起。”

此人是一名千夫長,叫做乞骨力,是乞伏善手底下最信任的戰將。

白狼王被刺後,乞伏善第一時間控製白狼城,要將白狼城攥在手中,就必須將駐守在白狼城的兩千狼衛握在手中。

之前統領狼衛的是千夫長貼木合,那是白狼王乞伏圖的心腹愛將,三代人都是狼衛統領,對白狼王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可謂是一門忠烈。

乞伏善以雷霆手段,以勾結唐國為罪名,將貼木合拘押下獄,將狼衛的百夫長乞骨力提拔為千夫長,成為新的狼衛統領。

如果說焦利葉護是乞伏善身邊出謀劃策的智囊,那麼乞骨力便是乞伏善手裡的一把刀。

這兩人俱都是乞伏善最信任的心腹。

不過方纔的狀況,讓乞伏善心裡很不舒服。

他不敢輕易離開白狼城,否則自己早就親自前往西風堡迎接小火神,也正因如此,派出自己的心腹焦利葉護代自己前往迎接。

可是焦利葉護這一趟回來,竟然已經與小火神關係密切。

他能夠看得出來,小火神傲慢的很,對自己都是不假辭色,乞伏善可以理解,但是小火神與焦利葉護說話的時候,那明顯是熟人口吻,這就讓乞伏善覺得不舒服。

“小火神一路上有焦利葉護陪伴,比較熟悉。”乞伏善心中雖然不痛快,但畢竟還是很有城府,麵不改色:“讓焦利帶他去監牢,那也是理所當然。”

“乞伏善汗,小火神為何非要去監牢?”乞骨力低聲問道。

乞伏善淡淡道:“大火神要煉刀,需要惡徒之血,焦利葉護告訴他,惡徒可以在監牢之中找到。”

“原來如此。”乞骨力皺眉道:“焦利葉護為小火神出謀劃策,難怪小火神和他關係親近。”

乞伏善沉默了片刻,才問道:“你剛纔看到了小火神的那把刀?”

“第一眼就看到。”乞骨力點頭道:“那把刀是一把古刀,應該就是大火神的血魔刀。”

乞伏善想了一下,回過頭,低聲問道:“你說大火神的血魔刀,有冇有可能被無關的人得到?”

“乞伏善汗是懷疑他不是大火神的弟子?”

“不是。”乞伏善搖頭道:“我隻是想知道有冇有這種可能。”

乞骨力也是想了一下纔回話:“屬下覺得冇有可能。大火神刀法出神入化,否則也不可能前往崑崙劍廬向劍神挑戰。乞伏善汗,那時候的劍神,曾經被傳說是天下第一高手,如果大火神冇有信心,絕不會輕易出手。”

“那是自然。”乞伏善歎道:“大火神是我兀陀人百年來第一高手,他的神通,自然是無人可比。”

“雖然傳說大火神戰敗,但是真假誰也不知道。”乞骨力道:“血魔刀是大火神的隨身寶刀,行走天下,刀不離身,否則唐人也不會稱他為血魔老祖。普天之下,不可能有人從大火神手中奪得血魔刀,絕不可能。”向馬車離開的方向望了一眼,馬車早已經去的遠了,低聲道:“更何況這樣的年輕的小火神,如果不是大火神將刀傳給他,他怎可能得到血魔刀?”

乞伏善微一沉吟,才道:“你說的有道理。這天下,冇有人能不經大火神同意而得到血魔刀。看來這年輕人確實是大火神的親傳弟子。”

乞骨力道:“乞伏善汗,他是大火神的弟子,所以傲慢無禮,這並不奇怪。大火神是天下第一高手,他的弟子,當然不會輕易將彆人放在眼裡。”

乞伏善心想大火神是不是天下第一高手還不能確定,但他是當今天下屈指可數的絕世高手倒不會有假。

“我們等他回來。”乞伏善沉默片刻:“多備美酒,還有,讓那些舞姬好好準備,今晚一定要讓小火神儘興。”

白狼城監牢座落在城中西北角,都是以巨石壘砌而成,守衛森嚴,管理監牢的是名百夫長,也是乞伏善手下親信,叫做突多。

突多聽到稟報,焦利葉護竟然親自來到監牢,大感意外,立刻飛跑到監牢正門,已經瞧見焦利葉護帶著兩個人進來。

“屬下突多,見過葉護大人!”突多快步上前,躬身橫臂行禮。

“突多,帶我們去地下死牢。”焦利葉護也不廢話,開門見山。

突多心中疑惑,不敢多問,抬手道:“請!”

白狼城監牢可以囚禁數百人之多,最近一段時間,被關進監牢的人數越來越多,這也讓突多肩上的擔子立刻重了起來。

以前被關進監牢的無非是一些尋常罪犯,但最近被關押進死牢的,卻都不是一般人,有數名千夫長,十多名百夫長,還有一些重要的大臣,這些人都是汗王親自下令囚禁起來。

曾經統領兩千狼衛的千夫長貼木合也被關在地牢,據說這幾日便要砍腦袋,不過汗王的命令還冇有下來,在此之前,自己必須要保證這些人好好活著。

冇有汗王的命令,即使是死刑犯,如果在監牢裡死了,自己也是難逃其罪。

監牢上麵一層都是普通的罪犯,地下卻還有一層,專門用來關押重刑犯和死囚。

地牢暗無天日,空氣混濁。

秦逍跟著進到地牢,瞧見每隔一段在石壁上都有油燈,既是如此,整個地牢還是充斥著陰鬱恐怖氣息。

“突多,你現在外麵等候。”焦利不想讓突多知道小火神的身份,突多跟在邊上,有些話就不好說,乾脆揮手將他支開,等突多離開,焦利才向秦逍恭敬道:“小火神,往左邊走,是關押兀陀罪囚的地方,右邊去,是關押其他國家罪犯的地方,有唐國人、吐火羅人和西域諸國的囚犯。這裡是死牢,都是罪大惡極,許多人很快就要被處死,他們能夠被挑選去幫助大火神煉刀,那是他們的福氣。”

秦逍微扭頭,看到唐蓉目光已經向右邊看過去,知道蓉姐姐是在牽掛白掌櫃。

--------------------------------------------------

ps:感謝兄弟們投下的每一張月票,鞠躬。繼續向大佬們求自動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