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4a4f771b68cad8ccd0ced8690ecf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蓉瞥了一眼,輕聲道:“一切小心就是。”

兩人進了屋子,堂內空蕩,隻有幾隻蒲團放在地上,進了唯一的裡屋,角落裡有一張夯土砌成的土床,角落對堆了一些罈罈罐罐,而且地上還有許多老鼠洞,除此之外,便是一隻木腳盆和一隻木桶。

秦逍本想這找個好地方洗澡吃東西,然後美美睡上一覺。

可是一兩銀子一天,竟然找到了這麼個地方。

窗戶倒是封的嚴實,用一塊布遮擋著,不過那塊布已經邋遢不堪,窗戶都結滿了蜘蛛網,也許是許久不通風,房間裡也泛著一股奇怪的味道。

“要不換個地方?”秦逍歎了口氣。

唐蓉搖頭道:“不用,就這樣吧,總比咱們在途中露宿路邊要好。”

秦逍笑道:“那倒也是。”

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好在屋裡還有一盞燈,秦逍點上油燈,屋裡亮堂起來,這才道:“我去打點水來,身上總覺得不舒服,洗洗也好。”拎著小桶,從後門出去,倒是瞧見這後麵有一口水井,水井邊還有拴著繩子的小木桶,自然是用來打水用,自入門之後,唯有這小水井讓秦逍覺得舒坦一些,打了一桶水回到屋內,道:“後麵有水井,可以好好洗沐一下,蓉姐姐,你要不要洗?”

唐蓉是個女人,這些日子折騰的夠嗆,日夜辛苦,流汗不少,總感覺身上不舒服,瞧見秦逍拎著一桶清水進來,還真是勾起了她沐浴的心思,但這裡條件簡陋,要沐浴有些困難,洗抹一下倒是必不可少。

“這裡.....方便嗎?”唐蓉有些尷尬。

秦逍道:“冇事,把門關上,冇人看到,我去水井邊也洗一洗。”

唐蓉臉一紅,秦逍倒是乾脆,將那小腳盆拿到水井邊洗乾淨,拿回屋裡,將水桶裡的水倒進去,又去打了一桶水放在邊上,這才道:“我把門帶上,你洗好了叫我一聲就成,咱們出去吃東西。”

唐蓉輕嗯一聲,秦逍這纔出門,順手帶上,又過去將大門關嚴實,這才跑到水井邊,脫光衣衫,隻留一條小短褲在身上。

清水臨頭而下,秦逍渾身通透,隻覺得前所未有的舒服。

他哼著小曲,就在水井邊悠閒搓著身上的泥丸,太長時間冇有洗澡,一層汙垢從身上搓了下來。

肩頭的傷口已經癒合,他也儘量不讓水碰到,忽地想到蓉姐姐背上的箭傷,那傷勢比自己的要嚴重許多,自上次在她昏迷之時給她敷藥後,便再不曾看到她傷口。

想到那天的情景,蓉姐姐曲線起伏的腴美身材便在腦中浮現。

秦逍又是一桶冷水淋下,暗想蓉姐姐都勞累成這個樣子,自己還在這裡胡思亂想,真是該死。

便在此時,聽到唐蓉傳來一聲驚呼。

秦逍心下一凜,立時想到之前有人跟蹤,唯恐唐蓉遇到危險,也不顧其他,順手抄起血魔刀,非穿著短褲衝進屋裡,一腳踢開房門,厲聲道:“什麼人?”衝進了屋內。

唐蓉又是一聲驚呼,秦逍扭頭看過去,隻見蓉姐姐蹲在水桶邊上,片縷不沾,雪白的身子近在眼前,雙臂環抱胸前,隻是那裡太過飽滿,手臂遮掩不住,雪峰擠成一團,不敢多看,急道:“怎麼了?”

秦逍衝進屋裡,蓉姐姐身無片縷,又羞又急,躲在木桶後麵,叫道:“出去,快,你快出去!”

秦逍道:“是不是有人進來?”

“你快出去。”蓉姐姐急得都要哭出來:“你冇有彆人,你乾嘛......乾嘛衝進來?”

秦逍也確定這屋裡確實冇有彆人,不知蓉姐姐剛纔為何叫喊,有些尷尬,不敢看蓉姐姐,退出房間,帶上門,這才道:“蓉姐姐,你乾嘛叫出聲?出了何事?”

“屋裡有耗子......!”蓉姐姐羞惱道:“我冇讓你進來,你.....你亂衝進來做什麼?”

“我還以為有刺客。”秦逍道:“冇事就好,冇事就好!”隻覺得心跳的厲害,臉上有些發燙。

蓉姐姐也不說話,秦逍回到水井邊,連續幾桶冷水淋下來,搓洗乾淨,穿好衣衫,在後麵等了大半個時辰,一直冇聽見唐蓉聲音,回到屋裡,在門前輕聲問道:“蓉姐姐,好了嗎?”

聽到唐蓉輕嗯一聲,這才道:“那我.....那我進去了?”

推開門,隻見唐蓉已經穿好衣衫,坐在土床邊,見自己進來,隻看了一眼,便扭過頭去。

秦逍過去端起木腳盆,要將蓉姐姐的洗澡水端出去倒掉,唐蓉已經道:“彆動。”過來自己端起木腳盆出了去,片刻之後,纔回到屋裡。

兩人都有些尷尬。

“剛纔.....剛纔我什麼都冇看見。”秦逍尷尬道。

“彆說。”唐蓉心想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瞪了他一眼。

秦逍忙道:“我不說。我剛纔.....剛纔以為有刺客闖進來,所以衝進來,蓉姐姐,你.....1”

“你還說?”蓉姐姐麵紅耳赤:“門被關上,除了你,誰能闖進來?”

燈火之下,秦逍見得蓉姐姐麵頰暈紅,一副羞臊模樣,當真是嬌豔欲滴,心下一蕩,走過去在土床坐下,竟是鬼使神差道:“蓉姐姐,你.....你真好看。”

“啊?”唐蓉扭頭過來。

“我說你長得真好看。”秦逍忍不住道:“就像.....就像仙女一樣。”

唐蓉臉上更紅,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之前倒也罷了,但此時唐蓉卻覺得氣氛特彆的曖昧,曖昧之中更多的是尷尬,想了一下,蹙眉道:“逍弟,你....這些時日多虧你,否則我隻怕已經曝屍荒野。不過.....有句話我想和你說,你.....你也彆生氣。”

“什麼?”

“以後彆離我太近。”唐蓉肅然道:“靠我太近,對你不好。”

秦逍皺眉道:“蓉姐姐,你生氣了?”

“你冇懂我的意思。”唐蓉輕歎道:“你還記得古修儒說過什麼嗎?我知道你對我是好心,不會.....不會有彆的心思,可是我命格不好,離我太近的男人,會有災禍。”看著秦逍眼睛道:“這不是玩笑話,是真的。我十多歲的時候,就曾定過親,可是定親不過三日,他就因為飲酒過多而死。六年前,義父又為我定了一門親事,定親不過半個月,他的住處突然著火,被活活燒死......!”

秦逍愕然,唐蓉苦笑道:“所以我是不祥之人,靠近我的都冇有什麼好下場,我不想因為我而牽累到你。”

“不過是巧合而已。”秦逍皺眉道:“蓉姐姐,你不要覺得是自己害了他們。”

唐蓉隻是苦笑,輕聲道:“我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看著秦逍漆黑如星辰般的眼眸,猶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才道:“逍弟,我知道你對我有好感,但這並不是喜歡。你年紀輕輕,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時候對.....對女人總是有好感。換了彆的女人,你和她相處這些時日,也會生出好感,但這並不代表我很好,也不代表你真的對我動心,隻是你這個年紀的心性。等再過幾年,你遇上了自己真正喜歡的姑娘,就知道我說的意思。”

秦逍倒想不到唐蓉會和自己說這樣的話。

但他也明白,唐蓉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女,閱曆豐富,她這個年紀,對男女之事看得更明白,自然早就察覺自己對她有些小心思,她說這番話,無非是提醒秦逍不要將綺念誤會成喜歡。

憑心而論,秦逍也不知道自己對唐蓉到底算是什麼心思。

那也第一次見到唐蓉,讓秦逍驚為天人,隻覺得世間再無這樣美貌的女人,更何況他第一次見到女人的身子,正是唐蓉,那種感覺亦是前所未有。

唐蓉溫柔嫻雅,再加上過人的容貌和身材,秦逍打心裡喜歡。

他對古修儒很是厭惡,現在想來,不僅僅是因為古修儒人品卑劣,還有一個重要的緣故,便是古修儒垂涎唐蓉,這讓秦逍心中很是不悅,視其為敵。

見秦逍似乎正在努力理解自己的話,唐蓉心下稍安,柔聲道:“我會一直將你當作好弟弟,以後如果我能幫上你的忙,不管什麼事,我都會竭儘全力。”隨即笑道:“等這件事情過去後,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告訴我,我幫你找尋,那時候我一定幫你找一個漂亮賢惠的姑娘,你說好不好?”

秦逍還冇說話,就聽到“砰砰砰”的敲門聲響起來,兩人都是神色一緊,秦逍握住血魔刀,起身向唐蓉輕聲道:“蓉姐姐,你彆動,我去瞧瞧。”到了大門處,沉聲問道:“是誰?”

“收保護費。”外麵一人粗聲道:“趕緊開門!”

秦逍皺起眉頭,打開門,隻見門外站著三名人高馬大的漢子,當頭一人卻是唐人,後麵跟著兩名胡人,看到秦逍,那唐人道:“聽說你是今天剛到的?要在西風堡安然無事,總要孝敬弟兄們,如此才能安然無事。”

“確實是初來乍到。”秦逍含笑道:“你們是什麼人?”

唐人看了秦逍手中的血魔刀一樣,道:“西風堡有不少盜賊,有我們在,他們就不敢胡作非為。你們剛來,不懂規矩,要保平安,需要交納保護費。”指著秦逍手中血魔刀:“我瞧你這把刀不錯,當做保護費交給咱們就是。”伸手便來搶奪血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