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八零章 自焚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3be4be01d5214e3a07e8583df9dc60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心中奇怪,但知道這東西既然和諸多珍寶放在一起,應該也不是普通物事,揣進了懷中。

他回頭冇見唐蓉,有些吃驚,看到唐蓉身影在外麵,這才寬心。

他知道三人在這裡麵蒐羅珍寶,有些貪心,唐蓉可能不大喜歡,不過他對銀子從來不排斥,也不會故作姿態視金錢如糞土,混跡多年,他心裡很清楚,雖然世間上的事情不能全都用銀子來解決,但通常情況下,銀子卻可以解決大多數煩惱。

先蒐羅一些珍寶帶出去,等有機會再賣出去,想來這些珍寶能買上大價錢,以後自己也就不必為銀子愁煩。

唐蓉拜白掌櫃為義父,白掌櫃是宇文家長義候的心腹,自然從來不缺銀子,在兀陀經營酒樓,唐蓉當然也很少為銀子發愁,飽嬌娘不知道餓少年饑,秦逍也不在意唐蓉怎麼想。

他一時找不到袋子,乾脆脫下外衣,將蒐羅的珍寶用衣裳裹了起來。

那兩位也找了一堆珍寶,正在犯愁冇有東西裝起來,看到秦逍的法子,頓時喜上眉梢,也學著樣子,脫下了外衣。

忽聽得外麵傳來喊聲:“快走,快走,外麵燒起來了!”正是田鴻影的聲音。

三人都吃了一驚。

秦逍拎起當做包裹的衣裳,順手拿過血魔刀,也不再貪心,衝出石室,其他兩人不敢耽擱,幾人出了石室,迅速往回跑,從石床下麵出來,隻見田鴻影正在石床邊上,見幾人出來,沉聲道:“有人放火,趕緊走!”

三人卻已經看到,不遠處紅彤彤一片,正是火光,又聽外麵傳來叫聲:“田閣主,快走,他們放火了。”自然是那幾名與白袍人血戰的同伴。

田鴻影拿著青色長劍衝在前麵,幾人跟在身後,衝出西院,迎麵幾人過來,一人見到田鴻影,立刻道:“閣主,他們放火燒了這地方。”

“咱們走。”田鴻影也不停步,一群人迅速往前麵衝,穿過一道門,前麵卻已經是火勢熊熊,湯經義道:“他們從前麵開始燒了起來。”

田鴻影冷笑道:“一把火燒了這裡更好,免得繼續作惡。”率先衝在前麵,其他人緊隨其後,經過大廳,這裡更是烈火熊熊,卻隻見幾名白袍人盤膝坐在烈火之中,正用一種冷厲的目光盯著這邊,這些白袍人兩手做著極為古怪的手勢,看到幾人過來,也不動手,卻似乎是要在烈火之中**。

幾人也冇興趣去管,衝過大廳,到得前院,有人早搶上前去打開了門,衝出院門。

外麵的廣場上,許多前來交易的客人都在等著明天早上斷空堡給出的價碼,本來都在歇息等著天亮,但石堡內先前傳來殺聲,驚醒諸人,一個個都是驚駭莫名,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待石堡內火焰沖天,眾人便知道大事不妙,有人已經撒腿就走,幾個膽大的留下來,想看看到底是什麼狀況,卻也是惴惴不安。

大門打開,田鴻影等人衝出來,外麵的人吃了一驚。

秦逍等人出了石堡,這才鬆了口氣。

毫無疑問,石堡內有人知道情勢不對,直接放火焚燒石堡,這顯然是早就有安排。

烈火如同巨獸般,很快就將石堡吞噬,秦逍知道石堡內大部分人都被殺死,剩下的人卻也是在烈火之中**而死。

這些人果真是視死如歸,但也正因如此,亦可見山中老人的可怕。

雖然方纔在地下石室內,幾人對尼紮目所言不以為意,但秦逍心中卻很清楚,今次毀了斷空堡,卻已經是與山中老人的勢力結下了大仇,尼紮目將山中老人手底下的刺客說的神乎其神,那未必是真,但山中老人會派刺客追殺,想必不會有假。

秦逍尋思田鴻影等人都是聲名在外,山中老人很容易就能查到這些人的底細,不過自己是無名小卒,甚至連名字都是假的,要查自己的底細,恐怕就不那麼容易了。

他雖然年輕,但知道人心難測。

天風道長是出家之人,依然貪戀財物,秦逍心知這樣的人自然是不能深交,脫困之前,大家有共同的敵人,自然要齊心協力,如今既然脫困,自然也就不必再聚在一起。

不過田鴻影將血魔刀送給他,而且田鴻影也曾出自劍穀,與小師姑有淵源,他對田鴻影的感覺倒是不錯。

“出了什麼事?”見眾人從石堡出來,等在外麵的一人忍不住上前問道。

湯經義自然知道這些人是來做什麼,冷笑道:“不想死,趕緊滾,離這裡越遠越還好,從今以後,冇有斷空堡的存在。”

那人見湯經義麵帶殺意,不敢多言,轉身便走。

眾人回頭瞧見石堡被烈火吞噬,痛快之餘,卻也都想到與山中老人結下了仇怨,日後定要小心謹慎。

“小兄弟,此番多謝相救。”湯經義向秦逍一拱手:“七殺劍派在齊嶽山,你有機會,可以前往七殺劍派做客,我就先告辭了。”又向田鴻影拱手道:“閣主,後會有期!”

田鴻影微點頭,並不多言。

天風道長也上前拱手道:“小兄弟,田閣主,貧道也要走了,有緣再見,多多保重。”

眾人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各自辭彆,片刻之間,隻剩下秦逍唐蓉和田鴻影。

“田閣主,你眼睛好冇好?”秦逍問道:“走路方不方便?”

田鴻影道:“無妨。”將青色古劍懸於背後,看了斷空堡一眼,才道:“你自己以後多加小心,山中老人雖然未必如傳言那般神通廣大,但必然不好應付,你自己好自為之。”

秦逍心想你親手殺了尼紮目,山中老人恐怕第一個要找的就是你,卻還是笑道:“閣主也多加保重。”

田鴻影“嗯”了一聲,轉身便走,和他來時一樣,速度不快,但腳步穩健。

等田鴻影走出一段路,秦逍纔想到什麼,道:“是了,忘記那個姓古的。”

“他還在地牢裡?”唐蓉問道。

秦逍點點頭,“不過咱們過不去了。這場火,一時半會滅不了,要去地牢,必須穿過石堡,等火熄滅咱們再過去,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鷹隼一定向山中老人那邊報訊,咱們也不知道他離這裡有多遠,此地不宜久留,蓉姐姐,你說咱們該怎麼辦?”

唐蓉秀眉微蹙,心知秦逍所言極是,要等火熄滅去帶走古修儒,恐怕火冇熄滅,山中老人的人馬就已經支援過來,淡淡道:“他被關在地牢裡,自作自受,若是被人發現,那算他命大,否則.....罪有應得。”

秦逍笑道:“那種人活該如此。蓉姐姐,咱們走吧,這裡不好久留。”

兩人過了石橋,黑霸王還被拴在那邊。

秦逍將裝滿珍寶的衣衫繫好,又用繩子穿過血魔刀勾環,掛在腰間,這才向唐蓉道:“蓉姐姐,咱們現在要去哪裡?”

離天亮還有些時間,天地之間昏黑一片。

唐蓉抬頭望向夜空,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我本想拿著山中令來找尼紮目幫忙,不想卻是這樣的結果,義父還在乞伏善的手中,我卻不知該怎麼辦?”說到最後聲音有些酸楚。

秦逍歎了口氣,白掌櫃被囚禁,古修儒叛變,一度被唐蓉寄予厚望的尼紮目又是那般下場,唐蓉就算再聰慧,可麵對的是乞伏善這樣的強悍對手,一個柔弱女子,在對方絕對實力之下,又能想出什麼法子。

夜風習習,秦逍想了一下,才輕聲道:“蓉姐姐,為今之計,隻有一個法子了。”

“什麼?”

“和大公子宇文承朝碰頭。”秦逍道:“將事情原委告訴他,咱們兩個勢單力薄,一時也想不出營救白掌櫃的好辦法,與大公子彙合之後,一起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

“宇文承朝現在在哪裡?”

“他派我先去西風堡打探訊息。”秦逍道:“我一直冇有回去報訊,他可能覺得我出了什麼事情,現在到底在哪裡,我還無法確定。不過他此行的目的地是西風堡,蓉姐姐,咱們要不先往西風堡去,咱們趕到西風堡也要幾天路途,說不定那時候大公子已經到了。”

唐蓉沉默片刻,終於點頭道:“也好,咱們先去西風堡,如果宇文承朝能夠想出法子,那自然更好。”

定下目標,兩人也不耽擱,而且這裡確實不宜久留,秦逍先上馬,唐蓉坐在後麵,一抖馬韁繩,向西北方向飛馳而去。

途中不止一日,遇上牧人的營地,秦逍又補充了些食物,買了衣衫,順便要了一隻牛皮袋子,將那些珍寶都放入牛皮袋中,尋思著到了西風堡那邊,看看有冇有買家。

許多商賈都在西風堡暫時安頓,富商巨賈不少,手中珍寶若能出手,換成銀票會更方便。

途中倒是幾次想到在斷空堡用手指勁氣戳死白袍人的事兒,休息的時候,趁唐蓉不注意,試了多次,那勁氣倒是能夠衝到指尖,卻偏偏無法從指尖迸射出去,秦逍心中鬱悶,但卻明白過來,當初沈藥師說教授自己點穴功夫,看來那老乞丐說了謊,他傳授的並非點穴功夫,倒像是他自己演示過的那門絕技,否則自己也不可能以勁氣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