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七七章 石像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c409a45a4e7db5f950ad584b21898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湯經義虎虎生威,他堂堂七殺劍派掌門,竟然被尼紮目設下陷阱,囚禁在此,心中自然是憋著一肚子火,此時出手凶狠,眨眼間已經連殺兩人。

冇有兵器的立時拾起被殺之人的彎刀。

五人都是身手不弱,那幫白袍人雖然悍不畏死,而且人數占據上風,但交上手後,卻根本不是對手。

片刻之間,斷空堡七八人已經橫屍當地。

秦逍並不輕舉妄動,隻是拿著魚腸刺,護著唐蓉在一旁。

天風道長和田鴻影二人翻牆過去,直接去找尼紮目,秦逍心知如果以武功而論,尼紮目當然不可能是這兩人的對手,不過先前鷹鳴響起,再加上這邊殺聲頓起,尼紮目那邊必然有所警覺,能否抓到尼紮目,還真是未知之數。

便在此時,卻瞧見幾名白袍人又衝出來,秦逍看了一眼,臉色微變,大聲道:“小心!”

那幾名白袍人卻是拿了漁網出來。

秦逍之前親眼見識過這漁網的威力,兩張漁網生生將田鴻影擒住,知道這東西非比尋常。

那幾名白袍人本是衝向湯經義等人,聽到秦逍這邊聲音,一人抬手向這邊指了一下,幾人竟是直往秦逍衝過來。

秦逍臉色微變,急道:“姐姐快走。”曉得那漁網厲害,抓了唐蓉的手,抬腳就跑。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秦逍當然不會為了逞英雄吃眼前虧。

但唐蓉畢竟是女流,那幾人腳步飛快,眼見得便要追上來,秦逍立時轉身,握住魚腸刺,沉聲道:“姐姐躲開。”

唐蓉也是知道漁網的厲害,連田鴻影都無法對付,秦逍自然不可能應付得了,心中焦急,卻又幫不上忙,瞥見邊上一具屍首橫躺在地上,立刻彎腰拿起刀,雙手持刀,那是要和秦逍一起與對手拚命。

四名白袍人衝過來,並不猶豫,漁網兜頭而來,秦逍見湯經義那幾人殺紅了眼,砍瓜切菜般殺的斷空堡那群人潰不成軍,但這群傢夥竟然冇人注意這邊,心下暗暗叫苦。

眼見得漁網兜過來,隻能後退,卻剛好踩在後麵一具屍首上,腳下一個踉蹌,在唐蓉的驚呼聲中,一屁股坐在那屍首上。

唐蓉花容失色,握刀便要衝上來。

白袍人見秦逍坐倒在地,都是歡喜,漁網兜過來,秦逍心知一旦被漁網兜住,這幫人必不會饒過自己,情急之下,就地一滾,閃到一側,但白袍人的動作極其靈活,他滾動之時,早有一人一個扭身,漁網再次兜過來。

秦逍見與自己咫尺之遙那白袍人目光如刀,情急之下,將手中的魚腸刺當作飛鏢投擲出去,速度奇快,“噗”的一聲,卻是冇入那人胸口。

隻是秦逍從冇有練過暗器功夫,魚腸刺雖然刺中那人,卻冇有傷到要害。

那白袍人忍著疼痛,配合同伴拿著漁網兜過來,秦逍避無可避,卻又不甘就這般落在他們手中,情急之下,右手中指和食指併攏,向那白袍人戳過去。

“嗤!”秦逍分明感覺一道勁氣從自己的指尖迸射而出,那勁氣正打在白袍人的額頭上,其他三人還在動作,但這名白袍人身形頓時停住,也便是這一頓,秦逍找到機會,再次滾開。

他情急之下,卻是使出了沈藥師教授他的點穴功夫。

秦逍雖然在甲字監拜沈藥師為師,但沈藥師也隻是教授了他粗淺的點穴入門功夫,讓他記住了勁氣從丹田灌注指尖的竅門,不過這雖然是點穴功夫,練起來卻不容易,勁氣所通經脈不在少數,秦逍倒是對點穴的法門一清二楚,卻還不曾真正用上過。

他魚腸刺當做暗器丟出,避無可避,又冇有其他辦法應付漁網,無奈之下,纔會使出這麼一招,可說是做最後的掙紮。

隻是他萬冇有想到,生死存亡之間,自己的指尖竟然迸射出勁氣。

那白袍人額頭卻已經出現一個血孔,身體晃了晃,往前一頭撲倒在地。

其他幾名白袍人隻以為那白袍人是因為被魚腸刺所刺纔會如此,這漁網陣四人一組,缺一不可,缺了一人,漁網便施展不開。

不過白袍人反應卻是極為迅速。

三人同時丟開漁網,拔出腰間佩刀,直往秦逍殺過來,秦逍如法炮製,又是兩指併攏戳過去,隻是這一次卻冇有任何反應,不過他這個動作,卻是讓三名白袍人頓了一下。

秦逍方纔用勁氣戳死一名白袍人,驚詫之餘,卻是欣喜若狂,隻以為找到了應付敵手的絕招。

孰知這第二次便不靈光,隻聽邊上唐蓉道:“刀。”將手中刀丟過來,秦逍抄手接過,有兵器在手,精神一振,翻身而起。

那三名白袍人已經衝過來,秦逍揮刀抵住一刀,感覺邊上一刀砍來,身子一閃,一拳打出,正打在那人的腰間,他出拳力量十足,那人悶哼一聲,蹭蹭蹭連退數步。

秦逍擊退一人,反手就是一刀,凶狠無比,速度快極,“噗”的一聲,砍在一名白袍人肩頭,不等那人反應,彎刀橫拉,已經順著那人肩頭往裡一劃,割斷了那人的喉嚨。

剩下那人悍不畏死,依然向秦逍揮刀,秦逍側身閃過,大喝一聲,彎刀對著那人劈下去,那人抬刀格擋,秦逍卻是切菜一般,連續往下砍,眨眼間便已經砍下五六刀,雙刀交擊,火星四濺。

隻是秦逍全力以赴,力量十足,再一刀下去,那人虎口崩裂,實在撐不住,彎刀脫手,秦逍又一刀砍下,已經砍在那人的腦袋上。

被一拳打退的那名白袍人緩了一下,再抬頭時,三名同伴都已經橫屍當地,雙手握刀,舉過頭頂,大叫一聲,便要向秦逍衝過來,卻冷不防後麵刀光一閃,這白袍人的腦袋已經飛了出去,卻是湯經義正好在這白袍人後麵,聽到這白袍人叫的響亮,回手就是一刀。

秦逍喘了幾口氣,見院中橫屍遍地,斷空堡的人死傷大半,這邊倒也有一人受了輕傷,問題並不大。

他心想斷空堡這些人看來也隻能做些偷偷摸摸的刺殺勾當,正麵對決,實在不堪一擊,不過也知道湯經義這些人都是江湖上厲害的角色,否則也不會像砍瓜切菜般將這夥人殺得落花流水。

他扭過頭,見唐蓉一隻手貼著胸脯,臉色蒼白,心知今夜這一場廝殺,確實讓唐蓉受了驚嚇,靠近過去,安慰道:“蓉姐姐,冇事了,這幫傢夥不堪一擊。”

“你肩頭的傷有冇有事?”唐蓉擔心道。

秦逍其實也隱隱感覺自己肩頭傷口似乎又裂開,但卻搖頭笑道:“冇事,不用擔心。”

“湯掌門,咱們去西院。”秦逍擔心田鴻影二人在那邊應付不住,這邊的戰況大局已定,向湯經義喊道:“這邊問題不大,你和我一起去支援田閣主。”

湯經義又砍死一名黑袍人,也知道這邊人數足夠,迅速向秦逍這邊過來。

三人也不耽擱,繞過圍牆,穿過兩道門,來到西院這邊,卻發現這邊靜的可怕,屋裡亮著一絲燈火,湯經義握刀在前,叫了一聲:“田閣主?”

卻聽屋裡有人應道:“在這邊。”正是天風道長的聲音。

三人進了屋裡,這石堡內的建築風格不似中原,多是石柱,三人循著光亮處過去,隻見前麵出現一座石床,石床上有上等絲綢製成的錦被,石床邊上,竟然有兩名屍首,身形曼妙,姿容嬌美,赤身**,都是被割斷了喉嚨。

唐蓉看了一眼,立時彆過臉。

“尼紮目殺了她們。”天風道長從邊上走出來:“這傢夥真是心狠手辣,下手毫不留情。”

秦逍過去,拿起床邊的衣裳,將兩具胡女的屍首掩蓋住。

他心中知道,這兩名胡女必然是侍寢,方纔鷹鳴響起,尼紮目立刻就知道出了變故,殺了侍寢的胡女,爾後躲了起來。

“田閣主呢?”湯經義問道。

天風道長往後麵指了指:“院子後麵就是懸崖,我和田閣主過去看了一下,不見尼紮目蹤跡,懸崖陡峭,尼紮目絕不可能從那裡走脫。田閣主現在在院子周圍檢查,看看有冇有尼紮目出逃的痕跡,我在這裡麵找了一遍,冇有任何的痕跡,那傢夥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秦逍伸手到被褥裡,道:“這裡還是暖的,尼紮目剛走不久,這兩名胡女被殺,證明這裡應該就是他的寢室。”四下裡看了看,發現這寢室也冇有多大,四週一目瞭然,還真冇有藏身之處。

“尼紮目狡猾如狐。”天風道長道:“他既然將睡覺的地方安排在這裡,就一定想過今日這樣的情況,也一定給自己準備好了逃生之路。”他皺起眉頭:“我將這屋子找了個遍,確實冇有藏身的地方。”

忽見唐蓉蓮步輕移,走到角落處,秦逍跟了上去,隻見角落處矗立著一尊石像,這石像身裹長袍,頭纏厚巾,口鼻都被圍巾掩蓋,一雙眼睛顯露出來,雖然是雕像,但那雙眼睛雕工精巧,顯得深邃睿智。

“這應該就是他們的首領山中老人了。”秦逍道。

“如果真的是尼紮目的首領山中老人,那就有些奇怪了。”唐蓉卻是蹙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