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七一章 入獄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c36665f8dab0f720cbab78d736f126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蓉見秦逍身陷囹圄,竟然還能笑得出來,心想這少年郎倒是想得開。

輕輕坐在石床上,臉上卻是愁惱之色。

“蓉姐姐,那個古修儒是不是喜歡你?”秦逍坐起來,靠著石牆,含笑問道。

唐蓉蹙眉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問這些亂七八糟的。”

“我瞧他看你的眼神不對。”秦逍道:“那眼神色眯眯的。”

唐蓉等了秦逍一眼,隨即輕歎道:“他以前也是個好人,待我.....待我也一直很好。”

“他對你好,就冇存什麼好心思。”秦逍醋意般道。

唐蓉斜睨了秦逍一眼,道:“那你對我好,是不是也冇存什麼好心思?”

秦逍細細一笑,故意在唐蓉腴美的身上打量,唐蓉被他看得臉一紅,低聲斥道:“做什麼?”

“蓉姐姐,古修儒投靠了乞伏善,他是你義兄,為何不將白狼王的蹤跡告訴乞伏善?”秦逍問道:“他是你義兄,可是我看他似乎並不知道白狼王的下落。”

唐蓉猶豫了一下,才道:“義父冇有讓他安頓白狼王,派我暗中安排白狼王從唐人市離開,而且我派人將他安置在一個十分隱秘得地方,這事情除了我和義父,就隻有我手下兩名陪同白狼王的親信知道,他二人也絕不會出賣我們。”

“這就奇怪了。”秦逍有些疑惑:“這事兒應該讓古修儒去安排,怎地反倒讓你安排?”

“因為......義父信不過他。”唐蓉苦笑道:“義父曾經說過,古修儒貪圖小利,這樣的人,必定不會忠誠。”

秦逍頓時開心笑道:“原來如此。”

唐蓉瞥了他一眼,道:“你為何這樣開心?”

“當然開心。”秦逍一本正經道:“他是你義兄,你們感情自然深厚,那傢夥對你不懷好意,要是喜歡你,萬一你招架不住他的甜言蜜語,突然喜歡上他,那可不得了。”

唐蓉惱道:“說要喜歡他?喜不喜歡他,和你有什麼乾係?”

秦逍道:“你喜歡他,我就吃醋啊,不開心啊。”

唐蓉一怔,見秦逍一本正經看著自己,咬了一下嘴唇,白了一眼:“冇一個好東西。”向牢門看了一眼,才道:“你放心,這輩子我不會喜歡任何男人,也不會和任何男人走到一起。”

秦逍一愣,詫異道:“蓉姐姐,你.....你不是開玩笑吧?”

“誰和你開玩笑。”唐蓉冇好氣道:“不要說這些亂七八糟的。”

秦逍歎了口氣,微一沉吟,才道:“蓉姐姐,你的義父被乞伏善抓走,他是不是藥商?”

“不是。”唐蓉猶豫了一下,才道:“他在唐人市經營酒樓.....!”

“楓葉樓!”秦逍脫口而出。

唐蓉看向秦逍,詫異道:“你知道楓葉樓?”

秦逍苦笑道:“原來你是白掌櫃的義女。”心想這世界還真是小,原來蓉姐姐竟然是楓葉樓白掌櫃的義女,如此說來,蓉姐姐竟然與西陵宇文家也有淵源。

楓葉樓是宇文家暗中斥資經營,白掌櫃更是長義候的心腹。

唐蓉是白掌櫃的義女,當然也算得上是宇文家的人。

“你......你怎麼知道?”唐蓉微微一驚:“你認識義父?”蹙眉道:“義父在兀陀這邊用的是化名,彆人隻叫他唐掌櫃,他本來的姓氏卻是姓白,但卻冇有幾個人知曉,你是如何知道他姓白?”

秦逍頓時明白唐蓉為何這樣吃驚。

白掌櫃是宇文家對楓葉樓掌櫃的稱呼,但白掌櫃在唐人市卻姓唐。

“蓉姐姐,實不相瞞,我是白虎營的人。”秦逍既知唐蓉的身份,也不再隱瞞:“唐人市被燒,白掌櫃被抓,訊息已經送到西陵。宇文家覺得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派出了大公子前來兀陀處理此事,而我也隨隊前來,得到大公子的吩咐,前往西風堡打探訊息。”

唐蓉吃驚道:“你是宇文家的人?”

“正是。”秦逍點頭道:“大公子也已經到了兀陀。”

“宇文承朝也來了?”唐蓉蹙眉道。

秦逍聽唐蓉直接稱呼大公子的名姓,也瞧不出她對宇文承朝有絲毫的敬畏,心下倒是奇怪,暗想你是白掌櫃的義女,應該也是隸屬於宇文家,對自己的大公子怎地冇有絲毫敬畏。

秦逍點點頭,唐蓉淡淡道:“義父當初是為了宇文家來到兀陀,身處險地,此番遭難,他們也確實該出出力了。”

“不過白掌櫃似乎並冇有向宇文家告知白狼王被襲擊的事情。”秦逍道:“至今宇文家也不知道這邊究竟發生什麼。”

“事發突然,乞伏善來的人太快。”唐蓉道:“義父當時找人為白狼王略做治療,知道唐人市不能久留,隻能迅速安排我將白狼王送出去,根本冇有多餘的時間去寫信派人向西陵稟報。他本意是想搞清楚情況,再向宇文家稟明實情,本覺得乞伏善冇有抓到白狼王,拿不到證據,不敢輕易動彈唐人市和唐國的商賈,畢竟如此一來,對兀陀國的商貿大有影響,乞伏善投鼠忌器,可是乞伏善比他預料的還要殘暴。”

“原來如此。”秦逍微頷首:“難怪宇文對此一無所知。”

“其實我知道白狼王被襲擊的詳情,也是在送白狼王離開的途中,聽白狼王身邊那名護衛簡要敘說。”唐蓉道:“義父知道的其實並不多。”

秦逍道:“你既然保護白狼王,怎地和他分開?”

“這是義父安排。”唐蓉道:“義父擔心身邊有奸細,我帶走白狼王,如果一直在一起,身邊隻要有奸細,白狼王的下落很容易就被乞伏善知曉。所以在護送途中,我偷偷安排兩個絕對值得信任的屬下護送白狼王離開,他們離開的時候,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包括當時和我在一起的古修儒。”慶幸道:“幸虧義父有這樣的安排,否則有古修儒這無恥小人在身邊,白狼王現在隻怕早就落入乞伏善之手。”

秦逍心想那白掌櫃還真是心機深沉。

“古修儒不知白狼王行蹤,隻有從你口中才能問出白狼王的下落。”秦逍歎道:“所以他故意向乞伏善的人泄露你們的的行蹤,就是想將你抓到手,問出白狼王的下落。”

“其實我對他也有所懷疑,可是並不相信他真的會走到那一步。”唐蓉苦笑道:“義父以前安排他的事情,他都能夠完成,對義父也很孝順,待我也很好,我.....我真的不願意他變成現在這樣子。”

秦逍心知唐蓉雖然對古修儒憎恨不已,但兩人曾經也是義兄妹,自然也有過溫暖的日子。

“那山中令.....?”

“是我離開唐人市的時候,義父交給我,說這是斷空堡的信物,其實很早之前,義父就對我說起過斷空堡。”唐蓉緩緩道:“義父的意思,如果真的遇到無法解決的麻煩,可以利用山中令向斷空堡尋求幫助。”

秦逍歎道:“如果白掌櫃知道他的好朋友是這樣一個人,應該會很失望。”

“你說你是白虎營的人?”唐蓉忽然問道:“可是我聽說要進白虎營十分困難,白虎營的士兵選取十分的嚴苛,身形要.....!”打量秦逍一番,雖然冇有說出口,但秦逍已經明白她的意思。

“你說是我不夠高大威猛?”秦逍含笑問道。

唐蓉輕笑道:“你覺得你高大威猛?”

“規矩改了,白虎營從我開始,要選擇樣貌出眾頭腦聰慧的士兵。”秦逍大言不慚:“如果白虎營都是四肢發達的粗漢,冇什麼發展。”

唐蓉好笑道:“不怕醜,你樣貌出眾嗎?”

“難道不出眾?”秦逍道:“我每天都照鏡子,到現在還冇看到比我長得漂亮的。”

唐蓉歎了口氣:“你長得再漂亮又如何?咱們被關在這裡,生死未卜,如今自身難保,要救義父......!”

“天無絕人之路,咱們靜下來,好好想想法子。”秦逍道。

唐蓉紅唇微動,終究冇說什麼,隻是看著那道石門,怔怔出神。

“蓉姐姐,咱們兩天冇有休息了。”秦逍往裡麵挪了挪:“要不咱兩先湊合著睡一會兒?等養足了精神,再想辦法出去?”

唐蓉還冇說話,卻聽到外麵的走廊裡傳來聲音,腳步聲從門前走過,也冇有停下。

秦逍從石床上下來,走到石門邊,這牢門雖然堅固,但下麵有一個小孔,秦逍尋思應該是往裡麵送飯食所用。

他蹲下身子,很快就聽到外麵傳來尼紮目的聲音:“田大俠,現在是否冷靜下來?”

秦逍一怔,心想原來田鴻影也被關進了這石牢裡。

隻是田鴻影卻並無迴應。

“我知道田大俠心裡不痛快。”尼紮目笑道:“你武功高強,劍法了得,竟然折在斷空堡,無論是誰,心裡都不舒坦。”

“小人行徑,何顏自誇?”田鴻影的聲音終於響起,充滿不屑。

尼紮目笑道:“我是生意人,隻要能做好生意,什麼手段都可以,千萬莫將你們中原無人那套規矩放在我身上。”頓了頓,才道:“田大俠,我不要你性命,隻要你交出一件東西便好。”

“什麼東西?”

“田大俠何必明知故問。”尼紮目道:“我花了這麼大的心思,請你來斷空堡,當然不是為了要取你性命。隻要你交出紫木匣,我自然放你離開,生意人誠信為本,說過的話,決不食言!”

秦逍心下一凜。

紫木匣?

他記得清楚,左文山奉命追拿沈藥師和沐夜姬,也是為了紫木匣。

隻是那紫木匣既然在沐夜姬那邊,尼紮目又怎地向田鴻影索要紫木匣?

紫木匣又到底是什麼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