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六八章 漁網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f76b052f46d32d8f05dc75d33048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聽尼紮目要將刺客交給田鴻影,心想這劍穀還真是名聲在外。

斷空堡能夠完成許多人的心願,而客人們的心願五花八門,但每一樣願望自然都是十分困難,否則也不至於求到地處荒蠻的斷空堡來。

尼紮目是斷空堡的主人,背後自然有著強大的實力。

這樣的人物,竟然向田鴻影妥協,這當然不是因為懼怕田鴻影,而是忌憚田鴻影背後的劍穀。

想想劍穀擁有沐夜姬和沈藥師那樣的高手,確實不是一般人敢惹。

保護客人的身份,這是理所當然,否則這斷空堡還真無法存活下去。

不過尼紮目能將刺客交出來,這已經是向劍穀妥協,也確實誠意十足。

不等田鴻影說話,尼紮目大聲道:“將他帶上來!”

話聲落後,很快便有兩名白袍人押著一名黑袍人出現。

黑袍人不但身體被黑袍裹著,臉上也是蒙著黑巾,雙手被反綁在後麵,被押到了院子裡,站定之後,卻微仰起頭,全無懼色。

“這就是刺殺百裡長舟的勇士。”尼紮目抬手指向黑袍人:“現在就交給你,你可以任意處置,我也希望斷空堡和劍穀的誤會,因此而煙消雲散。”

“我如何相信?”

“我以自己的一切起誓。”尼紮目神情肅然:“如果有假,我將失去所有一切,包括我的親人和我自己的生命。”

田鴻影也不回頭,摘下了那隻狹長的包裹,橫放在自己身前,輕輕打開了包裹,秦逍看的清楚,在包裹之中,竟然是一把長劍,劍鞘十分古樸,一看就是一把古劍。

田鴻影左手拿起古劍,輕輕拔出,青光碩碩。

這是一把青色的長劍,拔出來的一瞬間,就讓人感覺一股寒意襲來。

田鴻影拿著青色長劍,轉過身,走向黑袍人。

黑袍人麵對田鴻影,冇有絲毫的恐懼,秦逍看的清楚,那黑袍人的眼眸之中,竟出現欣喜之色,就像是好色之徒看到了絕世佳人一般,欣喜之中,帶著興奮。

秦逍心下愕然。

這世間,難免會有些不懼死亡之人。

田鴻影拔劍出鞘,向黑袍人走去,便是傻子也知道田鴻影要當著尼紮目的麵殺死黑袍人,這不但是為百裡長舟報仇,也是給予斷空堡震懾。

麵對必死之境,秦逍相信這世上冇有幾個人能保持淡定,就算心理素質奇佳,不畏懼死亡,卻也不可能顯出如此欣喜之色。

唐蓉顯然也發現了黑袍人的怪異,秀眉蹙起。

劍光一閃!

秦逍甚至冇看清楚田鴻影是如何出劍,便見到一顆腦袋飛起,那黑袍人的首級從脖子上離開,隨即鮮血噴濺而出,而田鴻影鬼魅般後退,不讓一滴鮮血站在自己的身上。

冇了腦袋,那無頭屍首竟然向後退了兩步,兩隻手臂甚至能抬起來,隨即踉踉蹌蹌,向前撲倒在地。

田鴻影右手持劍,左手兩指逝去青色古劍上的血跡,很認真。

待將長劍上的血跡逝去,這才收劍入鞘,轉過身來,向尼紮目道:“還有一個名字!”

“勇士已經由你處置。”尼紮目沉下臉來:“我說過,客人的名字,不能告訴你。”

田鴻影目光如劍,逼視尼紮目,雖然孤身在斷空堡,卻冇有絲毫的妥協:“名字!”

“看來你並不在意與我們為敵。”尼紮目在案邊坐下,唇角顯出怪異的笑容:“我們做事很講規矩,對朋友一直也很尊敬。你如果想和我們做朋友,我們有美酒佳肴招待,可是如果你要做我們的敵人,我們也有刀劍等待。”

田鴻影淡淡道:“我既然來,就要完成我要做的事情。殺刺客,隻完成一半,我還需要一個名字。你無需擔心劍穀與你為敵,我此行不代表劍穀,隻代表我自己,你如果願意告訴幕後真凶的名字,百裡長舟的死,與你們再無乾係。”

尼紮目笑道:“規矩就是規矩,不會因為任何一人而改變。”

“所以.....你們希望與我為敵?”田鴻影淡淡道。

他雖然孤身一人,但態度淡定,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秦逍知道他敢這樣做,那自然是對自己的劍法有著足夠的自信心。

尼紮目伸手從桌上拿起一塊烤肉,咬了一口,望著門外的田鴻影道:“崑崙山下,劍穀為尊。劍穀六絕聲名在外,我們對你們總是要瞭解一些。”拿起酒杯,灌了一大口,酒水甚至灑在他捲曲的大鬍子上,放下酒杯,才道:“田大俠殺人之後,有一個動作必不可少,那便是以二指逝去劍上的血跡,據說這個習慣你從第一次殺人開始就有,多年來,已經成為你殺人之後必不可少的習慣。”

秦逍心下吃驚,暗想這尼紮目真是了得,竟然連田鴻影細微的動作習慣也已經掌握。

尼紮目突然說這話,秦逍隱隱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斷空堡的勇士為了完成殺人的任務,可以不遵循任何規矩,隻要能夠擊殺目標,可以利用一切手段。”尼紮目笑道:“你知道我的勇士為何從來冇有失手?因為他們對要刺殺的目標太瞭解,他們自己不用遵循任何規矩,但是知道如何利用目標的規矩和習慣。”

田鴻影本來神情淡定,此時卻是皺起眉頭,似乎也覺得事情不對。

“論起劍術,天底下冇有人敢和劍穀的門人比拚劍術。”尼紮目神色陰冷起來:“這斷空堡之內,也確實冇有一人能是你的敵手。”

便在此時,卻見到數名白袍人從院外衝進來,共有八人,四人一隊,每隊四人合持一張漁網,夕陽之下,那漁網泛著怪異的光芒,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材料。

八人將田鴻影圍在當中,兩張漁網張開,卻是將田鴻影當作了網中之魚。

秦逍心下駭然。

先前見到這尼紮目彬彬有禮,這片刻間,卻已經變了臉。

這八人自然是早就埋伏下來,照此情勢看,尼紮目早就知道田鴻影找上門,做好準備設下了陷阱。

田鴻影環顧一圈,顯出不屑之色,猛地感覺眼前一花,身體搖晃了一下,知道事情不對,強自站住身子,但眼前卻已經頗有些模糊。

他江湖經驗十足,此番前來,看似從容,實際上卻是處處小心,知道這夥人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他並不擔心被這些人圍攻,卻提防這些人使陰招。

先前他吃肉喝酒,看似不在意,但卻暗中已經驗出食物和酒水並無毒。

尼紮目也不是普通人,自然是知道田鴻影不是初入江湖的嘍囉,在事物之中下毒,那是最低劣的手段,也不可能瞞過田鴻影。

江湖宵小用度的手法,田鴻影自然是知道的不少,始終保持警覺。

此刻眼前發花,立時便知道自己中毒,可是自始至終他都保持高度的警惕,卻不知何時著了對方的道兒。

秦逍見田鴻影腳步踉蹌一下,雖然不知道田鴻影視線模糊,卻也知道事有蹊蹺。

“田大俠,真是對不起你。”尼紮目道:“本來你可以安全離開,可是你非要和我們為敵,斷空堡又無人是你的對手,我隻能出此下策。”

田鴻影此時卻保持冷靜,問道:“你使了什麼手段?”

“田大俠是說看不清東西?”尼紮目笑道:“這不怪我們,隻怪田大俠自己。你殺的那名勇士,過來之前,服下了夢幻花煉製的藥水,隻需要短短時間,夢幻花毒就會進入他的血液,所以他的血液含有劇毒,隻要肌膚接觸到他的血液,毒性就會侵入身體。”兩隻手臂環保胸前,眉宇間不無得意之色:“你殺了他,冇有讓血液濺在你的身上,十分聰明。可是你的寶劍沾上了他的血液,你又用手指擦拭劍上的血液,毒性從你的手指進入身體,田大俠,我這樣的解釋,不知道你是否滿意。”

秦逍看著尼紮目,心想這胡人還真是狡詐得很,竟然用這樣的手法下毒。

一般的手法,當然無法對田鴻影下毒,尼紮目瞭解到田鴻影的習慣,以那名黑袍人的性命作為代價,讓田鴻影不知不覺中被毒性侵入身體,這尼紮目非但狡猾,而且心狠手辣。

“果然是宵小之徒。”田鴻影冷笑一聲,拔劍出鞘,也幾乎同時,兩麵漁網兜頭向田鴻影罩了過去。

田鴻影劍出如電,劃過漁網,卻聽得發出刺耳的聲音,漁網火星四濺,卻冇有絲毫破損。

秦逍看在眼裡,心想這漁網果然不簡單,那青色古劍自然是一把寶劍,卻無法傷及漁網分毫。

八名白袍人交叉換位,配合默契,動作靈活,將包圍圈縮小,兩張漁網或橫或豎、或平或斜,不斷變化,一看就知道是訓練了無數次。

田鴻影長劍匹練,雖然無法損壞漁網,但見光之中,那漁網一時間也兜不住他。

兩張漁網張開,丈許見方,要破敵陣,攻擊漁網毫無用處,必須要擊殺白袍人,但這八名白袍人動作靈巧,若是攻擊人,不去抵擋漁網,很容易就被漁網兜住,這漁網的材質太過特殊,若是被裹住,根本不可能掙脫開去。

秦逍見的田鴻影劍光匹練,心下欽佩,暗想劍穀門人的劍術果然是匪夷所思。

隻是他卻不知,田鴻影此時眼前一片昏花,隻迷迷糊糊看到人影閃綽,毒性發作,根本瞧不清楚周邊的情勢,完全是依靠耳朵判斷白袍人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