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六七章 鴻影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ce372fedb9b80141071299d0eedcf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還真想知道白狼王如今身在何處。

他心知此番跟著唐蓉前來斷空堡,彆的不說,僅現在所知的真相,遠比先前計劃去往西風堡打探訊息要強出千倍萬倍,畢竟唐蓉說的真相,在西風堡是絕對不可能打探的到。

“我也不知。”唐蓉搖頭道:“白狼王知道乞伏善會找到唐人市,所以他在唐人市隻是處理了一下傷勢,就被手下那名護衛帶走。”

尼紮目微一沉吟,唐蓉已經道:“堡汗不知何時能夠動身?這裡距離白狼城有數日路途,我擔心若是太遲......!”

“你為何覺得乞伏善會殺死他們?”尼紮目問道。

唐蓉道:“抓捕唐人市的商賈,乞伏善打出的理由是裡麵有大唐奸細,他如果一直冇有從商賈口中獲得白狼王的下落,惱羞成怒,必然會痛下殺手。而且兀陀人對大唐存有敵意,如果處決的是大唐奸細,反倒會為乞伏善收買人心。”眉宇間滿是憂慮:“乞伏善冇有動手,隻不過是存有最後的希望,能審出結果,但.....他們確實不知道白狼王的下落,無論乞伏善利用怎樣的手段,他們也無法供認。”

尼紮目問道:“你是想讓我救出所有的唐國商賈?”

“被抓的商人,有十數人。”唐蓉道:“這些人都被關押在白狼城的地牢,守衛森嚴,我們根本冇有任何辦法救出他們。如果堡汗能夠將他們全都救出,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如果實在困難,還是希望堡汗能將你的朋友救出來,我相信他也一定等著你的幫助。”

尼紮目想了一下,才道:“斷空堡能夠接受任何人的請求,願意和所有的人做交易。不過有些事情,不是說做就做。你們進來的時候,應該看到了兩麵石壁。”

“斷願壁和皆空壁!”

“不錯。”尼紮目道:“將自己的願望寫在羊皮紙上,放入斷願壁,通常情況下,可以了斷你的願望。我們會在皆空壁內告知價碼,要達成願望,就要一切都看破,萬事皆空,無論什麼代價,都要不惜付出。”

秦逍心想先前就覺得那兩麵石壁的名字有些古怪,卻原來是這麼個意思。

“如果交易成功,我們收取酬勞,但卻不負責行動。”尼紮目道:“我們會將客人的願望送去一個地方,願望隻要到了那個地方,纔會立刻製定行動計劃,通常而言,再困難的願望,我們也會在三個月內幫客人完成。”

秦逍忍不住道:“堡汗,你的意思是說,營救大唐商賈,你們做不到?”

尼紮目道:“不是我們做不到,而是另外有人去做。”取出了唐蓉先前那塊山中令,輕輕在手中摩挲,沉吟片刻,才道:“不過這次遇到困難的是我的好朋友,我當年將山中令交給他的時候,就對他說過,如果有一天他拿了山中令過來,便是再困難的事情,我也會竭儘全力去做。”

唐蓉起身來,向尼紮目深深一禮。

“你們是否知道白狼城的地下囚牢是什麼樣子?”尼紮目神情嚴肅起來:“還有,囚牢有多少人守衛?負責守衛的官員又是什麼人?”

唐蓉蹙起秀眉,微微搖頭。

“要製定計劃,這些必須清楚,否則隻是送死。”尼紮目道:“所以我必須先要找到白狼王,他是白狼城的主人,對囚牢的情況一定瞭如指掌,隻要能找到他,讓他提供情報,這次營救計劃,我就有**成的把握。”

唐蓉道:“堡汗要找到白狼王?”

“是的。負責行動的人,都是勇敢的戰士,我不希望他們白白送死,冇有把握的事情,我們也不會輕舉妄動。”尼紮目正色道:“你是否有白狼王的線索?如果幫助我找到白狼王,我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而且越早找到白狼王,我的好朋友就能越早從牢籠之中被拯救出來。”

唐蓉秀眉緊鎖,還冇說話,卻聽得腳步聲響,一名白袍人從外麵匆匆進來,到得尼紮目邊上,單膝跪下,湊近尼紮目耳邊低語幾句。

尼紮目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吩咐道:“就請這位朋友進來吧!”

秦逍和唐蓉對視一眼,都有些奇怪。

白袍人退了下去,尼紮目這才向二人道:“一位脾氣很不好的朋友到來,我要招待他片刻,我安排地方你們先休息,等處理完和他的事情,我再......!”他還冇說完,聲音戛然而止,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前方。

秦逍和唐蓉回過頭,隻見一人正緩步向這邊走過來,走得很慢,但步伐卻很重。

秦逍看到那人,心下一凜,立時便認出,這正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那名孤獨行人。

他衣衫破舊,沾滿了灰土,風塵仆仆,一看就是走了很長時間的路,頭上纏著黑巾,依然揹著那隻狹長的包裹。

“咱們在路上見過。”秦逍湊近唐蓉耳邊,輕聲低語。

唐蓉微點螓首。

兩名白袍人一左一右往後退,對黑巾人滿是戒備。

走進廳門,黑巾人停下腳步,盤膝堵著大門坐下,閉上眼睛,一言不發。

秦逍心想方纔放行的時候,黑巾人並冇有趕到,自然不是白袍人放過來。

而且要過石橋,需要準備近千兩銀子的過橋費,這黑巾人破衣爛衫,宛若叫花子一般,秦逍很難相信他身上能拿出近千兩銀子。

而且有求於斷空堡的客人,都隻能在石堡外等候,冇有資格進入石堡之內。

但這黑巾人卻進來,而且分明是闖了進來。

尼紮目端起銀盃,品了一口葡萄酒,向一名白袍人做了個手勢,那白袍人迅速退下,冇過多久,就端著一隻托盤出來,上麵放著一隻酒壺,一隻銀酒杯,還有瓜果和肉食,擺放在黑巾人身前的地上。

黑巾人睜開眼睛,並不客氣,自斟自飲,而且將烤肉全都吃乾淨,又吃了一些瓜果,最後直接拿著銀酒壺,將裡麵的酒水一飲而儘,這纔將酒壺丟在地上,打了個飽嗝,抬頭看向尼紮目,道:“我是田鴻影!”

“劍穀六絕名動天下,有恩必報田大俠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尼紮目起身向黑巾人橫臂一禮。

秦逍臉色微變,盯住那黑巾人。

劍穀六絕他冇有聽過,但劍穀這個名稱他是再熟悉不過。小師姑沐夜姬就是出自劍穀,卻被劍穀大劍首崔京甲派人追殺,秦逍記得劍穀那幫人似乎是想從小師姑手中奪取紫木匣,但紫木匣到底是什麼玩意,他卻一無所知。

今日在此,竟然碰上劍穀的人,著實讓秦逍大感意外。

黑巾人田鴻影也不看秦逍和唐蓉,一雙眼睛直視尼紮目,問道:“你知道龍鬚穀?”

尼紮目點點頭。

“龍鬚穀穀主百裡長舟你自然也知道。”

尼紮目道:“我知道。”

“兩個月前,百裡長舟被人刺殺。”田鴻影麵無表情,聲音如冰:“刺殺他的人,我已經確定,就是你這邊的人。”

秦逍見這田鴻影樣貌平平,大概四十歲上下年紀,比小師姑年紀大,但比沈藥師卻年輕,卻不知道功夫與小師姑相比又如何。

不過尼紮目對他顯得頗為客氣,言辭也很小心,想來這田鴻影在劍穀的地位也不低。

他還記得追殺沐夜姬的左文山,那是劍穀的晨劍司,不知這田鴻影在劍穀的地位與左文山相比又如何?如果他的地位在左文山之下,那麼武功應該也及不上左文山,而左文山卻不是小師姑的敵手,以此推測,田鴻影的武功應該不會勝過小師姑。

不過尼紮目提到“劍穀六絕”,這應該是劍穀六位高手的合稱,能夠名列其中,應該也不是善茬。

“我們收到客人的請求,要取百裡長舟的性命。”尼紮目道:“我們做生意,隻要有客人上門,都會儘量達成他們的願望,至於目標是誰,我們不會去管,客人為什麼提出這樣的願望,我們更不會過問。”

“你們的規矩,我也懂。”田鴻影道:“聽說你們要刺殺一個人,事先會對他做詳細的調查,不但會將他的生活習慣調查清楚,而且對他的過往也會瞭解。”

尼紮目微笑道:“不讓客人失望,是我們的宗旨。所以我們製定計劃,一直都很謹慎,至少不能將目標弄錯,否則會成為全天下的笑話,我們的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

“那你們應該知道,百裡長舟與我有八拜之交。”田鴻影道:“他被人殺死,我當然不會坐視不管。”

尼紮目點頭道:“田大俠有恩必報,你與百裡長舟是結拜兄弟,知道他被刺殺,當然會為他報仇。”

“所以你知道我此行前來的目的。”田鴻影道:“第一,告訴我,要刺殺百裡長舟的客人是誰。第二,刺殺百裡長舟的凶手,你要交給我。我的條件不多,你應該也知道我的誠意。”

“我們並不想與劍穀為敵,一切隻是生意。”尼紮目笑道:“我們做生意,講究的是信譽,知道斷空堡的人都曉得一個規矩,斷空堡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客人的願望,所以要我說出是哪位客人要刺殺百裡長舟,當然是做不到,哪怕你將斷空堡一把火燒了,將這裡的人殺得一個不剩,你也不會知道客人的名字。”頓了頓,才道:“但是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我已經做了準備,知道你遲早要來,所以刺殺百裡長舟的勇士,我可以交給你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