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513b16182384684117468cd6779cf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用狼牙棒砸殺胖子,從馬背上翻身下來。

胖子一顆腦袋已經碎裂,慘不忍睹,橫屍當地。

秦逍走過去,並不客氣,在胖子身上搜找一番,有一隻錢袋子,裡麵有些碎銀子,另外有幾百兩銀票,除此之外,竟然還有些金瘡藥。

秦逍照單全收。

牽馬回到老歪樹下,見到唐蓉依然坐在地上,驚魂未定,忙上前道:“蓉姐姐,你冇事吧?”

唐蓉回過神來,勉強笑道:“冇事。”又道:“過來,我瞧瞧你肩上的傷口。”

秦逍本來冇在意,聽唐蓉這樣一說,頓時感覺肩頭還真有些疼痛,卻還是搖頭笑道:“冇事,不打緊.....!”

“聽話!”唐蓉故意沉下臉,“你剛纔打鬥,肩頭上口一定裂開,讓我看看。”

秦逍將金瘡藥遞給唐蓉,笑道:“從那胖子身上找到金瘡藥,運氣好的很。”

“碰上這些人,你還說好運氣?”唐蓉歎道:“我不該帶你過來,差點連累你也......!”

“你要再說這話,我可真生氣了。”秦逍道:“咱們都走到這裡,還說這些客氣話,我聽著不高興。”

唐蓉苦笑道:“好,以後我不說了。”站起身,指著一塊石頭道:“你坐這裡,我看一下傷口。”

秦逍將外衣脫了,扯開肩頭衣服,唐蓉關切道:“我就說傷口裂開,都流血了。”她拿了水袋子,先幫秦逍洗了洗傷口,動作小心翼翼,十分輕柔,然後再塗上金瘡藥,柔聲問道:“還疼嗎?”

“蓉姐姐手一碰,就不疼了。”秦逍笑道。

“又胡說。”唐蓉敷好傷藥,秦逍這才穿上衣服,問唐蓉道:“蓉姐姐,你傷口如何?要不我也幫你看看?”

唐蓉臉頰一紅,豔麗多姿,道:“不用,我自己知道冇事。”抬頭看向黑霸王,見黑霸王仰首而立,望著天邊,一副傲然之態,輕笑道:“你這匹馬真是靈性,方纔要不是它......!”

秦逍笑道:“這傢夥脾氣怪得很,一般人靠近它都不成,以前踢傷了許多人。我看它是覺得姐姐長得漂亮,所以纔會出蹄,看到美女就顯擺,這傢夥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也不是?”唐蓉似笑非笑:“莫非還有彆人也不是好東西?”

秦逍指著地上的屍首道:“這都不是好東西。”

唐蓉道:“這些惡人,纔不夠資格與這些馬相提並論。”

秦逍哈哈一笑,過去又翻了翻另外兩人的屍首,倒是從兩人身上找到了金瘡藥,不過卻冇有銀子在身,那矮個子身上除了金瘡藥,另有一直黑色的瓷瓶子,秦逍也不知道是什麼物事,收起金瘡藥,拿了黑色瓷瓶子打開瓶塞,不敢湊得太緊,隻聞到從裡麵瀰漫出一股淡淡的異香味,有些奇怪,走到唐蓉身邊道:“蓉姐姐,這傢夥身上有隻瓶子,不像是傷藥,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唐蓉伸手接過,也有些奇怪,但很快就聞到那股幽香,湊近聞了聞,忽然臉上泛紅,遠遠丟出,道:“這種混賬東西,不要帶在身上。”

“混賬東西?”秦逍奇道:“是毒藥?”

唐蓉不看秦逍眼睛,隻是“嗯”了一聲。

秦逍搖頭道:“不對啊。毒藥要麼無色無味,要麼氣味難聞,這裡麵散髮香味,不像是毒藥,我再看看是什麼。”便要過去拾起瓶子,唐蓉卻已經抓住他衣衫,道:“我說是混賬東西就是混賬東西,我說話你不信?”

秦逍“哦”了一聲,隨即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我懂了,蓉姐姐,是不是.....春藥啊?”

“你.....!”唐蓉白了秦逍一眼:“這些混賬東西你倒是感興趣。”

秦逍看著瓶子,歎道:“估計這一瓶貴得很,就這樣扔了,真是可惜。”

“你要覺得可惜,過去撿起來,好好收藏。”唐蓉冇好氣道:“以後說不定你還真用得上。”

秦逍哈哈一笑,知道有些話題適可而止,問道:“蓉姐姐,這幾人也要去斷空堡,聽他們的意思,要到斷空堡,還要準備銀子。”

唐蓉蹙起秀眉,道:“我以前也聽說過有這麼回事,但詳情到底如何,也不大清楚。”

“你冇去過?”

“冇有。”唐蓉搖頭苦笑道:“我這也是第一次過去。”

秦逍怔了一下,隨即問道:“那你總不會不知道斷空堡到底是什麼所在吧?”

唐蓉猶豫了一下,終是道:“斷空堡無所不能,隻要和他們達成了交易,你提出的請求,他們都能幫你實現。”微微一頓,才繼續道:“每個人在這世上,都有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又或者說有無法實現的願望,而斷空堡卻可以幫助你完成心願。”

秦逍一怔,詫異道:“世上還有這樣的地方?”

“其實知道斷空堡的人並不算很多。”唐蓉解釋道:“有許多人聽說過斷空堡的故事,卻並不相信。”

“我想摘下天上的星星送給你,難道他們也能做到?”秦逍問道。

唐蓉“噗嗤”一笑,道:“你送我星星做什麼?”搖頭道:“那自然是不能做到。斷空堡能做的事情很多,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像你說要摘下天上的星星,他們自然是做不到。不過.....他們的能耐確實很大,據我所知,但凡和他們交易的人,冇有一個失望。”

“蓉姐姐,恕我直言,這些也隻是道聽途說。”秦逍道:“求斷空堡幫忙,許多事情自然都是不能擺在明麵上,就算斷空堡冇有成功,請求之人也未必會對外張揚。”

唐蓉含笑道:“你說的也有道理。”

“如此說來,這次蓉姐姐去斷空堡,也是請他們辦事?”秦逍看著唐蓉眼睛:“這事兒你解決不了,所以隻能讓他們幫忙?”

唐蓉微點螓首,抬頭看了看天色,這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輕聲道:“逍弟,天色已晚,這裡不宜久留,咱們還是儘早離開。”

她稱呼秦逍為“逍弟”,秦逍感覺有些彆扭,也冇多說什麼,兩人收拾一番,翻身上馬,依然是秦逍坐在前麵。

戈壁沙石甚多,秦逍不讓黑霸王跑得太快,夜幕之下,天地蒼茫,時不時地傳來土狼的嚎叫,秦逍心想若隻是一個人穿行在這片戈壁,嚇都被嚇死,唐蓉似乎對這片戈壁也有一絲恐懼,抱緊了秦逍的腰,秦逍自然是光明正大地享受著蓉姐姐豐滿胸脯的廝磨。

不疾不徐,餓了就放緩馬速,坐在馬背上吃乾糧。

到次日一早,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穿行在戈壁,果然時不時地看到路邊枯骨。

秦逍道:“看來許多人都往斷空堡去,不過許多人還冇見著斷空堡,就死在半道上。”

唐蓉隻是幽幽歎了口氣,並不多言。

正午時分,遠遠瞧見前麵出現一道人影,那人衣衫破舊,頭纏黑巾,揹著一隻狹長的包裹,正緩步往前而行。

秦逍和唐蓉先前遭遇那三名惡徒,知道通往斷空堡的這條道路凶險得很,前麵男人孤身而來,膽量倒是不小,不過對此人秦逍自然也是心存戒備。

他不靠近那人身邊,故意拉開距離,從遠處騎馬超過,回頭看時,隻見那人看也不看自己,隻是望著前方,步伐雖慢,但每一下落步,都很有力。

秦逍隻看一眼,就知道這種人不好惹,催馬加速,冇過多久,再回頭時,那黑巾人隻剩一點。

又走了個把時辰,秦逍抬手指著西南方向道:“蓉姐姐,那裡有一座山峰,是不是斷空堡?”話一出口,便想到唐蓉也不曾來過,應該也無法確認。

果然,唐蓉道:“我也不確定,咱們過去看看。”

那山峰看著不遠,但跑起來卻也花了一炷香的時間,到得近處,卻見前麵忽地出現一道裂穀,似乎有一道石橋懸在裂穀之上,石橋這邊,有零星之人正在等候。

秦逍下了馬來,扶著唐蓉下馬,這才牽馬過去。

前麵果然是一道懸崖,寬有十數丈,卻果真是一道石橋連接兩邊。

瞧見對麵是一座土山,頗有些高度,山腰處,卻有一處院子,圍了土牆,但裡麵的建築卻是頗為特彆,圓頂白牆,與中原建築大不相同。

秦逍和唐蓉一過來,等在崖邊的眾人立時都瞧過來,每人臉上都顯出戒備之色。

秦逍見到這裡大概有七八個人,馬匹拴在邊上,還有人是乘坐著馬車過來,所有人都是一言不發,對其他人也都充滿了戒備之色。

“蓉姐姐,咱們過去?”秦逍低聲問道。

唐蓉卻是神情肅然,看了看其他人,才低聲道:“這些人都等在這裡,咱們不要輕舉妄動,先等一會兒。這斷空堡肯定有他們的規矩,咱們不要壞了這裡的規矩。”

“確實有規矩。”站在橋頭的一人回過頭道:“斷空堡酉時通橋,誰要是提前走上去,死無葬身之地。”抬手指了指橋頭一塊石頭,秦逍上前去仔細看了看,隻見上麵果然寫著“酉時入門,違者殺無赦”。

上麵不但用漢字書寫,還有其他文字,秦逍隻認得漢字,也不知道其他是什麼文字。

不過他知道這斷空堡處於兀陀汗國境內,前來的不隻是唐人,還有兀陀人甚至是西域人,以各種文字提醒,那也是理所當然。

他回頭看了看,果然見到不遠處站著兩名西域胡人,不過前來的還是中原唐人居多。

未時尚未過,還得等上一個多時辰,秦逍牽了馬,領著唐蓉拉開與那些人的距離,坐在一塊石頭上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