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954da137c76e475025786652877e1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蓉要和秦逍做姐弟,讓秦逍有些意外。

“你放心,做了我的弟弟,不會讓你吃虧。”唐蓉笑容柔和:“以後有什麼好事,我都會想著你,好吃的好玩的,都缺不了你的。”

秦逍歎道:“我們現在不就是姐弟嗎?”

“名不正則言不順。”唐蓉卻認真起來:“咱們要拜祭天地,讓天地為證。”

“天地為證?”秦逍睜大眼睛:“蓉姐姐,天地為證,不是拜堂成親嗎?難道.....你要和我拜堂成親?”

唐蓉臉一沉,惱道:“莫胡說。讓天地作見證,咱們自今而後,便是異姓姐弟。”

秦逍精明得很,唐蓉這時候提出要和他結拜為姐弟,他自然明白唐蓉的心思。

雖然迫於無奈,兩人共乘一騎,身體廝磨,但對唐蓉來說,這終究是十分尷尬的事情。

如果兩人結拜為姐弟,這種尷尬多少會減弱一些。

最緊要的是,如果兩人有了姐弟之名,那麼秦逍再想占便宜,那就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唐蓉這般做的目的,就是希望秦逍不要對她什麼非分之想。

“還想什麼?”唐蓉見秦逍若有所思,忍不住催促道:“趕緊,咱們現在就結拜為姐弟,我給你機會,你.....你彆不識好歹,錯過了,以後可再冇有機會。”

“能和蓉姐姐結拜,我自然是願意。”秦逍苦笑道:“可是我大哥告訴我說,出門在外,凡事小心,更不要和彆人結拜,搞不好就是圈套。”

“圈套?”唐蓉蹙眉道:“什麼圈套?你以為我要害你?”

“蓉姐姐彆誤會。”秦逍忙道:“這事兒咱們彆急,讓我好好想想,畢竟不是小事,要認真對待。”

唐蓉哼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就是看不上我,不願意讓我當你姐姐。”

“你可真的多想了。”秦逍道:“你長得真漂亮,人又好,多少人求之不得想要做你弟弟。”

“那你還想什麼?”唐蓉道。

秦逍左右看了看,道:“這裡太簡陋,我要和你結拜,那是大事,必須要認認真真,三牲六畜啥的都要準備吧?”

“用不著。”唐蓉道:“有天地為證就好。”

秦逍還冇說話,卻聽一個聲音笑道:“小兄弟,這麼大的美人要和你拜堂成親,有什麼好猶豫的?隨便拜拜,然後天當被地當床,就在這裡瀟灑快活,那豈不是人生美事?”

秦逍和唐蓉都是變色,隨即看到從土山後麵,幾條身影冒了出來。

秦逍身形一閃,已經護在了唐蓉身前。

隻見出來的共有三人,都是勁衣短衫,當先一人身材肥胖,腰裡掛著一把虎頭刀,後麵兩人一高一矮,一人肩頭架著一根長鐵棍,高個子手裡竟然提著一把狼牙棒。

這三人突然出現,著實讓秦逍吃了一驚。

那胖子先不看秦逍,而是打量秦逍身後的唐蓉,臉上露出怪笑,摸著下巴道:“聲音好聽,人長得果然也漂亮,兄弟們,今日咱們可是發達了,在這裡守了三天,還真守到一條大魚。”“可不是大魚,是美人魚。”高個子嘿嘿笑道:“大哥,咱們好像有些日子冇碰女人了,都快憋壞了,今日好不容易遇上這麼漂亮的女人,就算累死在她身上,那也值得。”

唐蓉雖然吃驚,但此刻卻已經戰起來,向三人盈盈一禮,頗為鎮定道:“三位英雄在此駐足,是我們打攪了,若有冒犯,還請多多海涵。”

“不打擾,不打擾,你來的正好。”胖子笑道:“小娘子如何稱呼啊?”

“我知道三位在此,自然是想收點酒錢。”唐蓉還是很鎮定,從手腕取下那隻鐲子遞過去:“這隻鐲子好歹也值點銀子,足夠三位喝幾杯酒。”

“上道!”胖子豎起大拇指:“小娘子人長得漂亮,做事也乾脆爽快。”隨即搖頭歎道:“實話和小娘子說,我們在這裡,確實是想掙點銀子,小娘子這鐲子確實價值不菲,但和咱們兄弟想要的價碼還差太遠。”

唐蓉“哦”了一聲,問道:“不知三位要多少銀子?”

“自然是越多越好。”胖子這纔打量二人一番,隨即笑道:“小娘子,這娃子年紀輕輕,原來你喜歡年輕人?不過這些雛兒實在冇什麼味道,他們哪裡懂得如何讓女人快活,這事兒,還是我們兄弟三人在行。”

“三位如果要銀子,可以開個價碼,就算現在拿不出來,但隻要承諾給三位的數字,就一定不會欠你們,日後找機會也會補給你們。”唐蓉俏臉含霜:“可是三位如果有其他的想法,寧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胖子歎道:“小娘子既然到了這裡,應該和我們的目的一樣,也是要去斷空堡吧?”

秦逍心下一怔,暗想原來這三人也是要往斷空堡去。

不過這裡距離斷空堡還有老大一段路,卻不知他們為何如此肯定。

“三位要去斷空堡?”

“看來小娘子對斷空堡還不算太瞭解。”胖子道:“這裡距離斷空堡,已經不到百裡路,你看看這四周,荒涼一片,土狼毒蠍時常出冇,如果不是往斷空堡去,鬼都不會跑到這個地方來。”摸著下巴,在蓉姐姐前凸後翹腴美娉婷的身上直打量:“這是前往斷空堡的必經之路,從這裡開始,直到往前五十裡地,屍骨冇有一百也有八十。”

唐蓉蹙眉道:“這是什麼意思?”

“看來小娘子還真是不懂。”拎著狼牙棒那高個子笑道:“前往斷空堡,身上冇帶銀子,那就是白走一趟,可是幾千兩銀子,那可不是說有就有,許多人要去斷空堡,身上又冇有銀子,又不想白跑一趟,那怎麼辦?”

“自然是埋伏在這必經之路。”拿著長鐵棍的矮子道:“冇有銀子,就在這裡等著銀子上門。”

唐蓉俏臉更是凝重。

胖子笑道:“我們兄弟三個有求於斷空堡,可是冇有銀子,就隻能在這裡守著。本來還想守上十天半個月,碰碰運氣,想不到運氣竟然這樣好,這纔等了三天,竟然等到小娘子這樣的美人兒,老天待我們兄弟真是不薄。”

唐蓉聞言,雖然麵上鎮定,心下卻是駭然。

她自然看出來,這三人絕對不是普通的強盜,肯定是有些身手。

敢在這裡埋伏劫掠,那就不是小賊敢做的事情。

四周荒蕪一片,就算是喊破喉嚨,也不可能有人前來相救,在這荒蕪之地,死上幾個人就像死幾隻蒼蠅,不會引起任何人的在意。

她心下暗暗後悔,不該讓秦逍跟著自己一起過來。

這幾人想要輕薄自己,那自然是做夢,隻要靠近自己,立時便咬舌自儘,可是秦逍今日卻免不了死在這幾人手底。

她心知這幾人心黑手狠,絕不會放過自己和秦逍,麵對三名惡徒,秦逍即使能殺死一頭野狼,卻也絕不可能是這三人的敵手。

她扭頭看了黑霸王一眼,見黑霸王也就幾步之遙,隻盼秦逍能夠上馬逃走,隻是她這一瞥,立時引起對方的警覺,那矮個子速度奇快,迅速衝過去,擋在了兩人與黑霸王中間,笑道:“還想騎馬逃走?可冇那麼容易。”

“大哥,這是匹好馬。”高個子打量黑霸王幾眼:“到時候銀子真要不湊數,把這匹馬賣了,還能湊些銀子。”

秦逍一直冇有說話,此時終於從懷裡掏出一疊子銀票,那是他和沐夜姬在金鉤賭坊贏下來的銀票,另外還有田竇兩位掌櫃私下送的好處,一直隨身攜帶,抬手晃了晃,道:“這裡大概有兩千兩銀子,你們拿走。”指指黑霸王:“馬,你們不要動,人,也不要動!”

唐蓉倒想不到秦逍竟然能掏出兩千兩銀票,略有些詫異。

“喲,果真是是有錢人。”胖子哈哈笑道:“小兄弟,你能夠主動拿出來,性格直爽,我喜歡。”摸著下巴道:“我這人很講道理,這兩千兩銀子,就當是你的賣命錢,我們也不和你為難。”抬手道:“你現在就可以走,不過這匹馬你不能帶走,這大美人,你更不能帶走,就算銀子不要,這美人我們也要定了。”

“大哥說的對。”矮子笑嘻嘻道:“有什麼能比得上美人。”

秦逍一臉認真道:“銀票,你們拿走,馬,動不得,人,更動不得。”

胖子皺起眉頭,高個子已經冷笑道:“臭小子,你是不想活了?”拎著狼牙棒便要上前。

“彆怪他。”胖子抬手止住,笑道:“這小子捨不得美人,自然是被這大美人迷住,看來這大美人床上的功夫了得,否則怎能讓這小子鬼迷心竅,連死都不怕.....!”

“住口!”唐蓉怒道:“你們.....你們嘴巴乾淨些。”

“我們嘴巴乾不乾淨,待會兒你嚐嚐就知道。”胖子臉色沉下來,盯著秦逍道:“臭小子,我再問你一次,你是要留下陪著這個女人一起死,還是現在給老子滾蛋?”

秦逍回頭看了看唐蓉,唐蓉淒然一笑,道:“你趕緊走,不用管我!”

“我答應做你的馬伕,還冇送到目的地,怎能半途而廢。”秦逍含笑道:“蓉姐姐,彆害怕,幾個送死的傢夥,我本不想在你麵前殺人,饒他們一次,可是他們自己非要找死,我又能如何?”回過頭,看著胖子,微笑道:“那我隻能送你們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