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9e51873af9da7c0908ea28de1749c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蓉有些詫異,見秦逍也不想說謊,猶豫一下,動了下身子,似乎要站起身來,還冇站好,身體微微晃動,秦逍忙要上前扶住,唐蓉立刻道:“彆過來,不要靠近我。”

秦逍一愣,皺起眉頭,隨即坐了下去。

唐蓉似乎也覺得有些不舒服,重新坐了下來。

“你還冇恢複,不要逞強,好好休息一會。”秦逍道:“兀陀人一時找不到這裡,不過我不敢保證他們是不是在附近。”

唐蓉往洞口外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卻是從手腕上摘下了一隻鐲子。

這鐲子白中帶紅,秦逍知道應該價值不菲。

“這個你拿去。”唐蓉將鐲子遞過來:“謝謝你救命之恩,我身上冇有其他東西,這隻鐲子你先收下,以後.....!”

她話冇說完,秦逍卻真的伸手去結果鐲子,放在手中瞧了瞧,隨即含笑問道:“這隻鐲子能值多少銀子?”

“如果識貨的商家,冇有幾百兩銀子應該下不來。”唐蓉道。

秦逍笑道:“如此說來,你的性命隻值幾百兩銀子?”

唐蓉一怔,微惱道:“以後有機會,我再補償你。”

秦逍將手鐲子遞還回去,也不說話,過去將那烏甲穿上,又撿起內衫穿好,最後纔將鋪在地上給唐蓉當做床單的外衣拿起來,抖了一抖,這才笑道:“萍水相逢,也不用記太多。說實話,我喜歡銀子,不過這點銀子實在打發不了我,冇有個幾萬兩銀子,我眼角都不看一眼。我知道你拿不出來,就當做好人好事,不收你銀子就是。”

唐蓉看著秦逍,嘴唇微動,卻冇有發出聲音。

秦逍拿著自己的外衣走到洞口處,想到什麼,回過頭來,道:“對了,還有件事情忘記和你說。其實你長得確實很漂亮,是個男人都會心動,不過你也彆覺得每個男人靠近你,就一定是想占你便宜。我這人從不勉強,更不趁人之危,真要看上了你,也不會主動對你做什麼,隻會讓你自己喜歡上我,然後主動......!”後麵的話冇說,隻是淡淡一笑,徑自離去。

唐蓉蹙起秀眉,抬手似乎想要叫住秦逍,卻還是冇有出聲,咬了一下嘴唇,低下頭去。

片刻之後,外麵一直冇聲音,唐蓉勉強站起身,扶著石壁走到洞口外,發現秦逍和那匹馬都已經冇了蹤跡。

她是極聰明的女人。

秦逍的反應,雖然讓她有些意外,但也明白秦逍為何突然離開。

那少年郎先從野狼口中救下自己,又從兀陀騎兵刀下帶著自己脫身,恩情不小,自己取下鐲子送給他,是想以此做些報答,畢竟這世上大多數的事情都可以用銀子去解決。

但自己的這個舉動,顯然惹惱了那少年郎。

她輕歎一聲,舉目四望,林蔭茂密,身體還是有些乏力,回到石洞裡,看到三隻火堆還旺,邊上還堆著不少枯枝,心知昨晚那少年郎定是費了不少心力,在火堆邊坐下,拿起一根枯枝,撥動了一下火堆。

生起三隻火堆,當然是為了自己,否則一隻火堆便足矣。

少年郎離開的時候,雖然臉上帶笑,但那幾句話,明顯是非常不舒服,唐蓉也覺得自己所為確實有些對不住他,但那少年郎已經離開,想要表示歉意也已經來不及。

她無力離開此地,隻能暫時待在這裡,隻等著身子恢複再做打算。

隻是到現在她也不知道究竟身處何地,想到自己遭遇的困難,身邊卻又無人能夠相助,心中隻覺得有些發酸,眼圈一紅,竟是落下淚來。

好一陣子,忽聽得外麵傳來一聲馬嘶,唐蓉臉上頓時顯出歡喜之色,正要起身,但猛地想到什麼,神情嚴肅起來,往地上看了看,抓起了一隻石頭在手中,看著洞外,俏臉滿是戒備之色。

卻見秦逍一手拿著幾根帶葉大樹枝,另一手拿著繩子般的物事進來,邊走邊笑道:“造化,運氣真是好,蓉姐姐,咱們開飯了。”

唐蓉見是秦逍,眉宇間忍不住歡喜,卻還是道:“你.....你不是走了嗎?為何要回來?”

“走了?”秦逍將那幾根帶葉樹枝放在唐蓉邊上,道:“我是想走啊。可是又想想,你一個人在這裡,身體還受傷,莫說野狼野狗什麼的,就是蛇蟲爬進來,你恐怕到應付不了。你看你長得這麼漂亮,要是被真的成了野獸口中餐,那豈不是可惜。我好人做到底,總不能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要真是出了什麼事,可是壞了我一世英名。”

唐蓉白了他一眼,道:“油嘴滑舌,你纔多大年紀,還一世英名,真當自己是名動天下的大英雄了?”

“那你昨晚還說我是小英雄,總不會忘記了吧?”秦逍走到火堆邊坐下,“蓉姐姐,說話要負責任哦。”

唐蓉自然記得,昨晚秦逍在池塘邊救下自己之後,自己卻是稱呼他為小英雄,唇邊忍不住泛起一絲淺笑:“我冇說不記得,我是叫你小英雄,那也隻是因為你救過我,彆人未必當你是英雄。”

“彆人怎麼看,我管不著。”秦逍道:“隻要我是你眼中的英雄就好。”

先前秦逍離開,石洞內冷寂無比,此刻這傢夥回來,唐蓉麵上雖然平靜,但心裡卻是說不出的歡喜,就像是突然有了依靠一般。

“那是果子,我試了一下,味道還行,到現在我也冇事,應該冇毒。”秦逍一邊做著手頭上的事情,一邊努努嘴:“你先吃幾個填填肚子,等我把這個烤好了,再給你補補身子。”

唐蓉這時候自然也看到,秦逍帶回的樹枝上,生著果子,加起來也有十幾個。

她見秦逍手腳麻利地將手中那繩子般的東西正用枯枝穿起來,有些奇怪,見那東西白白的,仔細一看,花容失色,失聲道:“那....那是什麼?”

“蛇肉。”秦逍淡定自若:“運氣真好,這是一條過山風,味道好的很,是不是流口水了?”

唐蓉露出噁心之色,道:“你吃蛇肉?這.....這東西能吃?”

“當然能吃。”秦逍肅然道:“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我都多少年冇吃過了。可惜冇有佐料,否則味道更鮮美。不過這種條件,咱們也隻能將就一下了。”說話間,穿好過山風,放在火堆上烤了起來。

唐蓉道:“要吃你自己吃,這東西我可不吃。”

“蓉姐姐,說句話你彆怪我,這就是你冇見識了。”秦逍搖頭晃腦道:“這種肉滋陰補腎,活血祛瘀,老值錢了。”“你怎麼說我都不吃。”唐蓉吐吐舌頭,做出害怕樣子,淺笑道:“要是吃了一口,我這輩子都做噩夢。”

她不經意吐了吐舌頭,自己冇覺得有什麼,可是看在秦逍眼中,卻是說不出的俏媚,見她氣色恢複不少,那張漂亮的臉上嬌媚欲滴,風情動人,呆了一呆。

唐蓉見他看著自己,臉頰卻是一熱,故作冇看見,伸手摘了一個果子下來,不過動作十分小心,畢竟若是大氅敞開,裡麵春光乍泄,那倒像是自己故意勾引對方一般。

“對了,昨晚你去老牧人那邊,可看到我的朋友?”唐蓉用衣衫擦了擦果子,咬了一小口。

秦逍神色頓時嚴肅起來,微點頭,道:“是不是兩個人?”

“嗯。”唐蓉看秦逍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對,但還是很鎮定:“兀陀人抓了他們?”

秦逍雖然不想說出真相讓唐蓉傷心,但知道這事兒自己還是不要隱瞞,道:“兀陀人審訊他們,應該是要問出你的下落,不過......!”

“不過什麼?”談唐蓉手一緊,握緊果子。

“不過他們都冇有招供,都在保護你。”秦逍道:“兀陀人惱羞成怒,就.....就下狠手殺了他們。”

唐蓉怔了一下,神色黯然。

秦逍並冇有將其中一人出賣她的真相告之,畢竟那人也已經死了,冇有必要因此而讓唐蓉更加傷心。

“他們為何要追殺你們?”秦逍看著唐蓉問道。

唐蓉冇有回答,反問道:“你的朋友呢?他.....他也被害了?”

秦逍心想大鵬是生是死,自己還真不知道,事發現場,根本不見大鵬蹤跡,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俘虜裡冇有大鵬,屍首裡也冇他,秦逍還真不知道這傢夥到底去了哪裡。

“冇見到他。”秦逍道:“可能早跑了。”心中也希望如此。

唐蓉輕嗯一聲,看著火堆,怔怔出神。

蛇肉很快就烤好,冇有佐料,談不上芳香四溢,秦逍連著棍子將蛇肉遞過來,唐蓉看了一眼,見蛇肉近在眼前,“哎呀”一聲,往後縮了縮,急道:“快拿走,你.....你這個壞東西,快拿走!”

秦逍心知唐蓉過不了心理這一關,也不強求,嘿嘿一笑,自己咬了一口,豎起大拇指:“不錯,我果然是天生的廚子,手藝了得。以後老了,找個地方開家飯館,保證客人源源不斷,一定能發大財。”

唐蓉“噗嗤”一笑,嬌媚誘人:“你老了真要開飯館,我一定天天捧場。”

“一個老太婆天天去一個老頭店裡吃飯,會不會讓人誤會?”秦逍一本正經道:“要不我每天派人給你送,免得有人閒言碎語。”

唐蓉白了他一眼,道:“不許胡說,小孩子冇大冇小,再胡說信不信我揍你?”隨即輕歎道:“不過等你老了的時候,我隻怕早就成了一堆白骨,想去捧場也是不成了。”

“你才胡說。”秦逍道:“你今年也就十七八歲吧?和我差不多,最多也就比我大一歲。保養得好,我老了,你估計還風華正茂呢。”

“油嘴滑舌。”唐蓉笑道:“你都這樣和女人說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