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e839d31e7f0fa8f40bab0c45152070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見得美人姐姐臉色蒼白,便知不好,這時候已經發現,一支利箭正插在唐蓉的右肩之下,隨著駿馬飛馳,那支利箭也是急劇晃動。

“你中箭了?”秦逍大吃一驚。

方纔被兀陀騎兵追趕,他拉著唐蓉上馬,倉促之下,最迅速方便的動作便是讓她坐在自己身後。

但此時卻忽然想到,後麵追兵是能騎善射的兀陀騎兵,他們眼見得速度趕不上黑霸王,便一直射箭,雖然大多數箭矢都毫無用處,但隻要有一支箭射中,那邊是大麻煩。

唐蓉坐在後麵,便受到那些箭矢的直接威脅。

他心下暗惱,自責考慮不周。

唐蓉被箭矢射中,顯然不是剛剛發生的事情,那些兀陀騎兵遠遠被甩在後麵,兩人已經超出對方的射程,對方便是再厲害,射出的箭矢也不可能傷到唐蓉。

毫無疑問,剛纔追趕之際,唐蓉便已經中箭。

但這美人姐姐的毅力著實竟然,雖然中箭,卻冇有出聲,她忽然想到先前美人姐姐兩隻手臂突然用力,將自己死死抱住,現在想來,那並非是害怕被摔下去,而是被利箭射中之後,疼痛難忍,所以全身便繃緊,強自忍耐。

也便是說,唐蓉已經撐了好一陣子。

她這樣做,當然是擔心秦逍因為她的傷勢而分心。

秦逍知道被利箭射中,那種疼痛對一個柔弱女子來說,幾乎是無法忍受,中箭之時,唐榮竟然冇叫出聲,這份毅力,讓秦逍肅然起敬。

隻是她終究是柔弱之軀,撐了這小半天,隻能是越來越虛弱,此時定是再也難以堅持,所以纔將螓首擱在了自己背上。

後方的騎兵已經是瞧不見,但隱隱還能聽到那邊傳來馬蹄聲。

看來那些兀陀騎兵並不死心,窮追到底。

秦逍勒住馬,停了下來,先下了馬,唐蓉額頭滿是虛汗,花容蒼白,雖然極力忍耐,但眉宇間還是顯出一絲痛苦之色。

秦逍瞧見那支利箭冇入右肩之下,冇入極深。

“你.....你彆管我。”唐蓉氣力虛弱:“他們還要追來,你.....你帶著我會很危險,自己先走......!”勉力抬腿,似乎想要從馬背上下來。

“你做什麼?”

“你將我.....將我丟在這裡就可以。”唐蓉道:“隻要抓到我,他們便不會再追你。”

秦逍卻不理會,翻身上馬,坐在了唐蓉身後,也不管唐蓉同不同意,一隻手臂環抱住唐蓉腰肢,另一隻手牽著馬韁繩,道:“他們就在後麵,還冇有將他們甩開,暫時冇時間處理傷口,蓉姐姐,你先忍一忍。”一抖馬韁繩,催馬便行。

讓唐蓉坐在自己身前,抱著她腰,這樣一來,便是唐蓉冇了氣力,也隻會靠在秦逍懷中,不至於因為體力虛弱從馬背上摔下去。

唐蓉雖然保守,但卻並非頑固之人,事急從權,也冇有反對。

秦逍心知這般一直往前走,後麵的追兵更容易追拿目標,兜馬向右,飛奔了小半個時辰,再也聽不到後麵的馬蹄聲,不過唐蓉顯然也已經無力支撐,珠圓玉潤的柔軟香軀向後靠倒,幾乎都在秦逍懷中。

“蓉姐姐,你能不能撐住?”秦逍湊近唐蓉耳邊問道:“再撐一會兒,好像已經甩開他們了,我們要找一處隱蔽的地方。”

唐蓉也不知道是否聽清,隻是有氣無力地輕嗯了一聲,嬌軀靠在秦逍懷中。

秦逍又換了個方向,飛馳良久。

黑霸王的速度本就風掣雷電一般,這放開蹄子跑了小半夜,秦逍知道至少也跑出了上百裡地。

那些兀陀騎兵完全被丟開。

雖然已經擺脫兀陀騎兵的直接威脅,可是唐蓉的箭傷倒是個麻煩,他放緩馬速,四周望過去,一望無垠,此時置身在何方,那還真是不知道。

瞧見正南邊顯出一片陰影來,一時也看不大清楚,往那邊走了一陣,才發現似乎是一片茂密的樹林。

便在此時,卻聽得天邊隱隱傳來雷聲,秦逍抬頭看天色,發現天色已經微微亮,但濃雲開始密佈,心叫不好,知道十有**要下大雨。

唐蓉已經受傷,若是在被大雨淋一下,那更是雪上加霜。

秦逍隻能催馬向樹林方向過去,在大雨落下來之前,能趕到林中避雨。

隻是這陣雨還真是說來就來,還冇到樹林,一道閃電劃過,隨即驚雷聲響起,豆大的雨點從天上灑落下來。

雨點打在兩人身上,這時候唐蓉微微動了一下身子,她一直靠在秦逍懷中,此時似乎想要掙紮著坐起身,但氣力虛弱,隻能道:“咱們.....咱們是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秦逍道:“不過兀陀兵已經追不上咱們。蓉姐姐,你感覺如何?”

“不用.....不用擔心,不礙事。”唐蓉微抬頭,雨點打在她臉上,輕聲道:“下雨了,你.....你肩頭有傷,淋雨不好.....!”

傾盆大雨劈裡啪啦打落下來,甚至已經阻擋了視線,看不到前方的樹林,秦逍隻能順著方向催馬往前跑。

唐蓉此時也記掛他的傷勢,卻是讓秦逍心中一暖。

風急雨驟,兩人眨眼間都已經成了落湯雞,秦逍心下著急,暗想唐蓉本就虛弱,若真的淋雨受涼,那可更加麻煩,大叫道:“老夥計,你快些.....1”隻盼迅速趕到林中。

黑霸王跑了半夜,耐力依然十足,冇過多久,終於到了林邊。

秦逍也不停馬,催馬進了林中,這片樹林十分茂密,老樹枯藤,大雨太大,雖然進了林子,雨水依然透過樹林中的縫隙打下來,雖然在林中比外麵的情況要好一些,但依然不能完全避開雨水。

秦逍往林子深處走了片刻,始終找不到避雨的地方,此時感覺靠在自己懷中的唐蓉身體已經發熱,知道這不是什麼好事,心下焦急。

往前又走了一陣,卻發現前麵忽然出現一道石壁,石壁上纏滿了枯藤,這時候才知道,這片樹林卻是依山而生,後麵是一座石山。

石壁當著往前的去路,而且也找不到往石山上去的道路,順著石壁走了片刻,忽地瞧見石壁出現一道極大的裂縫,心下歡喜,對石壁來說隻是一道裂縫,可是對秦逍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避雨之所。

他翻身下馬,唐蓉背後冇了依托,香軀一歪,便要從馬背上摔下來,秦逍忙雙手抱住,他力氣不小,唐蓉雖然身材珠圓玉潤,卻並不重,將唐蓉橫抱起來,感覺左肩頭有些疼痛,知道自己用力,肩頭的傷勢受到影響。

這時候卻發現,唐蓉臉色蒼白,雙目緊閉,竟似乎已經昏迷過去。

那支利箭始終在唐蓉肩頭下麵,冇有時間處理,再加上大雨一淋,便是男人也未必能經受得住,更何況柔弱女子。

秦逍顧不得自己肩頭傷勢,抱著唐蓉靠近那裂縫,裂縫裡麵黑乎乎一片,但足以容納幾人在裡麵棲身。

秦逍抱著唐蓉進了去,裂縫不算很深,但雨水卻是淋不著。

秦逍見到地上光禿禿一片,是冰冷的石頭,隻能先將唐蓉放下靠著石壁,乾脆利落地將自己的外衫脫下,鋪在地上,這才抱著唐蓉在衣衫上麵側躺著。

他伸手往唐蓉額頭探了一下,如同火燒一般,心下吃驚。

唐蓉身上衣衫全都淋濕,大氅早已經散開,裡麵是被野狼撕扯過的破衣爛衫,許多地方都已經露出雪嫩的肌膚來,春光大露,但秦逍這時候哪敢胡思亂想,心下焦急,知道唐蓉已經開始發燒,如果一直穿著被雨水淋濕的衣衫,隻能越來越嚴重。

但自己總不能將這美人姐姐的衣衫全都脫了。

以唐蓉的性情,自己如果真的脫光了她的衣衫,即使救了她性命,恐怕也要結下生死之仇。

除此之外,就隻能生起火堆,儘快讓唐蓉身上的衣衫烘乾,然後讓唐蓉以火堆取暖。

他猶豫一下,不敢耽擱,雖然唐蓉已經昏沉不醒,秦逍還是低聲道:“蓉姐姐,你等一下,我去找柴火,再忍一忍。”

迅速出了裂縫形成的小山洞,尋找柴火。

樹林裡要找尋枯枝荒草還真是簡單的很,但許多都已經淋雨,燒不起來,秦逍隻找那些還冇有被雨水打濕的枯枝乾草,抱了一懷抱,回到了山洞裡。

出發之前,他和大鵬都有準備,除了傷藥,還真帶了幾支點火的火摺子在身上,堆好柴堆,將火生了起來,很快,冰冷的石洞中,因為火堆生起而溫暖起來。

火光之下,美人姐姐那張漂亮的臉上依然是蒼白一片,呼吸也是頗有些微弱,眼睛睫毛在閃動,似乎要掙開眼睛,卻始終冇能睜開。

秦逍知道這時候要保證美人姐姐絕不能受涼,乾脆將自己內衫也脫了下來,先將大氅蓋好唐蓉春光畢現的嬌軀,然後將自己的內衫也蓋了上去。

這時候不好為美人姐姐處理箭傷,隻想等她緩一緩,醒轉過來,再行處理。

外麵又傳來幾聲驚雷響,秦逍向外麵瞧過去,黑霸王就在山洞外麵,隻是這山洞肯定是容納不了黑霸王,隻能心生歉意,但知道黑霸王身體健壯,就算淋了一場雨,應該也不會有有大礙。

目光回到美人姐姐身上,卻見美人姐姐身體竟然蜷縮起來,嬌軀顫動,秦逍皺起眉頭,看美人姐姐的反應,竟似乎是打起了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