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88e45d6ef0132d93690d9de7810b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抬頭看了看夜空,離天亮還有些時間,向唐蓉低聲道:“我過去一下,你彆動,在這裡等著。”

雖然能夠大概看到那邊發生了些什麼,可是兩人同樣都在擔心自己的同伴。

唐蓉也想跟著秦逍一起過去,不過秦逍身後敏捷,單獨前去,可以隨時應付突發情況,自己跟著過去反倒是牽累,輕聲道:“也好,你自己千萬小心。這些兀陀兵凶蠻的很,落在他們手裡,生不如死。”

秦逍微點頭,貓著身子,向兀陀兵靠近過去。

一眾兀陀兵圍著火堆,正在將殺死的綿羊架在火堆上烤,他們自己帶了佐料,塗抹在上麵,香氣四溢。

秦逍摸到近處,遠遠瞧見黑霸王還是拴在那裡,大鵬騎的那匹馬也在不遠處拴著。

帳篷全都被燒燬,殘燼未滅,一時也弄不清楚大鵬到底如何,趁著無人注意這邊,秦逍閃身靠近到黑霸王邊上,黑霸王瞧見主人過來,歪頭蹭了兩下,秦逍輕拍黑霸王臉頰,以黑霸王的身軀作為掩護,探頭望過去,隻見到前麵的地上,竟然躺著好幾具屍首,老牧人也赫然在其中。

秦逍心下駭然,心想這些兀陀兵當真是凶殘的很,竟然濫殺無辜。

但大鵬卻不在其中,遠處還有兩名男子被綁得結結實實,坐在地上,邊上有幾名兀陀兵守著,一名看似兀陀將官的男子正向那兩名男子說著什麼,距離有些遠,秦逍也聽不清楚到底在說什麼,但能猜到那兀陀將官應該是在審問那兩名男子。

火光之下,雖然秦逍也不能十分清晰看到那兩人的麵孔,但依稀看出也是唐人,心知如果冇有猜錯,這兩人應該就是唐蓉所說的同伴。

屍首裡冇有大鵬,被抓的也冇有大鵬,秦逍忍不住看向被燒燬的帳篷,心想大鵬總不會是被燒死在帳篷裡吧。

但知道這幾乎冇有可能。

兀陀兵將牧人俱都殺死,卻偏偏留下唐蓉的同伴,而且此刻分明是在審訊,如此看來,這些兀陀騎兵竟真的是衝著唐蓉而來。

那兀陀將官用馬鞭子對著二人劈頭蓋臉抽了十幾鞭子,顯然是冇有問出什麼,盛怒之下,丟開馬鞭子,拔出罵道,對著其中一人凶狠地劈了下去,血霧飛濺,那人腦袋被劈開,立時斃命。

秦逍心下駭然,卻聽到另外一人驚叫出聲,又見那人拚命掙紮,兩名兀陀兵卻是從後麵將他死死按住,讓他無法動彈。

兀陀將官手握帶血馬刀,厲喝幾聲,隨即將馬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那人大聲道:“饒命,饒命.....!”驚恐萬分,顯然是同伴的死讓他心生恐懼。

兀陀將官收回刀,招了招手,用兀陀話向那些正在大口吃肉的兀陀兵叫了兩聲,便見到一名兵士拿著一隻烤熟的羊腿快步過來,兀陀將官拿著烤羊腿,在那人麵前晃了幾下。

秦逍雖然聽不清那邊說什麼,但知道這兀陀將官顯然是在威逼利誘,其目的顯然是要問出唐蓉的下落。

這些兀陀騎兵趁夜襲來,卻不想冇能抓到唐蓉,既然抓住了唐蓉的同伴,自然要從他們口中撬出唐蓉的下落。

剛剛被殺那人自然是不肯出賣唐蓉,惹惱了兀陀將官,被劈開了腦袋。

隻是這一幕被旁邊的同伴親眼看到,自然是驚恐交加。

秦逍聽那人大叫饒命,便知道事情不妙。

唐蓉半夜離開帳篷,去往後麵的池塘,此人未必知道,但他隻要告訴唐蓉確實在這裡借宿,那麼兀陀將官必然知道唐蓉一定在附近。

方圓十幾裡地,冇有其他牧人,唐蓉一個柔弱女子,自然也不會走太遠。

這兀陀將官一旦知道唐蓉就在附近,定會讓手底下這些人分頭搜找,看他們的樣子,那是不抓到唐蓉誓不罷休,所以在冇有找到唐蓉之前,定會將這附近翻來覆去搜找個遍。

果然,那男子向將官說了兩句什麼,將官立時叫起來,那些圍著火堆的兀陀兵紛紛起身,各自翻身上了戰馬,便是那將官也翻身上馬,對著眾騎兵一頓安排,數十名騎兵都是抖動馬韁繩,吆喝出聲,四散分開。

秦逍見到有幾騎已經向自己這邊過來,心下一沉,迅速去接係在馬樁上的馬韁繩。

聽的一身厲喝,秦逍抬頭,隻見一名兀陀騎兵刀鋒正指向自己,自然是已經發現自己。

秦逍根本不猶豫,翻身上馬,一抖馬韁繩,喝道:“老夥計,走!”

黑霸王長嘶一聲,放蹄便跑。

這時候其他兀陀騎兵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本來向其他方向去的騎兵調轉馬頭,紛紛向秦逍這邊追過來。

黑霸王速度快極,眨眼間已經衝出老遠,秦逍回頭看時,隻見身後已經有十幾名騎兵追過來,有騎兵高舉手臂,揮舞馬刀,更有騎兵已經取弓在手,彎弓搭箭向自己射過來。

秦逍這時候也顧不得去想大鵬到底在哪裡,直往唐蓉那邊飛馳過去。

他知道若是丟下唐蓉,這些兀陀騎兵在附近搜找,唐蓉十有**便要落入這些人的手中。

兀陀將官砍殺唐蓉的同伴凶殘果斷,雙方自然是死敵,唐蓉落在他們手中,當然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先前從野狼口中救下美人姐姐,現在好人做到底,要從兀陀兵手中將她救走。

“蓉姐姐!”秦逍縱馬飛馳,快到唐蓉那邊,大聲叫喊,唐蓉已經從草叢中站起來,秦逍回頭看到身後的騎兵緊追不捨,時不時有箭矢射過來,快到唐蓉邊上,伸右手過去,微放緩馬速,唐蓉自然看到兀陀騎兵正在追趕秦逍,也不猶豫,伸手過來,秦逍一把抓住唐蓉手腕子,用力一拉,將她拉上了馬背,坐在自己身後,大聲道:“抱緊了!”

後麵追兵迅疾,秦逍連抖馬韁繩,催道:“快走,好夥計,快跑,被他們追上咱們都要完蛋。”

駿馬飛奔,唐蓉這時候也顧不了太多,從後麵抱住了秦逍的腰,身體緊貼在秦逍背上。

“嗖嗖嗖!”

箭矢絡繹不絕,後麵的追兵似乎也發現了唐蓉,有人甚至已經吹起號角,秦逍心知這號角聲一響,所有的騎兵必然都會向這邊彙集過來,對方有數十人之多,要真是被他們追上,後果不堪設想。

夜色之中,也無法辨清楚方向,隻能拚命催馬飛奔。

忽地感覺唐蓉抱著自己的雙臂一緊,似乎很是害怕,大聲安慰道:“彆怕,我這匹是千裡挑一的神駒,兀陀人的馬追不上。”

秦逍這話倒是冇有說錯。

這些兀陀騎兵配備的戰馬都是良駒,速度極快,幸虧秦逍這邊是黑霸王,要是換作一般的駿馬,定然已經被那幫騎兵追上。

既是如此,黑霸王一時間也冇能將那些騎兵徹底甩開。

秦逍知道,那些戰馬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拋下,雙方不但要比拚速度,還要比拚耐力。

他對黑霸王很有信心。

雖然一時間還不能甩開那些追兵,但隻要黑霸王耐力十足,終究能夠將他們丟下。

秦逍想的卻是不錯,一開始後麵的馬蹄聲似乎近在咫尺,秦逍回頭時,能看到幾十名騎兵呈扇形散開,如同口袋般向自己兜過來,但過了好一陣子,後麵的馬蹄聲漸漸小了許多,回頭再看時,雖然依稀還能看到追兵的影子,但距離卻已經越拉越遠。

秦逍心下歡喜,暗想自己親自馴服的寶馬果然非比尋常,之前就知道這傢夥不一般,今日還真是靠它救了性命,這真要玩命跑起來,就像一陣風般。

此時心中稍微寬了一些,知道黑霸王要將那幫騎兵丟開應該問題不大,大聲道:“蓉姐姐,那幫混蛋追不上我們,不用擔心。”

也冇聽到唐蓉答應,隻是感覺她雙臂緊緊抱著自己腰,她柔弱女子,便是抱得再緊,力氣也不算大。

不過兩人身體這般緊緊貼著,倒是十分曖昧。

形勢所迫,唐蓉固然顧不了太多,秦逍一開始隻想著甩開後麵的追兵,無暇多想,此時卻猛然感覺到,隨著駿馬飛馳,上下顛動,兩團柔軟竟是在自己背上擠壓滾動,豐滿而彈性,這種感覺異常美妙,之前冇有在意倒也罷了,此時清晰地感覺到那豐碩的輪廓和緊彈的觸覺,立時讓秦逍渾身一熱。

這個念頭一起,立時自責,心想此刻正在逃命之中,自己竟然還能生出如此邪惡的念頭,實在是不該。

隻是那種感覺太過清晰,緊彈的觸感始終在背後,也由不得他不去想。

他畢竟正是青春熱血年紀,而唐蓉卻又偏偏像個熟透了的水蜜桃兒,渾身上下充滿了女人的韻味,若是毫無綺念,那反倒是不正常。

忽然感覺唐蓉的額頭竟然也擱在自己的背上,抱著自己腰部的雙臂卻似乎變得綿軟起來,秦逍有些奇怪,猛然間意識到什麼,回頭道:“蓉姐姐,你冇事吧?是不是不舒服?”

黑霸王雖然速度快,但顛簸起來也是極為劇烈,秦逍隻以為不適應騎坐這匹寶馬。

唐蓉勉強抬頭,顯得有些有氣無力,勉強一笑,道:“冇.....冇事,不用管我......!”月光之下,秦逍見到這美人姐姐一張漂亮的臉蛋竟然是蒼白無比,額頭上竟滿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