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五四章 追兵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997925808811446816cbe1ce42ddff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以觀賞藝術品的眼光看著前麵搖曳生姿的滿月,但又擔心唐蓉猛一回頭髮現自己的不端之舉,倒也不敢直勾勾地盯著看。

龜城街麵上,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也是時常出現,秦逍以前還真覺得有些少奶奶確實很有風情,但今日見到唐蓉,才發現自己以前見在龜城見過的那些夫人實在是不值一提。

他以前在街市上也盯著不少女人走路,可是冇有一個有蓉姐姐走路的姿勢好看。

她如風似柳,腳步輕盈,雖然氣質優雅端莊,但這時候從後麵看她風情萬種的走路姿勢,就似乎一身的風情傾瀉而下,自帶三分風流。

池塘距離帳篷有段路,唐蓉攥著大氅,不敢走的太快,秦逍也隻能慢慢跟在後麵。

陡然間,耳邊忽然傳來馬蹄聲,轟隆隆頗為響亮

秦逍停下步子,沉聲道:“等一下!”

唐蓉走在前麵,似乎在向什麼心事,聽到秦逍聲音,轉過身,見秦逍一臉嚴肅,秦逍已經道:“有冇有聽到馬蹄聲?”

唐蓉抬起頭,聽到轟隆隆馬蹄聲傳過來,點頭道:“聽到了,好像.....是帳篷那邊。”

這時候離帳篷雖然還有一段路,但月光之下,秦逍隱隱看到遠處出現大隊人馬,心下一凜,情急之下,竟是伸手抓住唐蓉胳膊,不等唐蓉反應過來,已經拉著她躲進雜草從中。

這裡草叢茂盛,蹲下身子,卻是能將身體完全遮掩住。

“情況不對。”秦逍一隻手扒開草叢,遠遠望去,隻見到月光之下,數十名騎兵正迅速散開,將牧人的帳篷團團圍起來。

他心下駭然。

那些騎兵手中揮舞著雪亮的彎刀,呼喝出聲,人數眾多。

唐蓉自然也看到那邊的情勢,花容失色,失聲道:“不好......!”便要起身,卻不料秦逍一個側身,已經將她按倒在草叢中,唐蓉大吃一驚,正要斥責,秦逍已經抬手捂住她嘴。

唐蓉驚駭萬分,隻以為秦逍要圖謀不軌,便在此時,聽得馬蹄聲響,她微扭頭,透過草叢的縫隙,已經看到數騎從邊上掠過,宛若一陣風,這時候終於明白,秦逍並非要非禮自己,而是察覺到了騎兵。

若非秦逍將自己按住,自己起身來,立時就能被那幾名騎兵發現。

秦逍屏住呼吸,壓在唐蓉豐滿柔軟的嬌軀上,鼻中滿是唐蓉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等那幾名去的遠了,這才低頭,卻瞧見身下佳人如花,更要命的是,自己情急之下將她按倒,那大氅散開,眼前白花花一片。

唐蓉的衣衫果然被那匹野狼撕扯的破碎不堪,雖然穿了兩層衣衫,但胸前依然是露出許多,豐滿的胸脯擠在一起,山巒一般,深邃的溝壑近在咫尺。

“快起來!”唐蓉臉上顯出惱怒之色。

秦逍忙起身,卻不敢站起來,低聲道:“蓉姐姐,對不住,我.....!”

“我冇怪你。”唐蓉攏緊大氅,遮住豐滿的胸脯,也不敢起身,向帳篷那邊望過去,蹙起秀眉。

秦逍低聲道:“是兀陀騎兵,他們怎會出現在這裡?”

唐蓉嘴唇動了一下,終究冇有說話。

“完了。”秦逍臉色驟變,這時候想起大鵬還在帳篷裡,此刻那邊被兀陀騎兵圍起來,大鵬還在睡夢中,隻怕是凶多吉少。

唐蓉瞥了秦逍一眼,問道:“怎麼了?”

“我朋友還在帳篷裡睡覺。”秦逍臉色凝重起來。

唐蓉咬了一下嘴唇,也低聲道:“我的人也在帳篷裡。”

秦逍還冇說話,卻瞧見那邊火光陡起,隻見到那幾頂帳篷竟然燒了起來,瞬間就變成了幾團大火,隨即聽到那邊傳來驚呼聲和哭喊聲,唐蓉攥住粉拳,又急又怒,嬌軀微起,卻終冇有衝過去。

秦逍看在眼裡,知道唐蓉也是個理智之人,並冇有因為一時衝動而意氣用事。

兀陀騎兵少說也有二三十個人,這時候衝出去,無疑是自投羅網。

這幫兀陀騎兵焚燒帳篷,不管是什麼原因,這行徑已經很是殘暴,唐蓉美妙絕倫,風情誘人,若是被那群兀陀兵看到如此美貌的女人,自然不會放過。

秦逍心裡擔心大鵬,不知道他現在情況如何,但心裡卻有一絲慶幸,如果不是跟著唐蓉從那邊離開,恐怕自己現在也已經身陷困境。

對方如果隻是三五人,秦逍還真不會在意,哪怕七八個人,秦逍自問也可以拚一下,但這群兀陀騎兵有數十人之眾,而且都是全副武裝,那就真的不是自己能夠應付得了。

火光之中,瞧見那些兀陀兵忽然騎馬向四周散開,而且有數騎向自己這邊過來。

秦逍心下一凜,低聲道:“趴下!”迅速伏在草叢中,唐蓉雖然覺得趴在草叢中有些難看,但又無可奈何,貼著秦逍身邊,也臥在草叢中。

茂密的草叢將兩人遮掩住,隻要不是靠的太近,倒也很難發現。

兀陀騎兵從邊上不遠處掠過,兩人都是屏住呼吸。

騎兵過去之後,秦逍聽得馬蹄聲去的遠了些,這才扭頭看向唐諾,低聲道:“他們好像要搜找什麼人。”

唐蓉俏臉肅然,輕嗯了一聲,也不多言。

兩人躲在草叢中不敢輕舉妄動,片刻之後,那幾名騎兵又返回來,看來是冇有什麼收穫。

那邊的火勢也漸漸小了下來,幾頂帳篷都付諸一炬。

“我靠近過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秦逍低聲道:“蓉姐姐,你在這裡不要動,等我回來。”

“現在不要過去。”唐蓉倒是很冷靜:“等他們離開再說,他們人太多,要是被髮現,後果不堪設想。”

秦逍覺得唐蓉說得有理,望著帳篷那邊,大鵬的安危他固然擔心,黑霸王他也冇有忘記。

他與黑霸王心心相印,若是黑霸王被這群兀陀兵搶走,秦逍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但此刻又不能靠近過去,心下有些著急。

他扭頭往後麵看了一眼,卻忽然發現了極為美妙的事情。

唐蓉匍匐在草叢中,身材曲線起伏優美,纖細的腰肢往下,豐隆的翹臀在大氅內就像小丘隆起,飽滿挺翹,讓人恨不得伸手過去摸一把,還冇多想,就聽唐蓉冷聲道:“你看什麼?”

秦逍忙收回目光,見到唐蓉一雙美眸正盯著自己,秀眉蹙起,臉上略有一絲惱怒,眉宇間甚至帶著幾分鄙夷。

“我瞧瞧後麵會不會有騎兵過來。”秦逍隻能道。

唐蓉冷哼一聲,道:“年紀輕輕,莫要誤入歧途。我知道你身手不錯,那就該堂堂正正做人,莫要做那些讓人瞧不起的事情。”

秦逍心知唐蓉定是察覺自己的目光看的地方不對,這纔出言訓斥。

唐蓉不是青澀的少女,她定然見多識廣,而且擅長察言觀色,到了這個年紀,男人對她有什麼心思,她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來。

秦逍心想唐蓉雖然和小師姑都是豔麗無雙的美人,年紀也相仿,但性情實在是相去甚遠。

若是小師姑發現自己瞅著她屁股看,說不定還會拱起翹臀,擺個更誘人的姿勢挑逗自己,然後再商議價錢。

唐蓉卻保守得多,自己隻是帶著欣賞的目光看了兩眼,她便冷聲訓斥,也不管彆人尷不尷尬。

秦逍苦笑道:“蓉姐姐,你彆誤會,我.....冇有其他意思。”

“希望如此。”唐蓉也是輕歎一聲:“你叫我姐姐,我都嫌你太小,所以不要胡思亂想。”忽然想到什麼,輕聲問道:“你叫什麼?”

“王逍。”

“嗯。”唐蓉想了一下,才輕聲問道:“這些兀陀兵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邊,你可知道?是否.....與你有關?”

秦逍心想那是絕不可能,自己和大鵬離開商隊,前往西風堡,即使談不上行蹤隱秘,但也不易被人掌握行蹤。

而且兩人喬裝打扮,這樣縱馬在草原上來回的人多如牛毛,又怎可能偏偏被盯上?

“應該不會。”秦逍搖頭道:“我們出關不久,而且也冇有得罪兀陀人,他們冇必要出動這麼多人來對付我。”微皺眉頭:“不過他們剛纔在這四周搜找,似乎確信要找的人就在這附近。”意識到什麼,扭頭看著唐蓉眼睛:“蓉姐姐,會不會和你們有關?”

唐蓉秀眉緊蹙,冇有回答。

秦逍見她不回答,心下倒是一凜,暗想如果這些兀陀騎兵真的是衝著唐蓉而來,那麼這美人姐姐又是何方神聖?

兀陀人出動幾十名騎兵,要捉拿的人當然不一般。

而且唐蓉的氣質怎麼看也不像普通人,至少也是出身於世家富賈,這樣一個美人,又怎地出現在兀陀汗國?

秦逍本以為那些兀陀騎兵冇有找到人,會很快離去,但帳篷被燒之後,那些兀陀兵非但冇有離去,反而拴好馬,遠遠瞧見一些兀陀兵過去牧民的羊圈,從裡麵牽了好幾頭羊出來,就地殺了。

有人還生起了火堆,瞧那樣子,似乎要在這裡烤羊做夜宵用。

過了一陣子,一股烤羊的香味隨風飄過來,許多兀陀兵都圍攏過去,歡聲笑語從那邊傳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