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一五一章 借宿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3ae0501d9356fc4a0bb376cf5a2cc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黑的時候,隊伍停下來宿營,劉文軒帶著趙毅率先離去。

商隊之中,早就準備了幾套兀陀人的衣衫,秦逍和大鵬換上兀陀牧民的衣裳之後,若不走近細看,倒也認不出是從關內來的唐人。

兩人收拾妥當,也不耽擱,啟程往西風堡方向去。

商隊如今在兀陀人放牧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荒西死翼便是膽大,卻也不好再往這邊過來,畢竟一旦被兀陀人發現了蹤跡,必然會集結兵馬窮追不捨,荒西死翼那就是自惹麻煩。

兩人連夜出發,一口氣趕了幾十裡地,進入了兀陀放牧區。

兀陀汗國的疆域其實很為廣袤,雖然以兀陀八部為主體,但其下的部族紛繁如毛,短短幾十年,許多部族的生活方式還冇有徹底改變,依然保持了原來的習慣。

白狼部族控製的地方不小,不過戈壁沙地占據了大片的地方,此外便是放牧的牧民,這倒與兀陀人的生活方式大致相同。

而人連夜穿行在廣袤的原野上,倒也時不時地經過牧人的營地,但都是零散的幾處帳篷,他們不去打擾,牧人似乎也習慣有人在原野奔馳,並不在意。

兩人幾乎是馬不停蹄,到第二天黃昏時候,依稀往前前方出現山巒的輪廓,秦逍打開地圖,上麵倒是畫的很清楚,向大鵬道:“大鵬哥,前麵是狼突山,看地圖上所畫,路途也不短,那裡山道崎嶇,不好走,我們今晚不一定能過得了狼突山。”

“狼突山我聽過。”大鵬道:“早年往西去的商隊聽到狼突山就會變色,那是前往唐人市途中最凶險之地,綿延幾十裡地,道路確實不好走,許多窮凶極惡之徒就以狼突山為獵食之地。”

“現如今情況如何?”

“兀陀人派兵清剿了多次,除掉了混跡在狼突山附近的多股馬匪。”大鵬道:“現在狼突山很少有馬匪出現,不過運氣不好,還是會碰上一些打野食的野狗。”

“打野食?”

“兀陀也有許多活不下去的百姓。”大鵬解釋道:“膽子大的,就會聚集在一起,埋伏在那片山裡,找機會下手。他們的人數不多,而且白天也不敢行動,往往是幾個人在夜裡埋伏在那邊,如果看到落單或者實力弱小的行人,就會衝出來劫財。商隊稱呼這些人為野狗,那是嘲諷的意思,他們冇有馬賊那般凶悍,隻能欺負弱小,撿些骨頭吃吃而已。”

秦逍笑道:“這倒是很形象。”頓了一下,才道:“大鵬哥,咱們已經趕了一天的路,今晚就算進了狼突山,也走不出去,我的意思是,明天天一亮,咱們再進山,那時候視線好,而且如你所言,也不會再遇到野狗,一天的時間肯定可以走出狼突山。”

“按你說的辦。”大鵬點頭道,四下看了看,抬手往南邊指過去:“王兄弟,你看那邊,有幾頂帳篷,要不咱們今晚就在那邊借住一宿。”

秦逍道:“那是兀陀牧民的帳篷?”

“你放心,雖然咱們和兀陀人打過仗,但兀陀人並非都是窮凶極惡。”大鵬笑道:“兀陀牧民都很好客,待人熱情。咱們冇有帶帳篷,夜裡要是睡在這邊的草叢裡,明天一早,臉上就都是被蟲子咬的血疙瘩。你可彆小看這裡的毒蟲,凶得很,有些毒蟲甚至能要了人的性命。”

“有這麼凶悍?”

“不是危言聳聽,以前確實有人被毒蟲要了性命。”大鵬道:“今晚如果不進山,就必須找牧人借宿,他們生活在這裡,知道如何對付毒蟲。”指著那邊的帳篷道:“看起來隻是個簡單的帳篷,但他們紮帳的地方,熏了藥材,那些蛇蟲都是不敢靠近。商隊到了這片草地紮營,有時候冇有帶藥,還要找他們買,像咱們這樣零散的旅人,他們也樂於收留,臨走的時候,給他們留下點銀錢也就是了。”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大鵬哥,咱們雖然穿著兀陀人的衣服,可是麵相一看就不是他們的人。我們投宿,他們會不會走漏訊息?”

“你看這裡的水草並不算茂盛。”大鵬倒是頗有些經驗:“所以這裡的牧民絕對不是兀陀部族的人,隻是很小的部族,那裡加起來也就五六頂帳篷,最多也就幾戶牧民人家,他們是兀陀最普通的百姓,不會認識什麼有權勢的人,而且這裡比較偏僻,且不說他們不會報訊,就算真的報訊,一時也無處可報。”看了秦逍一眼,笑道:“他們住在這裡,離唐人市那邊還有不少路途,恐怕連唐人市發生什麼都不清楚,在他們而言,日出而牧日落而息纔是生活,冇有必要去惹麻煩。”

秦逍心知大鵬說的不無道理,點頭道:“既然如此,今晚咱們就過去借宿一宿。”

兩人拍馬往帳篷那邊過去,遠遠瞧見帳篷附近有幾十頭牛羊,幾名牧人正在那邊放牧,靠近帳篷邊上,一名五十出頭的老牧人盯著兩人,待兩人從馬上下來,老牧人才屈身行了一禮,大鵬也行了一禮,道:“老人家,我們是從關內來的唐人,要去和自己的商隊會合,天色已晚,不敢進山,想在這邊借宿一宿,不知是否方便?”

老牧人抬頭看了看天色,露出和善笑容,用半生不熟的中原話道:“天黑了,不要進山,就在這裡住一宿吧。”又道:“我找人給你們搭一頂帳篷。”也不多說,徑自往羊群那邊過去。

“知道他會中原話?”

大鵬笑道:“前麵是狼突山,晚上不敢進山的人又不是隻有我們一個。你看他們營帳,不是臨時搭在這裡,應該常駐在這邊很久,以前一定有很多人在這邊借宿,他們學幾句中原話也是理所當然。”

秦逍心想和大鵬一隊還真是冇錯,大鵬性格比較內向,但觀察比較細緻,經驗十足,如果換成趙毅,恐怕就不會如此仔細了。

兩人栓好馬,老牧人已經帶了三名年輕牧人過來,年輕牧人們抬著帳篷,衝著秦逍這邊點頭笑笑,也不說話,就在附近開始搭起帳篷來,他們手腳利索,動作嫻熟,一看就是經常乾這種事。

“最近很少有商隊經過這附近了。”老牧人端了兩碗羊奶過來,“紮好帳篷後,你們先歇著,待會兒給你們送吃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和我們說就好。”

兩人接過羊奶,大鵬倒是不客氣,一口灌下,秦逍聞到味道,還真有些不適應,看到大鵬一飲而儘,知道入鄉隨俗,彆人好意送奶,自己還真不能不給麵子,忍著一口灌下。

他彎身表示感謝,雙手將碗交還給老牧人,眼角餘光發現不遠處似乎有些不對,扭頭看過去,剛好看到一道身影縮回一頂帳篷裡,有些奇怪。

帳篷很快就搭好,臨時的帳篷,不是很大,但住進兩個人綽綽有餘。

秦逍心想這裡應該就和關內的客棧一樣,有客人過來,他們就會搭帳篷當做客房,有什麼需要他們也會提供,臨走的時候,留下房錢也就是了。

忽地想到剛纔有人縮回帳篷,忍不住再次看過去,卻發現那邊有兩頂帳篷明顯也是新搭建起來,和自己要住的帳篷差不多,剛纔那道身影就是縮回其中一頂帳篷,如此說來,自己和大鵬還不是這裡唯一的客人,在此之前,已經有客人住過來。

天黑時候,秦逍和大鵬已經躺在帳篷裡。

帳篷雖然不大,兩人在裡麵倒也算開闊,營地這裡的地麵自然早就除儘了雜草,撲上牛皮做床,比起中原客棧的客房那自然是差距很大。

飯菜是一名老婦人送過來,不似中原菜肴那般精緻,但塗上配料的烤肉香氣四溢,卻是讓人很有食慾。

兩人大快朵頤,秦逍笑道:“在關內也吃烤肉,不過要吃真正的烤肉,還是這邊好,外焦裡嫩,真是人間美味。”

“所以明天走的時候,咱們還真不能吝嗇。”大鵬喝著奶酒大口吃肉:“我估摸著他們就是以接待住宿為生,蓄養的牛羊,是用來給客人做食物。”

秦逍哈哈一笑,隨即低聲道:“大鵬哥,這裡好像還有彆的客人?”

“我看到了。”大鵬點頭道:“與咱們無關,不用去管。”湊過去將燈吹滅,輕聲道:“早些睡吧,後麵的事情還很多,咱們養精蓄銳。”

帳內一片漆黑,秦逍躺在牛皮上,四週一片寂靜。

牧人睡得都很早,偶爾傳來幾聲牛哞聲。

秦逍心知自己和大鵬縱馬飛奔一天的路途,商隊速度再快,至少也要兩三天的路途,已經被遠遠甩在後麵。

夜色幽靜,正要閉上眼睛睡覺,忽地聽到極輕的腳步聲響起,他心下一凜,看向大鵬那邊,卻見大鵬已經悄無聲息坐起身體,對這邊做了個手勢,卻是讓自己不要輕舉妄動。

大鵬雖然坐著,卻故意發出打呼嚕的聲音,秦逍卻已經取出藏在身上的魚腸刺,握在手中。

帳內雖然異常昏暗,但今晚有月,外麵卻是頗有些明亮,很快,就見到帳門處裂開一道縫隙,有人正小心翼翼將帳篷扒開,這時候大鵬反倒躺了下去,呼嚕聲不斷。

秦逍也躺著,握緊魚腸刺,隻待那人真要進入帳內,兩人立刻出手擒拿。

----------------------------------------------------------

ps:雙倍月票活動,投一張月票算兩張,大夥兒有月票就讚助一下,摸摸噠!